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生子当如孙仲谋 > 第211章 奇女
bp;bp;bp;bp;这什么南孙权北甄宓,金童玉女,天作之合(呸,不要脸,什么时候传过天作之合了?)的瓜葛,孙权暂且只能收在心里,如果平时,孙权不在乎登门拜访一番,不过现在嘛,孙权还有更重要的事情Щщш..lā
  
  bp;bp;bp;bp;“简而言之,这甄家就是个普通商人家族吧?这种家族,应该没什么高手吧?”孙权直接道,没有高手,那他也没那么多顾忌了。不过,直接杀进去这种事孙权还是不会做,一来,万一东西真不在了,孙权不愿意打草惊蛇,二来,动静闹得太大,传出风声去了,对现在的孙权也不利,孙权不是不愿意暴露传国玉玺在他身上,甚至他还会主动去暴露,但一切的前提是,他需要先做足准备!恩,还有第三,既然是那个甄家,要说孙权心里面没点想法,可能吗?所以,如无必要,孙权也不愿意交恶甄家。
  
  bp;bp;bp;bp;“就算有,那应该也在他们河北的家中镇守,不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。”玉儿满不在意的说道。在她想来,商人世家请到的最多不过是护卫,哪称得上高手。相信也就会点拳脚功夫,心法都不一定接触过。这样的小角色,玉儿从来不放在眼里。
  
  bp;bp;bp;bp;“那就好。”
  
  bp;bp;bp;bp;打定主意,孙权不再耽搁,果断用出了今日第一次容我三思技能。虽说白天并不是出手的好时机,但现在的孙权,哪还能安心等得下去?
  
  bp;bp;bp;bp;时间禁止,空间破碎,
  
  bp;bp;bp;bp;容我三思之第一思
  
  bp;bp;bp;bp;————幻境分界线————
  
  bp;bp;bp;bp;“走!”
  
  bp;bp;bp;bp;孙权跟玉儿翻墙而入,直接进入了甄家后院。
  
  bp;bp;bp;bp;“防卫松懈,四周没人。你带路。”玉儿简单观察了一下说道,其实她是觉得,哪怕遇到了人也没什么大不了,但孙权现在显然是不愿意惊动任何人。所以,那就跟他玩一次躲猫猫吧。
  
  bp;bp;bp;bp;两人快速在院中穿行,孙权凭借他领先时代的地理方位感,很快。。。。。。很快就迷路了???
  
  bp;bp;bp;bp;“小弟弟,你不会记错地方了吧?”
  
  bp;bp;bp;bp;玉儿不由发问。
  
  bp;bp;bp;bp;孙权眉头一皱,没有多说什么,确实,他刚刚也一度产生了这种想法。洛阳城很大,当初又在破败当中,如今更是被人重新装潢,小变了个样,孙权不是洛阳本地人,找错宅子的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。可,现在的问题是——
  
  bp;bp;bp;bp;“这宅子有这么大吗?”孙权突然问道。孙权自认方向感还是挺强的,这么小(相对小)个宅子根本难不住他,要说迷路,除非皇宫还差不多!走了这么久,就算没找到地方,至少也该走到尽头了吧。
  
  bp;bp;bp;bp;听到孙权的话,玉儿愣了愣,随即,那轻松的脸色突然变了变,
  
  bp;bp;bp;bp;“奇门遁甲?!”
  
  bp;bp;bp;bp;孙权眼睛一眯,以前的他,总是感叹这武侠世界的神奇,对传说中的武学痴迷得不要不要的,这还是第一次,孙权在心里大骂武侠世界的坑爹。说起来,黄易的武侠世界本就接近半仙侠了,因为最后是能破碎虚空的,那传说中的战神图录更是十足的飞升套路。而且,不仅黄易的武侠世界如此,连金庸先生的传统武学,不也有东邪黄药师的桃花阵吗!这种玩意儿,在孙权看来,简直比内功都还要不科学啊!可不管科不科学,现在事实摆在孙权眼前,由不得孙权不相信。
  
  bp;bp;bp;bp;奇门遁甲对孙权的冲击很大,不是他接受不了这种神奇的玩意儿,而是连传说中的奇门遁甲都出现在这里了,那他的传国玉玺还安全吗?!
  
