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22章 此为败笔!

  “死丫------”
  林秋芸刚要笑骂一句,突然意识到场合不对,只好生生止住了话头,狠狠地瞪了丫鬟一眼。
  对于李谦的第一印象,她心中并无泛起几分波澜,这个夫婿也就是看上去不会让自己反感而已,长相还并未达到祸国殃民,貌若潘安的地步------
  这会儿厅内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李谦身上,因此并没人注意她们主仆二人,也只当是一位面生的士子和他的书童罢了,并不值得众人去过多关注。
  两榜进士出现在这里,显然是具有轰动效应的,一群儒生纷纷挤上前来向李谦拱手见礼。不过这只是少数,更多人则是满脸不屑,因为他们已经听说了李谦剽窃他人诗词及篡改经典的传言。
  不过背后怎么议论都成,当着别人的面,还是不好说出些讽刺之语的。
  再怎么说,那都是一个有过官身的致仕乡宦,且还是两榜进士的出身。作为后生晚辈,最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,哪怕只是表面上的虚伪客套。
  围上来的人实在太多,李谦只能是冲着周围团团作揖,虚应了一下便算是完成了回礼。
  苏赫见李谦没空理会自己,心中顿时就有些不悦了。
  再怎么说,自己都是杭州府里有名的才子,小东坡之名早已传遍士林,眼前这个前途尽毁的进士,居然敢不给自己面子,真是岂有此理------
  沉吟片刻,他便再次拱了拱手,开口道:“不知李公子今日到来,可是要赋诗一首?”
  “既是苏才子盛情相邀,我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!”
  李谦能听出他言语里的嘲讽之意,当下便淡笑着答了一句,便径直来到了他的身侧。苏赫心中就纳了闷了,我那只是一句客气话好不好,难道你真听不出来么?我这哪里算是盛情相邀了,你竟然就开始喧宾夺主了?
  真是个狂妄的人呐,难不成,他今天还真能做出好的诗词来?
  这个想法只在心中一闪而逝,苏赫摇了摇头,显然不太相信今日将会发生如此荒谬的事情。他一直都坚定不移的认为,李谦做不出好的诗词,不沦为打油诗就不错了。
  真若是当着在场那么多人的面做出一首狗屁不通的诗词来,他李谦的名声可就真的臭了,不让人给笑死才怪。
  当下,苏赫只好退回自己的席位上。为了体现自己的风度,他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微微的笑容,心中却是冷笑不已:“呵,倒要看你会不会做出一首打油诗来!”
  不单是苏赫,实际上在场众多人的想法都和他差不多,毕竟李谦没有诗才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  厅内众人神色各异,李谦也没心思去过多理会,当仁不让地站在了书案后方,提起苏赫刚刚才搁下的那支狼毫,重新浸润了饱满的墨水后,一手挽起袖袍,笔端落于纸上。
  “桃花庵歌------”
  哗------
  诗名一出,满堂哗然。
  很多人见了这四个字,心中就忍不住想笑,却又不好如此肆意去嘲笑一位乡宦,因此只能是强自憋着,以袖掩嘴在那低低地窃笑着,互相小声地议论了起来。
  “呵,桃花庵歌------未免有些俗气了吧?”
  “谁说不是呢?让李仲卿写写文章还成,诗词的话,嘿嘿------”
  “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,不擅于作诗还要逞强,唉------”
  “------”
  人多嘴杂,再小的声音也小不到哪里去,李谦还是听到了这些人的讥笑声。对此,他也不以为意,只是轻轻摇了摇头。
  这些人呐,只看诗名就敢妄下结论,认定这首诗平平无奇?
  ------
  林秋芸也站在中间书案的周围,只不过她并不在第一排,而是被挤到了人群后方第三排的位置上。
  在江南女子中,她的身材也算是比较高挑的了,因此即便是站得靠后一些,也不至于被淹没在人群中。只是眼下在场的全是男人,她也只能透过前方人群的缝隙,才勉强看得到李谦的一个侧身,以及纸张的一小部分。
  她秀眉微蹙,然后使劲儿踮起了脚尖,这才看到了李谦所写的那四个字。
  相比之下,护在她身前的小兰可就没这么好运了。小丫鬟个子不高,连站在书案前方的李谦都没法看到,面前堵着一道人墙------
  “桃花庵歌?”
