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44章 屠夫?书生?

  李谦一直都有个优点,那就是对待下属十分的护犊子。
  若非如此,前世的部门经理,他也不会干得如此轻松了。自己每天花天酒地的生活,完全就是个甩手掌柜,却能得到一干下属的拥戴,积极地去完成所有该完成的工作。
  祝振东虽不是自己的下属,替自己办事时却还甚为勤快,因此李谦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,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前去解围的。
  钱典吏是户房钱科的主管,工作地点当然也在六房,就在县衙的二进大院里,处于大堂前、戒石坊左手边的东厢位置。夫子院却是处于后衙,距离那边还隔了个大院,再七拐八绕的经过各个门洞走远路的话,肯定是来不及的。
  到时,搞不好咸鱼已经变成死鱼了------
  当下李谦也顾不上规矩了,径直穿堂过室,经二堂到大堂,很快就来到了月台前的石阶下。
  大堂和仪门之间的大院,通常称之为正院,左右两侧各有数排廊房,乃是六房书吏的办公之所。
  所谓“六房”,当然也并非单指六间房,而是有好几排的房子,毕竟一个县里事务庞杂,远非六房可以覆盖。因此除了外六房之外,尚有其他诸如承发房、架阁库等内科房,总共加起来,已经达到了十三个科室之多。单是这外六房,其下就分出了不少的下属机构,例如户房之下有钱、粮二科,兵房还分出了马科等。
  外六房,便是照着朝廷的“吏户礼兵工刑”六部仿照出来的六个管理机构,同样冠以此名,只不过是“六部”改成了“六房”。此六房在县衙里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,因此就陈列于正堂前的左右两侧,整整占据了两排的建筑。
  最初时,外六房也是按着升堂排班的左右列来建的,东厢是吏、户、礼三房,西厢对应的则是兵、刑、工。后来随着户房的事务越来越繁杂,导致人手不断增加,就硬是把个礼房给挤到了对面去,东厢便由吏、户两房给独占了------
  李谦在衙门里也才待了几天,自然不可能对所有的事情都门儿清。
  户房书吏的办公地点他倒是听说过,也知道具体在哪个房间,钱科在哪间屋子却是不太清楚了。不过这也不打紧,因为那边闹出的动静太大,声音已经远远的传了过来。
  “小王八羔子!谁借了你这狗胆,还敢跟我动手了?我呸!”
  话音落下,又是一阵哐哐铛铛的声响传出,可见那边的战斗的激烈程度------
  李谦不敢再多做耽搁,当即便循着声音小跑了过去。也是在这时,正打算找他禀报的门子才刚进了仪门,见状忙是冲着他的背影喊道:“李师爷,外边有人找您呢,说是您的故人------”
  也不知李谦有没有听到,总之门子的话还没喊完,他人就已经消失在了视线当中。门子有些无奈,只好急急忙忙地追了过去------
  第二排廊房的天井里,随着钱典吏的一记狠拳落下,长随祝振东便应声昏倒在了地上。
  “我呸!狐假虎威的狗东西,还敢和老子叫板了?”钱典吏朝他身上又是狠狠吐了一口血沫,随即一擦嘴巴,对身旁的两名白役道:“把他给我抬下去。”
  正当此时,李谦堪堪赶到。
  满脸鲜血躺倒在地的祝振东模样非常凄惨,以致于李谦只瞥上一眼,脑袋便“轰”的一下炸开了。再看向那年约四旬、身穿青衫的钱典吏时,他眼中的怒火已经喷薄欲出,戟指怒喝道:“老匹夫,休得猖狂!”
  话落已然欺身而上,像头发怒的豹子般扑向了钱典吏,朝着对方面门就是一拳。
  钱典吏让那一声暴喝给吼得有些愣神,猝不及防之下,只听得耳边呼呼的风声传来,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,颊边传来一阵剧痛,人便侧身栽了出去。
  一旁的两名白役吓坏了,刚才钱典吏和堂尊的长随打起来时,他们还能拉拉偏架,时不时给祝振东来上一记阴的,这才让钱典吏这文弱书生得以胜出。
  但眼下这人可是李师爷,再敢随意出手耍阴招的话,他们敢保证自己会死得很难看!
  这边钱典吏小小吃了个亏,摔在地上那一下又不轻,早已落入了下风。李谦却是宜将剩勇追穷寇,气势很足,冲着地上的钱典吏又是狠狠踹了几脚,然后整个身子都扑了上去------
  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,又所谓痛打落水狗,就是这么个道理。
  李谦才不傻,给对方丢双白手套,来场公平决斗这样的事情,绝对不是他这种智商能干出来的蠢事,偷袭才是王道!
