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37章 祸水东引

  柳如烟自然听得出来,张复亨这话中的深意。
  所谓的“伺候喝酒”,便是风月场所里最为常见的以口渡酒了,雅称“皮杯儿”。
  那样的场面十分淫1靡,楼里的许多姑娘也时常如此伺候过贵客,柳如烟倒也见过不少,就连别的清倌人也曾半推半就地尝试过,只有她是个例外。
  柳如烟倒也没能料到,初次相陪,这姓张的竟会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。那可是自己的初吻,岂能轻易失去,且还是眼前这等厚颜无耻的登徒子?
  她微微低下了头,眼中霎时闪过一道寒芒,再抬起头来时又恢复了常态,看着张复亨轻笑道:“张公子莫怪,妈妈确实不曾教过奴家这个,还望公子原谅则个!”
  “呵,如此看来,满堂春这鸨母可就当得有些失职了------”
  张复亨接过她手中的酒杯,一仰脖便喝了个干净,然后将酒盏重重地拍在了桌上。再看向柳如烟时,已经换上了一种不紧不慢的语速,悠然道:“那么这两日,便让你们妈妈好好的教教你,本公子希望下回再过来时,如烟姑娘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  柳如烟笑容一滞,随即便更加热烈地在脸上绽放开来,犹如一朵盛开的百合。
  “公子放心,如烟会将此话带给妈妈,只是------奴家实在是很没天分,自小学东西就不快,三两天的时间,怕是学不会的------”
  “这没关系,本公子可没说让你学个精通,知道个章程就行!再者------”说着和身旁的周宁相视一笑,笑容同样的暧昧,只听张复亨继续道:“姑娘越是青涩,本公子才越发觉得畅快呢,哈哈------”
  柳如烟黛眉倏然一挑,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,放在桌下的双手也不自觉地紧握成拳,强自抑制着心中的怒气。忽然她身形朝着侧方一闪,堪堪躲过了张复亨揽向自己身子的手臂,站稳身子时已是气定神闲,整个动作行云流水、一气呵成,像是此前就演练了无数遍一般。
  “张公子,请你自重!”再开口时,柳如烟语气微冷、面若寒霜,早已不复最初的温顺模样。
  “自重?你让本公子自重?呵呵------”看着她此刻那张冷冰冰的俏脸,张复亨不屑地笑了笑,心中倒是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。
  “柳如烟,你居然还会功夫?”
  “很奇怪么?”
  柳如烟不答反问,继而又是冷笑道:“虽则我只是个弱女子,却出身猎户之家,自小长于山中,会几身防狼的本事,并不稀奇吧?”
  “弱女子?”张复亨皱了皱眉头,随即摇头道:“不不不,比之寻常的女流之辈,如烟姑娘已是巾帼不让须眉了!”
  “小女子不才,哪能当得公子如此谬赞?”
  “当得当得,姑娘快快请坐,适才我只是想和姑娘开个小小的玩笑,还望姑娘莫要介怀才是。”
  张复亨非常识趣地打了个哈哈,便算是揭过了这点小小的不快。倒也并非是真怕了柳如烟展现出来的这一手功夫,他父亲身为堂堂的三府老爷,分掌粮运、水利、屯田及江海防务等诸多职权,手下能调动的人手还是很多的------当然,正规的卫所军队是不归通判管的。
  换言之,在这杭州地界里,他张复亨还真不需要惧怕些粗鄙武夫。何况对方还只是个弱小的女子,纵然真学有几手功夫,也顶多具有三脚猫的水准罢了。
  退一万步来讲,她能以一敌三、以一当十,还能一人对付得了几十人不成?单论一县的捕快,或是巡检司都不止这个数了,自家老子管辖的可是整个杭州府的捕盗防务!
  只是好汉不吃眼前亏,眼下可不是能耍横的时候,且在这事上,自己还是理亏的一方。
  众所周知,寻花问月也是讲究个你情我愿的,人家姑娘不让碰,就真的不能乱来。专做皮肉生意的普通姑娘已是如此,就更遑论柳如烟这种卖艺不卖身,且还名气不小的清倌人了。
  别看青楼女子只是贱籍,这里边的水可深着呢,卖笑的不代表就没有后台。但凡有名气的艺伎大都交游广阔,所结识的达官贵人和地方豪绅都不少。
  因此,在没打听清楚柳如烟和这家妓馆的背景之前,确实是不能胡来的。若是真逼得柳如烟愤起反抗的话,自己也会挨揍------揍了就是揍了,就算能秋后算账,自己总归是有些得不偿失的。
  当然,清倌人被强占了身子的也在不少数,但那些主儿都是权势显赫之辈,小小的案子说压就压下去了,张复亨自认他老爹还没这个能耐,轻易就能罩得住自己。
  他是狂,却还不傻。官场里向来十分凶险,授柄于人的事情要尽量少干。
  谁还没几个仇家和政敌?
