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10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
    李谦很无耻,老父李经纶却不能和他一样无耻,因此强忍住了去踹茅房的冲动。
  
      他的这招屎遁大法也忒无赖了,李经纶怎么都想不明白,自己这混账儿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成了这副没脸没皮的德性。没记错的话,去年儿子在家里时,似乎都不是这样的性子才对------
  
      李谦拖延了片刻,待到出来时,自家大哥李孝也“恰巧”地赶到。
  
      兄长李孝比他大了十岁,如今已是而立之年,性子十分憨直忠厚,平时话也不多。可他毕竟是兄长,对于弟弟还是十分爱护的,见到父亲要对弟弟动用家法时,从来都是会从旁劝阻的。
  
      脑海中的有些模糊的记忆告诉李谦,自己这位大哥的劝解还是很有用的。儿时的那无数顿竹笋烤肉不算,少年时的“自己”一不小心犯了错,每当父亲要责打时,也都是兄长给劝了下来,唯独李孝不在家的那次,李谦才着实挨了二十板子,就此成为了仁和县的百姓们茶余饭后的笑谈。
  
      当时的李谦还只是个府学的生员,才名有一些,却还不算名气响亮,因此也没太大的影响。如今可就不一样了,进士老爷若是再挨一顿家法,那可就真让人笑掉大牙了。
  
      然而这一回,李谦显然是真的惹火了父亲,就连兄长的劝解都没用了,李父这次连肉多的臀部都不选了,抡起了一根儿臂粗的竹条,眼看就要朝着跪在地上的儿子身上打去。
  
      好在子佩见机不妙,“扑通”一声就跪到了地上,梨花带雨地向他诉说起了李谦受过三十廷杖的事。子衿这回也是一个反应,紧随其后地跪了下来,神情悲戚地为少爷求起了情。
  
      李经纶这才知道,原来儿子身上还有旧伤未愈,一时倒是真不好下重手了。事实上,他以往无数次咋咋呼呼的说要动用家法,真正责打儿子的次数却委实不多。
  
      整个家里边,父子三人皆有功名在身,他和长子李孝却都止步于秀才,李谦可以说是家里最争气的孩子了,他李经纶又怎么可能真下得去重手?
  
      只是这个儿子,这次的行为也实在是太过混账了,好不容易才中了个两榜进士,到头来居然落了个致仕还乡的下场------这算不算是乐极生悲?
  
      最终,无奈的李经纶也只能是色厉内荏,貌似严厉地训斥了李谦一顿,便甩袖回了李家庄。
  
      李谦是真的吓坏了,他那会儿已经在暗暗蓄势,准备在竹条落在身上前拔腿就跑的------作为一个现代人,李谦对于古人愚孝的态度是不太赞成的,见机不妙自然是会开溜的。
  
      好在虎毒不食子,便宜老爹虽然脾气臭了点儿,对于“身负重伤”的儿子始终是下不了狠手,没有做出那等辣手摧花------催草的恶事,阿米豆腐,善哉、善哉------
  
      李经纶离开后,李孝却是开始摇头叹息了起来:“仲卿啊,你让父亲失望了,兄长本也以为你考过了会试后------罢了,此事就不提了,你一路舟车劳顿,且先休息一日,明日记得回家。”
  
      李谦轻轻点头应了,随即笑道:“今天多谢大哥出言劝解,否则我又要几天下不来床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孝只是摇了摇头,表示无须如此客气,随后便不再多言,径直离开。
  
      堂屋里只剩下了主仆三人,气氛立即又变得轻松了许多。
  
      老实说,尽管获取了前身的记忆,李谦对于自家父亲和兄长还有些生疏感,毕竟大家暂时也算不上太熟,自己也的的确确是一个“冒牌货”。
  
      一番折腾下来,主仆三人都累坏了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个交通不便的年代,几天的舟车劳顿下来,确实是很折磨人的。这会儿危机解除,李谦当即便打发了两个丫鬟下去休息,之后自己也一倒头就睡死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------
  
      ------
  
      “停一下,我下车走走,你们不用管我,自己先回去。”
  
      马车尚未开进李家庄,李谦便对车夫打了个招呼,然后自己一个人下了车,打算独自步行一段,好好的看看自己如今的“家”是个什么样子。
  
      今天,他才算是头一遭回到这里。
  
      两个丫鬟本想跟着下来,却让李谦用一记严厉的眼神给瞪了回去,这才悻悻地坐回了车厢里,先行一步回去。
  
      眼前的一切景物,对于如今的李谦来说都是那样的陌生,却又隐隐觉得无比亲切熟悉------如此矛盾的情绪两相结合,委实是一种十分怪异的现象。
  
      一路走来,李谦惊讶地发现,似乎庄里又添了七八户佃仆。可见这些年来,自家名下田地的增加速度是何等的------疯狂?
  
