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46章 智商碾压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李谦的临时书房,指的自然是那间小私塾,平时给王小胖子上课都在这里。
  
  杨清今天会过来,倒也在他的意料之中,毕竟都好几天过去了,也该有些消息了才对。早在这之前,他就让杨清帮忙打听那位“陆姑娘”的消息了。
  
  事实上,这种行为无异于大海捞针。名字和家庭住址都是假的,单凭着自己那几句简单的描述,想在这杭州城里找一位大家闺秀何其艰难?
  
  不过这并不是李谦放弃的理由。找不到就算了呗,又不是让自己天天出去打听消息,反正杨大少爷闲着也是闲着嘛------
  
  “真找不到?”
  
  “真找不到。”
  
  杨清端起手边的茶水,十分优雅地轻抿了一口,而后捧着杯苦笑道:“我这几天都让人找遍了,可说是将杭州城都翻了个底儿朝天,就是找不到你说的这位陆姑娘。”
  
  “姓陆的人家倒是有几户,我也专程让人去打听过了。人家的闺女,可都没你说的那股书卷气,容貌我倒是没机会见到,却也和你所说的差了十万八千里------”
  
  “我不是说了,她不一定姓陆么?”李谦鄙夷地看着他道:“你智商上线了没?地址都是假的,名字难道就不能有假了?”
  
  “智商------什么意思?上线又是什么------”
  
  杨清茫然问了一句,却见李谦眼睛一瞪,他便赶紧答道:“我又没说只打听了那几户姓陆的人家,只不过是更为留意他们罢了。至于别的人家,那你可就有的等了,没个一俩月功夫,可别想出什么结果------你真当那些大家闺秀们,成天都抛头露面不成?”
  
  李谦只好轻轻点头,转而又道:“再过不久便是端阳节了,到时,姑娘们总该出来逛逛了吧?”
  
  “那也很难找出人来啊,你自己见过,旁人可没见过------”杨清面露难色,忽然心中一动,立马问道:“对了,你能否把那姑娘的容貌给画出来?”
  
  “画影图形?”
  
  “没错!”
  
  “你真认为那玩意儿有用?”李谦不屑道。
  
  “呃------”杨清顿时为之语滞,这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事情。
  
  别看画影图形对于缉拿凶犯有些用处,其实对方只需稍微乔装一下,就不太好辨认了。也就只有那些面部特征比较明显的,才容易让人给认出来而已。
  
  最为关键的是,李谦对于人姑娘的五官面貌,描述得也太模糊了些,最有特征的只是气质而已------任你有再好的绘画功底,都是不容易描绘出来的。
  
  “我先试试吧。”
  
  李谦说着便开始磨墨,然后在案牍上试着画了一下。奈何他绘画功底本就很一般,画出来的人像,就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了------
  
  “就是这个?”杨清指着画像问了一句。
  
  “嗯,就是她了。你拿着出去找找吧,三年能找出来我算你有本事!”李谦没好气地将画拍到了他脸上,心中却是不免有些泄气。
  
  “------”杨清很无语地看着他,想了想,又开口道:“其实吧,这画影图形不单需要绘画功底,更重要的是熟谙此道的画师------”
  
  李谦立即会意,眼前一亮道:“你是说,公门里的画师?”
  
  “没错!”
  
  杨清点点头,却又泼他冷水道:“不过------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了。画师没见过真人,只能按着你说的特征来描绘,而你说的那些又不太明显,能否画得逼真还两说呢。”
  
  “那就找人试试吧,你先等会儿。”
  
  李谦说着便出了书房,径直去刑房里拎来了一位书办,平时捉拿一些在逃人犯时,就是刑房的这些文吏们负责画图。
  
  钱典吏都被收拾了,他们这些小小的书办,又哪敢不遵从李师爷的指派?
  
  果然正如杨清所料的那般,经验十足的老书办试着画了几次,都画不出能让李谦满意的画像来。
  
  李谦心中的失望又加深了几分,寻思着要不还是不找了吧?真若有缘的话,总还有再相见之日------只是缘分这东西,还真有些说不准。【△網WwW.】
  
  自己这么务实的一个人,难道要指望这个?
  
  不过要说对那姑娘心怀怨恨,倒也还不至于。感情之事讲究的是你情我愿,人姑娘又没对自己表达过爱慕之情,自己也没为此损失过什么------至于退婚一事,本就是自己的意愿,还怪不到她身上去,顶多算是根小小的导火线而已。
  
  “拉不出屎就赖地球没引力”这样没品的事,李谦自认还做不出来。
  
  “仲卿兄------”
  
  “李师爷------”
  
  杨清和老书办忽然同时出声,弄得李谦不禁一愣,随即便示意老书办先说。
  
  书办轻咳了声,捋着颌下的几撇胡须道:“属下倒是可以为李师爷举荐一位画师,不敢说能画出八分像,四五分应该不成问题。”
  
  “哦?”李谦脸色一喜,忙催促道:“那你快去把他找来。”
  
  “这个------”
  
  “放心,该付的价钱一分不少。”杨清摆了摆手,阔气十足地说道。
  
  “倒也不是这个意思------”老书办摇了摇头,看着李谦说道:“属下手头上还有些公务要处理,若是给耽搁了,怕是到时王刑书会怪罪------”
  
  “可是要紧之事?”李谦问道。
  
  “算不上。”
  
  “那就先别管,他要真急的话,找他人处理一下不就得了!”
  