  指不定,哪天就让人给抓住了把柄痛打七寸,张家不死也得脱层皮。寻常的作奸犯科还没什么,柳如烟却是性情刚烈之人,被污了清白后自尽怎么办?
  那时别说自家老子是通判了,知府都不管用!
  柳如烟其实也有些紧张,眼看着张复亨前倨后恭后,她也没敢得寸进尺,顺着台阶就下来了。
  “方才奴家也多有不敬之处,还望张公子海涵才是------今日言语冒犯了公子,如烟也甚感惶恐,要不奴家抚琴一曲,作为赔罪如何?”
  “如此甚好,有劳如烟姑娘了。”
  向一青楼女子示弱,张复亨本还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,打算来日再寻机教训教训这小贱人来着,倒是不曾想过,对方也会给足自己面子。
  他虽是初到杭州,却也在这短短几天里听说了不少坊间的传闻逸事,其中就有柳如烟琴艺平平之说。今天接触过后,倒也证实了这说法的真实性------柳如烟一开始就拒绝了弹琴唱曲儿,后来才不情不愿地跳了支霓裳舞,便是最好的明证!
  那么------现在她肯主动为自己抚琴,便算得上是一种殊荣了,寻常的客人可没这样的机会。这样一想,先前的那点儿不快情绪,张复亨倒是忘了个七七八八------男人果然都是贱骨头!
  “是公子选首曲子,还是奴家来为公子选呢?”
  柳如烟一反常态,抬眼妩媚一笑,眉眼间竟是隐隐含了几分春情。一双秋水美眸媚态横生地眨了几眨,她贝齿轻咬了下娇艳欲滴的薄唇,柔声娇嗔道:“只是公子要选人家会的才行,否则我可不依呢!”
  那神态,那轻摇身子像是在撒娇的小动作,真叫一个秋波流转,颠倒众生,把个张复亨给迷得是七荤八素,一时有些找不着北,只能是一个劲儿的胡乱点头。
  “甚好,甚好!我就不为难姑娘了,姑娘随意弹奏即可,只要是姑娘弹唱的曲子,本公子都喜欢,哈哈------”
  “这样啊------那如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柳如烟神情不见任何变化,转过身时,眼里却是划过了一抹狡黠之色。
  雅间里本就备有琴案,天字号雅间里更是配置了上等的古筝,专门用来招待贵人的。
  柳如烟端坐在琴案后方,双手抚在琴弦上轻轻拨了几下,纤纤玉指一勾一挑间,便有杳杳的琴声传出。调试好琴音后,她才开始缓缓弹奏了起来。
  琴声悠扬,张复亨却是听得神情一愣,因为这曲子他很熟悉,昨天才在花魁海棠红那里听过------细细听来,柳如烟的琴艺的确比海棠红差了不少,也不像她的舞技那般让人惊艳,当然也并非如坊间所议论的那般“堪可入耳”。
  张复亨的琴艺也不算精通,欣赏的水平却不算低,品味了片刻后,已能得出个清晰的结论——中等偏上。
  一段小小的前奏过后,柳如烟才开了腔,温婉柔美的嗓音和着乐声,轻声吟唱道:“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下桃花仙。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------”
  正是近来流传于江浙的《桃花庵歌》!
  这首诗问世后,坊间一开始也只是出现了老百姓们传唱的歌谣,所配的曲调却是不一而足的,纯粹是闲暇时的随口哼唱,只能算是一种消遣而已------这种自古诗演化而成的歌谣,在各地都有人哼唱,天南海北五花八门,什么奇腔怪调都有。
  词都有固定的词牌名,配有专门的曲谱,这是诗所不能比的。但真出了名的诗作,被编成曲子传唱于秦楼楚馆间,也是一件平常之事。
  这首《桃花庵歌》便是如此。
  曲谱出于金风楼,据说是琴艺了得的海棠红所编,近来整个杭州的艺伎们都在争相传唱。而今天,却是柳如烟第一次唱这首曲子,目的很不单纯。
  “车尘马足显者趣,酒盏花枝隐士缘------”
  “------若将花酒比车马,彼何碌碌我何闲?”
  “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醉半醒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------”
  “------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!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——”
  一曲循环往复,待到曲终之时,柳如烟嫣然一笑。
  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  早已准备好的说辞,将助她顺利转移张复亨的注意力------也可以说,是将张复亨的仇恨值,全都转嫁于杭州才子李仲卿身上。
  此计,名为祸水东引!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