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11章 言而无信非君子

  堂屋里,一家之主李经纶端坐于上首的檀木官帽椅上,手中的那只来自景德镇的瓷器茶盏经过他反复的摩擦,发出一阵阵不大却异常刺耳的声响。
  他脸色铁青,眼中也蕴含着强行压下的怒意。
  欺人太甚!
  他们林家实在是欺人太甚,早就定下来的亲事现在要反悔,这事要是传出去,自己这张老脸又该往哪儿搁?
  他林北冀怎么就能干出悔婚这等缺德事?
  这就是诗礼传家的人该干出来的事儿?
  门风还要不要了,声誉还要不要了?
  右手边上,与他东西昭穆而坐着的,正是此前和他定下李林两家儿女婚事的林北冀。
  此刻,林北冀的脸色显得有些尴尬,坐在这堂屋里也感到颇不自在。再怎么说,这事都是自己做的不太地道,怕是自家兄长回来后,都会臭骂自己一顿,说自己有辱门风什么的------
  尽管如此,他仍是要强撑着,直到退掉这门亲事为止。
  他们林家本就是官宦之后,是诗礼传家的清贵人家,祖辈曾在前朝任职做过官,虽说如今家道中落,但那股子清高之气犹存。
  严格意义上来讲,林家也只能算是前朝的官宦人家,毕竟现在已经改朝换代,前朝的官宦人家似乎并没什么卵用------
  可远的不说,单说林北冀的表妹婿,早几年前就中了两榜进士,如今也是位在朝的部堂级高官,官至兵部尚书,林家自然也是能跟着稍微沾上点儿光的。打从这位表妹夫中榜后,林家也同样是好运连连,近年来更是攀上了一门不错的亲事,尽管这是大房那边的亲家,但毕竟自己也是林家的一份子不是?
  当然了,人常说“一表三千里,一堂五百年”,表亲之间的关系本就比较疏远,何况对方还是表妹的丈夫?林家能跟着沾光是不假,却也不会因此而得到太多实际上的好处。
  但仅仅是沾上一点的微末之光,林家就已经十分满意了,林北冀的心中,则更是隐隐起了些和兄长攀比的想法。于是乎,他一口答应下了李家所提的这门亲事。
  当时,李谦已经高中举人,去了金陵国子监读书。
  按照常理来讲,两家倒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,甚至林北冀心中还有些暗暗窃喜,庆幸自己的高攀。毕竟,自家大哥的那位女婿也才不过是个举人,而当时的李谦却是以浙江第一才子,乡试解元的身份入的太学。
  也就是说,林北冀早就看准了这个未来女婿的前程,指不定将来的成就比自己那表妹夫还要更高一些------
  然而,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,这小子居然才刚中了进士就被罢了官。这说明当今天子不太喜欢他,甚至是非常的厌恶,还哪来的前途可言?
  这事情刚发生不久,林北冀本来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,还得多亏了赵家那边及时传来的消息,要不他至今还蒙在鼓里呢。
  哼哼,这李家也太不厚道了!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不遣人来知会自己一声,不摆明了是想要骗婚,等生米煮成熟饭后,让此事变成板上钉钉、无可更改的事实么?
  如今想想,退了这门亲事倒也不错,至少赵家要比如今的李家强多了,赵员外家的那位公子,听说最近正在活动,打算贡入国子监读书呢。
  虽说如今的李谦是两榜进士,可他现在只是个致仕的乡宦,相比于将来还有机会做官的国子监生赵鹏来说,林北冀显然更愿意选择后者。
  于是,趁着家兄不在的这段时间里,他打算迅速退掉这门婚事,这才有了今日前来李家退婚的这一幕。
  “李老哥,你看这事儿------呵,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,咱们两家的亲事还是算了吧?你看你们家这二公子的状况,想必你比我更清楚,我就不复多言了。总之就一句话,我们林家今日决定退了这门亲!”
  “林北冀!”
  李经纶终于压不住心中的怒火了,右手猛的一拍扶手,咬牙切齿道:“这便是你们林家的门风不成?言而有信的君子之风,都让你林北冀喂了狗了?这就是诗礼传家的林家?也不怕传出去会让人笑话!”
