99uu优优 > 重生之长袖善舞 > 第二百八十七章 如何控制风险

  老谢想了想,“既然你这么看好他,那就别抽时间了,今天就把他找过来聊聊。”谢云祥认为,要搞小额贷款公司,规避风险的手段至关重要,在做出决策以前,先要把这件事定下来。
  “你是说现在叫他过来聊聊?”
  “对,反正快到中午了,找个饭店吃午饭,让他和咱们一起吃,顺便聊聊,你觉得怎么样?”
  “好,不过得看人家现在有没有空,他每天也很忙,他有一家小公司,手下六七十个兄弟都指望着他。我先和他联系一下。”
  “你给他打电话吧,告诉他到咱俩经常去那家饭店。”
  齐明远拨通了学强的手机,“你现在忙不忙?”
  “董事长,有事吗?”
  “我跟一个朋友在一起,中午你要是有时间,就过来吃午饭,这个朋友也想和你认识。”齐明远还告诉了饭店的名称。
  “中午----,”学强犹豫了一下,“好,我过去。”
  “现在还不知道哪个房间,你到地方给我打电话。”齐明远转身告诉谢云祥,“他过来。”
  “很好。都快十一点半了,咱们往饭店走吧,免得人家先到。”
  齐明远把司机老张打发回了单位,他只得和老谢同乘一辆车。“今天只是见个面,让你看看这个人怎么样,饭桌上先不谈小额贷款公司的事。”齐明远叮嘱老谢。
  “就依你的,见面只为相识,不谈业务。”
  齐明远和老谢刚坐下,学强也到了,电话里齐明远告诉了房间号,学强敲门而入,寒暄几句后,齐明远说:“你先坐下,等我慢慢给你俩介绍。”
  老谢把菜单递给学强,“喜欢什么,咱们自己点。”
  “我没有讲究,什么都行,还是你请。”学强礼貌地将菜单又递回老谢手里。
  “你就全权代表吧,别推了。”齐明远让老谢安排菜品。
  谢云祥点了五菜一汤,凑了个六。“菜点好了,这回介绍一下吧。”
  “好,”老谢年长,齐明远先介绍他,“学强兄弟,这位是迎春置业公司谢总。”
  学强起身往前,再次与老谢握手,“谢总你好!迎春置业,早有耳闻,原来是谢总的企业,今天亲自见到谢总,非常荣幸!”
  “谢总,这位就是外号人称‘四强’的朋友,他真名叫学强。”
  “哎哟,你就是‘四强’?你好你好!齐董,不瞒你说,他这个外号我曾听别人说起过,今日得见,真是幸会。我该怎么称呼你呢?”已经坐下的老谢,再次起身和学强握手致意。
  “谢总随便。论年龄,你是我的父辈,我得管你叫叔。”学强说。
  “你也别叫我叔了,这样吧,和齐董一样,我也叫你学强兄弟?”
  “那我就是高攀了。”
  “咱们都坐下,马上就上菜了,喝点什么?”
  “齐董知道,我不喝酒。你们请便。”学强说。
  “真的吗?”老谢有点不相信,在他印象中,年轻人没有几个不喝酒的。
  “我们认识也有好几年了,确实没见学强喝过酒,还是咱们两个喝吧,清爽型五粮液一瓶。”
  “好,老规矩。”
  当着道上人,别问道上事,谢云祥也是个老江湖,他对这些规矩甚至比齐明远还清楚。酒桌上,只谈一些社会见闻和地产行业的事,对小额贷款公司和道上那些人和事只字不提。通过交谈,达到互相了解的目的就行了。
  一瓶酒正好倒四杯,齐明远和老谢每人两杯酒,第二杯倒上后,老谢端起杯子,“学强兄弟,咱们初次见面,我敬你。”
  学强赶忙站起来,“这可万万使不得,怨我失礼,”他一步迈到老谢跟前,双手端起老谢的酒杯,“应该我敬你才对。”
  老谢接过杯子,“你请坐,你以水代酒,咱们互敬,怎么样?”
  “多谢谢总!我这不喝酒也是个缺陷,酒桌上的很多规矩不是不懂,而是被我忽略了,有时候显得很失礼,还请谢总海涵。”
  “其实不喝酒的习惯更好,咱们都是齐董的朋友,这次认识了,以后也是朋友,彼此用不着客气。”
  “以后也许会经常见面,朋友之间彼此尊重就可以了,用不着过分客气。”齐明远在一旁说道。
  午饭结束后,学强独自开车回公司,他在想:这齐董让我过来吃饭,从头到尾也没谈任何正经事,就为认识这个姓谢的?
