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17章 看破无须说破

  小店里群情激奋,人人皆恨不得把那个为李谦说话的公子哥给大卸八块,若不是有碍于文人的身份,怕是众人早就群起而殴之了。
  “你是何人,和那李谦又是什么关系?”
  “我们是末学后进,你又算是什么东西?”
  “言语间如此偏袒李谦,不是沾亲带故,就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------”
  “------”
  眼见矛头都转到了自己身上,公子哥却是俨然不惧,看着众人冷笑道:“不才,在下沈天佑!”
  “什么沈天------”
  一个激动的文人话说到一半,声音却是戛然而止,眼珠子瞪得大大的,支支吾吾道:“沈天------天佑?”
  店内沉寂片刻,继而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哗然之声------
  “沈天佑?”
  李谦尚未走远,隐约间听到这个名字后,嘴里咀嚼了一番,脸上很快便露出了一丝了然之色。
  怪不得------原来是沈家的公子。
  正当此时,身后传来了沈天佑的声音:“李公子请留步------”
  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
  李谦看得出来,对方应该没有歹意,别有用心却是肯定的。毕竟自己与他素不相识,非亲非故的,就为了帮自己说话而得罪那么多文人,这是不符合常理的。
  换言之,此人前来接近自己,定然怀着某种特殊的目的。
  只是沈天佑毕竟算是帮了自己一次,如今还当面点破了自己的身份,感谢的话还是要说的。李谦只好回过身来,向他拱手道谢。
  “今日沈公子仗义执言,仲卿感激不尽------”
  “诶,李公子何须客气,在下也只是看不惯他们肆意诋毁,辱人清白罢了------”沈天佑摆了摆手,又是在李谦面前自报了家门后,才向李谦介绍起了自己身旁的好友:“这是杨清,在下的知交好友,仁和县杨掌柜家的大公子。”
  李谦暗道一句果然没错,这杨清也是个富家公子哥。其实早在方才,第一眼见到眼前这二人后,他就能猜出个大概来。
  鲜衣怒马的沈天佑自不必说,肯定家世不凡,而杨清的一身衣裳,看上去就较为普通了一些。可他腰间那枚精工雕琢的旧玉饰物,以及手中的那把洒金折扇,都不是寻常人家的随身佩戴之物。
  而像杨清这般财不外露的年轻公子哥,要么就是刻意隐瞒身份,要么就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了。由此可以断定,此人是个商贾子弟,毕竟低调的年轻人是不多的。
  为什么说是迫不得已呢?
  因为管天管地,管天下臣民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的太平洋警察朱元璋,曾经出台过一个令人无比蛋疼的规定,商贾人家只能穿绢布,不许服绸纱------导致的结果就是,老百姓穿不起绫罗绸缎、锦衣华服,腰缠万贯的富商巨贾有钱却不敢穿。
  不过说实话,商贾之家,穿绸缎的还是挺多的。
  很多人经商不用自己的名义,经手商贾之事的人选通常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,也有少数人用的是心腹手下。而像杨家这样挂了名的商贾,就只能躲在自家里偷偷的穿了------
  沈天佑的来头可就大得多了,不单是方才小店里的那帮文人,就是李谦都知道,此人乃是当场兵部尚书沈溍之子!
  沈溍是洪武十八年的进士,六年前高中后便在京为官,后来还把自己的妻小都给接去了金陵。本来是打算等儿子再年长些后,便让其进入国子监读书的,后来家中年迈的父亲生了场大病,他才遣了儿子回乡,为自己尽一份孝道。
  自此,沈天佑便一直都居住在杭州,还透过他自己的努力考中了秀才。
  李谦还知道的是,沈家和林家是亲戚关系,两家之间有些来往,关系也比较亲近。也就是说,这个官宦公子,很可能受了林家人的托付而来。
  不过想归想,他也没打算点破这一层关系,谦逊有礼地应答着,脸上始终保持着温文尔雅的笑容。
  三人年龄相仿,说起话来也没有太多拘束,显得随意而自然。相互介绍认识过后,沈天佑便趁机邀请道:“在下与李兄一见如故,心中对李兄之才更是敬仰万分,不知可有闲暇,到前方的状元楼小坐一会?”
  “沈公子盛情相邀,哪敢拒绝?”