      记忆中,这处庄园里本就住了近二十户佃仆,如今看看那些新增的房舍,确实又多了好几户人家。这还不算,光他所知道的,别处的田庄附近,还都住有零零散散的几户佃仆。
  
      江南一带,特别是这杭州府里,能有几百近千亩地的都算得上是大地主了。这会儿可是明初,名下真要占据了那么多良田,也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这么一路下来,李谦算是彻底的明白了,昨日父亲在气怒之下,训斥自己时所说的那番话全都是真的。自己这个年纪轻轻就致仕的乡宦,的确已经给李家丢人了。
  
      佃仆们虽然嘴上不敢说,但从他们投向自己身上的目光中,也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的。
  
      对此,李谦有些无奈。
  
      不当官又怎么了?
  
      虽说我这算是被罢了官,但好歹也是个两榜进士的出身,致仕乡宦的身份吧,难道就真比不上那些举人老爷们尊贵了?
  
      细想一阵后,李谦得出的结论是肯定的。
  
      没办法,人人都以为自己的仕途毁了,而那些举人却是有很大的机会能够入朝为官的。
  
      一群没见识的人呐,你们是不知道如今的官场有多凶险,好不容易才逃过了一劫,鬼才想回去当官呢------就算将来家业大部分都分给了兄长,我大小也还是个地主不是?
  
      在心里发了一通牢骚后,李谦来到了自家的大门前。
  
      今日二少爷回家,明亮宽敞的大门也是敞开着的,略显高大的门楣彰显着李家如今与众不同的地位------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再丢人的乡宦,那也还是当过官的。当然了,李家的宅子在建制上也没敢逾矩,完全是严格的按着朝廷规定的标准来修缮的。
  
      李家父子三人都是读书人,李谦的父亲和兄长虽是差了些,却也考了个秀才回来,对于建筑上的规制,还是琢磨的比较清楚的。
  
      虽说自六品官以下,到平民百姓都只允许正门面阔一间,但在门楣上还是能做出许多功夫来的。再怎么说,举人家的门楣都是要比庶民宽敞亮堂许多的。
  
      如今的李谦,也算是有品级的致仕官员了。许是老朱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才在此之前,格外开恩地给了他一个翰林院检讨的从七品官职,然后------光荣退休。
  
      想来,用不了多久这大门又得重新修缮过了,按照七品官的标准来改------唉,一群喜欢瞎折腾的人呐!
  
  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李谦抬脚入了大门,却让迎面冲出来的一个仆人给撞了个踉跄。
  
      “二------二少爷,小的不是有意的,老爷正急着找你呢!”仆人急声道歉,却也没忘了正事。
  
      “找我?有什么急事吗?”
  
      李谦堪堪稳住了身子,随口问了一句,心中却不免有些疑惑了:“不会是急着抓我进去暴揍一顿吧,那我就得好好想想,该怎么跑路了------”
  
      “就在方才,林家老爷上门来了,说是------”
  
  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李谦自然知道,林家指的应该是自己那未来的老丈人,这么急着找上门来,莫不是要逼着自己赶紧和他闺女完婚?
  
      家仆低垂着脑袋,支支吾吾地答道:“说是------是上门来退了------退了两家的亲事,连聘礼都退回来了!”
  
      “退亲?”
  
      李谦倒是没想到,自己前脚刚回到杭州,连家门都没来得及进,退婚的就先一步赶过来了。这真是奇了怪了,好歹也是个堂堂的七品致仕乡宦啊,犯得着这么看不起人么?
  
      不过说实在话,李谦连那姑娘的面都没见过,对此并不会有太大的反应。先前在金陵时,想着要回家娶媳妇,那也是怕了老朱的手段,对比之下才觉得娶个媳妇还挺不错的。
  
      现在回过头来仔细一想,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下来的婚事,始终是不太靠谱的。说白了,看重的无非就是门当户对这一点而已。
  
      但要说完全无所谓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  
      对于李家这样的大户人家来说,被人退掉亲事是很丢人的,比自己被罢官还要严重上好几倍。李谦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出,自家老子此刻该是何等的羞怒------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呢,才刚闹了件不小的笑话,大笑话就接踵而至了,老天爷待自己何其不薄------
  
      李谦知道,这一切都是由自己而起的,倒也不能把责任全都推到林家身上去。只是在面子上,终究是有些过不去。
  
      刚要抬步走进院子,身后的家仆却是赶紧拽住了他的衣袖,压低了声音道:“二少爷,大少爷说了,让你赶紧出去躲几天,等老爷气消了再回来------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进去看看,他林家是怎么说的。”李谦笑着摇摇头。自己惹出来的祸事,跪着都要------惹下去?
  
      如果说林家是因为觉得自己此生再无入仕为官的机会,才要退了这门亲事,那么这样的亲家不结也罢!
  
      讲真,李谦一点儿都不稀罕。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