  bp;bp;bp;bp;孙权脸色一黑,直接带着玉儿飞上了屋顶。
  
  bp;bp;bp;bp;“喂!”玉儿被孙权的举动吓了一跳,大白天做这种行为,简直跟直接暴露行踪无异,真当这里的人是瞎子呀。
  
  bp;bp;bp;bp;没错,一开始玉儿是不害怕被人发现,但在见识到奇门遁甲之后,连一向好斗的玉儿都有些怂了。不是说这奇门遁甲有多厉害,而是一听到奇门遁甲,很自然就会想到一个人物——天下第一高手,拥有遁甲天书的左慈!
  
  bp;bp;bp;bp;果然,当两人出现在房顶之时,立刻就被发现了。
  
  bp;bp;bp;bp;“什么人?!”
  
  bp;bp;bp;bp;孙权没有理会,直接在高处找准了方位,接着,只要照着那个方向,一路遇树毁树,遇墙拆墙,遇人砍人,直接扫荡过去。孙权没空搭理你这什么奇门遁甲,他现在也没心思去破阵,以力破巧,才是此刻的最佳方案。
  
  bp;bp;bp;bp;如今这里是三思幻境,暴露暴露,有没有危险,并不重要,现在最重要的是,孙权要趁着这次幻境,去确定传国玉玺还在不在那里!而且,孙权主动暴露行踪,还有另外一个目的,在他想来,布下这奇门遁甲的肯定是个高人,现在就是要把这个高人引出来好好打一架!摸清对方的身份,摸清对方的实力,如此,这一次三思技能才不至于浪费。
  
  bp;bp;bp;bp;“直接杀过去!”
  
  bp;bp;bp;bp;孙权吩咐一声,当先采取行动。
  
  bp;bp;bp;bp;“等一下!这奇门遁甲,刚刚没有伤害,但我们乱来的话,没准就不是这样了啊!”玉儿连忙提醒孙权,可惜,她越是这样说,孙权反而觉得更有必要破坏了。
  
  bp;bp;bp;bp;蹦!蹦!蹦!
  
  bp;bp;bp;bp;在习武之人手下,墙跟木板一样脆弱。孙权以两点之间最近的距离,直接朝目标而去,玉儿警惕的护在周围,发现并没有遭遇想象当中的攻击,渐渐也放宽了心。看来这奇门遁甲的水平一般啊,只有困人之效,没有伤人之力。不管布阵之人跟左慈有没有关系,玉儿至少确定,这绝不是左慈所布。
  
  bp;bp;bp;bp;那么,
  
  bp;bp;bp;bp;“速战速决,我们拿了东西就跑!”
  
  bp;bp;bp;bp;玉儿加入破坏的行列。
  
  bp;bp;bp;bp;不一会儿,两人就到达了目的地,这是一个不起眼的院子,院子当中,有花有树有水井,还有,小萝莉?
  
  bp;bp;bp;bp;小萝莉看着出现的孙权两人,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
  
  bp;bp;bp;bp;“你们是什么人?闯我甄家何意?”明明发出的是幼女清脆之音,但面对此等凶人,还如此镇定,让人很难想象这真是一个普通小姑娘。饱受熏陶的孙权不禁恶意揣测,这不会是个天山童姥吧?
  
  bp;bp;bp;bp;可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,很快,一个年轻公子带着一群侍卫出现,打消了孙权的疑虑,
  
  bp;bp;bp;bp;“小妹!你没事吧?”
  
  bp;bp;bp;bp;额。。。。。孙权愣了愣,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。小妹?不会这么巧吧?
  
