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16章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?

  这是一家主营馄饨的小店,味道最为正宗,杭州本地人都知道。当然也不是只有这么一种吃食,馄饨带汤,还可以配点杭州本地著名的特色小吃酥油饼什么的。
  酥油饼的名字由来,据说起于北宋大词人苏东坡,原本应该是叫“蓑衣饼”,后来因为谐音便演化成了酥油饼。此饼一层层、一丝丝,香脆松口,很受杭州本地人的喜爱,也是各大酒楼里的必备小吃。
  自打李谦进来后,店里的生意竟是逐渐变得热闹起来,很快就把余下的座位也给占满了,最后来的人见到店外也没位了,只能是找人少的座位拼桌。
  此时正值晌午,来这吃东西的大都是些青衫打扮的文人,衣着打扮显得很是简朴,想来都是些寒门子弟。
  像李谦这样带着丫鬟而来,以及身后那两个派头十足的公子哥,在这小店里显然是十分惹眼的,颇有那么一些鹤立鸡群的味道。
  身后那两人还好,至少看上去还比较正常,李谦这样让丫鬟上桌的就比较少见了。很快,众人私下里议论的话题就纷纷集中到了他的身上,一时倒也没人能认出他的身份来。
  子衿子佩姐妹俩坐着有些不自在,显得有些拘谨,看向李谦时,他却只是回以温和的一笑,示意他们不要在意旁人的眼光。
  宝儿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,在自家二叔耳边小声地报告道:“叔父,他们都在谈论你呢。”
  李谦这才想起,这桌上还有个小家伙,便压低了声音对他嘱咐道:“回去后爷爷若是问起,该说的才说,不可乱说话,明白吗?”
  小家伙很是聪明,立即会意地点点头,用一副大人的口吻保证道:“叔父你就放心吧,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!此事出得你口,入得我耳,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------”
  三人登时都乐了,李谦笑着用手指头点了点那颗小脑袋,笑骂道: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呀,你在家里不会净偷听大人讲话吧?”
  “哎呀,我没有!”
  宝儿立即惊醒,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,很是严肃认真地摇了摇头,随后又凑到李谦耳边说道:“叔父,我保密可以,不过你下回还得带我出来玩儿。”
  “好好好------”李谦笑着点头。
  ------
  小店内议论的焦点,很快便从李谦让丫鬟上桌之事,转到了最近风头正盛的------李仲卿身上。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,他们所议论的正主儿,就坐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。
  李谦没注意去听别人具体说的是什么,其实他心里很清楚,凡事皆有两面性,有唱好的就有唱衰的。誉满天下的人,往往也会谤满天下,这似乎已经成了铁律。
  人不遭妒是庸才,自己如今在杭州也算是小有名气,难免会让一些人眼红,特别是那些自命不凡的文人士子们,更是要想着法子的贬低自己了。
  不然的话,不就让自己给比了下去?
  文人相轻,自古而然。
  他一门心思地对付着自己面前的食物,吃到一半时,邻桌有个士子突然一拍桌案,大声嚷嚷道:“那首词确是称得上佳作不假,但未必出自于他李谦之手!”
  此言一出,本来闹哄哄的小店瞬间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那人,静静地等着他接下来的言论。然而此人似乎有意要吊足众人的胃口,抛出了一句惊人之言后,就没了下文,在诸人面前故作深沉起来。
  见他闭口不言,一名士子忍不住站了起来,朝着他拱一拱手道:“这位兄台,敢问何出此言?”
  似乎很满意于他的配合,那人笑着回了一礼,然后用一种慢悠悠的语调说道:“你们还不知道吧?就在方才,青枫诗社那边传出消息来,说这李谦有名无实,花了高价找人做了首好词,之后便厚颜无耻地占为己有,为此还得了天子墨宝------”
  “竟有此事!那青枫诗社的人真是这么说的?”
  “既是青枫诗社传出来的消息,十有八九是真的了,想不到咱们杭州府士林里,竟也有这种无耻之徒------”
  “倒也不尽然,我倒是觉得,或许这里边有些误会,李仲卿可是咱们浙江乡试的解首------”
  “------”
  众人纷纷发表看法,有怀疑李谦的才学的,也有对这消息表示质疑的,浑然没有发现,自己等人谈论的人就在眼前。
  李谦眉头轻蹙,这种道听途说的事情,还真有人信了。这年代造谣也太容易了吧?三两句话就能颠倒黑白了?还是说,这个青枫诗社在士林中很有威信?
