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30章 简在帝心

  初更时分,圆月高挂。
  林秋芸披着一袭纯白色的浴袍,安静地坐在自己闺房外的廊檐下,望着前方天井小院里的那一株白玉兰,心思却并不在这上面------
  小月台上,丫鬟小兰蹲在她身旁,正绘声绘色地向她低声汇报着今天午后,李家庄里才刚刚发生不久的事情。那神情,那动作,都活像是她亲眼看到了白天那一幕似的。
  “姑爷------李公子火急火燎地赶了回去,见到了李家老爷,进门第一句话就是要退了咱们林家的婚事------小姐您可不知道,李公子当时真是铁了心呢,他凭什么看不上小姐你呀?真是的------”
  “然后李老爷就很生气,厉声训斥了他一句,然后李公子就开口解释啊,才刚解释两句呢,李老爷就气得不行------嗯,反正就是发了大火了,声音都越来越大,传遍了整个院子呢------再然后,李公子就说他已经想得很清楚明白了,这门亲事是一定要退的,再再然后李老爷就说要动家法了,李公子却是一步都不肯让呢,再再再然后------”
  见她有些出神,小兰不禁轻轻推了她一把,提醒道:“小姐,李公子正闹着要退掉这门亲事呢!为此他还挨了一顿板子,最后甚至都让李家老爷给轰出了家门------现在这事在外边都传得沸沸扬扬的,你难道就一点儿都不着急么?”
  “着急什么?”
  林秋芸回过神来,朝她温婉的一笑,伸手轻轻将悬挂在额前的一缕青丝捋向耳后,整个动作随意而自然,却偏生流露出十足的韵味。
  小兰有些无奈,心说那可是你的如意郎君呀,如今亲事都快要让亲家给退了,你居然还一点儿都不着急。这真是------真是皇帝不急,急死个小太监!
  这也难怪,她并不知道,就在自己上沈家去打小报告的当口,自家小姐已经与她的如意郎君相见了,这才有了午后的那一出大戏------
  林秋芸也没再和她打哑谜,笑着解释了一句:“我今天见到他了。”
  “啊?见到谁了?”小兰略微一怔,很快便明白过来,登时惊得瞪大了眼珠子,脱口道:“真的?!!小姐,你真的见到李公子了?”
  “你个死丫头,小点儿声!”林秋芸笑骂道:“一惊一乍的,还怕人家不知道,小姐我幽会情郎去了?”
  话一出口,俏脸便微红了起来,暗暗啐了自己一口。
  “呸呸呸,都是大姑娘家了,怎么能说出这种没羞没躁的话来------就是不知道,他现在怎么样了?伤得应该不轻吧?才刚刚挨了一顿板子,又被赶出了家门,身边连个能照顾的人都没有------”
  美人出浴,脸上未施粉黛,鬓角处还残留着几滴晶莹的水珠,一颦一笑尽显柔美婉约之态------可惜的是,在这深闺中无人欣赏。
  此时四下无人,又是在自己的这方天井小院中,她的坐姿便也显得随意而放松,两条修长纤细的莹润小腿就那么伸长展开着,在宽松的浴袍下半掩半露,皎洁的月光透过廊檐,落在那小半截粉嫩上,折射出一种佳人浴后的慵懒气息。
  小兰也意识到自己方才声音太大,当即便压低了嗓音,小声地追问道:“那小姐你快说说看,那李公子人怎么样,脾气好不好,是不是真像那些人所说的那般,仪表不凡,待人还温和有礼------”
  那天的诗会,她作为下人自然没法进入宴客大厅,只能在外面等着看从厅里传抄出来的诗词,所以连李谦是个什么模样都没见到------或许也见到了,却是无法从众多士子中辨认出来。
  小兰说着说着,突然语音一滞,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小姐的脸,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。
  “小姐,你脸怎么红了?”
  “呸,死丫头,谁说我脸红了?!!”
  林秋芸轻嗔了一句,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,忙话锋一转,打趣道:“你打听那么多做什么?莫不是------你也看上了李公子?”
  小兰打小就跟着她,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,关系早就如同自家亲姐妹一般了,没有外人在时,俩人偶尔也会笑闹一番。日后,小兰更是会作为陪嫁的丫鬟,跟到夫家去继续服侍她的。
  “人家这还不是在为小姐你操心呀,哪还能看上小姐您的如意郎君呢!”
  小兰撇了撇嘴,转而又是想起了自己先前的问题来,便再次问道:“小姐,你既是见到了姑爷,那他怎么又急着要退亲了呢?难道是------他真把你当个大男人了?”
  林秋芸只是轻轻摇头。
  “那姑爷是在见了小姐之后,对你不太满意?也不能呀,小姐这么温柔善良的媳妇,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呢------”小丫头蹲在地上,双手撑着尖细的下巴,继续天马行空地猜测了起来:“难道是------哎呀!”
