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14章 狮子大开口

  事情在外面早已传得沸沸扬扬,当事人李谦却躲在家里,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活像个黄花大闺女。
  连日来登门拜访的文人倒是挺多的,不过他这一届乡试的同年,基本都不在杭州了,因为即便是在会试中落了榜的举子们,也可以申请举贡入国子监,将来通过荐举或考选入仕。倒是院试小考时的同年,在家乡的还要多一些。
  开始时李谦还虚应其事,客气的招待一番,后来上门的读书人越来越多,他感到有些不胜其烦,便找借口全给推了。
  作为李家的次子,李谦在家里的地位也并不会比自家兄长低,独自居住在一座三进的大院里。
  事实上,他这所院子和李家的老宅是分开来算的,只是因为挨在了一块儿,便在后院打开了一道月亮拱门互通,相当于李家的一处别院。不单是他,兄长李孝也是同样的待遇,自有一所宅院安置在李家主宅的边上。
  这样的情况,在大户人家里是很常见的,李家的人口还算是少的,两代总共加起来都没多少人,倒是仆人比较多。换了人丁兴旺的人家,一座小小的宅子也的确不够宽敞,边上自然会挨着建起许多别院,这样的建筑是不算逾矩的。
  清晨,雾气未散的院子里,李谦正忙着摆弄自己的那些花花草草。其实也只是纯粹的在打发时间,以往他不在时,都会有专门的佣人负责照顾着。
  虽说是下定了决心要当一个悠闲的小地主,李谦一时却想不出自己该干些什么。他实在不是块做纨绔子弟的料,什么斗鸡遛狗一类的活动,也只是想着觉得有趣,真待在家里时又不大愿意出门了。
  前世的他夜生活丰富,可深心里却是觉得那些东西都是非常无聊的,无非就是泡吧喝酒,时不时的来上一场“419”而已,富豪们高档的玩法太烧钱,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还玩不起。
  然而比起如今身处大明朝的生活来,李谦反倒是觉得自己以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,古代哪有那么多的娱乐活动?
  斗鸡遛狗这样的事情,未免也太没意思了------
  这几天里,李谦吩咐下人弄了些蔬菜种子回来,想试着亲自体验一下田园生活,如同前世曾体验过的农家乐一般。这种事情本来就不算太难,跟着庄稼汉们学上一些经验,再加上自己前世的一些见识,整的像模像样还是不难的。
  内院的一角筑有一方小池塘,边上是一树繁茂盛开的海棠。海棠树高约丈许,比李家的院墙还要高出近一尺,满树的艳红浸润在晶莹的朝露中,几只小小的喜鹊停留在树顶的枝头上,正叽叽喳喳叫个不停。
  李谦手里提着景德镇出产的青瓷花浇,偶尔抬头向树上望一眼,心说喜鹊报喜的说法纯属扯淡,自家天天都有喜鹊报喜,就是没见喜从何来,反倒是差点让人给退了婚------
  天边一轮旭日东升,照在池中红鲤身上,满池泛起一片耀眼璀璨的金光。
  池中红鲤张着一张张小嘴,正往水面上吐着泡泡,池面落了一片片艳红的海棠花叶,上方偶有几朵花瓣会恰巧飘落到红鲤的头上,吓得它立马扭身往水中逃去,不多时又去而复返------清澈见底的湖水,从远处看向湖面时,就如同一面明亮的镜子,清晰可见这方江南小院中美景的倒影。
  “少爷少爷------”
  论起叽叽喳喳的程度来,几只小喜鹊可比子佩差得远了。李谦抬起头来,冲着她温和地一笑,转而又是轻轻蹙起了眉头。
  “大清早的又有人登门了?我不是说过了,找理由回拒了便是。”
  “不是呀少爷,那人------”子佩小手抚着小胸脯,急喘了两口气后才接着说道:“那人是咱们那天在船上见过的。”
  “哦?那个趾高气扬的公子哥?”见她点头,李谦便继续问道:“他来干嘛来了,找我探讨学问,还是讨教诗词歌赋?”
  “他是这么说的------”
  “理他作甚?回了就是。”李谦说着,又转身专心地继续侍弄起了身后的花花草草,压根就没将此事放在心上。
  “可是少爷------”
  子佩的话说到一半,却欲言又止,小嘴儿都高高的撅了起来。
  李谦等了半天却不见下文,扭头才见到她一脸气愤加委屈的模样,心中不免有些奇怪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  “少爷,那人好不要脸的,他------他------哎呀,他欺负人家啦!”
