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13章 生子当如李仲卿

  林北冀上门退亲之事,终究还是传扬了开来,然而这中途如此戏剧性的变化,却是让许多人讶异不已。
  经此一事后,李家反倒落了个不计前嫌,大度待人的美名------
  一时间,整个杭州府里都在热烈地议论着,此次事件中的绝对主角——李谦,李仲卿!
  然而这似乎还不够,就在几天之后,李谦在朝堂上所作的那首词竟也传回了杭州。紧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版本,开始迅速在杭州府里流传开来。
  “听说了吗?李老爷家的二公子可出息了,听说本来是状元的卷子,让圣上给调换成了三甲进士,不忿之下才一怒回乡,结果让侍卫给捉了回去,为此还挨了一顿板子------”
  “这样的故事你也信?”
  有人对此嗤之以鼻,然后丢出了另外一个版本:“那李仲卿本是状元不假,被打板子也是真,但是,事情绝非如此简单!他应该是那日早上,传胪大典之时睡过了时辰,心里害怕才会决定逃离京城,状元成三甲进士,八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------”
  “你这说法也不对,依我看吶,问题应该是出在他所作的那首词上。你们想想,他把历代圣主君王都给贬了一通,要不是他最后来上那么一句马屁之言,早就该人头落地了!啧啧------想想看,如此离经叛道之人,怎能在朝为官?打他一顿板子都算是轻的了!”
  “------”
  一时间,整个杭州地界众说纷纭,坊巷间流传的那些故事版本也是越传越离谱。不过可以想见的是,有人羡慕,有人则是因为心怀嫉妒,才生生的编造出一些故事来贬低李谦。
  各种版本的故事可说是玄乎其玄,让人听上去有种煞有其事的感觉。
  三人成虎,不外如是。
 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,李谦李仲卿之名,乃至于他的那首词已经是家喻户晓了。不少人在交口称赞的同时,还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——
  生子当如李仲卿!
  这句话的出现,委实也给李谦拉来了不少仇恨,许多文人士子对此就更不服气了:“他李谦不就是仗着几分狗屎运么?恰好在圣上面前做出了一首词作而已,凭什么能得如此佳誉?”
  不得不承认,这样酸溜溜的话语在士林中是很有市场的。只是很多人心里也明白,不是任何人都能七步成诗,九步成词的------至少,换了自己肯定做不到。
  ------
  ------
  掌灯时分,整个杭州城即将被黑夜笼罩,街边的店铺早已打了烊,外出的老百姓们也已经陆陆续续回到了家里,紧紧闭上了门户,防火防盗防飞贼。
  白天热闹繁华的杭州城,此时只有寥寥几只轻快的脚步踏过,间或也会飞快地奔过一驾车子,阵阵清脆的马蹄踢踏声在狭长幽深的小巷中传出很远。
  五柳巷中,家家门口都挂着大红灯笼,将这一片映照得灯火辉煌。住在这里的,都是杭州城里的大户人家,包括诗礼传家的林家。
  林家的堂屋中,此时也点起了几盏照明的蜡烛,整间屋子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明亮。
  林北冀独自坐在上首的官帽椅上,脸色阴晴不定,眼神闪烁不定,一如屋内不时跳跃的烛光。外边所传的那句话就仿如咒语一般,刺激得他浑身不自在。
  “生子当如李仲卿------”
  既然婚事没退,就是还有希望。可这种希望当中,却又夹杂着些许令人不安的因素,实在不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。
  李谦对于这桩婚事的态度,林北冀心里再是清楚明白不过。虽说那李经纶死要面子,不愿悔婚,却也难保他会经不住儿子再三退婚的请求。
  说来都怪赵家的那混账小子!若不是他乱传消息给自己,又怎么会致使自己出此昏招,平白惹得李家人不快?
  不成不成,好不容易才能攀上这么个“贤婿”,可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失算而毁了这门亲事,得想想办法才是------
  念及于此,他出声唤来了一名家仆,吩咐道:“去,把小姐叫过来。”
  不多时,林家小姐林秋芸便过来了。
  生于书香门第的林秋芸,自小耳濡目染之下,浑身都散发着浓郁的书卷气息;长于江南的她,举止间都带有大家闺秀的端庄秀气,却又兼具了江南人几分小家碧玉的温婉气息------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被很好的中和到了她身上,一点儿都不会给人突兀的感觉,反而恰到好处地平添了几分韵味。
  此时的她,身着一袭直领对襟的月白色轻衫,领口与腰间袖口等处则衬着几许淡蓝色,自腰部而下也是蓝白相间的同色儒裙。莲步轻移间,裙裾紧随着身子缓缓摆动,隐约透出芳龄少女所独有的柔美风情。
  一双清澈灵动的美眸,上有两弯柳叶,小巧高挺的鼻子,如樱桃般娇艳的唇瓣,象牙般细腻白皙的肌肤,天鹅般颀长优雅的颈项,一头乌黑的秀发梳成了云英髻,三千青丝垂及纤腰,尽显其修长婀娜的身段------用明眸皓齿、端庄秀丽、国色天香等等世间最美好的词汇来形容她,都不算过分。
  “爹爹唤女儿何事?”