  老谢要送齐明远回农商银行,司机在前面开着车,他和齐明远坐在后排,“真看不出来这个学强是在道上混的。”老谢说。
  “我对道上的事不了解,也从来不打听,只是听旁人议论,据说这个兄弟在道上的实力排在东兴市的前三名。”
  “应了那句话,真人不露相,露相非真人,要是在街上碰见,看上去他就是很普通的一个小伙子。你跟他交往有几年了?”
  “大概四年多吧,当时遇到一件棘手事,一个朋友向我推荐了他,讲好条件后,我这边通过中间人和他接触,他把事情办得干脆利落,以后互不来往,根本没有那种粘上甩不掉的迹象。”
  “以后呢?”
  “以后大清集团遇到两件事,也让他出面处理,效果相当不错,事后照样互不牵涉。过了一年多吧,通过这几件事,我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变化,大清集团那边遇到麻烦事,也都交给他全权处理,从未出现过无法控制的局面。”
  “这就是你说的办事稳重,有理智。有些道上人,他们嫌事情不大,动扎打打杀杀,把事情闹大了,最后还得让主人收拾局面,甚至发生伤害事件,给主人惹下大祸的都有。”老谢说。
  “四年多来,前前后后学强为大清集团办过五六件事,没有出过任何乱子。这家伙一个最大的优点,就是遇事冷静理智,善于分析形势,掌控局面,除此之外,他还有一帮素质不低的兄弟,什么样的局面都能应对。”
  “嗯,通过今天中午的接触,我也认为这个人不错,那就按你说的,让他加入。”
  “他可没有多少钱呀,让他出资入股,估计他未必会同意。我知道这些年他也挣了一些钱,但手下几十号兄弟,每月的工资支出就不是个小数,这人很讲义气,挣了钱首先保证兄弟们的工资,所以,几年下来,他的公司并没有攒下多少钱。”
  “能出多少出多少,再给他适当比例的干股,你觉得怎么样?”
  “这个主意好。”齐明远赞赏道,“你和大清集团怎么出资呢?”
  “我就是入股大清旅游公司那五千万,连本带利估计现在差不多有六千万吧。”
  “不想再添点?凑一个亿,大清集团据说准备出两个亿。”
  “人家是东兴市最大的民营企业,我就一个小型地产公司,哪能跟他们比呀!好,听你的,我使使劲,凑一个亿。”
  “不管你最终占股比例是多少,我都会向他们建议,由你来担任这个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。”齐明远说。
  “大清集团是大股东,还是他们的人出任总经理吧,我这么大岁数了,没有必要抢那个头彩。”老谢推辞道。
  “据我所知,他们现在没有这方面人才啊!非要让他们出人,还得委托我帮助物色,说不定我转了一圈,最终还是找到你。”
  “我怕自己忙不过来呀!”
  “你就别找理由啦,迎春置业那边,你早就不怎么管具体事务了,平时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,一个星期也去不了公司两次。再说,这种小额贷款公司,你还认为天天有业务吗?我觉得一个月能有三五笔业务就很不错了,即使有业务,也由办事人员具体办理,你只是把把关,占用不了你多少时间。另外,你和其他工作人员一样,也要按时开工资。”齐明远已经为即将诞生的小额贷款公司做好了规划。
  “虽然属于民间借贷,但它毕竟也是金融机构,我第一次接触金融业务,你认为我能干好吗?”老谢怀疑自己的能力。
  “我的看法正好相反,你是老企业家,对企业经营好坏一看便知,这正是你的独特之处,你的这种能力,好多正规金融机构都不一定具备,我认为有你把关,能大幅度降低贷款风险。”
  “这一点我倒真有自信,不管对方从事制造业,还是商贸经营业,或者种植养殖业,以我的人生经历,到他企业的车间仓库,或种养殖现场转一转,看一看,他就欺骗不了我。”
  “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,你这双火眼金睛,是小额贷款公司控制风险必不可少的。”
  “好,我接受你的安排,不过无论现在还是将来,尽量不要对外张扬,这件事我不想让迎春置业的人知道。”老谢要求道。
  “这没问题,这边的人尽量不和迎春置业的人接触就是了。”
  “机构呢?办公场所放在什么地方?”
  “常设机构只有三个人,你和一名会计,一名出纳,没事你不用来公司,实际上平时只有会计出纳两个人。至于场所,大清集团有很多空闲办公室可以用,当然也可以租用临街房或写字楼,你认为怎么好,就怎么办。”
  “好,我来选择办公地址,你尽快和学强谈,争取在最短时间内,把咱们的小额贷款公司成立起来。”
  到了办公室,齐明远给学强打电话,“你回到公司了吗?”
  “早就回来了。齐董,今天你让我和这位谢总认识,不是有什么事吧?”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