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52章 黄雀在后

  黄昏时分,小巷里见不到几个行人,显得异常的安静。
  李谦刚走出没几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心下不禁感到有些奇怪,因为他和杨清拐进来前,身周应该并无行人才对。
  念及于此,脚下不禁停下了迈步的动作,登时就落在了杨清的后头。
  杨清这才察觉有异,回身望着他道:“仲卿兄,你停下来做什------”
  话音不由得一滞,因为他也已经看到了身后跟踪的几名大汉,看样子来者不善!
  李谦见他反应,更是验证了心中的猜测,此时才缓缓转过身来,深邃的目光静静打量着眼前来势汹汹的几名汉子,若有所思。
  他确实不曾料到,自己也会有被人堵在小巷里,打算敲闷棍的时候------当然,或许对方还有其他更加险恶的用心,那就不是他能揣度的了。
  情况有些糟糕,无论人数还是身材,自己这边都必输无疑。眼下,唯一的办法便是——风紧扯乎!但很显然,这条狭长幽深的胡同,并不适合跑路。
  怎么会这么作死呢?
  心中有些懊悔,早知如此,就该直接沿着大街回衙门的。至于做摇椅的事情,完全可以吩咐一名衙门里的差役来为自己办妥的。
  李谦就是用脚趾头去想,都能猜到这事和张复亨有关,却又感到有些奇怪。
  毕竟,张复亨看上去还比较正常,不太像是已经忍不住要对自己下手的样子。换言之,自己对他的刺激还没到那个程度,纵然是彼此间有点小小的不愉快,也应该是通过比较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才对,断不至于行此险招。
  这就让人郁闷了,原以为对方是个正常人,谁想却是碰上了个神经病?
  人呐,还真不能以常理度之。
  和杨清对视一眼,俩人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忧色,深知眼下的处境有些不妙。而此时,那几名大汉已经缓缓向他们逼近了过来,形势万分紧急------
  “呵呵------”
  杨清兀然发出一声冷笑,指着来人斥喝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谁派你们来的?可知你们此刻要对付的人,究竟是何等身份?”
  “嘿嘿-------”
  领头之人听了这话,登时便阴阳怪笑了起来,不屑地看着他道:“杨公子,对不住了!谁让你自作孽,跟随他李谦走这一遭呢?”
  “呵,是么?今日是谁在自作孽,尚未可知呢。”李谦镇定地笑了笑,目光则是望向了他们的后方。那里,此时正悄然立着一名青年大汉,正是宋忠。
  砰------
  李谦话音刚落,宋忠便毫无预兆地出了手,瞬间就打破了眼下这异常紧张的局面。也是直到此刻,领头之人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后,才诧然扭头望去。
  宋忠是何等人物?
  锦衣卫出身的人,虽是负责情报工作,可若是没两把刷子,早就不知死上多少回了。杀人灭口这种事情,可是时常会发生在他们这些密谍身上的。
  他丝毫不给众人对手任何回应的时间,如虎入狼群,几个大开大合间,小巷里便响起了拳拳到肉的“砰砰”响声,伴随着的,是汉子们不绝于耳的惨嚎之声。
  短短数息的功夫,战斗便已宣告结束。
  宋忠轻描淡写地拍了拍手,接着又轻轻掸了掸衣衫,也不知那上面到底有没有沾染上灰尘,还是他在纯粹的耍帅。
  正在这时,身后却是冷不防传来了一声大喝------按照正常的剧本发展,这个时候才出现的,往往都是姗姗迟来的公差。
  “何方凶徒?!!胆敢当街行凶,随哥几个走一趟吧!”
  宋忠皱着眉头转身,不屑地扫了来人一眼,对方却是愣住了。因为他们已经认出,眼前这“行凶之人”乃是新任的府衙检校!
  来人正是一小队巡逻的壮班捕快,领头之人是钱塘县衙的许班头,名为许杰。
  县衙总共分有皂、壮、快三班衙役,领头之人便是三班首领,正式职称为“班头”,民间则称呼他们为“捕头”。
  三班首领本来并无高低之分,只因快班指责最为重要,地位要隐隐高于其余两班。故此,他们的首领才有了捕头之称,另外两班首领则自然而然的沦为了副捕头。
  许副捕头到底是有些见识的,不但知道宋忠是位府衙的检校,还知晓检校其实是位锦衣卫上差,自然不敢在他面前托大,忙是恭恭敬敬地抱拳行礼道:“卑职见过检校大人。”
  “嗯。”
  宋忠只是轻轻应了一声,便转身向李谦俩人走去。也是在这时,身后的许副捕头才发现了李谦,当即便愣愣地脱口道:“李师爷?”
  “呵呵,不想在这儿还能碰见熟人,且看样子还不少。”李谦敷衍地笑了笑,心中却是对这许杰起了疑心。
  这并非是毫无根据的怀疑。
  试想,如果要对付自己的人的确是张复亨的话,那么许杰出现在这里就未免太过“巧合”了。要知道,府衙通判虽无权直接越过县衙来直接调动他们,却也是他们实实在在的上司,张复亨想要动用他们的话,实在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。
  当然,李谦也只是对他稍稍产生了些怀疑而已,面上并未表露分毫。毕竟胥吏位卑权重,也属于官面上的人,不太可能会毫无顾忌地对一位进士下手------这些油滑的小人物,真就像是一条条泥鳅般滑不溜手,个个都鬼精鬼精的,没道理会沾上这种事情。
  眼下许杰也并非是重点,李谦的心思,大都集中在了宋忠身上。因为他刚才很清楚地听到,许杰称呼其为“检校大人”。
  检校一职,说白了就是锦衣卫担任的,李谦想不知道这事都难。因此,他这会儿最为疑惑的是,朝廷怎么突然又派来了新的锦衣卫探子,难不成是老皇帝想监视自己?
