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20章 西湖诗会

  西子湖畔,临湖建有许多酒楼茶馆,其中最为大型的一家酒楼,名为西湖酒家。
  “西湖酒家”这个名字,虽然不够具有韵味,却也是五层高的楼阁,在整个杭州府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大酒楼,据说这家酒楼幕后的东家,便是钱塘六粮长之一的赵员外。
  这个说法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,此次提出诗会比试的是杨清,选场地的却是青枫诗社。而这诗社里的两位领头人物,便是苏赫和赵鹏。
  既是赵员外的儿子,当然会选在自家酒楼里举办诗会了。
  至于苏赫苏子阳,则是正儿八经的书香世家出身,听说是北宋著名词人苏东坡的后人------反正他们苏家人都是这么说的,至于是不是真实的苏轼后人,不可考。
  有些人就喜欢乱认祖宗,加上年代久远,各家族人分支众多,又历经了南北两宋、元末战火,失散了也很正常嘛------
  苏家家学渊源,苏赫的父亲更是一方乡绅大佬,有举人功名在身。苏氏一族中,举人就有三个,这几年里,苏家的年轻一辈中更是出了不少秀才,其中好几位在杭州府里都算是小有才名的。
  照此看来,苏赫似乎还真有可能是东坡居士的后人?
  不管事情是否属实,如今的苏赫都有“小东坡”之称。能够得到这个称号,除了沾上苏东坡后人的关系以外,与他诗词一道的造诣也是分不开的,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他认了个好祖宗。
  ------
  诗会放在午后举行,此前两家诗社的生员也已经遍发请柬,广邀各方好友前来参加这场诗会,见证他们之间的------相爱相杀?
  待到两家的成员都先后到齐后,花船画舫上喝花酒的一些士子也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西湖船娘,登岸参加诗会去了。
  西湖酒家的顶层第五层,今天都被青枫诗社给包了下来。
  此刻,宽大的宴客厅里,无数儒生打扮的文人士子们纷纷涌入,很快便达到了济济一堂的盛况。
  宴客大厅并不算小,正中位置是一张长案,上置文房四宝,所有写诗时要用到的东西都一应俱全,周围则全是座位。席位前的小桌上,满满当当地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酒水点心等吃食。
  然而今日杭州府辖下各县赶来的人太多,收到请柬的人里边,甚至还有带着位朋友一块儿来的,因此座位自然是不够用的。后来的那些人,自然就只有站着的份儿了。
  今日诗会,无疑是生员们的一场盛会,但也并非硬性规定只有秀才才能参加,只要手中持有请柬,都能入席。
  当然了,举人老爷们若是非要来凑这个热闹,众人也是一致欢迎的,好吃好喝的招待着。不过在举人们的眼里,这就只是年轻人的小打小闹而已了。因此今日出席的人中,最高身份的也只是生员。
  倒不是担心举人的出现,会影响双方之间的平衡,因为今日早已有规定,旁人只有喝酒观看和品评的份,作诗词的必须是两家诗社的社员。虽然没有明着说举人不能参与诗词比拼,意思却都差不多,两家诗社里目前都没有举人功名以上的成员。
  此刻,厅内众人三三两两的汇聚到了一起,或坐或站,都在低声地互相谈笑,以及谈论今日诗会的胜负。
  大多数人自然是偏向于认为青枫诗社能胜出,毕竟苏赫有小东坡之称,作出来的诗词又怎可能差了?
  少数偏向于认为停云诗社能赢的人,则是因为徐雄这个院试案首。
  虽说谁都明白,徐雄诗才不如苏赫,但他的诗词也是十分不错的,只是略逊于苏赫一筹罢了。说不定,今天徐雄就真能做出一首上佳的诗词来,带给大家惊喜呢?
  到得此时,众人的关注焦点,已经早就不在两家诗社的诗词比试上了。这场诗会,现在已经演变成了院试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的较量!
  但凡这样的活动,压轴人物总是要到最后才出场的,前边打头阵冲锋陷阵的都是些小喽啰,自是没有太大的看头。不过众人都知道,好戏在后头,大伙儿也都在耐心地等待着院试案首与小东坡的最终较量。
  说是诗文不分家,真正做到时文八股和诗词两头兼顾的人却是不多的。文人们为了功名,只能是一心研究八股文怎么写,分心到诗词上面没有太大的意义。
  诗词是可以扬名,但毕竟是小道,科举入仕才是正途。考不上举人,再有名都难以被举荐为官。到时皇帝就会问了,你既才名远播,为何连乡试都考不过?
  说是朝廷取士不公?
  那无异于茅厕里打灯笼——找死!
