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28章 风风火火

  少主人归心似箭,车夫也不敢懈怠,开足了马力向李家庄奔去。十里的路程,以骡车全速奔跑的速度,约莫一刻钟的功夫便回到了李家庄。
  李谦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,把个庄子里的人都给整懵了,不知这位素来温文尔雅的李家二少爷,今天这是犯了什么病------似乎有点反常。
  在门口时问过下人,得知父亲目前所在的位置后,李谦穿堂过室,须臾功夫便来到了书房门口。
  “爹!”轻轻敲了敲门,李谦唤了一句,待得到屋里的父亲许可后,立即推门而入。
  “哼,火急火燎的赶回来,有什么事吗?”
  李经纶看得出来,今天这小儿子的举止与以往大有不同,肯定是有什么急事。此刻他还有些怒气未消,这个混账儿子做了首离经叛道的诗也就罢了,还真的摆弄出个什么桃花庵来------真是胡闹!
  不当官,能有什么前途?
  隐士就是那么好当的么?
  然而李谦的一句话,又是差点把他气个半死,直想一巴掌把这小子给拍死。当年,自己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混帐东西?
  “爹,我要退婚!”
  “简直胡闹!”
  李经纶一拍书案,嚯的一下站起身来,怒斥道:“你作《桃花庵歌》,摆弄桃花庵我都由着你了,你现在居然又旧事重提------我今天就明摆着告诉你,此事你想都别想!”
  李谦有些无奈,可他今天也是王八吃秤砣——铁了心要退掉这门亲事的。当下,便直言道:“爹,孩儿已经想清楚了,这门亲事必须得退!你不答应,我就亲自上林家说去。”
  “你------”
  李经纶没想到,一向温顺听话的儿子,现在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自打从金陵回来后,就越来越不容易管教了,现在都敢忤逆自己的意思了。眼下他显然被这话给气得不轻,手指头哆哆嗦嗦地对着李谦点了点,厉声喝道:“你敢!”
  李谦今天也是犯了倔脾气,但他还算比较冷静,没敢再继续顶撞父亲,默然地转身准备离开,身后的李经纶却是冷声问道:“你去哪儿?”
  李谦仍然沉默,心中自然想去的是林家,然而李经纶这时也反应了过来,立即出声喝止道:“你今天要是敢跑去林家退婚,我就打断你的双腿!”
  李谦自然不会将这种威胁的话放在心上,虎毒还不食子呢,何况就算李经纶要打断自己的腿,不能反抗也还能跑不是?
  见他脚步不停,迈步就走出了屋外,李经纶这下彻底的火了,立刻就对门外的家丁下了命令:“给我拦住他,家法伺候!”
  “------”
  李谦无语了,想退个婚还不让,竟是连家法都用上了。
  还有没有天理了?
  还讲不讲道理了?
  好歹也是个两榜进士的出身,致仕的七品芝麻官,连自己的婚事都不能做主了,今后还怎么个逍遥法?
  很显然,李经纶今天不想和他讲道理,只打算和他讲“家法”。老子打儿子,天经地义,何须讲什么道理?
  “爹,今日就算你打死我,这门亲事,我也是要退的!”李谦转过身子,看着他认真第说道。
  “混帐东西!”
  李经纶怒骂了一句,接过家丁递上来的竹条,又是儿臂般的大小------他想也不想,手中的竹条就朝儿子身上甩了下去。
  啪------
  一棒下去,皮开肉绽。李谦竟是躲也不躲,就那么硬生生地受了一记,紧紧抿着嘴唇,一声闷哼被咽在了喉咙里。
  “好好好,今日我就打死你这个忤逆父命的不孝子!”
  话音一落,又是一棒抽了下去。李经纶的心都在滴血,老伴早逝,两个儿子就是他的心头肉,虽说平时管教的是严了些,时不时就会嚷嚷着要动家法-----可再怎么说,那都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,打在他们身上,难道自己就不会觉得心疼吗?
  “爹!”
  李孝匆匆赶了过来,一见眼前这场面,也是吓了一跳,忙上前阻拦,推开了杵在那一动不动的二弟。
  “浑小子,你倒是赶紧躲开呀!”
  他冲着李谦急声一吼,随即又回过身去,对父亲苦苦相劝了起来:“爹,二弟都那么大个人了,您就别再打他了。如今他好歹也是个进士老爷了,您不是说过,咱们李家今后都得靠着他光耀门楣吗?”
  “屁的门楣,咱们李家的门风,都要让这不孝子给败坏光了!”
  李经纶怒气不减,一把拨拉开李孝,又是挥动了手中的竹条,朝李谦身上落去。又是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李谦仍然没想过要躲开。
  “你个傻小子,倒是快躲开呀,以往你不躲得比谁都快么?!!”
  李孝心中焦急,却又无可奈何。面对父亲,他只能出面劝说,并不敢夺下其手上的东西,那样就真的是忤逆不孝了。
  啪------
  啪------
  啪------
  一声声脆响从书房传出,听得站在外面的下人们都是心惊肉跳,却没一个敢进去劝说。子佩也只能是看着干着急,目光一转,竟是发现了正往这边走来的李宝儿。
  “小少爷!”