  bp;bp;bp;bp;“大胆贼子,擅闯甄府,真当我甄家没人吗!”年轻公子大声喝道,但他的行动可比他的话语要怂多了,不仅遥遥的躲在后面,一双贼眼,还时不时往玉儿身上瞟。
  
  bp;bp;bp;bp;很快,侍卫们把孙权跟玉儿包围起来。..
  
  bp;bp;bp;bp;玉儿简单瞥了一下,低声道,
  
  bp;bp;bp;bp;“没有高手。东西藏在哪儿了?”
  
  bp;bp;bp;bp;“井中。”孙权道。
  
  bp;bp;bp;bp;“井中?”玉儿不敢置信的看向孙权。藏在井中这也太容易被找到了吧?那可是传国玉玺呢,你就这么随意给藏了??
  
  bp;bp;bp;bp;孙权嘴角微微一勾,轻声道,
  
  bp;bp;bp;bp;“在井下的侧壁上,用土封着。”
  
  bp;bp;bp;bp;“。。。。。。”玉儿愣了愣,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真有你的!”
  
  bp;bp;bp;bp;在地面上,只要动过土,很容易就会被发现,哪怕没有动过土,真被人感知到了传国玉玺,那别人也会掘地三尺。至于井底下,肯定更不会放过,早就会有人下水查探。可要是在井下的侧壁上,挖一个洞,把玉玺藏进去,再用土封上的话,井底那点光线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得了端倪,除非把整个井壁都全部给掘了三尺还差不多!
  
  bp;bp;bp;bp;玉儿相信,孙权这样藏,哪怕这传国玉玺真被人发现了,一般人找十天半月估计都找不到。
  
  bp;bp;bp;bp;“我下去看看。你把他们全制伏了,留活口。”孙权说完,直接朝井口走去。
  
  bp;bp;bp;bp;“留活口呀?”玉儿轻笑一声,“小弟弟你这不是为难姐姐吗!”
  
  bp;bp;bp;bp;瞬间出手,周围一圈侍卫全部喷血飞出,再起不来。
  
  bp;bp;bp;bp;见状,那边的公子哥当场吓得屁滚尿流,连忙跪在地上磕头,
  
  bp;bp;bp;bp;“饶命!饶命啊!”
  
  bp;bp;bp;bp;相比之下,那小姑娘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镇定,而这时,她开口了,
  
  bp;bp;bp;bp;“两位是来取东西的吗?”
  
  bp;bp;bp;bp;“哦?”孙权把眼神放过去,饶有兴趣的打量起了这名字已经呼之欲出的小姑娘。恩,美人瓜子,确实是美人瓜子,特别是这小小年纪就遇变不乱的心态,难怪有资格母仪天下。这个时代,美女其实不少,特别在功法的加成下,仙女孙权都见到过两个,但眼前这样的女子,孙权还是第一次见识到。关键这年龄小得可怕,比目前的孙权还小,这就不得不让人震惊了。这南孙权北甄宓,看来是有点道理的呀!
  
  bp;bp;bp;bp;“你发现了?”孙权对小女孩儿道,随即,自己就笑出了声来,“可惜,不管怎么找也没找到,是不是?所以,你们才在这里布下了阵势。”
  
  bp;bp;bp;bp;不然的话,还不早就拿了东西跑路了!
  
  bp;bp;bp;bp;孙权对自己藏匿的手段相当有自信,对自己的判断也相当有自信。
  
  bp;bp;bp;bp;然而下一刻,他那自以为是的自信,被狠狠的蹂躏了。
  
  bp;bp;bp;bp;只听小姑娘看着孙权,淡淡的说道,
  
  bp;bp;bp;bp;“如果你说的是藏在井壁的东西的话,那你不用下去了。”
  
  bp;bp;bp;bp;听罢,孙权脸色大变,不再跟人多言,当即顺着绳索,跃入井中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