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58章 佳节将至

  “且说那孙大圣,于太上老君兜率宫的八卦炉中,历经了七七四十九日的三昧真火焚烤后,竟未化为灰烬,反倒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------”
  “当日,老君自以为事毕功成,赶到炼丹房命童子开炉取丹,不想甫一打开盖子,大圣竟是从炉中跃出,单腿一蹬,便踹到了他的八卦炉------”
  小私塾里,李谦绘声绘色,正讲着西游记里孙猴子练出火眼金睛的桥段。下方的王小胖子和祝振东俩人皆是听得津津有味,欣然神往,直恨不得把自己也丢进丹炉中炼上个七七四十九天,好拥有一双神奇的火眼金睛------
  这段时间,咸鱼兄祝振东也开始了旁听,这是他恳求了李谦好几次才得到的这么一个机会。他太渴望成才了,可惜以前没什么机会读书,因此也只有识文断字的水平。如今有幸跟在李师爷身边,自是想着要多学些知识,将来肯定能有大用。
  对此,李谦还真不好拒绝,反正也只是顺带着的事情,他爱听就听吧,能学多少就不是自己该关心的了,全看他自个儿的造化。
  “待到他大闹了一回兜率宫后,便径直一个筋斗翻到了南天门,口中大喝曰——嘚!玉帝老儿,纳命来!”
  啪------
  关键时刻,李谦突然一拍手中戒尺,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厚道的笑容。
  “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!”
  “------”
  下方的俩人都很郁闷,祝振东身份低微,自是不敢在他面前造次。王小胖子可就不管那么多了,登时便是不满地嚷嚷道:“先生,你太坏了!每回都是在精彩之处停下,让人急得心痒痒,怪难受的!”
  李谦看看他,又看看祝振东,发现对方的神情也有些小幽怨,那小眼神都像是在对自己说——你这样会没朋友的!
  李谦心中大定,满意地点了点头,眼中含笑。
  要的,就是这个效果!
  于是乎,李谦出声赶人了,摆摆手赶苍蝇似的道:“去去去!放学了放学了,各回各家各找各妈,爱干嘛干嘛去,先生我要休息了!”
  王小胖登时就服了软,苦着一张圆嘟嘟的脸蛋哀求道:“夫子,您就再讲会儿吧!要不,您先讲讲论语,然后再讲故事?”
  “不行!光阴似箭日月如梭,岂能平白蹉跎?快滚快滚,别打扰我休息!”李谦板起了脸道。
  “------”
  俩人怏怏地离开。不一会儿,就见王小胖又拿了根水火棍,从穿堂跑过,口中还在来来回回地不停呼喝着——嘚!玉帝老儿,纳命来!
  躺在院子里的李谦翻了个身,带动起摇椅一晃一晃的,人却没睁开眼,只双手合十,为小胖子默哀了三秒钟,复又开启了冬------咳,夏眠状态。
  今天的天气虽也炎热,好在树荫底下倒是凉快,不时有微风吹拂,所以李谦还没打算搬到房间里用冰块。毕竟那是整个县衙的东西,属于公共财产,衙里那几位老爷这个夏天都没怎么用过,自己肆意挥霍也不太好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在李谦的耳边响起,由远及近。
  李谦翻回了身子,面对着来人,眼也没睁地便问道:“小祝啊,又有什么事儿?”
  “杨公子过来了。”
  “嗯,算算日子,也该过来了。”李谦闻言便坐了起来,高举手臂舒展了一下身子,懒洋洋地道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  杨清这等身份的人,又是李谦的好友,自然可以出入县衙无阻。唯独这后衙的知县官廨有专人把守,外人要事先经过通报,得到允许才能进来。
  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,一转眼,李谦才发现已是五月初四。
  自打那日被拒绝后,王知县便再也没和自己提过师爷之事,可能也是最近比较忙的原因,李谦倒也乐得清闲。
  而子衿和子佩俩人,在那天之后,便也让他打发回了西湖边上的桃花庵,毕竟县衙不是自己的地盘,身边带着两个服饰的丫鬟总不太方便。至于赵鹏------李谦压根儿就没将他放在心上。
  别看自家兄长寡言少语,平时也比较听媳妇的话,实则遇事时也是有些主意的。
  李谦对此十分笃定,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,李孝是不可能会把他身边这对丫鬟给送出去的。因为早在自家嫂子过门前,俩丫头就已经进了李家,李谦自己则更是待她们亲如妹妹般,旁人或许还不太清楚她们在自己心中的份量,父兄俩人还是了解的。
  对于锦衣卫的情报能力,李谦也是不得不服的。
  那天在春风一笑楼里,宋忠那个老流氓在生理上得到充分的宣泄后,李谦便趁着他心情大好,提出了让他帮忙查幕后凶手的事情。
 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真凶不是张复亨,而是当日也在怡然居里的赵鹏。
  李谦倒也没觉得有多意外,也只是初闻时有些讶然罢了。若是他提前得知赵鹏当时也在场,哪怕是用脚趾头猜,都能猜得出此事很有可能是对方在背后算计自己,也只有赵鹏的出手,事情推论起来才会更加合理。
  不过宋忠让他别声张,只说事情包在自己的身上,会代他好好教训教训赵鹏的。李谦倒也乐得接受这样的安排,他可不认为自己的手段能比锦衣卫还要出色,既然有人乐意效劳,何乐而不为?
