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05章 论拍马屁的技巧

  只那一瞬间,一念生死的关键时刻,李谦竟是灵机一动,真就想出了一个能够保全性命的办法来。此处,应有掌声------
  遗憾的是,现场没人为自己鼓掌------算了算了,不要在意这些细节。
  当下,李谦忙是恭敬地向上方的朱元璋拱了拱手,神情镇定地答道:“回禀陛下,臣自知违抗圣命罪不可赦,只是臣也是迫不得已,才会行此下策------”
  “迫不得已?哼哼------”
  朱元璋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,语气中充斥着几许杀意:“朕看了你的折子,说是你父亲病重,要不朕让人到杭州去查查?”
  李谦额头直冒冷汗,这才知道为何自己上的那道奏疏没用,敢情是朱元璋根本就不相信这样的谎言,而是认为自己被夺了状元,打到了三甲进士去,因此心怀怨恨,才会故意没去参加传胪大典------自己这真是比窦娥还冤呐!
  偏生,自己离开金陵的真实理由也不能说,因为那样也同样改变不了自己欺君的事实。不但如此,此刻若是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理由,怕是朱元璋恨不得要把自己一刀一刀给活剐了------嗯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凌迟处死。
  作为一个君主,特别是一位雄主,朱元璋又如何能容忍自己当众指责他对待臣子的残酷手腕?
  尽管那并非是自己的本意,自己只是比较惜命,可那些话一旦说了出来,便已经无异于公然指责天子了。
  人常言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  李谦不是哑巴,却也是有口难言。
  怎么办?
  自己虽然情急生智,却也需要一个契机,若是朱元璋不给自己这个开口的机会,自己八成------九成九也逃不过今日这一劫。
  朱元璋见他不敢答话,倒也没打算继续再为难他,毕竟此前对这位读书人还算是有了些好感。他脸色稍有缓和,却依然严声问道:“朕来问你,你是否认为朝廷取士不公,才会公然做出此等忤逆欺君之举?”
  “朝廷取士公正严明,何来不公之说?”
  李谦心下一松,义正辞严地答了一句,却也不敢再在父亲生病那事上狡辩。这种谎言太容易被揭穿,坚持下去自己必是死路一条。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借着这个发言的机会,自己终于能奋力自救了。
  当下,忙向朱元璋拱一拱手,接着说道:“陛下恕臣斗胆,方才得见天颜,臣心中感慨良多,恰好想起了一首词来,臣虽才学不足,却也想要将这首词献给陛下,以求能够赎罪。”
  “哦?”
  朱元璋倒是没想到,这个李谦不但没有因为状元之事心怀怨恨,反而还在这片刻之间,就能做出一首词来。想到那天看到的那首词作,他倒是对这位颇有才学的士子有了些兴趣,便点头道:“既如此,你便当众念出来吧。”
  李谦听到这话,紧张的心情终于彻底地放了下来。
  只要能过了今天这一关,自己这条小命应该就算是保住了,当下不再迟疑,直起身板抑扬顿挫地朗声吟诵起了词句。
  “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------”
  首句一出,边上站着的两位文官便是一愣,细细品了品,发现这词作的确实不失大气,倒也符合那“李状元郎”之名。且这词作所描绘的北国风光,也确实是久居江南人对北方风景的一种向往,两位南方的大臣都被他勾起了些许憧憬之情。
  其实,外人搞不清楚那些真真假假的传闻,他们这些朝中重臣却是知晓本科取士的内情的。李谦的卷子确实曾被读卷官点为魁首,是后来才让皇帝给取缔了的。
  只听李谦继续吟诵道:“望长城内外,惟余莽莽;大河上下,顿失滔滔------”
  “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,欲与天公试比高!”
  “须晴日,看红装素裹,分外妖娆------”
  上阙念完后,茹瑺心里已经感到震惊了。他少有大志,聪颖好学,唐诗宋词过目不忘,六岁即能背《千家诗》,十岁便已熟读《大学》和《中庸》,十六岁拔贡入国子监,之后入太学,伴读当朝太子,皇亲国戚,王孙亲王------
  可以说,在如今的整个朝堂中,茹瑺从不认为,有任何人能在文采上胜过自己,此时听了李谦这首词后,终于明白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道理。
  惊才绝艳!
  果然是惊才绝艳,文采不凡,无愧于“状元郎”之名。
  仅凭这上半阙,茹瑺就足以判断的出来,自己的词作水平确实不如李谦。说是云泥之别他心里可能不太乐意,但他心里也明白,单论词之一道的话,自己与眼前这位后生晚辈的确是差了一大截的。
  这首词虽稍显直白了些,比之北宋的一些经典词作也略有逊色,只是放在这时来讲,也足可称得上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了。
  若要他当场给出一个十分中肯的点评,还真有些困难,但此刻他的脑海中只有两个字——大气!