  李谦刚才过去时,看到就这个老书办在忙活着手头上的事情,而其他几人则是神游天外。若不是他们都坦言不擅长这个,自己也犯不着打扰眼前这人的公事。
  
  老书办脸上露出苦笑,李谦见了不由得一愣,转而便是恍然了。敢情这位老书办是得罪了上司,所以被穿了小鞋?
  
  “旁的事你先放一边,我说了算!”反正他都说了不是要紧之事,公器私用一回也无妨,李谦淡淡地补充道:“到时若那王刑书怪罪于你,大可让他去与堂尊理论。”
  
  “多谢师爷厚爱!”
  
  老书办喜不自胜,对着李谦就是一个长揖,心说可算是找着靠山了!
  
  待到他离开后,李谦纳闷地看着杨清道:“我是不是让他给当了枪使?”
  
  “什么意思?”
  
  “就是被人给利用了。”
  
  “这有什么可打紧的?”杨清不屑地道:“一个小小的刀笔吏罢了!莫说是你这位进士老爷,就是一位秀才到了这衙里,他们都得客客气气地供着。”
  
  “对了,你刚想说什么?”
  
  “噢,你不说我还忘了。”杨清面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这几日想了想,有一个人,倒是和你说的那姑娘挺像的,不过我也就见过一面,不太好确定。”
  
  “谁?”李谦神色一动,看着他的眼中浮现出了几分希冀。
  
  “这个人------她姓林。”
  
  “然后呢?快说说是哪家的。”李谦催促了一声。
  
  “------你老丈人家的。”
  
  “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?”李谦狠狠瞪他一眼,很想给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印五根手指印,最终还是强自忍了下来。
  
  杨清讷讷道:“究竟什么是------智商?”
  
  “别问那么多了,你已经暴露了你缺少这东西的事实。”
  
  “------”杨清一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好又换个了个问题,看着他道:“对了,能否和我说说,你和那柳如烟是什么关系?”
  
  “什么什么关系?没关系啊。”李谦有些茫然。
  
  “真没关系?”
  
  “我连见都没见过她,你觉得能有什么关系?”
  
  “你不说实话。”杨清仍然不太相信,心说现在你还好意思说没关系,骗鬼呢?
  
  “你智商果然没上线。”李谦心中不禁一乐,这种智商碾压别人的感觉,实在是------太酸爽了!
  
  杨清快要抓狂了,他直觉这不是什么好话,偏偏自己又听不懂,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。李谦见之有些不忍,只好两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。
  
  杨清稍一琢磨,顿时就全都明白了,这混蛋果然是在骂自己!
  
  “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?”李谦转移话题道。
  
  “你真不知道?”杨清半眯着眼看他,表情十分的曹操。
  
  “不说算了,我还没兴趣知道呢。”
  
  “------”杨清无奈地耸耸肩,一脸的“I服了YOU”。
  
  什么叫隐士?这才是真正的隐士啊!
  
  无论是坊间还是士林,如今都已经穿得沸沸扬扬了,作为当事人的李谦,就身处在这杭州城的衙门里,对此居然是连听都没听说过,这已经不能用深居简出来形容了。
  
  若是让李谦来形容自己的话,恐怕只剩下“宅”字了,不过他还是觉得隐士的称号比较好听些。然而当他从杨清口中得知,自己莫名其妙成了此次事件的绯闻男主角后,终于有些不淡定了。
  
  “什么乱七八糟的?那女人拿我当挡箭牌之前,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?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?侵犯了我的名誉权知不知道?太过分了------难道不该补偿我一笔小小的名誉费?”
  
  见他那一脸不乐意的样子,杨清只觉得这是“得了便宜还卖乖”的典型,有些闷闷地想道:“怎么这等好事,偏偏就不能落我身上呢?虽则只是个婊子,总也脸上有光不是?啧啧------再怎么说,那都是杭州的新任花魁人选呐,指不定还有拔得头筹的机会呢!”
  
  再看向李谦时,眼睛里已经充满了羡慕嫉妒恨,凭什么好事都全让你给占了!
  
  正在这时,老书办回来了,还领来了一位年轻的书生。李谦打眼一看,自己居然认识对方,可不正是卖过画给自己的那书生么?
  
  老书办为俩人引荐道:“荣荣,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李师爷,还不快拜见李师爷。”
  
  ------
  
  ------
  
  (PS:感谢【优优切克闹】【元象】的打赏!求一波票,推荐票!)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