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27章 你认识花满楼?

  “李公子且等等------”
  李谦回身看去,却见是一位男装打扮,二八芳华的少女------这次是真正的二八年华,不是二十八-----嗯,没毛病。二八芳华的少女正向自己快步走来,手中还提着一只风筝。只不过眼前这女子面容甚是清秀,导致他只顾打量佳人,而不自觉地忽略掉了那只风筝。
  若不是方才那一声娇唤,只匆匆扫上那么一眼的话,李谦很可能也只会单从衣着打扮上,认为对方是个男子。
  如今这么细细一打量,自然就不可能会看走眼了。
  这女子五官极为精致,身材在江南女子当中也足可称得上是高挑了,至于身段线条------李谦没有透视眼这种神器在手,从那身宽袍大袖中看不出什么来,倒是胸前的那对饱满格外惹眼。
  容貌姣好倒不算什么,江南地区最不缺的就是美女了。
  不说别人,但是子衿子佩那两个小丫头,就长得很是娇俏可人,比起眼前这女子来,也只是略有逊色而已。可她们胜在年纪尚小,正所谓“女大十八变”,搞不好将来身子骨长开了,同样也会出落成两个大美人的。
  只是眼前这位女子,最特别的不是容貌,也不是声音,更不是其他不可描述的部位------她最特别的是气质!是那种由内而外,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浓郁的书卷气息,以及举止间那种曼妙优雅的韵味。
  李谦敢对天发誓,这是自打他来到这个时代,所见过的最吸引人的女子。当然,他并不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,见到美女时,也不可能会表现出垂涎欲滴------猪哥相?
  只是片刻,他便回过神来,拱手笑道:“小娘子可是在唤我?”
  “嗯------”林秋芸俏立于他身前,轻轻点了点头,却又不说话了。
  “------”
  李谦有些发愣,这女人喊住自己,又不说明原因,这话题还怎么进行下去?还会不会聊天了------
  转而,他才注意到了对方手上的那只风筝,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那天------”
  “那天------”
  俩人同时开口,随即又都是一愣,最终只是相视一笑。为了避免尴尬,李谦可不会说出什么你先说之类的话来,那是电视剧里的套路------
  他语速轻快地问道:“原来那天,是你捡了我的风筝呀?”
  “嗯,今日才打听到公子的住处,特地前来物归原主。”
  林秋芸答了一句,李谦便点点头,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,邀请她到屋里去坐坐。作为一个“热情好客”的人,李谦觉得自己现在看上去一定非常的------彬彬有礼,温文尔雅!
  ------
  ------
  俩人来到前院,一看到那满院的桃树幼苗,林秋芸也和刚才的杨清俩人一样出言赞叹。李谦只是谦虚的一笑,然后便领着她往堂屋走去。
  院子里的子佩见到她后,又是一阵惊讶,同时心中也是纳罕不已:“奇怪,真是奇怪!方才我还特意看了看外边,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人了呢?这会儿,她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看来,回头得找门房的李全问问去------”
  堂屋里,李谦和林秋芸分主客而坐。
  林秋芸以袖掩面,动作很是优雅地小饮了一口茶水,而后轻轻放下茶杯,看着李谦说道:“那日捡了公子的风筝,本当立即奉还,只是奴家当时还不知道,风筝的主人是谁,这才有所耽搁,还望公子莫要介怀。”
  “些许小事,何须挂怀------”李谦摆了摆手,却是忍不住问道:“敢问姑娘是如何发现,这只风筝是在下的呢?”
  林秋芸温婉一笑,举起风筝向他晃了晃。
  李谦看到上面的那些字体,先是眉头一皱,转而又释然了。
  自己并未在上面留下落款,她却知道风筝是自己的,那么也就是说,当日的诗会她也在场,是通过自己写诗时的字迹认出来的。
  真是个细心的女人。
  “其实我觉得,公子在这上面所题的诗歌,也是禅意十足呢,且比那日诗会上所作的《桃花庵歌》,也差不了多少------”林秋芸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那只风筝,随后自嘲地笑笑,接着说道:“说来不怕公子你笑话,奴家很是喜欢这首诗,才会拖了这么长时间,直到今日才来物归原主。”
  李谦看到了她的这个举动,心中一动,看着她笑道:“又不是什么稀罕物,姑娘若是喜欢,这风筝就当是我送你的好了。”
  “那怎么好意思呢------”
  “不妨事的。”
  “那便谢过公子了。”林秋芸笑着起身,本想裣衽一礼,却醒觉自己今天穿的不是衣裙,只好改为拱手作揖。
  又是闲聊了几句后,李谦貌若不经意地问道:“未敢请教,姑娘尊姓芳名?”
