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21章 诗词,小道耳!

  李谦来到西湖酒家的大门处后,得知这里原来正在举办诗会,这才想起三天前杨清说起过此事,还邀请了自己。当时他也没太将此事放在心上,便以没时间这样的借口来拒绝,之后便将此事给抛到了脑后。
  现在得知这便是诗会现场后,李谦顿感兴致缺缺,当下便转身离去。
  在这里吟诗作赋,还不如回去放风筝呢------哪怕是去找西湖船娘,都比参加这劳什子的诗会好啊!
  不想还没走出几步,身后却是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:“李兄还请留步!”
  李谦回过头去,便见门口走出来俩人,正是沈天佑和杨清。当下只好停住脚步,和他们打起了招呼。
  几人寒暄客套了一番,杨清便瞅准机会,十分诚恳地出言邀请道:“李兄来都来了,上去看看也无妨嘛!我等晚生后学,可都很想要一睹第一才子的风采呢!”
  “是啊李兄,既然过来了,便上去坐会儿呗!否则今日之事一旦传了出去,岂不是让人说我们不懂礼数?”沈天佑适时地帮腔,随后便作势邀请李谦上楼。
  此时虽是晴空万里,可耳边却有阵阵春雷响起,看样子是要下雨了。与其在回去的路上淋成个落汤鸡,倒不如上楼去避一避雨,加上这二人的盛情难却,李谦便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  “那咱们可先说好了,今日我不作诗词。”
  “李兄这等才华,不借景抒情一番,岂不辜负了这西子湖畔的诸般美景?”
  杨清有些不甘心,便笑着奉承了他了一句。身旁,沈天佑也跟着出声附和道:“是啊李兄,就当给我等晚生后学们指点一番也好嘛------”
  “你们若是执意让我作诗词的话,我可就不敢上去了。”
  面子需要给几分,却也要坚持原则,李谦直接堵死了二人后面的话。担心话说得太重,会让他们感到不舒服,便接着补充了一句:“诗词乃小道耳,你们着相了。”
  这话说的其实没错,也符合当下的事实。朝廷开科取士,本就不考诗词,相对于时文八股来说确实是小道,天下士子皆认同此言论。
  偏偏,李谦说出这话的时间不太对。
  “诗词是小道?”
  后脚下楼的赵鹏,恰好听到了他这么一句“狂妄”的话,立即便阴阳怪气道:“怕是有人不通此道,故而肆意贬低吧?”
  李谦只是摇头笑笑,懒得与这高傲自大之辈争论。
  赵鹏却是不肯就此放过他,继续冷嘲热讽道:“也对!做不出诗词之人,才会篡改圣人经典,妄图以此来哗众取宠。殊不知------此举却如同在耍猴戏般,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滑稽可笑!”
  “赵鹏,李兄本就是两榜进士,你个小小秀才也配随意指摘?”
  “就是,跳梁小丑,还敢妄议他人是非,当真是不自量力!”
  杨清二人反唇相讥,毫不客气地各自回敬了一句。赵鹏登时更为恼怒,一张稚嫩的面容登时便是一沉,转而却又仰头大笑了起来。
  “哈哈哈------买了首《沁园春》来充门面,就敢自诩才学不凡了?真是笑话!”
  “你敢出言诽谤------”
  杨清当即便要反驳,李谦却是摆手制止了他,看着赵鹏只是哂笑不已。他能明白赵鹏对自己的恨意,毕竟此前对方曾挨了自己两记耳光。
  只是说实在的,李谦和赵鹏之间并没什么深仇大恨,最多只能算是些小摩擦而已。只是这人确实很烦,自己一直懒得理他,他却总是跑到自己面前来瞎蹦达,跟个跳梁小丑似的------若是让李谦知道,自己对于赵鹏来讲,还有个“夺妻之恨”的话,恐怕就不会这么认为了。
  其实严格来说,这也不算是什么大的仇恨,毕竟李、林两家的亲事是早就定好了的。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,说是赵鹏欲夺妻而不得还差不多------
  眼下,赵鹏的怀疑也并非全无道理,李谦虽是浙江解首,一手文章倒是写得花团锦簇,诗词方面却着实没展现出过太多天赋,以往所作的寥寥几首诗词,也只能给个“中平”的评价,并无其过人之处,甚至相较于个别的生员还略有不如。
  “我说诗词乃是小道,敢问赵公子,此话可有错?”
  李谦的目光中充满了戏谑,心里在暗暗盘算着,今天要不要再赏赵鹏两记耳光------对方要是实在不大情愿的话,一记也行啊,这种事情大家还是可以商量着来决定的。
  小赵啊小赵,快出言不逊,快破口大骂,快出口成脏------
  “------”
  面对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,赵鹏禁不住打了个激灵,似乎有些明白了李谦的意图,因此并不敢轻易回答。
  转而,他又觉得自己有些窝囊了。
  有什么好怕的?
