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48章 不是冤家不聚首

  出了县衙便是衙前街。
  整一条街上,每隔百步开外便是一处官府建筑,这一带自然也是繁华无比。衙前多是些官署学宫,街边店铺倒是不多,但衙后一条街,可就真是店铺林立,茶楼酒肆连绵不绝了。
  手头上有了宽裕的银两,李谦请客自然得去大酒楼,即便是他想秉持“勤俭节约”的传统美德,杨清想必也是不会答应的。
  开什么玩笑,堂堂富家大少爷,哪能到街边小饭馆里去吃饭?很掉身价的好不好?这事要是传出去了,他杨家大少的脸面该往哪儿搁?
  闲谈间俩人便选好了去处,巧合的是,居然是李谦先前拒绝过张家公子的那家酒楼——怡然居!
  怡然居,位于衙后街上的府儒学署附近。立地三层的高楼,看上去十分气派,里面有百来个座位,临街都是绿栏杆。这会儿还远未到饭点儿,酒楼里却早已是喧喧嚷嚷,人声鼎沸了。
  其间酒客不断,多是些大腹便便,衣着朴素的富商员,以及锦衣华袍的士绅名流------普通人可没在这里消费的资本。此外,还有一些卖艺陪酒的优伶乐师,吹拉弹唱好不热闹。
  李谦对这些却没多大的兴趣,前世的各种夜总会,酒吧迪厅等场所他可没少去。早就是见惯了世面的人,这种落后的娱乐方式,在他看来有些小儿科了。
  俩人径直上了三楼,要了个上好的包间,隔音效果还算不错,门一关上就比较安静了,不会影响到里面客人的交谈。在这大夏天里,坐在包间里也丝毫不会感觉到闷热,这当然要归功于边上冰鉴的功劳。
  所谓“冰鉴”,乃是一种盛放冰块的容器,功能可谓是十分强大,不仅能散发冷气,使得室内凉爽无比,还能保存食品,相当于这年代里的冰箱。
  早前冰鉴本是青铜制,到了这会儿,已经出现了木制的。
  刚一落座,点齐了酒菜后,李谦便吩咐伙计取些干净的布料来。杨清对此有些疑惑,待那伙计下去后,便出声问道:“你要布料做什么?”
  “冷敷啊。”
  李谦说着便撩起了自己的胳膊,将手臂上的伤口展示给他看,杨清登时膛目结舌。
  他到衙门时,李谦和钱典吏已经打完了,因此并不知道此前有大事发生,所以在见到李谦脸上的轻微瘀伤后,也只当是磕着碰着了而已。
  没办法,那伤口实在是太轻微了些,根本就不会引起他人的过多留意,加上当时对方在追问林家那姑娘的消息,自然也就转移了他的注意力。
  “你------你和人动粗了?”
  杨清愣愣地问了一句,见李谦点头,心中顿时更为惊讶了,不敢置信地道:“你可是堂堂的两榜进士,还有人敢和你动手?”
  “难道你现在是在做梦?”
  “这真是------真是有辱斯文!”
  “唔?”李谦眉头一皱,一边仔细地检查身上各处伤口,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:“你再敢说一声‘有辱斯文’,我就让你体验体验什么叫做‘不斯文’。”
  “啊?噢!”
  杨清好半晌才反应过来,忙陪着笑解释道:“仲卿兄,我可不是在说你。我说的是那人有辱斯文,胆敢殴打士人,何况你还有过官身,这罪名更是可以往重了判的------”瞥眼瞧见李谦没搭理自己的意思,他话语不由得一滞,讷讷道:“这个------仲卿兄,你如何处置那人了?”
  “没处置。”
  “没处置------”杨清瞪大了眼睛,看上去蠢萌蠢萌的,就差傻乎乎地嘟起个嘴学人玩自拍了,“你为什么不处置?”
  “吃亏的又不是我,最先开始动手的也是我------”李谦笑着答了一句,结果抬头见到了他这表情后,心中立即就泛起了一阵阵的恶寒。
  “停!我说,你能不能别瞪眼啊?蠢萌这表情真的很不适合你,到了你这儿它就只剩下个蠢,没有萌了------看得我尴尬癌都犯了。”
  “------”
  杨清额头直冒黑线,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,心说你这张嘴可真够损的!
  ------
  ------
  “哼哼,这李谦居然跑去县衙里给人当了西席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!”
  赵鹏一直都在留意着李谦的动向,因此对于他近来的消息,掌握得可谓是十分准确。当柳如烟的桃色传闻,还在文人士子当中热烈谈论时,他已经派人打听到了李谦的去处。
  此刻,他正和苏赫同行,漫步于衙后街上。
  “赵兄,你打算怎么对付他?”苏赫随口问道:“咱们待会儿,要去县衙?”