  林秋芸早有准备,此时便微微一垂首,略带羞涩地答道:“奴家姓陆,陆小凤。”
  李谦闻言一愣,也不知脑袋里哪根弦突然搭错了,脱口就问道:“你认识花满楼?”
  “啊?”
  林秋芸眨了眨眼,茫然道:“什么花满楼?”
  “噢------没事没事,花满楼是我一朋友,呵呵------”
  ------
  毕竟男女有别,她也只是小坐了片刻,便告辞离开。李谦亲自起身相送,一直到了大门口才停了下来。
 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突然又觉得有些不甘心。
  从这女人的举止上看,应该也是位大户人家的小姐才对,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杭州城又这么大,不让对方留下个地址什么的,往后想再见上一面,可能就真不大容易了------为什么这年代没有电话呢?
  此刻,李谦很有一种发明电话的冲动------
  从对方的年龄来看,也该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,再不出手的话,自己似乎就没机会了?
  心里一着急,他便忍不住出声喊住了对方。
  “敢问姑娘------”
  “唔?”林秋芸回过头来,面带疑惑地看着他。
  李谦讪讪的一笑,问道:“敢问姑娘家住何方?”
  林秋芸闻言不由得一愣,转而又是嫣然一笑,随口说了个地址,却并不在五柳巷中。担心对方会真的很快就找过去,赶紧又略带俏皮地补充上一句。
  “我爹可不知道我偷跑出来呢,你一个陌生男子,可不要轻易上门来才是。不然的话,我也要跟着受罚的。”
  “嗯,我明白的。”李谦郑重地点头。
  躲在门后,暗中观察着这一幕的子佩忍不住跺了跺脚,小手一拍额头,心说完了完了,少爷真让这个狐狸精给迷住了!
  回过身来,李谦便敏锐地发现了门后躲着的小丫头,当即故作严厉地喝斥道:“鬼鬼祟祟的,躲在那儿做什么呢?”
  “呀,少爷!”
  子佩惊呼一声,忙站出来,慌慌张张地解释道:“人家不是故意的啦,人家只是------只是------”
  李谦见她神色惊慌,便也没忍心再吓她,笑着吩咐道。“备车吧。”
  “啊?”
  “我说备车,少爷我要回家一趟!”
  ------
  ------
  午后的杭州城里,空旷的青石板街道上,只有稀稀落落的行人在街上闲逛着,大部分都是些游手好闲的混子。
  踢踏、踢踏、踢踏------
  马蹄声远远传来,街上行人纷纷退避。一驾双骡拉着的豪华车子,在车把式的驱使下飞快地向前狂奔,很快便来到了杭州城的北门。
  松木制的车厢里,子佩满脸疑惑地问道:“少爷,怎么突然急着要回庄里呀?”
  “回去退婚!”
  “啊?就为了那个女------那个姑娘,你就要退了林家的亲事?”
  “是,也不是。”
  李谦笑笑,也不和她过多解释。他确实是因为见了那女子,才这么急迫地想要退婚来着,但也并非是因为对其一见倾心,非她不娶------
  他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少年郎,八字都还没一瞥的事,当然不会看得太重。初次见面,彼此都还不算有多了解,自然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往谈婚论嫁方面去想。
  不过李谦觉得,自己如今已经受到了那门亲事的羁绊,看上个家境普通的女子倒是没什么,纳回来做妾就好了------可眼下自己想要追求的,八成是位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,断不会有嫁给自己做侧室的可能。
  也就是说,这样的女人是必须要明媒正娶的。
  李谦确实生出了几分追求之意,也是到了此时,他才算是真正的醒悟了,知道原来自由之身对自己如此重要。
  有妇之夫,还妄想追求好女子?
  难如登天啊------
  退婚,必须要退婚!
  与其守着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未婚妻,还有那么一个极品的未来老岳父,倒不如当断则断,今后也好放开了去追求自己所钟意的女子。
  这一次,李谦是真的下定了决心。
  哪怕是那女子最终看不上自己都好,将来指不定还有别的好姑娘呢?
  这门亲事必须得退,越早越好!
  子佩还想再开口追问几句,一旁的姐姐却是悄悄拉住了她的小手,并用眼神制止了她。
  虽是心有不甘,但她也知道,作为下人的自己是不应该多问的。当下只好闷闷地闭了口,低下了自己的小脑袋------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感谢【乌龙铁观音】的打赏。)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