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34章 风月之所是非多

  柳翠巷,作为杭州城里有名的烟街柳巷,这里每天人流不绝,不分昼夜,街上随处可见年轻的士子文人,大腹便便的富商巨贾,鲜衣怒马的富家公子哥,以及便装出行的达官贵人。
  柳翠巷之名,起源于南宋一位名为柳翠的歌妓。
  相传此女色艺双绝,名满京城,曾住在这条街巷里。她喜好佛法,常行善事,后来得了高僧点化,终得脱离凡尘------至于到底是成佛还是成仙,不可考。此后,便有众多的版本故事流出,还被写成了小说话本,得以在民间广为流传。
  再往后,到了如今这会儿,柳翠巷俨然已成为杭州城里十分有名的寻花问月之所,街边秦楼楚馆无数,文人骚客们走过柳翠桥时,通常都喜欢开口吟诵一句“骑马倚斜桥,满楼红袖招”,借以彰显自己的风雅情怀。
  春风一笑楼,便座落于柳翠巷中。
  这家府城新开的妓馆,一手所捧出来的头牌清倌人,只用了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,风头便盖过了杭州花魁海棠红姑娘,生意更是火爆到了令西湖船娘们都羡慕嫉妒恨的地步。
  作为春风一笑楼力捧的红姑娘们,其待遇可比楼里普通的姑娘们要好太多,不但所住的房间比别的姑娘好,就连偶尔的一些小任性,鸨母也是听之任之,极少出言责骂。她们对于要接待陪酒的客人,都是有权挑挑拣拣的,不想见的男人大抵也是可以不见的------当然,权势太大的人除外。
  相比起那几位红姑娘,楼里的头牌清倌人柳如烟,在这方面就可以任性许多了。
  艳名远播之后,她已经连着拒见了无数客人,竟也没挨过鸨母的责骂,反而和她说话时,妈妈总是和颜悦色、温言细语的。其他的姑娘们纵然是心怀妒忌,却也没人敢当着面说出一句怪话来。
  与前边院子的喧嚷嘈杂不同的是,春风一笑楼后方的这一处天井小院里,向来都十分幽深静谧。置身其中,会让人产生一种恍若隐居深山,身处禅院道场中的错觉。
  噔噔噔噔------
  一阵急促且轻快的脚步声在二楼的楼道上响起,打破了小院里这一固有的沉寂。
  凌空的木制长廊并不适合急走和快跑,那样发出的声响太大。平日里,下人们都会特别注意,哪怕是跑腿干活时,都是一副轻手轻脚,小心翼翼的样子,谨守着这一方天井阁楼上的规矩。因此,整个楼里能发出这样声响的,只有两个人。
  头一个自然是鸨母,除去未曾露过面的东家以外,春风一笑楼里就数她最大了。另一个有权这么干的人,无疑便是柳如烟了。
  然而作为姑娘,特别是当红的清倌人,言行举止之间自是不会如此轻佻,一言一行都得格外注意,又怎可能会做出快跑这样的动作来?
  所以这么一个特权,便理所应当的,由她的贴身丫鬟柳儿来代劳了。
  此时的长廊上没几个人,一眼望去,只有两个容貌俏丽的红姑娘斜倚在美人靠上,小声地在聊着些什么。边上则是她们的贴身丫鬟,正轻摇着手中的团扇,为自家主子扇着凉风。
  此时已是四月,入了初夏时节,浙江一带已经有些热了。
  没顾得上和廊边的两位姑娘打声招呼,柳儿便径直跑了过去------这小丫头素来嚣张惯了,其他人对此早已见怪不怪,谁让她是柳如烟身边的丫鬟呢?
  来到柳如烟的闺房前,只象征似的敲了敲门,不待屋里传来回应,她便径直推门而入。
  房间里,二八芳华的少女坐在桌边,手中正拿着一卷琴谱在认真看着,自然便是近来艳名传遍杭州的柳如烟了。
  风月之所,从来就不乏姿色过人的妙龄佳人,若说门外那两个女子的容貌是中上之姿,那么柳如烟就属于上等的姿色一列了。精致的五官,白皙的肌肤,绝好的妖娆身段,便足以让任何第一眼见到他的男人感到瞬间的惊艳。
  然而这还不是最致命的,最让人难以忘怀的,是她那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清丽脱俗、不染烟尘的独特气息,使得她能够有别于其他青楼女子。也正是凭借着这一点,她才能稳压杭州花魁海棠红一头,让无数男人为之深深着迷,不可自拔。
  她此时身着一件淡粉色的春衫,外罩一袭长可蔽膝的素白轻纱,自腰部而下则是一件湖蓝色碎花的百褶裙。柳儿进来后,她头也不抬地问道:“什么事?”
  “小姐,咱们的画让人给抢了!”
  “唔?谁抢了?”
  闻听此言,柳如烟黛眉轻蹙,抬眼问道:“不过是一幅普通的画作罢了,能值几个钱?那人真若喜欢的话,让人再画一幅不就好了?”
