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32章 竞争岗位太激烈

  杭州府衙,位于西湖十景之一的柳浪闻莺以东,就在布政使衙门附近。
  这一带自南宋以来,素来是地方官府驻衙的聚集地,藩司、臬司、都司以及县衙、官廨、学宫等一系列官府建筑,也同样都挤到了这附近------许是风水太好的缘故?
  三开间的府衙大门看上去十分阔气,六扇门也是标配,只是整个建筑规模,以及衙前所留出来的那片开阔地,都是附近那两个小县衙无法与之相比的。
  李谦浑然未觉,方才车上那人其实与自己同路,因此便早早下了车,走了小半个时辰,才来到衙前大街。
  此番进城之前就已经想好了,自己这两榜进士的出身,怎么着都能到府衙里去谋个差事,当个师爷什么的。不想到了府衙一问,才知道府尊老爷早就有专门的师爷了------别说是师爷,杭州府衙如今连书办这类文职,都是不缺人的。
  这年头,竞争岗位竟也如此激烈?
  倒是那门子细问之下,才知道这是位进士老爷,很是恭敬地要请他到衙里去坐坐。对此,李谦十分感动,然后婉言谢绝------话说对方又不是个漂亮姑娘,自己拒绝一个大老爷们,为何也会有种酸爽的感觉呢?
  说实在的,这会儿进士的身份可了不得,搞不好整个杭州府三年都出不了一个,各县的知县也大多都是举人的出身,甚至还有贡生授官的。至于那些会试中落榜的举子,一旦举贡入了国子监后,升官的速度也是快得很,放到地方上不是监察御史这种实权人物,就是知府知州什么的。
  若非如此,沈溍一个洪武十八年的进士,又怎么可能会在短短几年内就平步青云,坐到兵部尚书这样的关键位置上?
  立国之初,只要不是太过迂腐的进士,钻研钻研,很快就能位极人臣了------李谦这个进士例外。
  一个三甲进士,如果跑到县衙里去谋个差事,说出去是会让人笑掉大牙的。因此,心比天高的李谦决定,到布政使衙门去瞧瞧------
  然而事与愿违,布政使衙门也不缺人了,特别是师爷这种抢手的位置,那都是布政使大老爷从之前的任上带过来的,根本就不对外招聘。
  我勒个去,县衙就县衙吧,饿死事大,失节事小------
  当下,李谦只得沿原路返回,路过仁和县衙时驻足观察了一会,只见那门子立在门前,腰板儿挺得笔直,看上去甚有气势,有那么一点点后世军人的味道。
  站在街边看了片刻,李谦便抬步前行,往前方不远处的钱塘县衙走去,竟是连上前询问一番的兴趣都欠奉。
  来到钱塘县衙外,果然就发现了不同之处。衙门建筑当然都一个样,关键是这边的门子看上去十分疲懒,整个身子都没精打采地倚在了门框上,身材也变成了“S”型------
  李谦站在原地思索片刻,毅然向他走了过去------这可是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,才总结出来的一点点经验,很值钱的!
  找工作当然得有些技巧,想要当精英,那就得找个管控严密,秩序井然的好单位,多的不敢说,兢兢业业地干上他几年,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的。但若是想混日子的话,就要反着来了,领导越不管事儿,自己就能过得越舒坦。
  如今的李谦只想混混日子,两个县衙都在一个地方,开的工钱肯定也是差不多的。混日子嘛,自然是首选钱塘县衙了------他们专注于培养国家蛀虫二十年,品质有保障!
  说来还真巧了,李谦上前一问,得知县尊老爷这几日恰好打算招一位西席先生,教小公子读书。
  西席先生,也可被称为师爷。
  明清两朝,只要是官府特聘的先生都算是师爷,只不过此师爷非彼师爷,教书的“师爷”,当然不能和正宗的“绍兴师爷”相提并论。
  正儿八经的师爷,指的是辅佐知县处理刑名、钱谷、文牍等事务的谋士,属于没有官职在身的幕僚。这类人通常都是全才,比起许多新官上任,毫无工作经验的县令来,他们更擅于处理公门中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,相当于县尊老爷的影子般存在着。
  李谦现在要应聘的,显然不是真正的师爷,但总归也还算是个不错的差事。教书先生可是个体面的工作,连衙门里的各种烦心事都不用管了,安心教“官二代”读书即可。
  李谦这进士的名头,那可真不是开玩笑的,举人出身的钱塘县令得到门子传报后,立即就亲自迎了出来,可谓是给足了他面子。
  “不知是李检讨到访,本县有失远迎,还望恕罪!”
  “哪里哪里,劳驾县尊大人亲迎,倒是在下的不是了。”李谦满面春风,彬彬有礼地和他寒暄客套着,却是暗自撇了撇嘴,这知县不行啊!
  自己好歹也是个进士老爷不是?居然不用大开中门的礼仪来迎接自己?
  县尊老爷若是知道他此刻的想法,怕是立马就得让人把他给轰出去了。
  县衙的仪门哪是那么好开的?
