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41章 李夫子的第一天

  有人说,懒驴上磨屎尿多,寓指懒惰的人一到了要干正事的时候,就会寻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以逃避。
  对此,李谦很有发言权。他并不觉得自己这是故意推延拖拉,而是磨刀不误砍柴工,是为了更好的完成接下来的工作!
  一番洗漱完毕,便对知县大人的长随吩咐道:“去给我再打盆水来备着,待会儿我如厕完后,还要洗脸。”
  “------”
  长随那个瀑布汗啊,心说这位爷未免也忒讲究了些,跟个娘们儿似的。他这一整套洗漱下来,没半个时辰是绝对完不了事儿的了------
  李谦话落便径直奔往茅房,到了地儿一看------嗯,还成,知县官廨里还是很讲究的,非但茅房十分干净,就连手纸都备好了。
  很多人误以为,古人的生活条件都特别差,比如最起码的,大便后居然连个厕纸都没有,这其实是不对的。
  唐宋时期的古人,擦屁股倒也的确用的是厕筹,俗称搅屎棍,材料用的是木条或竹条。但据载自元朝以后,便已经有了手纸,但当时多为皇宫和贵族所用。
  打从朱重八兄弟推翻了元朝以后,到了这会儿,手纸其实早已普遍流行------当然也还是有钱人用得多,穷苦人家的话,则大多还是沿用了“厕筹”这样的东西。
  道理其实很简单,如今造纸术已经相当发达,已不再是纸张太贵的年代了。家庭条件尚可的人家,都买得起书写用纸了,手纸的出现又有什么稀奇的?
  即便是在唐宋年间,也难保就没有奢侈之人用纸张擦屁股的不是?莫说是纸了,用丝绸布帛擦屁股的权贵就数不胜数------
  窥一斑便可知全豹,明清时期的古人,生活条件也绝非想象中的那么差。至少像李谦这样的地主家少爷,总体上来说,过得还算是比较不错的------虽然不如21世纪。
  旁的且不说,单是洗漱用品这一块,就有牙膏牙刷,已隐约可见后世的雏形------当然也不便宜。
  牙刷还好,用的是骨头和猪鬃所制,两根蜡烛的钱就能买到了,牙膏则是药铺子里专门有配的健齿药方。此外还有洗澡洗脸洗衣服用的胰子皂,当然也是死贵死贵的,普通人暂时还用不起这个。
  这样的例子简直不要太多,李谦作为一个阔少爷,平时自然不会太在意这些事情,就连洗澡都有两个俏丫鬟侍候着,极尽奢侈腐败之能事------尽管刚开始那会儿,他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但久了也就习惯成自然了。
  一番收拾停当后,李谦换上了一袭崭新的华美衣袍,配上那张年轻英俊的面容,看上去倒也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------其实这就真不是他喜欢显摆了,实在是以前家里给做的这些衣裳,就没有一件是能体现朴素作风的!
  “好了,我自己认得路,就不劳你引领了,帮我把那身换下来的衣裳拿去洗洗吧。”话落,李谦便径直朝内院走去。
  “------”长随哭了,此刻他很想家,想回去找妈妈。
  ------
  ------
  这年代的拜师礼虽然也很郑重,却并不需要准备太多的东西,一张香案并简单的拜孔孟所用器物,便已经足够了。比起后世的交个学费填张报名表,这就能算是对先生的格外重视了。
  王知县昨日就吩咐了一名长随,让其安排好一应物事,束脩也都给李谦准备好了------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,终究还是得他自个儿来为儿子举行这个隆重的拜师仪式。
  王小公子年龄不大,也只比李谦的侄子宝儿年长了两岁,看上去倒是挺壮实的,差不多相当于两个宝儿的身材了。
  他先是拜了圣贤,之后再拜先生。这个过程中,李谦一直在暗中观察王知县的脸色,发现并没有爆发洪荒之力的前兆后,才算是把心放回了肚子里,当即便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大通训诫话。
  “咳------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从今往后,尔当立志潜心向学,刻苦钻研,勤学不辍,戒骄戒躁------用心聆听圣人之言,以静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己任,切记不得偷懒耍滑,懈怠学业------”
  一番谆谆教诲的言语,听得王小公子昏昏欲睡,边上的王知县却是连连点头,心说自己请来的这位夫子还是有些学问的,至少态度还是很正确的。
  李谦当然不会如此古板教条,只不过在家长面前,严谨治学的姿态必须得摆出来,否则对方会认为自己没个夫子该有的样子。
  误人子弟这种很不道德的事情,自己也肯定是做不出来的。该怎么教就怎么教,毕竟自己也有过当学生的经验,且还是两世的学生。
  至于能不能教好,就不太好保证了------
  这种事向来都是师傅领进门,修行看个人。真要是颗好苗子,只需浇水施肥,人家自个儿就会“噌噌噌”地开始往上长,完全不用过多操心;实在不是那块料的话,就算是揠苗助长,也不会有多大的成效。
  很快李谦就发现,王知县人很实在,他的话也是可以不用打折扣来听的。
  所谓的“犬子天资愚钝”,绝非是单纯的自谦客套之语,他家这位王小公子,确实很愚钝------说是早就上完了蒙学,还学了几个月的《论语》,其实也就勉强能认些字而已,连《论语》里的学而篇都还背不全。
  无怪人常说胸大无脑------说错了,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,营养全长在身材上了嘛!