  “可是------可是那个混蛋,真的抢了咱们的画呀!”
  小丫头对此也是纳罕不已,一路上她都在苦苦思索,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对方抢自家小姐的画去做什么?她摇了摇头,微嘟着小嘴,闷闷不乐道:“也不知是哪个家伙闲着没事干,竟还出了双倍的价钱,买走了咱们的画呢。”
  说着,她紧走几步,将手中的钱袋子递到了柳如烟的面前:“喏,这是那人付的五钱银子,荣公子一分没拿,全给了咱们呢,说是给小姐赔罪的,他明日会再重画一幅送过来,还是二百文钱------”
  “你这丫头真不懂事!”
  柳如烟俏脸一板,有些不悦地训斥道:“人荣公子不过是延后了一天才交画,咱们又怎好意思收下他这笔钱?明日取画时,定要把这钱如数奉上,可不能平白占了人家的便宜,知道吗?”
  柳儿点头应是,转而又问道:“小姐在习练什么曲子呢?还是《相思令》吗?”
  目光转向手中的琴谱,柳如烟轻轻点头,略微苦恼地说道:“是这曲子,今天我又弹了几遍,还是没弹好,得再多练练。”
  “小姐,您犯得着这么拼命练习么?”柳儿撇撇嘴,不屑地说道:“杭州城里谁人不知,小姐擅舞不擅琴?现在还有哪个敢这么不给面子,强迫您抚琴的?再说了,小姐的琴艺也不算差呀,那些个姑娘们,琴艺比您好的,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。”
  柳如烟摇摇头,看着她笑道:“小丫头口气不小,成心哄我开心呢?莫说是杭州城里的姑娘了,单是这楼里,琴艺比我好的就有两位呢。”
  “小姐,咱可不能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------”
  柳儿还待再说,她已是摆了摆手,轻声道:“成了成了,别再打搅我了,我再练上一会。”
  话音刚落,楼道里又是传来一阵“咚咚咚”的脚步声,比柳儿的声音可大多了。主仆俩人对视一眼,柳儿开口道:“得,她又来了,真是没个清静!”
  “小丫头你说什么呢?当心我撕了你那张臭嘴!”
  人未至,声先至。鸨母尖细的嗓门传来,随后人也来到了门口,同样是走了个形式般敲了敲门,然后推门而入。
  目光狠狠瞪了柳儿一眼,看向一旁的柳如烟时,她又恢复了招牌般的谄媚笑容。
  “如烟呐,外边来了位大人物,这回你可真得见见了,否则一旦惹恼了他,咱们往后的生意可不好做------”
  她说着说着,却见柳如烟面色一寒,自己的声音竟也不觉跟着弱了几分,心中暗暗叫苦的同时,仍有些不甘心地继续劝道:“哎呀,如烟,你先听妈妈说,今儿个来的可是通判大人家的公子,这面子咱们可不能不给。就当是妈妈求你了,出去陪他喝杯酒好不好?”
  “不去。”柳如烟淡淡地拒绝道。
  “------”
  鸨母有火无处发,眼睛却是瞥向了一旁抿嘴偷笑的柳儿,扯着尖细的嗓子吼道:“你笑什么笑?!!不懂规矩的东西,还不给我滚出去!”
  “你------”
  柳儿当即就想还嘴,却让对方给一眼瞪了回来。再看看自家小姐,见她没有要为自己出头的意思,小丫鬟只好颓丧地低下了头,悻悻地退了出去,并为俩人带上了房门。
  见她满脸愤愤地朝这边走来,美人靠上的两位姑娘却是乐了,笑着说起了风凉话。
  “哟,小丫头这是怎么了?”
  “依我看啊,八成儿是碰上了比她更嚣张的人,让人给赶出来了------”
  俩人说着掩嘴一乐,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,惹人遐思。柳儿只是斜睨了她们一眼,鼻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,便沿着长廊走远了。
  身后的两对主仆却是气得不轻,俩丫鬟在那叽叽喳喳地小声啐骂着,在自家主子面前充分地展现出了义愤填膺的情绪,俩主子却似乎不大领情。
  “得了得了,你俩要真有本事,就替我上去扇那丫头两耳光,不然就统统给我闭嘴!”
  见她发火,另一人却是“扑哧”一笑道:“姐姐和她置什么气呀?一个不懂事的丫头片子罢了。你又不是不知道,如烟最是护犊子了,她的人妈妈能说得,咱们可训不得呢!”
  “哼,那小贱人,还不是仗着少------”
  话未说完,不远处的房间里却是传来了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是瓷器破碎的声音。俩人皆是一愣,互相对视一眼,继而同时望向了柳如烟的闺房。
  吱呀------
  房门打开,柳如烟一脸寒意地迈步而出,紧随其后出来的鸨母脸色也不太好看。随即俩人一前一后,一言不发地径直下了楼,往前院走去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