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53章 惧内?

  三进院的中间有一道小门隔着,门口有专人把守,里面住的都是些冰清玉洁------至少目前还是处子之身的清倌人,当然不可能随便就放外人进去。
  李谦从洞开的小门朝里面好奇地望了一眼,发现果真是雅致清静,心说这清倌人的待遇,还真就和前边院落的姑娘们差别很大------都当大家闺秀来养着呢。
  一俟在雅间落座,方才那龟公已经领着人先把酒给端了上来。亲自给三人的酒盏里各自斟满了一杯,之后,他便笑着问道:“几位小官人可有中意的姑娘?”
  杨清这回可就来了劲了,当即便下巴一仰,满脸倨傲地道:“先让你们如烟姑娘出来陪酒,我李兄今日屈尊前来,可不是要看那些个庸脂俗粉的!”
  “这------”
  大茶壶一脸为难地看向了宋忠,其实他早就认出了这位府衙的检校,只是碍于对方官面上的身份,俩人又不熟悉,才没好直接打招呼。至于李谦,杨清提起他时口气虽然大得很,他却并不认得,因此难免认为几人是以宋忠为主的。
  “这什么这?”
  宋忠瞪他一眼,微怒道:“没听杨公子说的么?今日李公子过来,自然不是来看你们那些庸脂俗粉的,还不快请你们如烟姑娘出来!”
  他这才相信,李谦的身份十分尊贵,且还是官面上的人物,轻易不能透露身份。
  有对比才有伤害------不对,是有对比才看得出地位,宋忠可是锦衣卫上差,连他都需要敬重的人,不是贵客又是什么?
  当下,大茶壶不再犹豫,应了一声便匆匆离开了。
  雅间里,李谦斜睨了杨清一眼,冷笑道:“杨公子可了不得,连我都让你给当了枪使呀!”
  “嘿嘿,仲卿兄莫要开玩笑!”
  杨清眨一眨眼,然后又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,正色道:“我这不是帮你请如烟姑娘出来吗?在县衙里时,你说你没见过如烟姑娘,我是不大相信的,眼下也正好验证一番不是?”
  “哼哼------”
  李谦自然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,不过还是好心地出声提醒道:“可别怪我没提前告诉过你,这烟花之地的女子,固然都姿色不俗,甚至是色艺双绝,却也未必会是什么好货色!逢场作戏即可,认真你就输了。”
  “明白,明白。”
  杨清忙不迭的点头,其实他如今也已经不抱什么奢望了,只是成心想看到那婊子在自己面前低头而已,这里边赌一口气的成分居多。
  一有了名气,就瞧不起我这商贾了?
  给你请位进士过来,我看你还坐不坐得住!
  宋忠倒是有些好奇,以李谦的名头,究竟能不能请得动柳如烟。坊间的传闻他早就知道了,而且还很清楚,李谦并未来过春风一笑楼------耳报神般的锦衣卫密探机构,可不都是吃干饭的。
  也就是说,此事有两种可能。
  第一种是李谦私下里见过柳如烟,且还是在自己到来杭州之前;第二种的话,便是李谦近来风头过盛,平白招来的桃色轶闻了。
 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倒也有那么几分道理。
  对于能否请得动柳如烟,李谦其实不是很在乎。
  反正这顿花酒不是自己出钱,权当过来见见世面就好了。能见到那位艳名远播的女子,当然再好不过,不能见到也无所谓------美女他前世就见得多了,还真未必会让个青楼女子的容貌所惊艳到,最多欣赏地看上两眼罢了。
  不过这柳如烟不同,她不经过自己的同意,就敢拉上自己当挡箭牌,害得自己平白惹了一身骚,这太吃亏了!若是今日能见到她的话,这笔账还是得好好算算的,只是该怎么算比较好呢------
  不一会,龟公就去而复返,领来的却不是柳如烟,而是一位年约四旬的鸨母。
  几人同时把脸一沉,却听满堂春赔笑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哎呀,几位贵人,实在是对不住了!今儿个很不凑巧,如烟恰好身子不太舒服,不便见客呢------”
  李谦自然听得出来,这都是些敷衍的套话,就连鸨母脸上的媚笑,都显得有些“招牌式”,自己等人被套路了。
  不过这满堂春虽已四十出头,身材略显丰满,眼角处也有了细纹,皮肤却仍养得白白嫩嫩的,一双灵活的媚目秋波荡漾,看上去风韵犹存。
  方才闲聊时杨清就说过,满堂春早年也是艳名远播,乃是处州府里一等一的美人,如今虽是上了年纪,却也依然风韵动人------
  起初他还不信,毕竟这年代的保养法子不比后世,四十多岁的女人哪还有什么风韵可言?这会儿亲眼所见后,心里倒是对杨清的话认可了几分。
  杨清见他正在打量满堂春,登时便是投来一道暧昧的眼神,小声取笑道:“仲卿兄以为如何?要不咱们就不找如烟姑娘了,让这满堂春伺候你也行。”
  李谦差点就一口茶水喷了出去,心说你饶了我吧,这女人的年纪都能当我妈了------这一世的老娘若还在世,年龄都没她大呢!
  狠狠瞪了一眼杨清,李谦回头却发现,宋忠的神情早已由阴转晴,看上去一脸的花痴相,眼中似乎还还还------还冒着绿光?