  一想起朱元璋那张苍老却不失威严的面孔,李谦就禁不住打了个激灵,这事儿细思极恐啊------
  “咳,原来是宋兄啊,哈哈------”
  笑着向宋忠拱了拱手,李谦说道:“当日一别,我还在想着何日能再相逢,不想你我竟是如此有缘,这回还险之又险地救了我一次。此恩此情,不得不报,我请你喝酒!”
  话说得豪爽无比,右手却是下意识地探入了左手的袖口中,心底里泛起一股“囊中羞涩”的无力感。
  好不容易才坑来了二十两,刚那一顿饭就花去了将近十两银子,再折腾一次可就全没喽------这么想着,李谦飞快地瞥一眼杨清,心说这冤大头也没之前那么好骗了啊!
  几人都是酒足饭饱,眼下自然也吃不下什么东西,杨清便抢在了宋忠的前头,出声提议道:“饭是吃不下了,酒也喝得差不多了,要不------咱们去春风一笑楼如何?”
  李谦闻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且不说这年代的妓馆他瞧不上,单是那一席花酒的消费就高得吓人,否则又怎会被称为“销金窟”?自己哪来那么多钱,给这俩货叫姑娘?
  杨清心有灵犀般看出了他的顾虑,当即便颇为豪爽地拍了拍自己稍显瘦弱的小胸脯,补充一句道:“这一顿,我请!”
  这下李谦可就没话说了,蚊子再小也是肉啊!这年代的秦楼楚馆,虽在花样上比不了后世,却也多了些现代社会所没有的韵味,过去瞧瞧也无妨------
  宋忠对此当然也没意见,喝花酒这等美事,世间又有哪个男人能拒绝?
  “许班头,这儿便交给你来处理了,替我审审这些人。”李谦深深地看了许杰一眼,便领着杨清俩人离开了。
  许杰挠了挠头,有些不解其意。
  他惯会看人脸色行事,这会儿却是看不出李谦那眼神中的含义,又不好当面去问。当下,只好带着一头的雾水,拘了人回去审过再说了。
  ------
  ------
  李谦猜得没错,杨清带他们来的地方,果然是城中有名的柳翠巷。
  春风一笑楼!
  几人过来得比较早,到达这家府城新开的妓馆时,夜幕才刚刚落下。此时正是一更天,暮鼓即将敲响,夜禁也要开始实施,李谦等人却浑不在意。
  宵禁制度,素来管的只是平头老百姓。
  像他们这种有钱有权或有身份的人,是不可能因为犯夜而被巡逻的差役抓住,再拘回去打板子的。而风月之所,也是夜间才最为热闹,谁会大白天没事干跑来逛窑子?
  那叫白日宣淫!
  当然严格来说,春风一笑楼可是高级场所,说成窑子就有些掉档次了。
  这家妓馆的规模着实不小,立地三层的大楼,门前挂着几盏大红灯笼,黑底烫金的匾额,单从外面看上去,似乎和寻常的大酒楼也没多大区别,然而里面却是别有洞天。
  杨清也算是这里的常客了,领着李谦和宋忠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。
  一进门就是个阔大的院子,廊下是一张张的小方桌,寻常的客人通常也就坐这儿喝点茶水,挑选下姑娘,然后便该干嘛干嘛了,非常的简单粗暴------通常这样的客人,也都没机会选什么上等的姑娘,最多能挑到些过气的红倌人罢了。
  眼下天色还不算晚,因此廊下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坐着,清一色的中年男子,衣着十分的普通,不像是有多大背景的人,顶多有几个小钱。
  左右两边全是二层的楼阁,分出无数间小房子,每间每户都不大,门口挂着牌子,上边写着的都是些什么小桃红,紫月,秀荷等名字。
  这是最普通的娼寮,再往后的第二进院落,才是红姑娘们的温柔乡,档次明显比前院高多了。当然,红姑娘的数量不多,因此只分住了两个天井小院,正中的大院除了有个宴客大厅外,还有许多不大的雅间。
  李谦几人衣着华贵,自然是楼里重点招待的对象。很快就见一名龟公迎了上来,只一眼就认出了三人中的杨清,谄笑着和他们打起了招呼。
  李谦不动声色地打量起了眼前这位大茶壶,心中却不得不叹服于朱元璋的手段。
  太狠了!
  朱元璋曾在洪武三年下诏,令乐户及娼妓家的男子必须头戴万字绿巾,腰系红褡膊,足穿带毛猪皮鞋,外出时不许走在街道的中间,而必须靠左右两旁行走------
  头戴绿巾?
  啧,这不正是绿帽子的起源么!
  这边,杨清也没和龟公多说废话,直接要了个天字号雅间。龟公笑着应是,向边上一名同样打扮的小厮打了个眼色,便由对方领着往第三进院走去。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感谢【样0eb0】【优优切克闹】【枫叶(丁丁)】的又一次打赏!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!)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