  李孝一直静静地立于边上,眼见林家如此势利眼,还当着他们父子俩人的面说出这番挤兑李谦的话语来,同样也是愤怒不已。可他本来就不善言谈,加上还有父亲在场,便没有贸然出声,眼观鼻鼻观心地拄在那里,犹如老僧入定。
  “君子之风?哼哼------”
  林北冀一见对方撕破了脸,说出来的话还如此难听,当即便回以冷笑,不屑地说道:“君子之风又如何?林家祖祖辈辈都谨守着君子之风,还不是成了如今这般模样,沦落到如今这样不上不下的境地?”
  “你------”
  “是是是,说句不好听的,粗鄙之人都懂得吐口唾沫是颗钉的道理,我今天这事确实做得忒不地道------”
  林北冀说到这里,转而又放缓了语气,耐心地解释道:“可李老哥啊李老哥,这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的道理你又不是不明白!我家闺女嫁给你家小子,衣食无忧倒是不成问题,可你们李家能让她今后过上更为风光的好日子么?能成为诰命夫人,让我这当爹的脸上有光么?”
  李经纶听了他这番厚颜无耻的言论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脸色也是涨得通红,就差摔杯子喊上一句“送客”了。
  这会儿,他深心里其实也是无比的纠结,这门亲事算不上是自家高攀了他们林家,纵是自己那儿子如今只是个致仕的乡宦,地位也不可能会低到哪去。可今日若是真让林家给退了婚,往后李家还何有脸面可言?又当如何立足于世,立足于这杭州府里?
  即便是一向沉默寡言,一直在冷眼旁观着的李孝,此时也有些忍不住了。
  抬眼见到林北冀张了张口还待再说下去,他登时抢先开口,冷声嘲讽道:“多余的话大可不必再说,这门亲事你要退,我们李家答应了便是------你们林家,还真是让人难以高攀呢!”
  让他这么一呛,林北冀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。但他也知道自己在此事上不占理,若是再去和一个小辈争执,也只能是自降身份。当下,他只好强扯出一抹略带僵硬的笑容来,起身向李家父子二人拱了拱手,打算告辞离开。
  不料正在这时,门外却是传来了几道清脆的响声。
  啪、啪、啪------
  这是有人鼓掌的声音,声声清脆入耳,不疾不徐,此刻传到屋内三人的耳中却显得突兀了些,特别是在林北冀听来,更是觉得格外的------刺耳。
  他的眼皮猛跳了一下,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,似乎马上就会发生一些让人不太愉快的事情。抬头向门口的方向望去,就见李家次子不知何时已经掀开了斑竹帘,正站在那儿冷静的拊掌,每一下都拍的很有节奏感------
  李谦抿嘴含笑,用一种“我很看好你哦”的欣赏目光,望向了自家兄长李孝。
  “大哥说的极是,他们林家的高枝,我李谦还真攀不上呢。”
  “------”
  李家兄弟俩配合紧密,轮番嘲讽,终于使得林北冀彻底的恼了,可只是和李谦投射过来的那道凌厉目光对视片刻,他便败下阵来。
  奇怪,太奇怪了!
  林北冀心中狐疑不已,心说这李家小子,怎么去了趟金陵回来后,就不再像之前那样,给人一种文文弱弱的感觉了?
  自打李谦进来后,李经纶就一直都没有再出声,就连自己这一双儿子出言讽刺长辈,如此无礼的行为他都没来得及出声喝止------其实他也没想过要喝斥儿子,毕竟他今天也窝了一肚子火,正无处发泄呢。
  李经纶的心中,其实还带着几分不解,因为今日李谦的行为,实在是和印象中的怯懦性子有些不符。他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,短短半年的时间里,自己这个小儿子怎么变化如此之大,难不成是受了金陵帝都的龙气影响?
  这边,林北冀却是没那心情再去和两个小辈争个面红耳赤了。他故作涵养十足的模样,朝李经纶客气地拱了拱手,便抬步离开。
  既然亲事都已经退掉了,他也就没再打算继续留在这儿,徒惹李家父子三人不快。林北冀敢对天发誓,李家今天绝对不会留下他吃午饭------
  不想才刚刚迈出几步,门外却是传来了一声惊呼。
  林北冀眉头一拧,额间深深地现出了一个“川”字,心说李家这是又出了什么幺蛾子?
  抬眼望去,却见来人只是李家的一个小丫鬟,可能是跑的太急了些,竟不小心绊到了门槛上。本就站在门前,刚踏进屋里几步的李谦眼疾手快,一把接住了她娇小的身子。
  只是,她手上拿着的那一卷纸,却是在这一摔中飞了出去,落到前方的地上,滚动了几圈后慢慢摊开,缓缓地将那上面的内容展现在屋内众人的眼前------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