  这有些出乎李谦的意料,毕竟这年代培养读书人的步伐很快,“神童”是广受大众喜爱赞扬的。在江南一带,十二三岁的学子通常已经能过县试府试,成为童生了,十四五岁的秀才也不少见------当然,很多人实际上也就止步于秀才了,举人的确不好考。
  一番简单的考校过后,李谦有些无奈,这钱不大好挣啊------当下,只能是先从《论语》开始教起了。
  “好了,咱们今天就学这一篇,你跟着我先来念一段------”
  李谦打开了自己手中的书卷,抑扬顿挫地念道:“子曰,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------”
  王小公子便摇头晃脑,跟着念了起来:“子曰,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------”
  李谦也懒得去纠正他这个习惯,毕竟这年代没有标点符号,摇头晃脑才有节奏感------
  私塾里传出了朗朗书声,李夫子的第一天教书之旅,也算是正式开启了。斑竹帘隔着的门外,王知县站在廊下静静听了一会,才点点头转身离去。
  然而这样的情况,只维持了不到半天的时间------
  上午包括午饭后,总共只教了两个半时辰,李谦就回到自己屋子里睡觉去了。能提早放学,王小公子当然是很高兴的,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儿。
  李谦这种做法其实也不算过分,本来这会儿先生每天讲学的时间就不算长,也可自行安排,更多的是靠弟子回去自学------只是对于王小胖来说,这根本就是在扯淡!指望他自学,显然是不太可能的,除非太阳打西边儿出来!
  平时即是如此,夏天就更是如此了,且还会缩短上课的时间。毕竟天气太热,学生学不进去不说,闷在屋里时间长了还容易中暑------不过,这是仲夏才会发生的事情。
  李谦却管不了那么多,反正在他眼里夏天都一样的热,甭管初夏仲夏都一样,必须缩短教学时间!
  再说了,王知县给自己的月薪也不高啊,还指望自己能有多大的干劲?自己可没想过,要当一位辛勤的“园丁”------
  入夏之后,杭州城的天气确实已经很热了,李谦估计今天大概有二十七八度的样子。
  躺在床上打开了窗,却并无太多风吹进来,没睡上一会已经是汗流浃背了,这一刻的李谦突然很想家,当然不是在想妈妈------他想念的是子衿和子佩,多怀念有她们俩人在身边随侍的日子啊!
  一个翻身从榻上坐了起来,李谦有些惆怅地喃喃道:“还是那俩丫头比较贴心,天冷了会给自己添棉被、一个熏香,一个起炭炉;天热了会给自己扇风,一人揉肩,一人捏腿------就是不知道她们在家怎么样了,有没有受到欺负,姓赵的还有没有再上门来要人?”
  搬了张椅子来到廊下,李谦坐在门口发起了呆,这里倒是时不时会有丝丝的微风。突然又发现,院子里那棵银杏的树叶在轻微摆动,树荫下似乎更凉快些。
  然后,他便搬了张春凳来到树荫下,毫无形象地躺了下来,继续发呆------不,是在思考人生!
  人的总是不会轻易满足的,能坐着绝不站着,能躺着绝不坐着------眼下的李谦就是这么个状态。才躺了一会儿,他就又觉得不太舒服了,幽幽地长叹道:“为什么,现在这年代没有摇椅呢?太out了------”
  不远处的月亮拱门边,长随手中拿着张烫金的请柬,才刚一进院子,就听到了他的这句由衷感慨,脚下又是一个踉跄,差点儿跌倒------
  这位李师爷可不像是来教书的,他分明就是过来享受的!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