  李谦的字迹让林秋芸感到有些熟悉,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,自己究竟是在何处看到过这样的笔迹。
  “小------公子,你看清楚他写的什么了吗?”小兰小声问道。
  “看清楚了,诗名为《桃花庵歌》。”林秋芸两手搭在她的小肩膀上,低声答道。
  “咦------和风筝上的那首诗名好相似呢。”
  “唔?”
  林秋芸闻言不禁一愣,继而也想起了这事来,还真别说,这诗名里都带了个“歌”字呢------似乎,字迹也有些相似?
  一想到这里,她就准备拿出那只风筝来仔细地比照一番,遗憾的是风筝让小兰给存寄在了楼下,并没有随手拿着。
  她立即又踮起脚尖,再次看了一眼那李谦所写的那几个字后,心中终于确定,自己捡到的那只风筝,肯定是李谦的!
  这个结果显然让林秋芸诧异不已,一时有些发怔。
  ------
  苏赫坐在席位上,手中端着一杯葡萄酿,脸上一直保持着一抹淡然的微笑。李谦的诗名一出,他便听到前方的人念了出来,心道果然正如自己所料!
  为了体现自己等人的不屑,青枫诗社的人并没有围在李谦周围,都各自坐在自己的席位上。其实都差不多,即便不围上去看,也一样能很快就知道前面的李谦写了什么,他们还真没有凑上前去的必要。
  此刻眼见前场中的士子们议论纷纷,他也扭头看着身旁的赵鹏笑道:“这个李谦还真不怕丢人,难不成,他今日真打算当众写出一首庸俗不堪的诗作来?”
  “呵呵------他李谦本就没有诗才,这不是骑虎难下了么?”
  赵鹏此刻一脸的得意之色。开始时他还隐隐有些不安,毕竟李谦答应得太干脆了,让他不得不怀疑对方手中恰好有首不错的诗词,才会如此痛快答应作诗。
  在楼下时,李谦甚至还放出了豪言,说他的诗肯定比自己的好云云------如今看来,不过是受了自己言语所激而已。
  “唔?”
  苏赫眉头一皱,再一想到刚才赵鹏也和李谦等人一起上楼,便大致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。于是他眉头舒展开来,赞道:“赵兄好手段!”
  ------
  此刻,李谦的身周早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,站在靠前位置的所有人,目光都落在了书案上方的那张宣纸上,等待着他的继续发挥。很多人心里都想看看,这么庸俗的诗名,究竟能写出什么样的诗句来。
  李谦微微低头,在纸上写下了首句,立即便有人跟着吟诵出声。
  “桃花坞里-----桃花庵------”
  “桃花庵下桃花仙------”
  “扑哧------”
  终于有人忍不住,当众笑出了声来。这一声,犹如抗洪的堤坝被洪水撕开出的一道口子般,顷刻间便决堤了。
  “哈哈哈------”
  满堂哄笑出声,士子们旁若无人地大笑了起来------没办法,他们本就憋得够辛苦的了,脸色都涨得通红通红了,这会儿再也憋不下去了。
  这样的首句的确不够惊艳,还隐隐有流于打油诗的趋势。真要是做出一首打油诗来,这位两榜进士,今后怕是再也没脸见人吧?
  苏赫与赵鹏相视一笑,随即开始小声地讨论起了这句诗文作为首句,有何不妥之处。最后,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——
  此为败笔!
  莫说首句是败笔,在他们俩人看来,就连这诗名都是一个大大的败笔,后面就算写出花来,都挽回不了了。
  李谦------今日注定要身败名裂!
  ------
  “聒噪!”
  李谦下意识地喃喃了一句,继而开始笔走龙蛇,大开大阖,“刷刷刷”地挥毫泼墨了片刻后,几句诗文便行云流水般跃然纸上,一气呵成。
  “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------”
  “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醉半醒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------”
  现场的笑声戛然而止,如同被集体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,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几句诗文,口中轻轻念诵了一遍后,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。
  赤橙黄绿青蓝紫,大厅正中的位置,迅速形成了一道由人脸汇聚而成的道道彩虹。
  “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------”
  “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醉半醒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------”
  几句诗文行云流水般跃然纸上,一气呵成。也是在这时候,现场的众多士子才看出些端倪来,这诗似乎有点韵味?
  咚------
  毛笔蘸墨的声音传出,本是十分轻微的一点声响,在此刻鸦雀无声的宴客大厅中,却是十分清脆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。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