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重生之都市成仙 > 第577章:来历
若想再进一步,修炼成第二化身,只要找一副合适躯体让元婴夺舍即可。
  
  当然这幅躯体原本的修为越高越好。
  
  最好还是元婴修士的身体,只有这样才能让第二化身派上大用场。
  
  不过,话说回来了。不要说活捉一位元婴期修士,就是杀死一位此等阶修士,那也是千难万难之事。
  
  别人不知道,王立言自付自己现在决没有这个可能的。
  
  当然就算你“玄冥炼婴**”大成,真炼成了化身后,也并不是说从此高枕无忧,还要时刻小心化身的反噬。
  
  这具第二化身其实就相当于另外炼制了一个自己,但随着时间的流失,两者无论记忆情感终究会产生一些差异,会产生极其厉害的心魔对化身加以诱惑。化身会变的极力想摆脱主体控制,甚至当神通远超主体时,还有可能反借助两者的特殊关系,来控制主体。
  
  从而形成主辅颠倒,反客为主。
  
  如此一来,虽然化身可在千万里之外,执行主体的吩咐和命令,但最好还是不要让其离开本体太久的好。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对他施展玄冥炼婴**上的“归一决”秘术,将心魔消去,把两者元神重新同化归一,好加强对化身控制。
  
  当然除了防止化身反噬外,这化身还有另有一些小缺陷存在。不过和这可怕的反噬相比,就不太重要罢了。
  
  其实当拥有第二元婴时,这玄冥炼婴**就算初成了。完全不用再修炼第二化身,就可在和人拼法争斗时大占不少便宜,可以使用多种威力不小的神通,保命的机会也远胜普通单婴修士。而且还不用担心化身反噬的危险。
  
  现在王立言脸色阴沉,仔细思量修炼此神通的可能和利弊。
  
  虽然此秘术修炼艰难,但的确是一种货真价实的大神通,他可不愿轻易的放弃。
  
  只要修炼成了,相当于凭空多出一条性命来。实在是诱人之极啊!
  
  至于如何得到其他修士的元婴,王立言低头沉吟后,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贴满符箓禁制的玉盒,里面正是被他禁锢的木灵婴。
  
  他眉头紧锁,手指轻轻抚摸着玉盒,半天都没有言语一声。
  
  听过刘眉说过一些木灵婴的来历后,王立言自然知道此灵婴和普通元婴不同。
  
 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既然御灵宗可以施展什么五行灵婴秘术,可以让灵婴和结丹修士合体融和。那就是说此灵婴和元婴大部分之处还是相同的。
  
  将它炼成第二元婴,十有**没有什么问题。
  
  况且他原本就拿这木灵婴无用,就算一试也没有什么损失。
  
  至于侵占和抹去元婴时的凶险,王立言自恃神识和其他宝物的相助,绝对没有问题的。
  
  唯一要担心的,反到是那无影无形的元婴反同化问题。
  
  要真出了此事,他只有割裂这部分侵占元婴的神念,然后神识大损。至于还会有什么后遗症,会不会影响神智,那可就很难说了。
  
  一想到这里,王立言满脸的迟疑之色。
  
  凝望着手中玉盒好半天,王立言叹了一口气,将玉盒缓缓收进了储物袋。
  
  随后手上青光一闪,那块淡青色玉简又出现在了手心中……
  
  是否冒险修炼这第二元婴?还是等他先将这玄冥炼婴**口诀彻底参悟透彻,再决定吧。
  
  毕竟此事风险和难度都非同小可,他还是慎重一点的好。
  
  心里这样谨慎决定着,王立言则将神识沉浸到了法决之中,再次进入了忘我的境界中。
  
  闭关室的大门紧闭不开,而银月则在相隔不远的另一间密室内,同样静心潜修着。
  
  洞府内的一切其他杂务,都有几只巨猿傀儡负责处理着。
  
  时间过的飞快,转眼间春去冬来,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。
  
  这一日,王立言洞府所在的字母峰附近,从远处破空飞来青白两道长虹。
  
  光华一敛后,昏沉沉的迷雾前现出了两名人影出来,正是云断宗的两位长老,银发老者和青黄脸色的吕姓中年人。
  
  他二人一见大阵禁制紧锁的样子,不禁相视一笑。
  
  吕姓中年人手指一弹,一道早已准备好的传信符脱手射出,化为一道火光,没入了禁制之内不见了踪影。同时他一转脸,笑着对一旁的银发老者说道:
  
  “看来王师弟自从上次回来,就没有出过洞府,还真是一心苦修啊。”
  
  “这是很正常之事,否则王师弟也不可能仅以如此短的年纪就凝结元婴成功。可惜我寿元将近,是不可能在修仙路上更进一步了。而你估计也机会不大啊。”程长老脸现异色的说道。
  
  “师兄说笑了。以师兄年纪,最起码再过一二百年绝没有问题的。”中年人一听这话,急忙出言安慰道。
  
  “嘿嘿,吕师弟!我的情况,自己还不知道吗?也许在上次没受伤之前,我再多活个一二百年,决没有问题。但如今伤势虽然痊愈个七七八八了,但是这部分损耗的元气,已经无法光靠打坐就能弥补过来了。”银发老者摇摇头,平静的说道。
  
  “师兄!”吕姓中年人闻言,脸色一变,还想再说什么。
  
  但老者一摆手,打断的继续说道:
  
  “我即使从此不和人拼法争斗,也顶多硬撑五六十年的样子。这一点不用安慰我,是毫无置疑的。否则,我何必如此心急的拉拢王师弟入云断宗。并且刻意交好他。要知道,普通情况下就是再心急想拉拢对方入门,也要仔细查清对方来历再说的。不过,现在总算证明我的判断没错,这人虽然来历有点曲折,但的确并非对我们云断宗没有另有目的的。”银发老者缓缓说道。
  
  “师兄上次派出的弟子,真的查出王师弟的来历?”吕姓中年人一听这话,不禁一怔。
  
  “不错,王师弟虽然对自己的来历说的含含糊糊。但是光凭他的名字、相貌及出身越国这些线索。我派的几名弟子潜进溪国偷偷打听了一番,终于打听清楚了我们王师弟的大概出身。”
  
  “说起来你也许不相信。我们这位王师弟在一百多年前,竟是原来越国王家的筑基期修士,而且在筑基期弟子时颇有些小名气的样子。据说当年和魔道交战中,他独自一人就斩杀了不少同阶修士。但后来溪国修士溃败时,那位一向奸猾似鬼的令狐老怪,却不知为何看走了眼,将我们这位王师弟当成了弃子处置了。”
  
  “后来这位王师弟就了无音信的不见踪影,不知一直在何处隐姓埋名修行,直到最近才突然冒了出来。并有了结丹后期修为,还在我们云断宗修成了元婴。看来是这段空白时间,应该是另有一番机缘吧。”老者冷静的说道。
  
  (本章完)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