  砰------
  砰------
  砰------
  李谦挥出了一拳又一拳,直到第四拳要落下去时,钱典吏终于偏头躲开了。随即,他便开始反击,和李谦扭打在了一块儿。
  堪堪赶到现场的门子看到这一幕后,也是瞬间就惊呆了。他根本就无法想像,看上去温文尔雅,懒懒散散的李师爷,居然也有如此凶狠暴戾的一面。
  这是读书人能干的事情吗?而且对方还是位进士老爷------门子包括边上的那两名白役,三观都在今天被刷新了一遍。
  “你们------你们两个,怎么还不上去拉开他们?”
  门子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,其余俩人却是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,看着他苦笑不已。神仙打架,可不是他们这种小鬼能掺和的。
  钱典吏此刻也是血气上涌,根本就顾不得李谦的进士身份了。
  按大明律例,殴打有功名在身的士子可是条不小的罪名,哪怕对方只是个秀才,旁人都不能“有辱斯文”的。当然,大明律也没说清楚,士子殴打了别人又当如何------一般文人,还真干不出当众打架这种掉身价的事儿。
  门子有些郁闷,眼下能劝架的只有自己了,不行也得咬着牙上啊!钱典吏被打伤了倒是不打紧,若是把李师爷给打坏了,自己这在场之人也得背个连带责任的。
  “李师爷,钱令史,你俩有话好好说嘛,否则到时堂尊怪罪下来,小的们也不好交待呀------”
  说着他便走上前去,拉着一人的手打算劝开俩人。结果------不幸被误伤了一拳,正打在脑门上,两眼一翻便很干脆的晕了过去------也不知是真晕还是怕担责任故意装的。
  “住手!”
  千呼万唤,县尊大人终于到了,扭打中的俩人这才停了下来。然后------李谦突然一拳击出,又是狠狠一拳砸在了钱典吏的鼻梁上。
  喀嚓------
  只听一声脆响传来,伴随着钱典吏的一道惨嚎之声,登时便是两道血箭喷射而出,溅到了李谦的胸口上,瞬间就染红了他整个前襟。所有人都傻了眼,呆呆地看着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阴险小人,心里有一万只那什么马在狂奔------
  自今日起,李谦将再次刷新头条,成为热点人物排行榜第一的存在,话题大致是这样的:
  “震惊!李仲卿公然出手伤人,原因竟是这个------”
  “屠夫?书生?究竟哪一面才是最真实的李谦?”
  “李师爷VS钱典吏!是因爱生恨,还是相爱相杀?两位书生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------”
  “------”
  ------
  ------
  县衙外的街上,林秋芸主仆二人左等右等,都不见刚才那门子再出来。
  小兰心急之下,又是打算上前再催问一次,不想却是见到了正往这边走来的杨清。当下便像是见了鬼一般,躲进了车厢里。
  其实杨清虽是见过林秋芸一面,却也未必就会认得她这么一个小丫鬟,只不过自家小姐的名誉要紧,让对方给认出来就不太好了。
  见到林秋芸疑惑的神情,小兰解释道:“小姐,那杨公子又过来了。”
  “喔------”
  林秋芸轻轻应了,掀开车帘的一角向外悄然看上一眼。一见果然是杨清后,她放下帘子幽幽的一叹,若有所思地自语道:“他又挑着这时候过来------看来,咱们今天怕是要白跑一趟了。”
  “小姐,咱们可以再等等啊,等他走了后,小兰再去给你问问那差人,存心消遣咱们还是怎的------”
  她的话还没说完,林秋芸却是摇了摇头,有些恹恹地道:“不必了。我们这么久都不见差人回信,要么是里边发生了什么事,要么是------”
  “是什么?”小兰疑惑道。
  “要么就是他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,继而心怀芥蒂,不愿再见我了。”
  “这------怎么可能?”小兰吃吃地道:“姑爷他------他有这么聪明吗?”
  “那你认为呢?”林秋芸只是苦笑,随即出声吩咐车夫道:“时辰也不早了,咱们这就回去吧。”
  车子缓缓向前开动,调了个头便往东而去。
  车厢里,小兰仍有些不甘心地说道:“小姐,咱们这就回去了?”
  “不然呢?”
  林秋芸并不看她,目光只是平视着前方的车帘,神情显得有些失落。
  有时候,哪怕只是一点小小的误会,都是不容易解释清楚的,当然最主要也是对方根本就不愿给你这么个机会。不过她也并不是打算就此放弃,只想着等过上几天,李谦气消了些后再来------只是她心里却也难免会在胡思乱想,越想就越是觉得难受。
  小兰见她面色不虞,便也不再搭话,非常识趣的闭上了嘴。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