  她赶紧跑上前去,俯身凑到了宝儿的耳边,小声说道:“小少爷,你赶紧进去劝劝老爷吧,要是他把二少爷给打坏了,今后可就没人带你出去玩了。”
  “我知道呀!”宝儿望着书房的方向,稚嫩的声音中带着些犹豫和紧张:“可是,爷爷生气了呢------”
  爷爷生气了可不是闹着玩的,即便是年纪小如宝儿,都懂得这个道理。
  子佩心急之下,只好诱导道:“那你就真的忍心,眼睁睁看着你二叔被活活打死吗?”
  果然,宝儿一听就吓坏了,拼命地摇着小脑袋,语带哭腔地说道:“我不要,我不要爷爷打死叔父------”
  “那你就赶紧去劝劝吧------放心吧,老爷是不会打你的!”
  “那------好吧。”
  宝儿迈着小碎步,紧张的小手心里都冒出了汗,却又无比坚定地走向了书房,脚步显得很是沉重,宛若赶赴刑场一般。
  子佩暗暗松了口气,不经意间的转头,却是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站着的姐姐,立即就猜到是谁把小少爷给带过来了。
  姐妹俩相视一笑,彼此间看到的都是一模一样的笑靥,如同在照镜子一般。
  ------
  ------
  书房里,又是一声脆响传出,李谦站立着的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了,却仍是咬紧了牙关硬挺着。
  别看李经纶一大把年纪了,揍起人来可真不含糊,好在竹条的落点都在屁股的位置上,痛是痛了些,却还不至于伤筋动骨------皮肉之苦,却是免不了的了。
  “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子!”
  “我打死你这个混帐东西!”
  “我打死你这个逆子!”
  “------”
  李经纶每骂出一声,竹条就会紧随其后地落在李谦身上,李谦只感到臀部传来一片火辣辣的疼。不过早在金陵时,他就已经挨过了一顿廷杖,那些人打的才叫真疼------相比之下,眼下父亲的这顿板子倒是小儿科了。
  呼呼呼------
  李经纶气喘吁吁,打的人都累坏了,挨打的人却仍不肯低头。这一回,他算是彻底领教到了这个儿子的倔脾气。
  稍停片刻,他又是挥起了手中竹条,想要接着再抽时,耳边却是传来了一道稚嫩的声音,正是宝儿。
  “爷爷!”
  宝儿跨步进来,红着眼眶跑到了他的身前,跪下来哭着为李谦求情道:“爷爷,求求您别再打叔父了,把他打死了,宝儿怎么办?呜呜呜------”
  “我------”
  李经纶语气一滞,却也总算是有了个台阶可下,他是真不忍心再打下去了。目光望向身旁的大儿子时,重重地哼了一声,心说这就是个榆木疙瘩,不开窍!
  劝了一次就不再劝了,弄得自己是接着打也不是,不打也不是。相比之下,还是这个小孙子最是惹人喜爱------
  他俯下身来,略微费劲地抱起了份量已经越来越重的小孙子,和颜悦色道:“好好好,爷爷就听宝儿的,今天不打他了。”
  “谢谢爷爷!”宝儿破涕为笑。
  李谦心里也是松了口气,知道父亲这是找到了台阶,顺势下来了。当下,他缓缓跪了下来,也对父亲道了声谢。
  “哼,这亲事你还退不退了?”李经纶冷哼道。
  李谦没有出声,只是默然地点了点头。
  “你------”
  李经纶又要破口大骂,然而终究是顾及着小孙儿也在场,到了嘴边的话又全都咽了下去。沉默片刻,他才再次出声道:“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!我奉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,还要退婚,你就给我滚出李家去,我也只当从来就没生过你这么个儿子!”
  “爹------”
  “不必再说,你自己决定吧!”
  李经纶抱着孙子就往外走去,到门口时又停了下来,头也不回地冷声道:“你可要想清楚了!出了这个家门后,李家的一切,都与你再无瓜葛!”
  “我明白了。”
  李谦缓缓地站起身来,正要走出门去,身后的李孝却是拉住了他,低声劝道:“二弟,你可莫要再做傻事了!爹正在气头上,若是你真想退了林家那门亲事的话,大哥也是赞成的,到时也会帮着你劝劝父亲,凡事都好商量嘛!”
  “大哥,你别再劝我了,我可是个两榜进士呀,离了李家还不至于会饿死。”
  李谦对着他笑了笑,缓缓移开了他抓在自己手臂上的右手,嘱咐道:“就是那两个丫头,还请大哥代为关照着些,别让她们在家里受了委屈。”
  “二弟------”
  李孝又是喊了一句,却发现在这个家里,只要是个男人他都劝不动,便也只好轻轻点头,叹道:“你放心吧,家里一切有我呢。”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感谢【枫叶(丁丁)】和【神圣骑士团长】的打赏。)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