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04章 诏狱一夜游

  金陵城的夜晚,并没有太多丰富的夜生活,因为夜里执行夜禁制度。当然了,秦淮河两岸是个例外,那一带得到了朝廷和官府的允准,几乎任何时候都不需要禁夜。
  此时已是初更时分,整座城中黑压压的一片,原本热闹繁华的金陵城此时也显得清冷异常,只有一些高门大宅的大门前高高悬挂着两盏气死风灯,以及偶有路过的打更老汉和小队的巡夜差役。
  李谦让一群如狼似虎的大汉将军给押着,往六部衙门的方向行去。
  锦衣卫是不需要管什么夜禁不夜禁的,也只有平头百姓犯了夜,才会被抓去打板子。不过午门夜里不会开启,孙茂最多也只能进入皇城,禁宫是进不去的,因此便将人暂时押到了北镇抚司。
  御道一侧,沿着千步廊西行,毗邻吴军都督府,与东侧的六部衙门隔街对望的,便是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。北镇抚司是洪武十五年才添设的新衙门,作为锦衣卫的下属机构,自然也座落在其边上。
  锦衣卫恶名远扬,李谦自然也没敢让两个长得娇俏可人的小丫鬟一路跟着,早在进城时便打发了她们回去,为此还花了些大明宝钞来打点。
  不过如今是洪武年间,正是朱元璋掌权的时代,这些人也只是敢收受一些小贿赂而已,行事上却是不敢太出格,拿了钱后便放子衿和子佩两个小丫头回去了。
  这个小进士虽然犯了死罪,却也不至于会株连满门,皇帝也只是下令拿他一人而已,他的贴身侍女跟不跟着倒是无所谓,能顺利交差就好。
  负责带领侍卫扣下李谦的人名为孙茂,是锦衣卫下属的一位百户,锦衣卫虽遭裁撤,大体的机构却还保留了一些,官制上也没有太多的变化。
  孙茂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纪,长着一张国字脸,身材略壮,面容惯于严肃,一路上都是不苟言笑的样子。李谦对这个名字倒是没什么印象,想来在历史上应该也不出名才是。本想从对方口中套点话出来,怎奈这人不爱搭理自己,便也只好悻悻作罢。
  闻名不如见面,李谦以前只听说过锦衣卫,等到真正见识到了传说中的“诏狱”时才发现,这阴冷潮湿的鬼地方,确实不是人待的。
  一进入大牢,一股阴寒的气息立即扑面而来,也不知是自然形成的阴气还是杀孽太多产生的煞气,李谦本能地缩了缩脖子,心中更是一阵发寒:“早就听说锦衣卫有十八般酷刑,活人都能给你整成残废,我不会这么倒霉吧?”
  这倒是他多心了,朱元璋虽保留了锦衣卫的简单架构,刑具却是下令焚毁了,在这个锦衣卫也势微的当口,孙茂就更是不可能会公然对他动刑了。
  再怎么说,李谦如今都是士大夫阶层,理所当然的处于文官的队列里。孙茂绝对相信,只要自己真敢事先对他动了酷刑,朝中的那些御史言官们会弹劾得自己丢官罢职,甚至还有可能会丢掉性命。
  别看那些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,嘴上功夫可了不得,锦衣卫虽是天子近卫,犯下众怒也是非常要命的,当年的毛骧,锦衣卫第一任指挥使就是个最好的例子。
  当年的胡惟庸谋反一案牵连了太多人,以致锦衣卫犯了众怒,奉圣命查此案的毛骧,最后竟成了胡惟庸的同党,说来实属可笑。只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毛骧不过是朱元璋用来平息众怒的牺牲品罢了。
  有此前车之鉴,孙茂自然也不会缺心眼儿,把自己的前程小命都给搭进去。他目前只是一个小小的百户,奉命办事就是了,没必要张扬跋扈地去给自己惹祸。
  锦衣卫的诏狱不小,一路往里走去,借着那一盏盏连成两排的昏黄油灯,李谦惊讶地发现,自己连个一起坐牢的战友都没有,看来如今的北镇抚司确实是没落了------
  再不然,就是自己的那些“狱友”,都被朱元璋给“喀嚓”一声砍了?
  毋庸置疑,前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些,李谦脑海中清楚的记得,洪武二十六年,也就是两年之后,将会有一桩轰轰烈烈的大案爆发,史上称之为——蓝玉案!
  明初四大案之一。
  而在此案中,锦衣卫才得以重新崛起,在此案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。
  也就是说,现在的锦衣卫,就是只没牙的老虎------不对不对,他们只是皇帝所饲养的“鹰犬”,这可是满朝衮衮诸公送给他们的称号。嗯,如今的锦衣卫,应该只是一条没牙的土狗了。
  身后的一名大汉将军见他站在门边发愣,忍不住狠狠推了他一把,将他整个身子都给塞进了这间单独的牢房,随后“砰”的一声重重关上了铁制的大门,并出声喝斥了一句。
  “给我老实着点,皇上明天才会见你,到了我们这儿,就别想着再摆你那读书人的架子了,否则哥几个可不会跟你客气!”
