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24章 孺子不可教也!

  李谦只见一袭身影挡在前方,却不知来人是谁。
  抬眼望去,才发现那人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,乃是之前在金陵时,乾清宫里站着的三位官员之一。
  来人正是沈溍,官拜兵部尚书!
  李谦知道沈溍之名,却没机会见过这位同乡的高官,致仕当日在皇宫大殿之上,都没能把对方给认出来。沈溍却是对他印象深刻,也没办法不深刻,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妖孽了,大殿上那一首词,可谓是惊为天人,让人久久无法忘怀。
  因此今日乍一见面,沈溍便一下叫出了他的名字。
  李谦忙向他拱了拱手,浅笑道:“正是在下,请恕在下眼拙,不知大人是------”
  “真的是你!”
  沈溍几步来到他的身前,伸手一拍他的肩膀,赞道:“果然是咱们杭州城里的骄傲,当日那首《沁园春》,做得实在是太好了!”
  沈溍今日才刚刚回到杭州,便出门前往李家,打算亲自登门拜访李谦来着。不想到了李家庄后,才知道李谦并不在家,只好暂时作罢。
  之后,他又听说了郊外的西湖边正在举行的一场诗会。
  生员间的诗会,对于沈溍来说本就算不得什么有趣之事,关键是他儿子沈天佑也在这里,他才打算过来看看。
  说起来,沈溍和自己儿子也有一年多没见了,因为去年春节他并未回乡。久未见到儿子,倒也着实想念的紧,当下便坐上自己的车驾,赶到了这西湖酒家。
  本来,他是过来找儿子的,哪曾想到会在此见到李谦?乍一见面,便把自家儿子都给忘了------这还真算不上是个好父亲------
  此时,沈溍只顾着一个劲地夸奖李谦,浑然没有顾及在场众人的感受。
  现场的诸多生员包括儒童,也都在互相打听着,眼前这位有些眼生的“大人”身份,很快便都得知了他的身份。
  对此,众人更是诧异不已。自己等人连见上这样的大人物都难,凭什么这李谦却能和他谈笑风生,如同久未见面的故友般,还得他当面如此盛赞?
  要知道,这可是当朝兵部尚书,堂堂正二品的高官吶!
  赵鹏迟疑半晌,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,上前见了礼后,直言不讳道:“今日沈大人正好也在,就更该给咱们杭州士林主持公道才是!敢问大人,这剽窃诗词的恶劣行径,是否为我辈文人所不齿?而这无耻之徒,又当如何处置?”
  沈溍闻听此言,不禁有些疑惑,看着李谦问道:“这诗会上,竟还有人剽窃他人诗词?你既是咱们浙江解首,又恰好在此,理当为诸生主持公道才是。”
  “呃------”
  李谦讪笑不已,支支吾吾道:“这个------今日这个公道,晚辈还真不好主持------”
  “这却是为何?”
  “大人有所不知------”李谦瞥了一眼赵鹏,很老实地答道:“盖因此人所说的剽窃之人,正是晚辈。”
  “------”沈溍愣住了,脑袋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。他干咳了两声,随即笑道:“你?剽窃他人诗词?有这必要么?”
  赵鹏傻眼了,在场的众人也是一阵无语,这沈大人偏袒李谦都偏袒到什么程度了?简直是令人发指啊------
  李谦只是摇头轻笑,却见沈溍向他伸出了一只摊开的手掌,不禁有些发怔。
  这是什么意思?
  由于帮我说了句好话,所以要收钱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行贿,不太好吧?
  私下里也不行!
  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------算了,如果真要命的话,自己还是乖乖给钱吧。
  今日就算没有你老人家给我拉偏架,人家也奈何不得我啊,又不可能真对我动手,都是斯文人嘛!顶多就是让他们骂几声剽窃狗罢了------呃,骂剽窃可以,骂狗不行!太侮辱人了,谁家狗像我这么英俊帅气?根本就不可能嘛!
  “拿来!”
  “啊------啊啊?”李谦不解其意,或者说他是在故意装傻充愣,就是不想谈钱------谈钱多不好啊,伤感情!
  沈溍这才恍觉,原来是自己没把话给说明白,只好再次开口道:“诗词!今日你又做了什么诗词?快取来老夫看看!”
  “呃------噢!”李谦总算是听懂了,心里却是腹诽不已,这老家伙说话没头没尾的,真怀疑他是如何当上六部尚书的。
  不待李谦亲自去取,沈天佑已经适时地走上前来,将那首诗递到了沈溍的面前。
  “爹,这便是李兄的诗作。”
  “嗯------”
  沈溍轻轻颌首,若有所思地看了儿子一眼,没想明白他是何时与李谦认识的,看起来关系似乎还不错的样子------果然不愧是我儿子,眼光和我一样准!