  心中顿时有如万马奔腾,暗道:“真想不到!这个姓宋的,居然还好这一口?”
  说话间,满堂春已然来到了几人面前,又是陪着笑解释了几句,希望李谦等人能不予计较,另选别的姑娘。其实她心里也十分无奈,毕竟眼前之人可是杭州城里有名的才子,堂堂的两榜进士,自打作出了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桃花庵歌》后,声名早已传遍江浙一带,的的确确是位难得的贵客。
  此前她当然没见过李谦,但杨清一报出是姓李的,她便猜出了几分李谦的身份------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,这春风一笑楼的鸨母她就算是白当了,首先情报工作就不合格。
  秦楼楚馆,向来都是文人士子们流连之所,若是能有幸讨得李谦一首诗词,初时传唱,必能引来不少骚人墨客,生意的火爆程度自不必说,日进斗金转眼就能变成日进十斗金------只是,如烟那个小贱胚子,偏偏就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从面前溜过,委实有些可惜了。
  至于之前的事情,满堂春倒没觉得有何不妥,觉得如烟根本就无须避着李谦。
  男人嘛,天生就是采花的蜜蜂,区区小事,又哪能比得了博佳人一笑重要呢?再者说了,如烟对他表达倾慕之情,他就算是不领情,心里也该是在窃喜才对。
  满堂春不愧是长袖善舞,一番赔礼道歉的话说下来,顿时就消弭了杨清和宋忠心中的不快------事实上,宋忠自打眼冒绿光后,早就只剩下痴迷了,哪还有半点儿不快?
  这家青楼他倒是来过一回,是府衙里一位小吏带他过来的,那次正好赶上满堂春在招待别的客人,因此俩人并没有见过。
  此时见了满堂春后,也不知怎的真就看对了眼儿------宋忠心思一转,便板起了一张略显黝黑的脸,挑眉佯怒道:“满堂春,你们春风一笑楼如此不给面子,怕是说不过去吧?”
  李谦久经阵仗,乃是花丛老手,此道高人,此刻一见宋忠如此作态,哪还猜不出几分他的心思?心下立时便是一阵恶寒,忙不动声色地挪开了一个身位,以保持和这位宋GG的距离,装作并不认识对方的样子------
  满堂春惯经风月之事,方才便看出这位宋检校对自己十分痴迷,目光专瞄下三路,时不时还会移到自己的胸脯上,哪还不知道他这是在拿捏作态?心中暗啐一声“矫情”,之后她便妙目含春,娇笑着贴到了对方的身上。
  “哎哟这位公子,奴家哪敢不给你们面子呀,这事儿可不赖人家------”
  “------”李谦飞快地瞥了一眼这正值虎狼之龄的------大妈,随即和杨清对视一眼,俩人皆是面露苦笑,浑身惊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  得,似乎该换场地了?
  且说宋忠和满堂春乍一相逢,瞬间就如同干柴碰上烈火,烧起来那叫一个旺盛。不多时,俩人已经从肉麻的交谈,转向了单纯的肢体接触,某只咸猪手也早就探入了某些不可描述的地方------
  李谦赶紧向杨清打了个眼色,随即俩人便悄然退出了雅间。刚来到门外,里边却是已然迫不及待般传出了隐隐约约的娇喘呻吟之声,俩人又是不约而同地长出了一口气。
  “啧啧,我原本只是在开玩笑,不想宋检校还真好这一口------”杨清由衷地发出了一声感慨。
  李谦对此倒是见怪不怪了。男人嘛,总会有那么几个奇葩,有着各种各样的怪癖,前世他见的也不算少,只是心中仍是无法接受而已。
  “走,咱们去瞧瞧,这柳如烟究竟生了什么病。”
  “仲卿兄,你------你是在开玩笑?”
  “我很认真。”
  “这却是为何?难不成,你也对那柳如烟迷恋至斯?”杨清疑惑道。
  “这是说得什么话?她柳如烟不是生病了么,我们难道就不该过去看望慰问一番?”李谦的表情颇为玩味,话落便踱步前行,方向正是那一方天井小院。
  “别问那么多了,走吧。”
  “这个仲卿兄------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呀,这不成心让如烟姑娘难堪么?”杨清望着他的背影喃喃了一句,转而又是摇了摇头,叹气道:“看来,他还对之前那事儿耿耿于怀呢!莫不是在担心,林家闺女知晓此事后,心生不快------”
  想到此处,杨清忽然瞪大了眼睛,直觉自己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,生怕李谦会因此而转身灭了他的口,脑海中却始终回荡着两个大字——
  惧内!
  仲卿兄------居然也会惧内!
  若是让李谦得知他此刻的想法,保不准真会一掌拍死这丫的------不过,眼下李谦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,所思所想皆是一个令他感到疑惑且不安的问题。
  宋忠,为什么会来杭州?
  之所以会提出请宋忠喝酒,其实也是缘于此事。
  不解开心中的谜团,他就始终无法做到真正的释怀。试想,谁会愿意自己每天吃饭睡觉,无论做什么都得受人监控着?
  光是想想都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  因此,李谦的第一个想法是探探宋忠的口风,但这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于是,就在不久前,他又想出了另外一个法子。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