  林秋芸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,让她这一声惊叫给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脱口就骂道:“死丫头,一惊一乍的做什么呢?”
  小兰却浑不在意,拽着她的胳膊就追问道:“小姐小姐,难道是李公子他------他------”
  林秋芸本就不容易真的生气,也只是在小兰面前说话才随意了些,却也从来都无法对其说出重话来。只是片刻,她便恢复了从容之色,笑骂道:“鬼丫头,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话都说不利索了?吞吞吐吐的,有话就直说!他怎么了?”
  “李公子他------”小兰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,试探着问道:“他不会是和那些人一样,也喜好------喜好男风吧?”
  “------”
  林秋芸额头直冒黑线,彻底败给了她那异常丰富的想象力,干脆决定向她坦白了。
  “你忘了,我今日并未打算表明身份吗?”
  如水的月光洒满了这一方青石板,微凉的夜风轻轻拂过面颊,她坐在廊檐下,两手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浴袍,心里却不知是该喜------还是该忧?
  “那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  林秋芸轻轻一叹,抬头遥望着天上那一轮明月,思绪飘到了今天与李谦相见时的场景,喃喃道:“我这是一不小心,抢了自己的夫婿了------”
  ------
  ------
  金陵帝都,皇城禁宫。
  朱元璋身着一袭梨花白的便服,领角和袖口处绣着金丝的云纹花边,头上只随意挽了个简单的发髻,横插一簪,端坐于乾清宫的大殿宝座之上。
  这位一国之君素来崇尚节俭,在衣食住行上也没有那么大的排场,除了在比较正式隆重的场合,衣着大都十分朴素。受他的影响,大明宫室自上而下,皆喜素雅的服饰装扮,连太监和宫女们也不例外。
  这位帝王的勤劳治政也是出了名的,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,此时才刚下了早朝,他又在亲自批阅各地送上来的奏疏了。
  不过勤勉的朱元璋也很快就发现,自己一个人的精力终究还是有限的,在罢免了宰相后,又设置了几位殿阁大学士来辅佐自己,便是内阁的雏形了。区别就是,如今的内阁权力并不大,只相当于顾问的形式而存在。
  朱元璋看完一份山东道御史送上来的折子,提起朱笔作了批示后放到一边,再取来下一份折子一看,是浙江道送上来的,关于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桃花庵一事。
  那位御史也甚是细心,把整件事情的经过都给讲了一遍,从“声名远播”的李谦回乡开始讲起------揣摩圣意这种事,干得好了分分钟就能平步青云,人家自然要认真对待了。
  先是船舫上吟诵改版《逍遥游》,再到林家上门退亲,之间的经过可谓百转千折,堪称戏剧化的演变,一直到李谦被赶出家门为止,奏报得十分详实细致。
  当然了,李谦真正引起地方上的注意,其实是从那幅天子墨宝出现后才开始的。前面发生的许多事情,都是御史后来才去打听了解到的。
  风闻奏事嘛!五分真,三分假,余下两分靠脑补,这也是身为监察御史的一种天赋来着------
  正如李谦所预料的那般,朱元璋对于庄子他老人家不太感冒,因此看到那首改版的《逍遥游》时,也只是一笑而过------终究只是少年人的玩乐心性使然罢了,犯不着当真。
  若是李谦那回改的是孔孟文辞,事情就不那么好揭过了,最轻也是一个“离经叛道”的罪名安到他头上去------即便是一国之君,都不敢随便冒犯孔孟,亵渎圣人经典。这两位圣贤的身后,站着千千万万的读书人,代表的是天下士林的尊严!
  谁敢轻易开罪?
  看到桃花庵歌时,眉头不禁轻微的一皱。再到之后李谦摆弄的那个什么桃花庵,朱元璋的眉头皱得更深了,逐渐汇聚于眉心,形成了一个“川”字。
  然而,当他看到李谦为了退一门亲事,竟是闹到被其父亲赶出家门时,又是忍不住一乐。
  “哈哈哈哈------”
  笑罢,朱元璋张口就骂道:“这个愣头青,屁大点的事儿还闹得沸沸扬扬!真若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,便让她当侧室不就成了?还整了退婚这么一出,这些个饱读诗书的文人呐------”
  后半句话他没有再说,但无须想都知道不是好话。
  太过迂腐!
  始终只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,朱元璋自然不会很在意,因此也只是简单做了批示后,便放到了右手边的折子中。正待继续批阅别的折子时,他却是微微一愣,伸出去的手也不自觉停了下来。
  “杭州------”
  【本卷终】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感谢【取名字难难】【枫叶(丁丁)】【随叶纷飞】的打赏。)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