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12章 反复无常真小人

  李家正堂内,那卷纸缓缓地在地上摊开,纸面上那苍遒有力,充满磅礴大气的四个大字亦缓缓映入众人的眼帘。
  “惊------才------绝------艳!”
  这四个字的评价,显然是极高的,但这并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,也不是大伙儿的关注焦点。最重要的是,这是谁对李谦的评语?
  当那方代表着当今天子的宝印展露出来后,屋内的众人全都惊呆了------此处没有他们的小伙伴。
  这------竟是当今圣上给予李谦的评价?!!
 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,现场变得寂静无声,落针可闻。就连时间,都恍若突然间静止了一般。
  子佩从李谦怀里抬起头来时,才发现眼前的这一异状。看到李经纶那目瞪口呆的样子,她心里也着实惊慌不已,毕竟这是自己擅作主张拿出来的东西------
  可是,这个时候不拿出来让林家老爷看清楚,让他知道误会了少爷的话,真要让他给退了这门婚事,不是会让不知情的外人看轻了少爷吗?到时候,指不定那些多嘴多舌的人会在背后如何议论呢。
  “少------”
  她张了张口,话到嘴边却止住了声音,一双大眼睛直愣愣地瞪着李谦,扑闪扑闪地泛着一层水雾,一颗芳心也在剧烈地跳动着,犹如小鹿般乱撞。
  “少爷在------在抱着人家呢------哎呀哎呀,羞死人了啦!”
  李谦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,自然猜不到她憋在心里没说出来的那些话。见她神情很是紧张,便浅笑着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,然后松开了她的娇躯。
  子佩只觉得浑身一阵酥软,竟是连站都站不稳了,李谦只好无奈地用一只手馋着她的身子。
  待到回过身来时,李谦才发现了眼前的场景,以及屋内众人目瞪口呆的画面------目光投向地上那幅所谓的天子墨宝时,只是轻轻皱起了眉头。
  这个子佩,冒冒失失的把这玩意儿给亮出来了,还不得把林家那老头子给吓回去?
  说实在的,自己还真没想过把这其中详情当众说出来,本就没打算入仕为官,又何苦给人希望呢?再者说了,林家既然如此势利眼,这门婚事退了比不退好。现在闹到这样的地步,还真有些不好收场了。
  “嗨,瞧这丫头,也太没规矩了些,莫怪莫怪,呵呵------”
  李谦上前两步,俯身拣起了地上摊开的那张宣纸,手上随意的卷了几卷,口中笑着替子佩向众人赔了句不是。
  咕嘟咕嘟------
  众人吞咽口水的声音传出,显然对眼下的情形还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  李经纶率先回过神来,霍然起身道:“混帐东西!你就是如此对待当今圣上的抬爱,如此对待天子墨宝的?”
  他实在是看不得自家儿子如此糟蹋宝物,这样的东西是足以作为传家宝的,应该要找人装裱起来才对!
  话音刚落,李经纶已经紧走几步扑了过去,到了李谦面前时又小心翼翼地停了下来,冲着自家儿子摊开了双手。
  意思不言而喻。
  李谦愣愣地将手中的宣纸交到了他的手上,然后摸着鼻子干笑了两声:“呵呵------那爹就代孩儿来保管好了------”
  李孝这会儿也反应过来,紧走两步来到李谦的身侧,拍着自家兄弟的肩膀,欣慰的笑道:“仲卿,好样的!不过你这藏得还挺深的啊!”
  林北冀现在是真的被震住了,他怎么都没想到,这里面竟还有些不为人知的内情。从眼前的这四个大字,以及那方天子的宝印来看,事情并非如此简单!
  那可是皇帝的亲笔手书啊!
  这说明了什么?
  即便是林北冀再笨,也不可能猜不出这里边更深一层的含义。
  也就是说,或许李谦只是因为某件小事,惹了皇帝不快,才遭到罢官致仕的对待。但皇帝又特别认可他的才能,出于惜才之心,才会补偿他这么一份墨宝------由此可知,他的仕途并没有毁,将来还是能够有机会入朝为官的。
  这么一个简在帝心的臣子,指不定哪天就被皇帝想起来,随口就下道诏令起复了。换言之,李谦才是一支真正的潜力股,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啊!