  反正天色还早,李谦也不急着回去,便笑着答应了下来。当下便随着二人,一同去了前方一箭之地的那家大酒楼。
  状元楼楼高三层,建筑规模并不算大,至少在这热闹繁华的杭州城里,比之规模更大的酒楼就有十多家。不过在这一带,状元楼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型酒楼了。
  几人要了个二楼的雅间,点上一壶西湖龙井后,沈天佑便不动声色地从闲谈中转入了正题。他端起瓷器茶杯,呷了一口温热的茶水后,抬头看着李谦笑道:“对了李兄,听说你与林家早便定下了亲事?”
  李谦点点头,笑而不语。
  沈天佑未觉有异,按着心中早就提前想好的那些话,自顾自地接着说道:“如此说来,咱们马上就要成一家人了?哈哈,这倒是我的荣幸了------”
  杨清却是在此刻发现了不对,隐隐觉得李谦似乎早已洞悉了一切,只是暂时还没说破罢了。
  看破不说破,是为大智慧!
 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,杨清的父亲时刻挂在嘴边,日日叮嘱儿子的便是这句话。商贾之家首先要学会的,就是看场合看人脸色来说话,练就一身长袖善舞的本事。
  别看杨清年纪不大,平日里也和别的公子哥一样到处厮混,却比别人更善于察言观色。
  发现了这一异常后,他本想悄悄地提醒一下好友,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。只听沈天佑继续说道:“近来林家退婚的事,其实我也略有耳闻,好在李兄宽宏大量,没在此事上计较------”
  “说来也不怕你笑话,我那表舅确实有些市侩,只是再怎么说,他都是我的长辈,作为小辈我也不好多说些什么。不过我向李兄保证,他并非大奸大恶之人,且如今已有悔意,心里对你们李家也很是过意不去------”
  说到这里时,他突然转过了话头,笑道:“当然了,我也并非是受了舅父所托,专程来李兄面前为他说好话的。”
  “哦?”
  李谦眉头轻轻一挑,心说这位公子哥也不笨嘛,知道自己不会相信“巧遇”这样的鬼话,便干脆换了这样一种无比坦诚的方式来交谈。
  沈天佑目光一扫周围,身子凑近了些,压低了声音对他说道:“其实,是我那表妹找的我,托我来给李兄赔个不是。”
  说完这句话后,他才重新坐直了身子,却微微蹙着眉头,向身旁好友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。就在刚才,对方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。
  杨清只是轻轻咳了一声,便没再理他。
  木已成舟,说过的话也收不回去了,杨清便懒得再去解释,特别是现在李谦还坐在他们面前,俩人也没什么机会说悄悄话。他倒是希望,自己的直觉是错的,否则沈天佑这回就真的是好心办坏事了。
  李谦听得明白,他想要传达给自己的是什么意思,无非是那未婚妻对自己早已心生仰慕了呗。
  这年头,大家闺秀可是不能随意和男性接触的,未婚夫也不行。
  可他又不是那些迂腐的书生,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个。其实大多数的年轻男子也不会在意这些,古板的书生是有,却也并非所有人都谨守着所谓的“男女之防”,最烦这些刻板教条的往往就是年轻人。
  只不过,这林家闺女,应该不只是仰慕自己的“才华”那么简单吧?
  一想到林北冀那副势力的嘴脸,李谦就有些恨屋及乌,连带着认为自己那素未谋面的未婚妻也是这样的人。本来他就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,再加上眼下沈天佑“帮林秋芸”所带来的这么一句话,顿时让他对林家的人更没好感了。
  屁的才华,看中自己的前程仕途才是真的!
  念及于此,李谦唇角微微一扬,露出一抹了耐人寻味的笑容:“如此,我倒是得多谢沈公子了。”
  沈天佑心里一惊,此刻才察觉到对方的反应不太对劲,也总算是醒悟过来,明白好友刚才是在提醒自己了。刚张了张口,想要再说些什么时,李谦却是抬头看向窗外,望着远处天边的那几朵白云,似是有感而发。
  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沈公子以为如何?”
  “这------”
  沈天佑迟疑了一会儿,心里轻轻一叹,点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  李谦转回目光,颇为欣赏地望了他一眼,起身拱手道:“若是沈公子没有别的事,我这便告辞了,咱们有缘再会!”
  “李兄且先等等------”
  从头到尾都很少插话的杨清,此刻突然站起身来,语气诚恳地邀请道:“请恕在下无礼,不知李兄可有兴趣,参加三日后的一场诗会?”
  李谦笑着摇摇头,婉言拒绝道:“怕是没有闲暇,仲卿在此先行谢过杨公子的一番好意了。”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