  “唔------近来可有见过你表兄?”在自家闺女面前,林北冀也感到有些心虚,毕竟就在几天前,自己还差点做主退了李家的亲事。
  “表兄?他哪有空到咱们家来呀,整日里和那杨家公子厮混呢。”
  “明日请他过来一趟吧。”林北冀随口吩咐了一句,话却是说得十分客气,对待一个小辈都用上了“请”字。
  见到女儿满脸不解,他只好心虚地解释道:“嗯------李家二公子前几日已经回来了,爹就想着,他们都是年轻人嘛,若能互相结识的话,对你表兄也有不少好处,好过跟着那杨家的小子给学坏了------呵,近朱者赤嘛!”
  林秋芸闻言有些不悦,心中已经隐隐猜出了父亲的意思。无非是想着让表兄出面,为自家说上几句好话罢了。
  好嘛,在婚事上反悔的人是你,如今事情生了变化,你又出尔反尔了,还准备拉上沈家作为筹码------
  其实沈家和林家的关系,还是比较不错的,但那多半也是因为大房的原因。
  早年沈家落魄时,林北冀虽不至于给人丢白眼说怪话,心里却是真有些看不起沈家的,并不愿意和这样的穷亲戚有过多的来往,倒是他兄长对沈家多有接济。沈家发达后,自然是和林家长房的关系要更亲些。
  一想起这些,林秋芸就感到有些悲哀,自己的终身大事不能做主也还罢了,还有个比较势利眼的父亲,只将自己的婚事作为攀龙附凤的手段。
  有时她也会怀疑,自己究竟是个活生生的人,还是一件让人随意估价买卖的物品?
  想归这么想,她却从未想过出言指摘父亲的不是。
  子不言父过,从小饱受书香世家氛围熏陶的林秋芸,比世间任何男儿都明白这个道理。在孝顺这方面,她这个女子甚至比许多男人做的还好。
  不忤逆父亲的意思,却也并非就要完全顺从,林秋芸用商量的语气说道:“爹爹,咱们真要自降身段吗?女儿觉得,这样只会让李家更加瞧不起咱们。”
  林北冀脸色一沉,有些不耐烦地摆手道:“算了算了,这些事情说了你也不明白,你先下去吧。”
  林北冀有些后悔了,不该打小就让自家闺女读那么多书的,现在人都不大开窍了。看来这事只能是自己来操心了,长房那边都是顽固不化之辈也就算了,怎么自家闺女也读书读成了榆木脑袋?
  唉,个个都自诩清高,看来只能是由我来当这俗人了------
  ------
  ------
  从堂屋里出来后,林秋芸一扭头,便见到一道娇小的身影一闪,躲入了前方的拐角处。她抿嘴浅浅一笑,随即加快脚步向前,揪出了那个方才偷听的小丫头。
  “呀,小姐------”
  贴身丫鬟小兰故作惊喜貌,眨巴眨巴着的眼睛里却分明透出几分心虚,干巴巴地笑道:“小兰刚还在到处找你呢,原来你在这儿------”
  “鬼丫头,鬼鬼祟祟地跑来偷听,让爹知道了,少不得又要训斥你一顿了。”
  林秋芸扳起脸来,低声斥责了她一句,继而又不放心地回头向堂屋门口处望了一眼,这才回过头来,接着说道:“我看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,也越来也没规矩了。”
  “嘻嘻------”
  作为林秋芸的贴身婢女,小兰自然了解自家小姐的性子,嬉皮笑脸道:“反正小姐是不会因为这个,就责骂小兰的,也不会告诉老爷的。”
  “我看你是讨打,我这就去告诉爹爹去------”林秋芸作势就要转身,往正堂方向走去。
  “哎呀,别呀小姐,人家是和你开玩笑的,当不得真。”小兰小脸凄苦,可怜巴巴地拽着她的衣袖,苦苦哀求了起来。
  林秋芸绷着的脸一松,轻笑道:“现在知道怕了?再有下回,不用告知爹爹,我就能亲自出手收拾你!”
  小兰当然不会相信这话,她从小就跟在林秋芸身边服侍,俩人名为主仆,实则关系亲如姐妹。她知道自家小姐脾气十分温婉,从来就没真正打骂过她,对待家里其他下人时也没红过脸。
  主仆二人一边往闺房走着,一边小声闲聊了起来。
  “小姐,再过几日西子湖畔便会有场诗会,您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  “我看是你想过去看看吧?”林秋芸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。
  “我------”
  当面被她拆穿,小兰有些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,笑道:“能去看看自是最好不过了,不过小兰只是个下人,当然是侍候小姐更重要啦!不过,小姐不想去看看咱们杭州的才子们吟诗作赋吗?听说这一回,许多别县的才子也会过来呢。”
  “想去你就去吧,我又不去哪里,待在家里还用不着你一刻不离地服侍着。”林秋芸对此兴致缺缺。
  “那------还是算了吧。”小兰有些不甘心地撇了撇嘴,放弃了这个难得的机会。
  林秋芸性子恬静,确实不太喜欢去凑这样的热闹,不过见到小兰这般模样,又忍不住心软了,想了想,便轻笑道:“一场诗会而已,有甚热闹好瞧的?左右无事,到时过去看看也无妨。”
  小兰闻言雀跃不已,搂着她的胳膊轻轻摇着,一蹦一跳着向前,讨好地说道:“小姐,您对小兰真是太好啦!小兰决定,下辈子还要接着服侍您------”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