  这是一股庞然大气,在这股气势面前,除了上方坐着的那位君王,怕是任何人都难以正面相抗,这便是这首词作的魅力之处。
  此刻的茹瑺眉头微皱,心中隐隐有些担忧,实则也是起了惜才之意,担心这位年轻气盛的士子,会一时把握不好,惹怒了皇帝,继而因此丢了性命。无他,只因那句“欲与天公试比高”,不太适合在帝王面前说出。
  普天之下,除了一国之君,谁还敢与天公试比高?
  此为大逆之言啊,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什么话都敢说,什么词都敢作,难道他就不懂得一点点祸从口出的道理吗?
  悄悄抬眼打量上方,果然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,朱元璋眉宇间隐隐有些不快。
  李谦却没在意这些,继续朗声吟诵起了下半阙:“江山如此多1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------”
  “惜------秦皇汉武,略输文采;唐宗宋祖,稍逊风骚------”
  “一代天骄,成吉思汗------”
  “唔?”
  朱元璋一听到他盛赞外夷,心中更是怒意丛生,刚想拍案打断,却听到了李谦适时而来的后半句:“只识弯弓射大雕------”
  一旁的沈溍都为他捏了把冷汗,心说这个同乡的年轻人,还真是胆大包天,什么都敢念啊------还好还好,敢情他对铁木真是在先扬后抑。
  不过说实在话,他觉得眼前这年轻人才学不俗是真,狂妄也不假。看看他这贬的都是些什么人,那可都是曾经赫赫有名的雄主君王啊,在他口中竟都变得有些不堪了。历代豪杰,若是听到了此子如此狂妄的言行,真保不准会不会气得从帝陵的棺材中跳将出来------
  “俱往矣!”
  “数风流人物------”
  李谦自己都像是受到了词中的氛围所感染了一般,此刻竟是忍不住站起身来,右手摊开,对着上方的朱元璋比划了一个引介的动作,不卑不亢地念道:“还看今朝!”
  “------”
  沉默,现场的气氛变得沉默无比,落针可闻!
  这一句,有如神来之笔,起到了令人叹服的画龙点睛之效。
  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------
  这马屁,当真是古今之绝响了!相信无论任何一位帝王,都会被拍的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,无一不爽的。
  果然,片刻后,高坐上方的朱元璋突然爆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。他用手指头点了点李谦,笑骂道:“好个浙江解首,果真是文采斐然,才学不俗,哈哈哈哈------”
  徐增寿在一旁看得有些发愣,只道是这位年轻人做了首不错的词来,令天子龙心大悦,却又没整明白,为何他能得圣上亲口赞许,难道真的文采了得?
 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丘八,识文断字没问题,可对于诗词这些文人们玩的东西,却是七窍通了六窍——一窍不通的。
  扭头看了看旁边的茹瑺,他也忘了就在方才,自己还和这两个文绉绉的老匹夫吵过嘴,忍不住低声问道:“茹大人,这什么词当真如此了得?”
  茹瑺没顾得上理他,倒也并非是因为俩人先前的那点嫌隙,而是这位大儒此刻还沉浸在这首词的绝妙意境当中,正眨巴眨巴着一双显得正气十足的大眼,细细品味着这首词的妙处------
  妙哉,当真是妙不可言呐!
  此子当为人中之龙也!
  徐增寿又是瞥了一眼沈溍,见到对方也是目瞪口呆,一时有些整不明白。
  这词当真如此了得?
 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徐小公爷挠了挠头,心说这些个文人们就是墨迹,肯定是因为正好圣上喜欢这首词,这俩家伙才不敢说不好,事实上也就那水平------
  不成想,茹瑺却是在此时对沈溍低声感慨道:“此子文采卓然,我是自愧弗如呀!”
  沈溍闻言也是轻轻点头,对这话深以为然。
  这边,李谦却是暗暗松了口气,心说这通马屁总算是没拍到马腿上。单看眼下这情形,自己应该能全身而退了。庆幸之余,他此刻甚至在想着,回去后要不要写一篇论文,名为《论拍马屁的技巧》?
  不成想,这时门外进来一个小黄门,躬身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,状元许观求见。”
  李谦闻言不禁愣了愣,心说这什么许状元,不会是来搅局的吧?
  千万别!
  自己好不容易才能摆脱死罪,可别因为他跑来横插一脚,导致前功尽弃才是------
  事实证明,好的不灵坏的灵,李谦很不幸地猜中了,许状元就是来搅局的。只见他人刚到门口,便是一声高呼。
  “陛下,臣乞请陛下收回成命,还李状元一个公道,还天下士子一个公道!”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