  李谦让他给推了个踉跄,心中大为不爽。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们,砂钵大的拳头------小拳拳早就捶上去了,目标当然不可能是胸口,必须是脸!
  “凶什么凶?横什么横?没牙的狗还敢瞎叫唤?”
  这话当然只是在心中暗暗的腹诽,眼下形势比人强,李谦还不会傻到主动去招惹这些虎狼鹰犬之辈。不过听到对方这话,心下还是不由得松了口气,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受到非人的对待------或者是虐待?
  牢房这样的腌臜地方,是不会有什么好待遇的,纵使锦衣卫诏狱关的多是朝中重臣,也不会专门给开个小灶。整间小囚牢里没有什么家具,睡觉的地方就是一堆稻草,上面铺有一床不厚且还脏兮兮,外加腐烂不堪的衾褥,角落里的马桶也在向外散发着阵阵恶臭------
  李谦何曾“享受”过这样的待遇?
  当下就有些受不了了,却仍然不敢出声抗议,担心会因此惹火了那些鹰犬,便也只好决定暂时将就一下了。如今的情形,命都可能会保不住,暂且委屈一晚也就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。
  只希望,明天过后,自己还能留下一条小命------吧?
  ------
  ------
  翌日,朱元璋下朝后在乾清宫里接见了几位朝臣,刚刚才处理完一件小事。近来大事不多,无非就是勋臣做了某件不法事,遭到都察院弹劾一类的事情罢了。
  站在下方的有三人,其中年过三旬,正值壮年的那位是副都御使茹瑺,另一位年约四旬的是兵部尚书沈溍,剩下的那位年轻武官则是左军都督佥事徐增寿。
  徐增寿是已逝的中山王,大明开国第一名将徐达第三子。由于长子袭了徐达的爵位,二子早夭,朱元璋便让徐达的这位三子担任了五军都督府的高官。
  听到小黄门禀报,说是浙江士子李谦已被带到,朱元璋刚想挥手打发了这几位臣子时,突然又是心中一动,对沈溍问道:“沈溍,你也是杭州人?”
  沈溍屈身答道:“回禀陛下,臣正是杭州府钱塘县人。”
  “嗯------”朱元璋轻轻颌首,不知出于什么心思,此时竟是看着他微微笑道:“浙江解首李谦和你也是同乡,你便留下来瞧瞧吧。”
  转而目光又是扫了一眼其余两人,随意地摆了摆手:“你俩若是无事,便也留下来吧。”
  李谦作为新科进士,传胪大典不到场之事昨日就已闹得沸沸扬扬,几人自然也都想看看,究竟是何等人物,胆敢做出如此忤逆欺君之举,当下便都退到了一边,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殿外。
  然而让朱元璋都想不到的是,那位胆敢不参加传胪大典的新科进士,竟是自己那日在小茶馆里见过的那位举子!
  一见到李谦,他就脱口道:“竟然是你!”
  李谦头一回面见天颜,也着实是被这殿中的气场所摄,压根就不敢贸然抬头去看,否则冒犯了天颜,也是有可能会被杀头滴。
  这会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下意识地便抬起了头,待看清殿上高高坐着的那位皇帝后,他就彻底的傻眼了。
  卧槽,这这这------他就是朱洪武?
  一旁的侍卫见这一幕,登时喝道:“大胆,见了陛下还不下跪?!!”
  李谦吓得一哆嗦,却也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太过失态,当场做出伸手指着皇帝的惊讶举动来。当下忙俯身跪于地上,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稽首礼,之后便垂首等候着朱元璋的处置。
  不过在得知了朱元璋就是自己见过的那人后,李谦心里倒是没那么紧张了,毕竟看在一面之缘的份上,对方应该也不至于要了自己的脑袋吧------不对,要脖子也不行,尽管那样能留下个全尸,看上去会体面一些------
  不想,坐在上方宝座上的朱元璋沉默片刻,竟是沉声喝道:“浙江士子李谦,你可知抗旨欺君是个什么罪?!!”
  抗旨欺君?
  你这不是在讲废话么,肯定是杀头的大罪啊!
  李谦禁不住打了个激灵,心说难道自己真就要这么死了?
  同样身为穿越者,为何别人都是去古代当主角,享受荣华富贵的,而一轮到自己时,怎么就成了个活不过一集的死龙套呢?
  导演!我强烈要求多活几集,心甘情愿接受任何无节操无底线的潜规则------
  不成不成,得想想办法,必须要急中生智才行,让我好生想想------
  哎呀,有了!
  我真是个天才,英俊潇洒风流不羁帅气多金颜值无敌,外加天生小鲜肉气质的绝顶天才,果然是天不绝我!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求收藏,求几张推荐票!英俊潇洒风流不羁帅气多金颜值无敌,外加天生小鲜肉气质的看官们呐,给我多投几张票票可好?^_^)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