  就在他疑惑的当口,有人替他问出了更深入的问题。身后的两人中,身穿华服的那位年轻公子哥站起身来,拱手问道:“敢问足下,是青枫诗社中何人放出的言论?”
  “是青枫诗社的发起人,苏子阳亲口说的。”
  哗------
  众人尽皆哗然,这苏子阳确实是有些名气的。子阳只是他的表字,其名为苏赫,前年在杭州府的院试中名列第二。
  这还只是其一,此人不但文章做得好,诗词方面更是鲜有人能超越。可能只是信手沾来的一首诗词,都能被文人们争相传颂,人人皆言其诗词有唐宋遗风。
  然而那人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,之后便继续说道:“前些日子,子阳兄曾亲眼见过李谦------呵,还听他当众吟了几句离经叛道、毫无水准的文句。据子阳兄亲口所说,当日李谦吟的是庄子的《逍遥游》,然而却是擅改了圣人经典,诸位且听------”
  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大到一锅炖不下------”
  众人愣住了。
  “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大,需要两只烧烤架------”
  众人彻底傻眼了。
  这个李仲卿,还真是敢改呀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?
  “如此说来,倒真可能是剽窃他人词作了------”
  “可不是?他的文章或许做得还不错,诗词却并非是应试的科目------”
  “没错,青枫诗社里边的都是有功名在身的生员,若是空穴来风之事,又怎会轻易乱传,诋毁他一个两榜进士?”
  “我就说嘛,什么生子当如李仲卿,什么浙江第一才子,不过是个投机取巧之辈罢了!依我看呐,指不定去年的乡试里边,还有什么猫腻呢------”
  “------”
  舆论经过有心人的煽动,再酝酿演变,最终变成了一边倒的形式。此刻的众人,全都站到了统一战线上,对李谦进行着口诛笔伐,狠狠地贬损了一通。
  子佩面色不忿,若不是李谦用眼神制止着她,怕是早就跳将起来骂人了。小丫头撇着嘴,暗暗攥紧了小拳头:“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动不动就骂我们家少爷,还不是犯了红眼病!”
  宝儿年纪还小,知道的事情并不多。他再是聪明,单听着这些人没头没尾的话都有些无法理解,只能从他们的话中,大概听出是在骂自己叔父。
  李家的家教还是不错的,小小年纪的宝儿已经懂得,大人们说话时,自己是不能乱插嘴的,特别是在此之前李谦还嘱咐过他不能乱说话。
  “这些都是坏人,因为他们在骂我叔父!”
  这是宝儿心中最真实的想法,小孩子想不明白很多事情,只知道谁对自己好,谁就是好人。
  早在他们议论纷纷的时候,李谦已经加快速度,吃完了自己面前的那一份东西。他实在是懒得去理会那些人,只想着填饱肚子后就走。
  这些人太聒噪了。
  至于那什么青枫诗社,苏子阳这个名字,李谦是有些印象的,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何处遇见过,结果后边的改版《逍遥游》一出,答案便不言而喻了。
  苏子阳------
  不就是那天在船舫上,被称为“子阳兄”的那位文人么?
  敢情这一切,都是赵鹏在背后使手段诋毁自己。只是这样的小伎俩,对李谦来说是没太大的意义的,也造不成什么伤害。
  虚名而已,要来何用?
  “都吃好了吧?好了咱们就走吧。”
  李谦问了一句,见几人点头,便起身结了账离开。刚迈步出了小店,就听到身后那位公子哥为自己打抱不平的一番话语。
  “------李仲卿的人品如何,都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够肆意妄言的!呵,用些坊间的谣言来诋毁他人,编排一些子虚乌有之事,你们有何资格品评李仲卿?”
  “一群心思肮脏龌蹉的小人,一个个末学的后进狂生,连个举人都没考上,就敢贬损两榜进士了?哼,一群燕雀,焉知鸿鹄之志?当真是可笑至极,丢尽了天下士子的脸面!”
  李谦感到有些意外,心说自己和这人并不认识才对,怎么就突然帮着自己与人争论起来了------就是这句子用的不太贴切,自己可没什么“鸿鹄之志”。
  当下也没多想,摇摇头便走远了。
  身后的众人却是炸开了锅,众人群起而攻的嘈杂言论,传出很远很远------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