  “这件事我还没想好,今天不过是出来随意逛逛罢了,要不------”赵鹏手中的折扇在胸前一停,止步看着苏赫道:“子阳兄,你来给我想个好主意?”
  “这事儿可不好办!”
  苏赫摇了摇头,蹙眉道:“李谦本就是两榜进士,即便是如今被圣上勒令致仕,那也是有过官身的人,你我两个小小的秀才,拿什么去和他斗?”
  见赵鹏神情略微有些不悦,他仍是坚持劝道:“赵兄,我知道你们家在朝中有靠山,在这杭州地界也不需要怕任何人。但我感觉这个李谦------仕途还未尽毁,将来也并非没有起复的可能。若非如此,沈尚书又怎会待他如此亲切?咱们又何苦给自己树一强敌?再者,他------”
  话音戛然而止,苏赫发现,赵鹏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越来越不善了。
  心中暗暗一叹,看来,赵鹏和那李谦之间的矛盾已经无可调和了。事已至此,自己多说无益,就不必再费那唇舌了。
  “子阳兄这话,听来未免有些丧气了吧?”
  赵鹏手中折扇倏的一收,置于掌中紧紧一握,面带不屑道:“你可别忘了,他李谦当日所作的那是首什么诗!还有便是他为了退一门亲事,竟闹到反出家门的地步,可见此人愚蠢至极!呵呵,这往小了说是固执,若是往大了说的话,可就是不孝了!你认为,他还有起复为官的可能么?”
  “赵兄说的极是。”
  苏赫只是点了点头,态度却是显得有些敷衍。他心里也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,但有些事情是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的。
  天子圣意,又岂是普通人可轻易揣度的?
  对待李谦之事,自己还是要谨慎些为好!他姓赵的和李谦有仇,自己可没有,犯不着跟着掺合进去。
  赵鹏本就没指望苏赫能在此事上为自己出力,因此即便是看出了他的几分心思,心中也不甚在意。苏赫此人是有几分才华,但步入仕途还早着呢,凭他们苏家现在那点儿家底,还真不够看的!
  “前面便是怡然居了,咱们进去喝两杯吧。”
  赵鹏随口提议了一句,苏赫点头同意,俩人便径直朝前方的酒楼行去。
  “哟,这不是赵公子和苏小官人吗?快里边请------”
  刚一进门,老掌柜就已经把他们给认了出来,可见俩人也是这里的常客了。苏赫根本就不屑于和一个店掌柜搭话,只是微微地一颌首,淡声道:“老规矩,天字号雅间。”
  “------好好好。”
  老掌柜略一迟疑,便点头应了,一脸谄笑道:“两位公子来的可真是时候,这天字号,今儿可就只剩下这么一间了,这就带你们过去。”
  说着便作势邀请,亲自领着两位贵客上了三楼。
  ------
  赵鹏才刚上楼不久,怡然居又迎来了一位贵公子,赫然正是张复亨。
  这一回,店伙计连同掌柜可都慌了神,因为这位张公子可不大好伺候------是贵客不假,却也是脾气最差的贵客。旁的不提,单说几天前,对方就不知为了何事,在这里发了一顿无名之火,好好的一个雅间全让他给砸咯,掌柜的却也是敢怒不敢言,连赔偿的事儿都没敢提。
  这位张公子为人十分霸道,每日过来必选天字号雅间。若是不巧满客了,哪怕是把里面的客人给轰走,都不会屈尊于地字号。
  其实地字号也不算太差,仅仅只比天字号低了个档次而已,可张复亨这样身份的人,又哪会甘心矮人一头?哪怕仅仅只是吃一顿饭,都不行!
  掌柜的自然知道他这习惯,原本也一直都在为他留着。
  可自打那日在此发了一顿火后,张复亨便连着好些天都没来过了,今天生意又着实热闹,来了好几位贵客,掌柜的不得已之下,才做出了这么个决定,想着反正张公子今天大概也许是不会来了------
  这下可好,他居然真就过来了!
  “夭寿啦------”老掌柜苦着脸喃喃了一句,随即便向身边的伙计打了个眼色,自个儿已经强扯出了个笑容,亲自迎了上去。
  “哟,这不是张小官人么?快里边请------”
  “少废话,给我来间天字号上房。”
  “这个------自然是没问题的,不过还请张公子稍候片刻,马上就好------”
  “唔?”张复亨眉梢一扬,很不客气地打断道:“客满了?”
  掌柜的抬袖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水,在这当口,飞快地偷瞄了一眼他的脸色,才艰难地点点头道:“不敢瞒公子,确实是满客了,不过那边已经在加紧把人请出去了。”
  “哼!算你识相!”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感谢【样0eb0】【胡说的诱惑】【茗序丶】的打赏!)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