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18章 追风筝的大官人

  三四月份,正是踏青的时节,不少年轻的男女纷纷赶赴郊外,享受这大好的春日时光,纵情于山水之间。
  其实踏青节便是清明节,但这会儿却并不特别注重形式和日子,春日踏青是年轻人常有的活动,可以进行的节目也不少。泛舟西湖也好,找一块风景优美的开阔地放放风筝也不错,再不然就是单纯地走走逛逛,游山玩水。
  寻常百姓家对女子禁足不会太严,权贵阶层也不太注重这些,反倒是一些诗礼传家的家庭,会谨守着女子“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”这样的清规戒律。
  今日的西子湖畔聚集了不少青衫打扮的文人士子,却并非是单纯的踏青活动,又或是前来寻花问月的。
  说起西湖上的风月之事,自然离不了名闻天下的“西湖船娘”,这个话题更是为风雅之人所津津乐道。与之齐名的,自然便是“扬州瘦马”、“泰山姑子”和“大同婆姨”了。
  西湖船娘的历史源远流长,据说是始于唐代,盛行于宋,一代词宗秦观更是在杭州留下了“西湖水滑多娇娘”这样的诗句。时至今日,西湖船娘仍然是风月界中屹立不倒的一根------擎天巨柱?
  然而今天的主题却并不是风花问月,西子湖畔上之所以聚集了这么多的读书人,全是因为这里即将举行一场盛大的诗会!
  诗会文会,永远是读书人趋之若鹜的节目。
  对于文人士子来说,仕途功名永远是头等大事,相比之下,佳人的位置就要往后排了。文人骚客们都喜欢三两好友聚在一起,组成一些小的社团,称为诗社。每逢重大节日,或是有了雅兴时,便会号召众人聚到一起,饮酒行乐,吟诗作赋。
  真正无心仕途,只愿做个隐士的文人终究只占了少数。大多数人热衷于诗会文会,则是为了能够多多结交朋友,为自己将来的仕途提前铺就一条康庄大道。
  杭州城里的诗社倒是不少,不过最出名也最有实力的,却是青枫和停云两家诗社。因为这两家诗社里所收纳的,都是有功名在身的秀才,人人皆有一定的才名。
  青枫诗社自不必说,乃是杭州府院试第二的苏赫发起,其本人便是诗词双绝的人物,是士林中有名的年轻才子。而停云诗社的掌坛人,却是商贾子弟——杨清!
  整个诗社里人人都是生员,唯独杨清没有功名,却没人对此有意见。
  杨清和苏赫之间,其实是有一段旧怨的。主要是素有傲气的苏赫看不起他这样的商贾少爷,又因一次小小的误会,致使后来见了面都喜欢嘲讽他一番。
  对方的屡次挑衅自然惹得杨清不快,便想到了开办诗社,在诗词上压对方一头。遗憾的是,停云诗社里虽是人才济济,社员们一手文章也是做得花团锦簇、文采飞扬,偏偏于诗词一道略逊一筹,比不过青枫诗社的诗词受欢迎。
  这与杨清原先的预期是不符的,毕竟他想的是后来居上,稳稳压住青枫诗社一头,无奈未能如愿。论起财力他并不输于人,只是花了大量钱财交好士子,都没能找到个诗词做得比苏赫更好的人。
  生员的诗会,举人老爷们当然不屑于参加,因此杨清一直都没能找到力压群雄的人物。总归来说,心里是很不服气的,这才提出两家合办了这么一场诗会。
  这一次杨清信心十足,因为他吸纳到了院试案首徐雄这样的人才。
  徐雄年方十八,比苏赫还要小上两岁,却一举夺得了杭州府院试第一名。为此很是受到心有不甘的苏赫排挤,一直想进青枫诗社都没机会。
  为人豪爽大方的杨清一直对他礼遇有加,终于在不久前守得云开见月明,让徐雄加入了自己的停云诗社。
  西湖上的这一场诗会,可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会。以往的诗会,都只是各家诗社小范围内的活动,之后才会有诗词流传出来。
  两大诗社的比拼,顿时引起了整个杭州府士林的关注,其他县里的文人骚客,得到消息后也都纷纷赶了过来------
  如此一来,倒是为西湖之上的花船也都跟着受益,单只今天一天的生意,就能顶平时好几天的。
  ------
  ------
  阳光明媚,天气晴朗,碧空如洗,万里无云。这样的天气,实在是再适合郊游不过了,也许还适合------某种野外战争?