  通常只有新官到任、喜庆大典、皇帝临幸、宣读诏旨或是举行重大祭祀典礼活动时,才会大开仪门。唯一的例外,便是知县的老爹从家乡过来看望儿子时,为显孝道,知县老爷才会打开仪门来迎接。
  县令姓王,单名一个伦字,年近三旬,生得是相貌堂堂,仪表不凡,眉眼间隐现可见一股威严正气------据说夜里就连小鬼都不敢轻易招惹这样面相的人。
  为此,李谦感到有些奇怪。这县尊老爷看上去人模人样的,官威应该也还是有的,怎么手底下那帮下属都是一副熊样呢?
  寒暄过后,王知县将李谦请入了县衙,然后俩人在客厅里又说了几句诸如“今天的天气哈哈哈哈”之类的废话,才算是进入正题。
  “听门子说,李检讨今日过来,是要任这西席一职?”王知县对李谦十分客气,饶是李谦已经致仕,也仍尊称其在翰林院的检讨一职称。
  李谦点头答道:“正是。”
  王知县轻轻颌首,笑道:“如此甚好!犬子天资愚钝,还望先生对其严加管教,本县在此先行谢过了!”
  话落王伦便站起身来,面色严肃地朝李谦揖了一礼,然后细细地嘱咐李谦,告诉他自家儿子但有顽劣不肯用功之时,任打任罚,从严处置即可------李谦不禁心生感慨,果然是亲生的!
  随后,王知县出声吩咐,让门口候着的一名差役去请来了王小公子,和李谦见了一面。至于拜师礼,这年代的人很是注重这个,并不会当场就仓促进行,于是推到了明天。
  总之,工作算是就这么定下来了,每月一两银子的束脩,食宿全管。
  工资的确是少了点儿,但李谦可不全指望这个。他现在只想暂时找个落脚的地方,旁的事情以后再说,至少自己吃饭的问题解决了,就不用再继续待在庄子里,搞得那两户佃仆也过得都不安生了。
  ------
  ------
  从知县官廨里出来,李谦漫步于大街之上,心情还算不错。
  工作有了着落,不用担心自己会成为大明朝第一个饿死的进士后,本应先回位于上塘河的庄里收拾东西,然后搬来县衙居住。但此时天色还早,李谦并不着急。
  没走一会,肚子便开始打雷了,他这才意识到,自己今天还没吃午饭。
  毕竟是过惯了好日子的地主少爷,庄里佃户们每日吃的饭菜,李谦还真有些难以下咽,每次都只是勉强吃点儿而已。可见“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”这句话的正确性。
  当下最要紧的,自然便是先祭了五脏庙再说,正好离武林门大街不远,李谦便来到上次曾带宝儿来过的那家小店,吃了一大碗的混沌,外加两碟小点心。
  武林门大街,乃是杭州城最热闹的所在,临街商铺鳞次栉比,其间更是有一条小胡同,胡同里汇集了整个江南地区的各种美食,素有“美食胡同”之称。
  李谦从美食胡同里出来后,又是在附近随意逛了逛。
  走着走着,不经意间便来到了太平坊,李谦才忽然想起,这太平坊不就是陆小凤那天告诉自己的地址么?
  太平坊也叫太平里、清望街,算是杭州城里比较有名的一条坊巷,因为这里边住着好几户官宦人家。
  择日不如撞日,既然今日无意间过来了,索性直接登门拜访好了。至于陆小凤那句略带俏皮的警告之言,李谦才不会放在心上。
  很奇怪,一般的年轻人最怕见岳父岳母,许是拐了人家的女儿,心虚所致------李谦对此却十分不屑。不就是见见女方父母吗,有什么好怯场的?
  当下,李谦便径直走进了太平里,没多久又------退了出来。
  李谦敢对天发誓,自己这真不是怯场,而是忘了带礼物------好吧,紧张还是会有一点的,真的就只是那么一丢丢!
  这年头,登门拜访他人通常都要备好礼物,互相之间关系熟稔之后倒是可以不拘小节,初次登门的话,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少的,至少能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,还能大大减少吃“闭门羹”的几率。
  当然,送礼也并非一定要专门挑贵重的来送,即便是遵循古礼,拎只野鸡上门都成,礼轻情意重------这鬼话你信吗?
  反正李谦是不太相信的。
  对方既是大户人家,三代之中就必然有人取得过功名,否则早就没落了。虽说士人之间的往来,送只野鸡也确实让人挑不出毛病来,可这份礼也未免太轻了些。
  古礼是古礼,现在距离礼乐崩坏的春秋战国时期,都过去多少年了?
  李谦掐指算了半天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------很多年!
  也就是说,时下遵循古礼也不算错,但只有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,才会干出这种蠢事来!自己现在是打算见人家府上的千金小姐,礼重了也不定能见着,礼轻了却是肯定见不到的。
  因此,眼下李谦最先要考虑的,是准备一份足够份量的见面礼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