  接过纸张打开,看了一眼诗名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  平平无奇,并无任何惊艳之感。
  然而当他再往下看去时,却是眉头渐渐舒展,脸上更是微微露出喜悦的笑容来。嘴唇轻动,将全诗先行念过一遍后,他才抬起头来,大手重重地一拍李谦的肩膀:“好诗!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------”
  “哈哈,妙哉,精美绝伦!”
  赵鹏听了这话,脸色登时变得更加难看了,刚想提醒沈溍这是剽窃之作时,对方却是目光一扫全场,最后定格在了自己的身上,不悦地斥喝道:“你也是本府生员,怎能无故贬损他人,造谣生事?!!”
  “大人明察,并非是晚辈造谣生事,此诗确系剽窃!”
  “孺子不可教也!”沈溍冷冷一笑,看着他反问道:“你既说此诗是剽窃之作,那么本官倒是想向你讨教一番了,这首诗作出自何人?”
  “这------”
  赵鹏本就是胡诌一通,哪有什么考虑到那么多细节问题。此刻猛地一让沈溍问起,不免有些心虚,却又不甘心就此放弃,便一指身后的苏赫:“苏子阳可为此事佐证,这首诗他曾见过,并非出自前人手笔,而是李谦向那人买来的诗作!”
  苏子阳心中暗暗叫苦,怎么就能扯到自己身上来了。不过赵鹏话已出口,他也不得不站出来了,当下便开口道:“正是如此,晚辈曾见过此诗,现在便当众吟诵一番,以辨真伪!大人且听------”
  一首诗念完,竟是一字不差,李谦都不得不佩服他那过人的记忆力。毕竟这首诗不短,寻常人初见上一次,确实是难以一字不落地背诵下来的,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?
  单凭这一点,就能认定自己是抄来的诗作了?
  未免太过牵强,太过儿戏!
  果然,这样的理由是难以令人信服的,在场众人立即向他投去了鄙夷的目光。这青枫诗社的二人分明是犯了红眼病,才会在此胡说八道!
  沈溍又是问道:“那你便说说看,这诗是杭州那位文人所作?本官将他找来,问上一番便可证实真相!”
  两人哑口无言。
  “哼!”
  沈溍一甩袍袖,不屑道:“你们这等品行不端之人,是如何考上的生员?”
  赵鹏没想到,沈溍竟会如此不给赵家面子,当面斥责自己品行不端------这样的话说出来,接下来是不是还打算革了自己的功名?
  虽说他是朝中高官,可赵家也是一方豪强,身后可是站有不少本地势力的,且在京里头也还有靠山。
  正所谓“强龙不压地头蛇”,在这天高皇帝远的杭州城里,一位京官还真没必要与自己为难,结下仇怨。毕竟他将来总还是要致仕还乡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,互相较劲对谁都没好处。
  然而沈溍却是脸色一缓,没有再接着说出要上报到督学衙门,革除功名一类的话。只是不痛不痒地训斥了两句,让他们俩回去好好反省,便揭过了此事。
  其实不是沈溍不想,要依着他以往的性子,还真有可能会修书一封,让人革了赵鹏俩人的功名。只是他如今也已经是虎落平阳,有名无实了。
  半个月前的兵部一事愈演愈烈,最终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而首当其冲的兵部尚书沈溍,也因此事被勒令致仕还乡。
  也就是说,如今的他和李谦半斤八两,都成了致仕的乡宦。区别就在于,自己致仕的官位高些,仕途之上还有些老同僚罢了。虽说还不至于会受人欺压,却也不好再轻易去得罪人了,特别是本地的这些豪绅,更是开罪不得的。
  此事尚未传开,因此现在知情的人很少,突然见到沈溍家小回到家乡,家里的下人们当时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。
  六年的宦途生涯就此结束,沈溍心中也是感慨万分,只是还不至于达到十分失落的程度。但眼下李谦的这首《桃花庵歌》,同样也很符合他的心境。
  只是那字里行间,虽看起来逍遥自在,却终究难掩赋诗之人心头那一抹淡淡的失意。让他感到有些奇怪的是,李谦大好前途还在,怎会生出厌倦仕途的想法来?
  毕竟,同样是致仕乡宦,自己和他也是有着天壤之别的。
  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沈溍,如今也确实是看淡了名利,真正的想当一个隐士了。
  而李谦却是才学惊人,又得天子器重,尽管眼下正赋闲在家,却难保哪天就会被起复,一路高升的。他还这么年轻,何至于做出如此言论呢?
  难道真是对当今圣上怀有怨言?
  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,沈溍便只是随口赞扬了一番,便拉着他一块儿离开,打算私下里再提点一番,免得他今后又发出什么惊人之言来,徒惹圣上不喜。
  李谦刚才上来时,便将宝儿和两个丫鬟给留在了外面,此时也正打算离开,便也任由沈溍拉着出了宴客大厅。
  眼见俩人离开,林秋芸秀眉一蹙,刚刚迈开的脚步只好再次放下,心下轻轻一叹------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感谢【丶Tiffany丶】的打赏。)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