  自己带了两名家仆在身边,此刻就候在门口,就在自己身后视线可及之处。而李谦今日出行也就带了两个丫鬟和一个小娃娃,真要打起来,吃亏的也不可能是自己才对------
  想到这里他便镇定了下来,唇角轻轻一勾,冷笑道:“既是小道,‘李大状元郎’何不为我等展示一番,也好让楼上诸生心服口服?”
  “这又有何难?别的我不敢说,比你的好还是不成问题的。”
  李谦笑眯眯地看着他,犹如见到了至交故友一般,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。不过此话一出口,便相当于已经接受了赵鹏的挑战了。
  他今日的态度,其实和以前不太一样。
  可以肯定的是,并非是受了赵鹏的言语刺激,一怒之下才做出来的决定。相反,李谦其实很冷静,他有着自己最深层的考虑。
  之前他一直都非常的低调,也一直很怕出名,所以自打回到杭州以后,便一直深居简出,很少与人有来往。也只有这样,才能避免自己更加出名。
  对于一个不想当官的人来说,名声太大了没什么好处。相反的,还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坏处。
  如今好不容易才逃离了官场,若是名声太过响亮的话,搞不好将来还会被举荐入朝为官,那就不是自己所想要的结果了。这绝非是在杞人忧天,从朱元璋对待自己的态度里,就可看出些许端倪来。
  然而事与愿违,如今的李谦确实是出名了,很有名气!
  若说“生子当如李仲卿”这样的评语出现,是因为朱元璋的墨宝和朝堂上那首词传回来的原因,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。毕竟字是朱元璋写的,词也是自己当着他的面亲口吟诵过,自然不会对自己产生太大的影响。
  可《逍遥游》被人给翻了出来,用来诽谤自己,就真的是在为自己扬名了------不管好名还是恶名,只要大范围地传播出去,就会不可避免地使自己出名。世事就是这般无奈,总有人在自己背后推波助澜,搅弄风云------
  李谦本来还苦无对策,不知该如何去避免今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。眼下赵鹏的出现,却是让他脑海中灵光一闪,突然就想到了应对之法。
  既然已经出名了,不如就让自己更加出名好了,区别在于这不仅仅只是好名或恶名而已。更确切的说,是让自己成为一个有名的“狂士”,言行里都要透出自己对于功名的不屑态度,让朝廷,让朱元璋对自己失望透顶,从此再也不会起复自己入朝为官。
  只需要一首恰到好处的诗,就能避免今后的麻烦,何乐而不为?
  因此,今日便顺手而为之,也权当是教训教训眼前这个跳梁小丑好了。
  赵鹏听得这话,心里竟是没来由的一惊,倒也没有直接表现在脸上。不过此时越是看着李谦的那张笑脸,他便越发感到有些心虚,不禁有些怀疑起自己今日的言语相激到底对不对。
  不太可能呀,这李谦若是真有诗才,早就为杭州士林所知了,他也不可能把好的诗词留到现在。他以前所作过的那些诗词,不是都很一般吗?
  定了定心神,赵鹏故作不屑道:“既如此,本公子便拭目以待了!”
  “如你所愿。”
  ------
  ------
  西湖酒家,五楼宴客大厅。
  徐雄力压群雄之后,自然要轮到最后一个出场的人,也就是苏子阳来作诗词。
  在众人的千呼万唤之下,苏赫起身离席,来到了大厅的中央,团团一个罗圈揖外加两句谦虚的话,提起笔来酝酿了一番,正待将心中的作品落于笔端时,不经意间却是发现了重新上楼来的赵鹏等人,身后还多了个李谦。
  “唔?”
  他眉头微微一蹙,搁下笔来,对着正往这边走来的李谦拱手道:“原来是李公子,幸会、幸会!”
  在场的很多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随即互相交头接耳,打听起了李谦的身份。很快便有人认出了李谦,甚至还恭敬地向他行了一礼,道了声“李大人”。
  林秋芸也站在人群中,只是她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现场倒是鲜有见过她的人,最多就是赵鹏和几个狐朋狗友见到过她的容颜,因此根本就没人会注意到这里,进而识破她的女子身份。
  当她得知眼前之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婿后,不禁好奇地多打量了几眼,发现李谦眉清目秀的,模样也算英俊,至少比周围所有人看上去都要顺眼得多。
  小兰在看到了李谦的俊秀样貌后,立马就凑到自家小姐的耳边,压低了声音嬉笑道:“小姐,姑爷长得还挺英俊的呢,与您也算是般配------嘻,小姐要不要过去和他打声招呼?”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感谢【丶Tiffany丶】的打赏。)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