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玄月神话 > 第五百章 上+中

  血妖炼狱内。
  广袤无垠的赤红荒漠渗着血色,天空也飘荡着丝丝猩红的雾气,在天空积成颜色深沉而令人压抑的血色云层,令阳光都无法直接照射入这片绝地中。海澜商会的马车就在这片血色的荒漠上缓缓行驶着,为首有人洒下些晶莹覆盖在血漠之上,他们则行驶与这些晶莹上头。
  旱漠的风没什么建筑阻隔,吹来时往往卷着沙尘,古殇拉了拉自己黑色斗篷的帽檐,而双目却直直盯着前方,不知在想什么。他在这车队中,其他所有人也都披相差无几的斗篷。
  “那是灵石磨碎后形成的粉末。”
  “灵石?”他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开口,转头便见到一名面容坚毅的男子。
  灵石的名头他自然也听闻过,是大陆最高级别的通用货币。若说修为低微些的时候依靠天地灵气来修炼,当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就要辅以灵石,因此价格也不菲,这让他稍微惊讶。
  “看来你还是个大派的雏鸟?”那男子眉头上翘,古殇却不因此而改色。
  “血妖炼狱,你以为这片旱漠如何称得上大陆四大绝地?若只看表面的话,未免也太过天真了。”男子解释,却没有要听古殇回答的意思,自语,“我们脚下的血漠内,是真的有远古生灵战死而成的汩汩血流,那血流裹着亘古不散的怨气,会袭击一切踩在上的生人。”
  “我们能够如此平稳地走过,也是因为这条路线是早就被海澜商会探明的,否则血漠下的那些怨气凝为诡异作祟,多少条命都是不够填的。”男子摇摇头,眼底似乎掠过些心悸。
  “那这灵石研磨的粉末何用?”古殇低下头看着蒸腾灵气的地面,隐隐已有所悟。
  “海澜商会虽探明了一条相对安全的行道,却也要用灵石纯净的灵力来隔绝我们的气息渗透进土壤内的可能,否则多少还是不够保险。”男子接着解释,“这临狱古城,除去大陆最巅峰的那些势力外,也就三大商会这般财大气粗的存在,才能带队深入到这般距离了。”
  古殇沉默,他细细看着那地面,果然是见到血漠内有诡异气息涌动而欲出来,被灵石的粉末隔在地下。这些灵石粉末也在诡异气息下飞速侵蚀,他们走过不久便蒸腾为纯净灵力。
  “多谢大叔为我解惑。”他轻轻向男子点头,却见对方反而笑着向他摆手。
  “阁下是紫禁宫门生,为你解惑,未尝不是我想结个善缘。”
  古殇失笑摇头,觉得这男子倒是说话实诚。
  “这大陆上有无数天骄竞逐争锋,又有几多可进入那盖世霸主级势力中?我们队伍中也不过你和那鬼王宗弟子二人。你们在这年纪就有与我比肩的实力,我确实不如你两甚远。”
  “若遇到什么危机,我不幸丧生这血漠中,你们却还有机会生还替我传句遗言。”
  “不是有海澜商会带队吗?为何还有丧命的危险?”古殇皱眉。
  “没一丝危险,你以为那些商队为何还要雇佣随行护送的人?莫不是嫌钱多得没地方可花出去不成?”男子失笑,摇了摇头,目光深邃地盯着前方,“这地儿被称为绝地,自然是有它的理由,谁有完全的把握横行绝地而不丧命?恐怕只有主宰这片大陆的那些帝皇罢。”
  古殇说不出话来,男子话里透着死亡的沉重,让他体会到绝地的残忍。这是一片虽武力高绝也有丧命危机的死亡区域,他们为了高回报,同时付出的却是常伴于身边的死亡危机。
  “阁下表情也别那么凝重。”男子又笑道,“这毕竟是大陆三大商会带的队伍,安全较那些弱小队伍还是相对有些保障的,我们能进入海澜商会的队伍,面临危机也小些,阁下并无需太过担忧还未来到的危机,否则不是忽略了这绝地大好风光?看来已经到目的地了。”
  他听到男子最后的话锋一转,一愣,便是看到前方微隆起的山丘。那山丘也全被血色的沙砾所覆盖,不时耸动,像是有了生命,上面却盛开满了花瓣血红而花蕊暗紫的妖艳灵花。
  【血骨炼魂花】,他在典籍中看过这种灵药,长于绝地,是炼魂极好的宝药。
  “好了各位,目的地到了。”
  领头的人一声吆喝,队伍中的其他人也全都松了口气。这数百里紧绷着神经,虽是尚在绝地的外围区域,依旧让他们无法放松警惕,反而是初出茅庐的古殇和那鬼王宗弟子无感。
  海澜商会的人开始忙碌起来,他们洒下大量灵石研磨的粉末,竟将这片山头都覆盖厚厚的一大片,让在旁观看的古殇不由为海澜的财力咂舌。由于【血骨炼魂花】这种绝地才生长的特殊灵药需要与其对应的采摘手段,队伍中很对海澜带来的专业人士踩着灵石而上山头。
  古殇此时也闲下来。接下来是海澜商会的工作,他们作为护卫,只需在他们采完后再护送他们回临狱古城便可。他游目四望,也为这绝地特有凄凉壮阔的美而感到心灵强烈震撼。
  他忽然闭目而不动,脑海中掠过诸多感悟。
  他再睁开眼的时候,眼中跳动的雷焱内敛了些,狂暴如这血漠般被掩藏起来。
  采药的工作并没持续太长的时间,几乎只是让所有人调息这一路警惕的消耗,他和先前般跟在队伍几乎最后的位置,与那向他解释的男子并肩。男子也是这队伍他唯一说上话的。
  回去的路上似乎也风平浪静,但古殇却皱起了眉头,心中神禁本源狂跳不已。
  这是有危机的征兆,在离开那山丘的时候就开始了。
  那么,这危机到底是什么?
  他眼中暗藏的雷焱在燃烧跳跃,游目却不能看到丝毫相关联的迹象。
  和临狱古城的距离总共有八百里,他们一行都是武者,行动要稍微快些,这离开山丘不久便已经在这条道上行了两百里左右。古殇心中的危机感愈来愈强烈,如蓄势着随时待发。
  他此时开始相信男子所说的一切。绝地毕竟是绝地,即便海澜商会想再周到,以探明的道路再加上诸多手段隔绝血漠下妖邪的探知,终究无法做到绝对。两侧已经偶尔有些血兽从荒漠内跳出,虽没关注到踩踏在灵石粉末上的他们一行,终究让所有人都不觉握紧了武器。
  突然,整支队伍都停了下来,古殇抬起头,发现所有血兽都同时盯向他们。
  下一刻,这些怨气趋势不散的血兽便一齐向他们队伍扑来。
  “还是被发现了吗?”冲出去厮杀前,他模糊听到旁边男子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  “护队的诸位阁下,你们发挥作用的时刻到了,护送商队杀到临狱古城,海澜商会承诺届时将有另外的厚赏给予各位敢于闯荡禁地的勇士!”领队人举着剑,在车队的最前嘶吼。
  ……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