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06章 义薄云天许状元

  “臣乞请陛下收回成命,还李状元一个公道,还天下士子一个公道!”
  此话一出,坐在上方的朱元璋勃然大怒,脸色骤然转冷,变脸程度堪比翻书,凌厉的目光直直射向了门口处的许观。在这正午时分,室内的温度却像是忽然下降了一二十度一般,让这座大殿之内的所有人都感到无所适从。
  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血流漂杵!
  殿内众人一见这情形,登时都察觉到了不妙,却又摄于朱元璋此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,根本就没人敢站出来,及时出声喝止住许观。
  李谦也没想到,这位连中三元的许大状元郎会突然跑来捣乱。他微微蹙起了眉头,仔细思索过后却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得罪过对方,何至于此呢?
  如此排名,许观应该是既得利益者才是,何苦跑来搅局?
  事发突然,李谦好不容易才逃过一劫,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应对。他也实在是想不明白,自己和许观何仇何怨,竟导致彼此间------相爱相杀?
  不过尽管事情横生枝节,但此刻触犯天颜的无疑是许观,即使朱元璋会因此而龙颜大怒,应该也不至于迁怒到自己身上才是,而如果自己贸然出声阻止,反倒会惹来这位帝王的不快。
 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李谦只能默然站在一旁,静观其变。
  反正,自己的小命应该算是保住了。
  早已惹火了朱元璋的许观,却似乎对此仍不自知。他方才匆匆赶来救人,额头上此刻早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,却也无暇去擦拭,仍然自顾自地说道:“朝廷开科取士,自当任人唯才,任人唯贤!陛下岂可因一己之喜恶,全凭个人之喜好来钦点状元?李仲卿心怀不忿自是人之常情,陛下又怎可因此而降罪于他?”
  “你的意思是,朕取士不公?”
  朱元璋一双苍老却有神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眼角的那几道褶皱也由此变得更深了些,深沉的音调仿似从嗓子深处发出一般。在场众人的心底里都不自觉地冒出阵阵寒凉,驱之不散。
  在场的几人都不算是笨人,察言观色的功夫再差,也能看得出来,这头龙------东北虎,此刻已经临近发飙的边缘了。
  许观后知后觉,比别人都要慢了半拍。也是直到此时,他才察觉到了朱元璋胸中那满满的怒意,却仍旧固执地拱手答道:“是!”
  在此之间,他的目光还扫了一眼边上的李谦,向对方投去一个豁达的笑容,以显示自己的心怀坦荡。
  本来,他之前也没想过要站出来抗议此事,毕竟殿试没人会落榜,排名改变,也只是让李谦受到一点小小的委屈罢了。毕竟如今有功名在身的士子不多,进士出身的就更少了,即使只是一个三甲的进士,都同样有机会得到重用。
  纵观满朝大臣,进士出身的官员都是不多的,自然不会因此而影响了李谦的仕途。
  相比之下,状元也不过就是比进士看上去要更风光一点而已。待到授官结束后,状元郎的名头也会渐次被众人淡忘,只有偶尔闲聊时才会不经意间提及。
  然而没想到的是,这位同年年轻气盛,竟是一怒之下违抗圣命,连传胪大典这样的盛大仪式都不去参加了,放榜当天便打点好了行装,回家去了------
  如此一来,搞不好这位新科进士就要一命呜呼了,许观虽和他只有几面之缘,交情不深,却也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此事发生。加上他对李谦还有些心怀愧疚,便做出了这么一个“义薄云天”的决定,连眼下的状况都没搞清楚就跑来乾清宫“仗义执言”了。
  这可真是好心办了坏事,李谦似乎也读懂了他眼神中的含义,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。他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,人家许观确实是好心跑来为自己求情的,自己还真没理由怪他。
  直觉告诉李谦,许观没有存着一些坏心思,此番出面求情也的确是义薄云天。严格来说,许观还是一个------好人?
  只是------自己体内沸腾的洪荒之力是肿么回事?
  李谦很快得出了一个结论,很多时候,好人比坏人还要更加可恨!他们坑起人来,那真是坑到天荒地老,不坑死你誓不罢休的那种。
  难道,这就是传说中的“猪队友”?
  想到这里,李谦感到一阵莫名的忧伤。究竟是哪个混蛋放出的风声,组团刷朱元璋这只大BOSS掉紫装的?我保证不打死他!
