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都市绝品少帅 > 第0830章 惹是生非
    刘家之所以发展至今天的规模。
  
      本质就是源自背后的强大力量。
  
      一尊长存于人间的武道世家。
  
      若非背后有武道世家支撑刘家,以凤天如今群雄割据的状态,刘家很难在短时间,达到如此高的门威和权柄。
  
      于这一点,刘家乃至整个凤天,均是心知肚明。
  
      如今,刘家面临灭顶之灾。
  
      请动背后的武道世家鼎力相助,已经成为当务之急。
  
      前不久,对方就遣派了家族年轻一辈的翘楚人物,程轩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刘泰口中提及的这位轩二公子。
  
      据传实力高深莫测,是家族中的核心强者,不过这些家族向来淡漠名利,如果不是事发突然,这尊家姓程的武道氏族,也不会贸然出手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连轩二公子都压不住,那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刘家都危险到这个地步了?”
  
      刘洋,刘章,以及一众家族高层,均是痴痴呆呆的愣在原地。
  
      一个武道世家的高手,都无法克制宁尘,换言之,以刘家的微末力量,本就是杯水车薪。
  
      眸光一闪,刘章开口道,“毕竟是武道世家,倘若程轩在凤天出了事情,以那个家族的一贯作风,肯定要追杀到底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到时候,双方死磕,我刘家说不定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?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刘章不免有点略微喜滋滋。
  
      刘涛像是看白痴一样,白了刘章一眼,“你以为背后的主角都出来了,咱这些小鱼小虾,姓宁的会让我们继续存在?”
  
      等到真正的大人物开始下场角逐,次一流的小配角,基本上没有存在的意义了。
  
      归根结底,刘家和程氏一脉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或者严格来说,整个家族的命运,已经被绑定在程轩一人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正当刘泰眉头深簇,一筹莫展的时候。
  
      刘家府外,迎着漫天风雪,走出一老一少,两道身影。
  
      稍微年轻一点的,身着貂皮大衣,挺拔的体格,将他衬托得宛若月色下漫步人间的一尊神灵,样貌方面,谈不上出众,但气质相当脱俗。
  
      年长得则佝偻着身子,七十出头的年纪,老态龙钟,步伐缓慢。
  
      “刘家毕竟是我程氏一脉,安插在俗世的一条看门狗,这常言道,打狗毕竟是要看主人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本尊正是程轩的年轻男子,摇摇头,继续道,“走吧,进去坐坐。”
  
      两手撑开,积雪皑皑的大衣,顺势落入老仆的怀中。
  
      先前稳重如山的刘泰,在得知轩二公子已经成功抵达刘家后,立马变得点头哈腰,卑躬屈膝。
  
      正如这位年轻公子而言,一条狗而已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经由数天落雪遮掩。
  
      美院已经彻底成为一座冰封世界。
  
      难得过起懒散日子的宁尘,几乎不出门,最多去院外铲铲雪。
  
      不过今个清早,一封信件,点名道姓务必亲自交由宁尘过目,并且额外提醒,如期赴约,否则后果自负。
  
      很久很久,没人敢用这种语气,指令他行事了。
  
      修长的五指,摊开信件,第一眼就看到了定义为刘家的落款。
  
      “看样子,背后的正主,浮出水面了?”宁尘大致看完之后,弹弹信件,轻吹一口气,纸叶便是四分五裂。
  
      几乎同一时间。
  
      凤天开始传出一条隐秘消息。
  
      刘家大摆酒席,宴请凤天各层面大人物,并且公开指明,这场盛宴的目的,就是谈谈,未来的凤天,究竟该谁做这当之无愧的第一人。
  
      “前段时间才公开向宁先生下跪道歉,现在又折腾这一出?刘家到底要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听动静,刘家态度很强硬啊,难道准备绝地反击,压宁先生一头?”
  
      古人言,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  
      参照刘家目前的动静,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,而如下,竟是再次抛头露面,广邀四方权贵,这一看就是在整事……
  
      再一打听,众人更会瞠目结舌。
  
      这次邀约,除却一人被强令要求务必参加,余下的均是客气宴请,而那位被排除在外的人,正是宁尘。
  
      几乎是以喝令的口吻,强行征召。
  
      随着消息流传广泛,宁尘所处的院子,也变得逐次热闹起来。
  
      铁梨花的清夫人,陈家家主陈斌。
  
      乃至厉倾城的父亲厉江河,加上周家一脉的实权人物周康,匆匆忙忙的跑来慰问宁尘。
  
      这么重大的事情,极有可能就是改变凤天格局的切口,各方站|队,已经成为火烧眉头的第一等大事。
  
      相较于清夫人,陈斌,周康,厉江河的凝重神色。
  
      宁尘还会一贯轻松的姿态。
  
      甚至在各方大人物目光关注下,一个人就跟没事似的,蹲在院门口,打理几株前两天被冰雪严重冻伤的盆景。
  
      这……
  
      都说宁少帅,年纪虽然轻轻,但为人处事,历来淡定。
  
      但,今日一见,还是被再次受到冲击,这哪里是淡定,是压根就没将刘家的一切动作,放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这就跟大人看小孩胡闹生事一样。
  
      等事情折腾的差不多了,一巴掌下去,都尘埃落定了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邀请了你们,那就过去坐坐吧,毕竟也是人家一片苦心。”
  
      伸手剪落一片枯叶,宁尘吩咐道。
  
      清夫人好奇道,“少帅难道不准备同路?”
  
      她的意思,是一同前往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宁尘摆手笑言,“你们是去吃饭,我可是去杀人的,一起去,算哪门子道理?”
  
      众人,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明白少帅的意思了。”清夫人眸光眨动,提前退场。
  
      余下的陈斌,厉江河,周康左右一琢磨,大致也领悟寒意,稀稀疏疏一阵脚步响起,院子再次恢复清净。
  
      “本本分分多好,非要跳出来惹是生非。”
  
      宁尘撇着嘴,自言自语道,“不过,好像一开始就没给刘家生路,狗急跳墙倒也说得通。”
  
  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刘家院子里,同样有一位年轻男子,单手托腮蹲在院子里,呢喃自语,“我轩二公子,向来说到做到,既然命令你亲自过来,你就必须老老实实登门拜访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如果敢反抗……”
  
      程轩旁边的老仆,嘿嘿笑着接过话,“注定要姓宁的生不如死。”
  
      扬起一巴掌拍向老仆的脑袋,程轩笑骂道,“你倒是话多。”
  
      “能让公子亲自出门解决这场麻烦,那家伙,也算死得其所咯。”老仆双手插袖,语气淡漠中,带着一丝嘲讽和蔑视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