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25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

  五柳巷,林家。
  出身书香门第的林秋芸,在其闺房的布置上,也是十分整洁兼具有书卷气息。
  闺门里的芙蓉暖帐自不必说,每个大家闺秀的卧室,布置得大抵都相去不远。卧室通往外间的门帘处,左边墙角立有一高脚的木制盆景架,上方摆了一盆春兰,墨绿色的叶子衬托着那几朵紫色的花瓣,带来满室的馨香------
  外屋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幅装裱起来的横幅牡丹刺绣,七八种牡丹花的颜色尽展于画中,旁边还挂有几幅稍小的花中四君子。
  另一侧,则是一面靠墙的榆木书柜,一摞摞书籍被分门别类,整整齐齐地归置了起来。四书五经一整套,其中涵盖了《五经传注》、《孝经》、《周礼》,以及朱熹所著的《四书章句集注》等儒家典籍。
  除此之外,还有《女论语》,《女诫》和《女德》等女子必读书籍,再有便是一些魏晋文赋,唐诗宋词乃至元曲杂剧等闲暇读物了------难得的是,书架上除了少数的几册珍本善本外,甚至还藏有异常珍贵的孤本,足见书香门第的底蕴。
  下方是一张榆木书案,笔墨纸砚自不必说,案牍上还放了一只青瓷茶盏,此外便再无他物。书案的边上,还摆有一张长长的琴案,琴案上有一张纹路精美流畅,光泽似金非金的古筝,以及一卷琴谱------
  此时,林秋芸一身儒杉打扮,手上拿着一只风筝,正在屋里不停地来回踱步,脸色显得有些焦急。
  自打那日诗会回来后,那一袭淡雅的身影就时常在眼前晃荡着,每每想起他挥毫泼墨时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,她就为之感到心醉不已。
  窗外的细雨蒙蒙,窗内的男子闲庭信步,赵鹏的有意刁难,他的从容应对,表姑父的欣赏赞叹,两首诗歌,一种逍遥------
  一切的一切,都深深印刻在了脑海当中一般,挥之不去;当日的那一幕幕场景,都深深地印入了心底里,有些恼人。
  可惜的是,当日表姑父没能认出自己,便拉着那人匆匆离去------
  林秋芸恍然惊觉,不知不觉间,自己似乎已经成了那人的“俘虏”。以前怎么没发现,才子还能如此的有味道,如此的与众不同呢?
  少女情怀总是诗。
  林秋芸自己都不知道,以往的她对那些所谓的“才子”不感冒,其实只是因为见过的优秀少年太少,加上她自己又学识渊博,看过的儒家典籍数不胜数------但凡满腹诗书之人,哪怕是对外表现得再谦虚,骨子里或多或少会带着一股子傲气,只是其本人自己都不容易察觉到罢了。
  这样一位不让须眉的女子,普通的才子,又哪能轻易入得她的法眼?
  一见钟情这种事,确实没有发生在她身上过,看对了眼却也是真的。
  奇怪,真是奇怪!
  为何仅仅只是见过一面,就轻易对他产生了好感呢?难道,自己就真是那般没羞没躁,不懂得矜持为何物的女人吗?
  或许,这便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?又或者,因为自己早便是他未过门妻子的缘故,所以心理上更容易接受他一些?
  林秋芸如是安慰着自己。
  在犹豫了几天后,林秋芸毅然决定,要将这只风筝还给其主人李谦------
  “小姐小姐,老爷已经出门了!”
  屋外传来小兰雀跃的欢呼,随即闺房的门也让她给一把推开。林秋芸几步来到门口,略带紧张地看着问道:“车子也准备好了吗?”
  小兰点点头,补充道:“对了,听说这几日李公子都不在家,而是在德庆坊的那所宅院里头,摆弄他的桃花庵呢。”
  “那咱们这便过去吧。”
  “可是小姐------”
  小兰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,小心地提醒道:“咱们就这么过去,会不会让李公子觉得------觉得有些唐突?再者老爷回来后,若是知道了此事,也会训斥你的。”
  林秋芸微微眨了眨眼,笑道:“没事,他又不知道,我是林家的姑娘。”
  小兰恍然大悟,脱口道:“噢------我明白了,小姐真聪明!”
  “得了得了,咱们快走吧,鬼丫头!”
  “小姐,婢子还没换装呢!”