  念及于此,林北冀只想狠狠地给自己一个耳光,然后恨恨地骂上一句:“你这个老匹夫,怎么就如此的有眼无珠呢?”
  但如今话已出口,覆水难收,难道自己当真要再次拉下老脸,转变成另外一个态度?
  思索片刻,林北冀觉得实在是心有不甘,最终还是觉得眼前的面子比不上将来自家贤婿的辉煌重要。他干咽了一口口水,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来,涎着脸上前两步,刚要开口时,李谦却是随意地摆了摆手。
  “唔------林老爷大可不必如此,既然你已经决定要退了这门亲事,我们李家也不会厚颜无耻的高攀,此事就这么定了吧。”
  “这话没错,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嘛!”
  李孝适时的接口,倒是让李谦对他更加的刮目相看了,差点儿把眼珠子都给刮了出来------谁说自家兄长不善言谈的?关键时刻说出来的这话,简直就是神助攻、神补刀!比起许观那样的猪队友来,自己这个大哥不知要强上多少倍。
  一想起这事,李谦就眼眶通红,差点儿泪流满面,也不知是对于自家兄长的感动,还是对于自己曾经被坑经历的伤感------
  林北冀的脸色涨了个通红,没记错的话,这话可是刚才自己用来退婚的借口。当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,现世报竟来得如此之快。
  心里沉沉的一叹,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林北冀,这会儿是真没法再厚着脸皮去挽回这门亲事了。刚准备丢下一句话便离开时,边上刚收好了墨宝的李经纶却是出声了。
  “你俩给我住口!”
  他板起脸来瞪了一双儿子一眼,然后目光转向了脸色十分难看的林北冀,强扯出一个自认为大度的假笑来,对林北冀赔礼道:“小儿不太懂事,言语间有冲撞之处,还望北冀不要见怪。”
  此话一出,却是把所有人都给整迷糊了。
  “父亲这是------”
  李孝刚一张口,李经纶的一个眼神便瞪了过来,他便识趣的闭嘴了。
  李谦心中也是纳闷不已,按理说,都让人欺负到这般地步了,自家老爹难道就如此大度?
  不过说实在的,李谦并非是想要报复对方,想要让林家颜面扫地。否则的话,他老早就把这什么天子墨宝给亮出来了。
  从林北冀的态度上,显然是可以看出对方的虚情假意的。倒不是说自己如何真情实在,然后就看不上别人的现实,只是婚姻本就是终身大事,这样的父亲教出来的女儿,又能好到哪里去呢?
  亏得媒人当时还说,林家的闺女家教素养都是上等,相貌又是如何如何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云云------我呸!现在看来,这些个媒婆的话是半个字都不能信的------若是此时还有标点符号的话,连这个也不能信------
  这年代的婚姻,始终是有些不大靠谱的,咱还是坚持自由恋爱吧!
  心里这么想着,李谦再次出声道:“父亲,孩儿觉得,这门亲事还是退了吧?”
  李经纶当真是没料到,这个小儿子如今也敢忤逆自己的话了,毫不顾忌自己的眼神示意,竟当着他未来老丈人的面,说出了这样的话来。自己若是听了他的话,传出去岂不是会让人觉得李家人不够大度?
  其实经过了方才这么一闹,他也并非如何看重这门亲事,但李经纶也有着自己的无奈。正如他曾亲口所说,也一直都在谨守着的,便是一个“信”字。
  言而无信非君子,反复无常真小人!
  别人如何不重要,自己却是要言而有信的。这门婚事,绝对不能退,不然李家的家风就彻底的毁了。
  作为一个读书人,李经纶可是一直都自诩为君子的,把儒家五常“仁义礼智信”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都还要重要,又怎么可能愿意做出悔婚这种背信弃义之举?
  被人退婚固然十分丢人,主动退了早就定好的亲事,也会有损声誉。
  李家纵然谈不上诗礼传家,却也是两代的读书人,父子三人个个皆有功名在身,岂能败坏门风?
  见到李谦还要再提,他登时就有些不悦了,挑眉喝斥道:“混帐东西!长辈面前,哪轮得到你来说话,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!”
  “亲家公不必如此,年轻人难免有些冲动,这都是可以谅解的。”林北冀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,和颜悦色地出声劝解道。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不求推荐票的话,大伙儿是不是都忘记了这茬儿?好吧,那我就满地打滚地求推荐票!^_^)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