  若是这里也有个赵忠祥的话,或许还会用他充满磁性的声音,来上那一句经典的开场白:“春天到了,万物复苏了,这是个交配的季节------”
  李谦躺倒在一片碧绿色的草地上,口中叼着根狗尾巴草,懒洋洋地微闭着双目,正在树荫下小憩。阳光透过斑驳的树荫,洒在他白色的衣袍及身下铺着的一方白绢上,落下星星点点的细碎。前方不远处,子佩正带着宝儿,在阳光下欢快地放着风筝。
  一缕缕和煦的春风拂面而过,吹得人浑身上下都是软软的,提不起一点儿精神来。当然,这个“人”主要指的是李谦,像子佩这种跳脱的性子,是一刻都闲不下来的。
  这倒也并不奇怪,作为一个坐拥良田千亩的大地主------的小儿子,李谦确实生不出什么为人生为事业奋斗的心思来。
  天可怜见,上辈子自己活得太累太辛苦了,却连套房子都买不起------好不容易才有机会重活一世,来到这六百年多前的大明朝,还成为了一位家境殷实的富家公子哥,再不好好的享受一回的话,怕是老天爷见了都会生气的。
 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?
  天予弗取,反受其咎!
  老天爷是让自己过来享受悠闲的人生的,不是过来搞东搞西,发明这个发明那个,扯旗造反,称王称霸的------
  有了王莽这样的前车之鉴,同为穿越者的李谦,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,惟愿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------
  日头西斜,静静躺了两个多时辰的李谦突然轻吟了一声,坐起来伸了个懒腰,随口吟诵道:“偷得浮生半日闲,心情伴佛半神仙------”
  身旁的子衿皱着眉头,很是疑惑地问道:“少爷,你这是首诗词吗,婢子怎么从未听过?倒是------倒是一首唐诗里,似乎有‘偷得浮生半日闲’这么一句。”
  姐妹俩服饰李谦的时间不短,耳濡目染之下,识文断字的功底还是有的,四书五经方面也都略懂一些。子衿性子喜静,平日里得到允许,倒是喜欢翻看一些唐诗宋词,于诗词一道的鉴赏水平,可比那个好玩的妹妹高了不少。
  话音刚落,她已经来到了李谦的身后,一双柔荑搭上了李谦的双肩,轻轻按揉了起来。
  “嗯------再使点劲儿,对对,就是这个力道------”
  李谦舒服得闭上眼睛直哼哼,老神在在地笑道:“不要在意这些细节,这也算不上是一首诗词,少爷我偶然听来的残句罢了。”
  “噢------”
  子衿点点头,心中却是认定了这便是少爷所作。之前她问起那首《沁园春,雪》时,李谦也只说是自己听来的,还一再的强调,自己在大殿之上,在皇帝面前也没说过词是自己所作------少爷还是太谦虚了呀!
  “哎呀------”
  前方的子佩突然惊叫一声,李谦抬眼望去,才看到原来是风筝断了线,借着风力远远地飞了出去。
  “子佩姐姐,风筝飞远了,咱们快追吧。”宝儿提议道。
  “好,咱们这就追过去------”
  子佩应了一声,便拉着他的小手向前跑了出去。李谦见状忙喊道:“别追了,上头的风可不小,指不定飞哪儿去了呢,再回去买两个就是了。”
  开玩笑,这可是在郊外,治安比不上杭州城里。一个小丫头领着个小孩子去追风筝,搞不好就让人贩子给盯上了,麻袋一套后就不知要卖到何处去了------
  “那怎么行?”
  子佩摇摇头道:“上边可是有少爷亲手写的诗呢。”
  “那算得什么好诗词,没几个人会当宝的。”
  李谦笑笑,希望能借此打消掉她去追风筝的想法。其实那首诗还是很有些水平的,更准确的说是略显直白却颇具禅意,且十分有名。不过他觉得,这诗能有如此名气,和四大名著之一的《红楼梦》有很大的关系。
  李谦写在风筝上的,正是《好了歌》。
  这年代,无论是扇子还是风筝,甚至是一面墙壁,都可能会成为文人骚客们留下诗词的载体。李谦作为一个读书人,自然也难以免俗。其实他倒是没想过要在风筝上题诗,耐不住子佩等人的连番要求,才随手在上边写下了这么一首类似打油诗一样的诗作。
  李谦并不担心,有人捡去了这风筝后会将这首诗据为己有,然后拿去扬名。
  老实说,在如今这个人人追求功名的时代,还真没几个读书人会有如此慧眼,看出这是首不错的诗。
  那些人,特别是年轻的士子,所想的应该是如何求取功名,所作的诗词也大多与功名仕途等内容相关。《好了歌》这种另类的诗,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市场的。
  “那可不对,少爷可是两榜进士,写出来的诗词还能差了么?”
  子佩的鉴赏水平是不高,但李谦的进士出身摆在那儿,加上又是自己的主子,对自己还特别好------她心中对于诗的评价,自然也就不可避免的受到了这些因素的干扰,诗词本身的内容已经成了次要。
  谁让那是自己最最最仰慕的少爷,所作出来的诗词呢?
  她不但自己执意要去追,还鼓动了宝儿帮忙说话,搞得李谦有些无奈,只好带着大伙儿一起追风筝去了------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嗯,批评建议我接受,骂我加恶毒的语言攻击的,删帖禁言也是题中应有之义。写写小说而已,觉得值得看的就看看,不值得也没人勉强你不是?何必骂人呢?)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