  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------殿上,李谦的眼眶红了,企盼的目光恰好对上了高坐殿上的朱元璋,心中狂呼道:“快,快弄死这个混蛋!”
  当然了,前提是大BOSS朱元璋能够好心放过自己。
  但凡有才华之人,骨子里都是比较高傲的,这是时下读书人给人的一种观感。
  朱元璋作为开国之君,深心里自然不太喜欢那些狂傲之辈。此前李谦这个文人倒是给了他一个不错的印象,但对方突然闹了脾气,没来参加传胪大典,本就惹得他很是不快了。
  至于李谦的那个回乡理由,他也从未相信过。只不过是心下有些惜才之意,加上方才对方所献上的那首词作,才让他原本的怒意消弭了不少。
  却是没想到,原来不只是李谦本人心里对自己有些怨言,就连这一科的进士,包括眼前的这位状元,都是如此看待自己的。
  作为天子,若是让人坐实了自己取士不公的名头,颜面何存?
  朱元璋只思索了片刻,便做出了决定,当即冷笑道:“朝廷取士,素来唯才是举,何来不公之说?”
  “来啊,将此二人押出午门------”
  朱元璋下了命令,冷厉的目光望向李谦时,话语却是一滞,心里一时有些犹豫不决。
  李谦一听这话,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心说好你个朱洪武,又不是我大喊取士不公,居然也要把我一块儿捎上,推出午门斩首?
  朱元璋也只是稍有差异,须臾功夫,便接着说道:“各杖三十,以儆效尤!”
  李谦这才知道,原来是自己误会了朱元璋。真实的斩首示众并不是在午门执行,而是自己先前有幸目睹过的菜市口行刑,只是刚才太过紧张,才把这么一回事给忘了。
  心下不禁对朱元璋感到有些愧疚,却又很快变成了不爽。三十板子虽然不多,但打就是打了,又不是我在乱说话,凭什么要受到牵连?哼!
  他不知道的是,廷杖也是会打死人的,只看皇帝想不想让你毙命于杖下而已。真要成心打死你,行刑的人几十板子下去,就能让你一命呜呼了。
  李谦傲娇归傲娇,心下窃喜却也是有的,毕竟自己从朱元璋手中抢回了这一条小命,往后一定要更加珍惜才是。
  察觉到许观似乎还要张口表示抗议,他忙是紧急向侧边移了两步,迅速用肘子捅了捅对方,这才算是点醒了这个二愣子状元。
  许观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,既然李谦的命都保住了,自己也确实不应该再继续逞强,不然哥俩一块儿命丧黄泉,可就不太好了。
  念及于此,他便回以一个微笑,表示自己扛得住这平白招来的三十板子。在他看来,自己是为了李谦的牵连,才会挨上这么一顿竹笋烤肉的。
  李谦都快哭了,好个“义薄云天”的许大状元郎,摊上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,你不害我会死么?老子刚才那顿马屁拍得好好的,你竟然跑这儿搅局来了,冤不冤吶我?!!
  当下,俩人只能乖乖地让几名侍卫给押了下去------
  殿内,朱元璋只是挥了挥手,便打发了沈溍等人。
  沉默半晌后,他突然探手提起了桌上的狼毫,在面前的宣纸上飞快地落笔,写下了李谦方才的那首词。苍遒有力的行草,配上这首大气磅礴的词作,尽显其粗犷豪迈,简直就如同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。
  一首词写完,朱元璋倒回去看看《沁园春》的词牌名,才想起李谦并未为这首词冠名。沉吟片刻,终究还是忍住了为词命名的想法,将此处留了白------贵为天子,朱兄还是要点儿脸面的,别人的东西自己拿来擅自命名,终归有些欠妥之处。
  随后,他将这首词放在一边,在下一张纸上写下了四个大字——惊才绝艳!
  取来一小块白玉制成的私印盖了上去,继而将这幅墨宝递给了边上侍立着的太监,吩咐道:“去,将此物赐给李谦------顺便告诉他,朕念他一片孝心,特赐他致仕还乡,回去孝顺他父亲去吧!”
  “遵旨------”
  太监刚退出去,门口的小黄门又是进来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,解开父子二人已奉命抵京,正在殿外听候召见。”
  “哼,又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------让他们进来吧!”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