  别说是皇帝会不高兴了,就是官员们都不太敢举荐普通的生员,那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。皇帝真要追究起科举舞弊案来,搞不好又是一大宗冤案,牵连无数------
  因此,士子们很难做到时文与诗词并重,便取大道而舍小道了。所以诗会的前期,也没法出现太多好的诗词,大多是些平平无奇的作品。
  一个多时辰过去后,诗会才算是渐渐步入了高潮阶段,也伴随着几首不错的诗词出现,赢得了不少掌声。
  两方才子悉数出动,吟诗作赋,很快便只剩下了两位压轴人物。所有人都知道,真正的大戏就要开始了,一时间议论纷纷。
  “这徐雄可了不得,文章做得极好,行文也甚是圆润老辣,曾得提学大宗师亲口赞许,点为案首------”
  “这倒是不错,可文章写得好,诗词可不见得同样出色------”
  “自古诗文不分家------”
  “哪一年朝廷考了诗文?”
  “------”
  就在众人谈论徐雄的同时,赵鹏也当场写出了一首词来,倒也属于中等略微偏上的水平,却算不上有多出色。不过大伙儿也是给足了面子,鼓掌吆喝了几声,随口品评上几句,便算是结束了。
  赵鹏有些郁闷地回到位子上,诚心而论,他的这首词比前面人的作品还要好些,只是众人的心都不在这上边了,全都在期待着徐雄和苏赫的诗词。
  “再有下回,一定不挑这样的时候作诗词了!”他咬着牙,心中暗暗发着誓言,一张尚显稚嫩的面容阴沉沉的。
  此时,徐雄离开席位,来到宴客大厅正中的位置站定,向周围众人打了个罗圈揖,说了番“献丑”之类的客套话后,才提起毛笔在纸上写下了诗名。
  “春日看花之作------”
  诗词这东西,真正能做到信手沾来的人是不多的,通常都是提前准备好,现场再写出来而已。像“礼拜斗酒诗百篇”这样的情况,是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的。
  上下五千年,世间只有一个李太白!
  徐雄的这首《春日看花之作》,早就酝酿了好几天了,文体是七言绝句。
  “才子乘春览物华,锦囊诗句向人夸------”
  “东风二月长干路,几树垂杨扫落花。”
  四句诗跃然于纸上,立时赢得了满堂的喝彩。较之先前的那些诗词,这首诗绝对是技高一筹的,受到众人好评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。然而这诗好是好,与苏赫先前传出来的那几首诗词一比,就有些相形见绌了,在场的许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停云诗社怕是要输------
  杨清闷闷地喝下了一整杯酒,扭头望向了窗外,随后瞳孔却是猛地一缩。
  身旁的沈天佑没有注意到这细微的表情,只知道他这会儿心情不太好,便小声安慰道:“杨兄,一场比试而已,就算待会咱们真的输了,也无关大雅,顶多就是失些颜面罢了,你又何须如此苦恼?不妨事的------”
  “沈兄你快看------”
  杨清打断了他的话,手指头一指下方,问道:“我看得不甚清楚,你帮我看看,那人是不是------李兄?”
  “李兄?哪个李------你是说仲卿兄?!!”
  沈天佑的眼睛突然瞪大,随即也从窗口往下望去,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果然就看到了领着一双丫鬟,以及一个小童向这边走过来的李谦。脸色登时便是一喜,忙点头道:“正是李兄!杨兄,咱们赶紧下去打个招呼,成败在此一举了!”
  “正是如此!只是------不知他会不会答应?”
  杨清自然会意,见到李谦出现在此处后,他本就怀着和好友同样的想法,心里却也有些犹豫,担心对方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。
  “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
  沈天佑笑着答了一句,便当先离席而去,杨清忙也跟在他身后,俩人一块儿下了楼------
  厅内众人言笑晏晏,私下里都在谈论着小东坡今日会有什么样的佳作。赵鹏独自临窗坐着,发现杨清二人的异常后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  随后他也探身往下望去,看到了李谦的身影后不禁愣住了,转而心中又是一喜:“他居然也过来了!”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感谢【一叶知季节】的打赏。
  更新的话,推荐都还没上,不能更太快,保持一更3000字,其实和很多两更4000字的书差不了太多的。上推后会考虑多更,当然也不能保证每天两更------太懒没办法,写的还慢。
  另外就是有人认为既然是写悠闲生活,主角就不要四处树敌。对此我只能说,到目前为止还没出现所谓真正的敌人过,我认为敌人应该是俩人间的矛盾无可挽回,必须要你死我活才对。对手的话,暂时应该也只有一个半吧。除了小赵,目前也没出现过别的对手,矛盾冲突都不算多的。
  内容会偏向于生活流,但我觉得不能一路吃饭睡觉闲逛废话流啊------偶尔也要打一打豆豆,生活才会有激情嘛!你们觉得呢?^_^)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