  李谦眉头一挑,径直问道:“他对你动手动脚了?”
  小丫头点点头,紧接着又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是啦,他想对我动手动脚的,被我躲开了,这不赶紧跑来告诉少爷你么?”
  李谦心中顿时大为不悦,这么一个豆蔻之龄的小姑娘,那个什么狗屁公子哥也能下得去手?
  “去,让人领上家里那几条恶犬,放出去咬他。”
  “------”
  子佩瞪大了眼珠子,小嘴都张成了“O”型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  “少爷,真------真的要放狗咬人吗?”
  “别跟我说你不愿意。”
  “愿意倒是愿意,只是------”子佩歪着小脑袋,盘算着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,迟疑道:“这样真的好吗?”
  “没听说过关门放狗吗,咱们给改改,就叫做开门------”
  “胡闹!”
  身后冷不防的传来一声喝斥,李经纶突兀地出现在小院里,唬着脸道:“那是赵员外家的公子,你身为读书人,岂能如此无礼?还不赶紧给我滚去堂屋待客!”
  “------”
  李谦感到颇为无奈,怎么好巧不巧地就让这老头子给撞上了,还把人给领堂屋里去了。当下也不好拂逆父亲的意思,只能乖乖地往正堂方向走去。
  文人见面,自然是要先客套一番,才会转入正题的。
  李谦和对方不熟,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两句场面话后,便有些不耐烦地问道:“赵公子今日过来,所为何事?”
  也不顾他对自己的态度如何,赵鹏彬彬有礼地笑着答道:“不瞒李公子,在下今日过来,其实是有个不情之请------”
  “既是不情之请,赵公子就莫要再多言了,我很忙的。”
  “------”
  赵鹏有些发愣,这家伙不按套路出牌呀,哪有人这么答话的?
  “哈------李公子真会说笑,我便直言了吧------”
  赵鹏强掩着尴尬,赶紧向他说明了自己的来意:“说出来也不怕李兄笑话,那日在船舫上时,我就对你身边的那一对丫鬟生了兴趣,不知可否转赠与在下?”
  李谦撇了撇嘴,这人脸皮还真是厚得可以,都知道是不情之请了,还敢跟自己开这个口,我和你很熟吗?
  不过这混蛋还真是想得美,真当自己是时下的读书人,和那些人渣们一样喜欢送人婢女了?
  别人认为是风雅,那也是他们的事,李谦对此并不敢苟同。更何况,子衿子佩如今的年纪才多大,这都能生出猥亵之心?
  一帮人模狗样的东西!
  看他这年纪也不算大,面容也是稚嫩得很,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,内心居然如此龌蹉,看这打扮也是个读书人无疑,或许还有功名在身------唉,又是一个衣冠禽兽!
  这世道,当真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!
  赵鹏见其脸色不善,只道是自己没把意思表达清楚,忙又补充了一句:“李兄放心,价钱随你开,我们赵家最不缺的就是这个!”
  在他看来,即便那对双胞胎丫鬟长得再是娇俏可人,都是可以出钱买下来的。
  先前没搞清楚李谦的底细,他连这份钱都是不大愿意出的,还说动了林北冀上门来退亲。后来才发现,这李谦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人物,便也放弃了那份心思,玩起了明面上的手段。
  坦白的讲,李家在底蕴上要强于赵家,但要论起财力和势力,也是远远不如赵家的。因此赵鹏觉得,李谦不可能会为了一对小丫鬟而得罪自己。
  李谦右手托腮,状若深思,赵鹏见状心中更是大为得意,接着又补充道:“若是李公子愿意割爱,我还可再送你三名娇俏可人的婢女,保准比你这俩丫鬟还要漂亮!”
  这倒是句实话,以赵家的家世,想要搜罗几个俏丫鬟确实不难,赵鹏自己玩过就丢在家的都有十来个,姿色全都不差,比李谦那一双丫鬟的也并不是没有,就是不如这对姐妹花来的新鲜。
  至于是不是处子之身,玩玩而已嘛,又不是要娶来做正妻的,没几个男人会在意这个。在他看来,那一对丫鬟铁定也早就被李谦给祸害过了,因此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。
  如同赵鹏所预料中的那般,只见李谦目光灼灼地望着他。
  “赵公子此言当真?”
  “自是不假。”赵鹏得瑟地笑了起来。
  “嗯,既然赵公子如此豪爽,那我也就不客气了,多的我也不敢开口,就要价十万贯吧!”
  “------”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