  “噢,那就赶紧的------”
  ------
  ------
  “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下桃花仙。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。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醉半醒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------”
  自打当日诗会过后,这首朗朗上口的《桃花庵歌》,很快就成了杭州城里大街小巷都在传唱的歌谣,就连只有几岁大的孩童都学会了。
  有那好事者,还送了李谦各种各样的雅号,譬如“桃花仙”,譬如“桃花公子”、“桃花居士”或“桃花进士”等。总之,这些称呼全是根据诗歌里的“桃花”一词来取的,这回他算是彻底出名了。
  李谦听到这些,也只是一笑置之,随即便做出决定,将自己在西湖边上的那处居所,打造成为真正的“桃花庵”!
  戏要做全套,既然有了桃花庵歌,桃花庵又怎能少得了呢?
  至于沈溍的提醒,他自然也是毫不在意的,那本就是自己当众写下《桃花庵歌》的本意,刻意做给朝廷看的,本来就是要告诉所有人,自己所向往的是隐士般的生活,对于那些追求功名利禄的人,也是带着些许鄙夷之心的。
  如此一来,朝廷又怎么可能再推荐自己这样的人,入朝为官呢?
  尽管李谦此举表现得很是轻狂,其才华却是难以掩盖的,林北冀却是没想到那么多。
  李谦的这位未来老丈人,可不认为单凭一首诗就能绝了李谦的仕途,自然不肯放过这么一个人中之龙。于是乎,沈溍又受了这位亲戚的嘱托,登门拜访了李谦,为林家说好话来了。
  这么一位大人物登门造访,李谦却没表现出半点受宠若惊的样子,随口扯了些乱七八糟的话来敷衍了一番,便算完事。
  只是,他对于林家的观感却是越来越差了。
  有这必要吗?
  自己也没有强硬要求过,非得退了这门亲事吧?
  事实上,对于这门婚事,李谦如今也是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的。他了解自己父亲的性子,这婚怕是不好退了,这年代的人最是看重孝道,自己倒不如将就着些吧。
  反正这个年代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,只是正妻的地位比较高而已,真要是碰到了喜欢的姑娘,干脆就收为妾室好了------
  相敬如宾的夫妻,在这年头可不少,大都是“父母之命不可违”之下的产物。
  这种门当户对的联姻方式,夫妻之间其实也是不容易产生真正的爱情的,男人们要么纳几个自己喜欢的小妾,要么就养外室------养外室的情况,通常是由于正妻的娘家很有势力,迫不得已而为之。
  管他呢,就当是娶回来尊菩萨,对她敬而远之就是了------
  “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下桃花仙------”
  李谦一边哼着自己老早就听过的歌曲,一边自己动手栽植着桃花,边上帮忙的还有几名下人,以及花钱雇佣来,自称是所谓“花把式”的俩人。
  看着眼前满院的桃花幼苗,李谦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将来那满院桃红的场景来。
  到时,自己坐在桃树底下,置身于这满院淡雅幽香的环境中,品着小酒,下下棋抚抚琴什么的,倒也算是逍遥自在了。
  “少爷少爷,噢不,桃花庵主,有客人来啦!”正在前院忙活的子佩一路小跑着,前来禀报道。
  “客人?又是那些个文人吗?就说我不在!”
  李谦头都没抬,随口便赏了对方一碗大大的闭门羹。他实在是很不喜欢脸上带着假笑,去应酬每天前来登门拜访的那些所谓士子文人,互相之间说着一些诸如“今天的天气哈哈哈哈”之类的无聊话题。
  还让不让人安生了,没正事你上门干嘛来了,就为了说几句废话么?谁有那功夫和你们扯闲篇啊!
  “可是,这人不是文人呀------”
  子佩歪着小脑袋,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该如何形容那上门之人,只好俏皮地笑道:“少爷当真不见吗?那人家这就去回了他,到时你可别骂我哟!”
  “唔?”
  李谦还当是来了什么大人物,不见似乎也说不过去。思索片刻,便起身来到门前的水缸边上洗净了手,亲自出门迎客去了。
  身后的子佩望着他的背影,有些吃味地跺跺脚,又低下头来,小声嘟囔道:“那个姑娘,也太漂亮了些------哼,人家才不会告诉你,你的衣衫下摆上还沾着泥土呢!”
  独自在那嘀咕了片刻,等到她再次抬起头来时,才发现李谦已经不见了人影,心说坏了,自己得看着点自家少爷才行,别轻易就让外边的那些狐狸精给骗了!
  “哎呀少爷,你等等我呀!”
  小丫头确实是让李谦给惯坏了,如今已经越来越不懂得规矩为何物了,特别是不在庄里时。她嚷嚷了一声,便一路小跑着跟了出去------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感谢【就是这么6666】的打赏。)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