  反正自己下次再出行时,注意着些安全方面的问题就是了。
  这些时日里,整个县衙里人人都在忙碌,筹备着明日龙舟竞渡的一切事宜。独独李谦每天啥也不干------不对,他也教了两个时辰的书,尽管这里面还参杂了些水分。除此之外,便无所事事了。
  须臾功夫,月亮拱门后便出现了杨清的那张笑脸,然而让李谦感到有些惊讶的是,随他一道过来的还有沈天佑------这家伙,不是禁足三个月的吗?难道是因为最近表现良好,提前刑满释放了?
  一问之下,才知道是因为端阳佳节到了,禁足的沈天佑才能够出来放放风。李谦不禁觉得有些好笑,这封建社会的家庭,动不动就喜欢玩禁足那一套------
  ------
  ------
  在大明朝,端午是个盛大隆重的节日。
  这两日里,即便是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,都是可以出门游逛的,何况是被禁足的年轻公子哥?因此张复亨也和沈天佑一样,被父亲解了足禁,得以出来透透气儿。
  然而被禁足了半个月的他,在出来后的第一时间里,却是赶去了武林门码头。
  杭州作为省城,自是热闹繁华无比,商品货物种类齐全,也是各种盛会首选的举办地点,更是过节时最好的游玩之地。因此佳节将至,武林门码头远比平常还要繁忙许多,不时有外地的船舫到达,船上下来许多衣着华贵的男女老少,其中多是些儒生打扮的年轻士子。
  这些都不是张复亨要等的人,他要等的,其实是一艘来自江西的货船。
  那天提出斗诗被李谦拒绝后,张复亨仍然没有放弃这个打算------准确的说,是江西士林,还没放弃向浙江士林发起挑战的打算。
  说白了,张复亨也只是充当着先锋官的角色而已。只不过,他这个“素有诗才”的急先锋,硬是不知死活地挑战起了李谦那位被称为“桃花庵主”的杭州才子。
  本来按照那边的打算,是趁着端午节当日,阖府文人汇聚之时,向杭州士林发起挑战,比出个胜负来。这“以诗会友”之事倒也不算少见,文人们的比拼向来比较文雅,不需要头破血流,因此即便是官府都不好出面干预。
  张复亨却有着自己的打算,当日被拒绝后,他倒也没想过大肆张扬此事,造谣说李仲卿当着他的面自承不如------他还没赵鹏之流那般无耻,也不屑于使用谣言恶意中伤这样的小伎俩,那不是正人君子所为!
  他所想的,只是堂堂正正地战胜对手,如此而已。
  因此,他打算明日在众多文人面前,再次向李谦发起挑战。到了那时,李谦碍于脸面就不得不接受了,否则身败名裂也是他自己酿成的恶果,与他张复亨无关------
  别看张复亨为人嚣张跋扈,肚里其实也是有几分墨水的,所作诗词更是颇受赞誉。若非如此,他就不会如此狂妄地想要挑战一位两榜进士了。
  正想着时,远处的河面上出现了一艘大货船,张复亨一眼就认出那便是自己今日要等的船。船上,载着二十多名江西各府有名的文人骚客。
  这些人都是各府中的名宿大儒,在整个江西也是颇负盛名,绝非等闲之辈可比。因此年龄也要偏大一些,大都在四旬往上,最年轻的两位,看上去也有三十出头的年纪。
  他们这个年纪,的确是真正做到了诗词与时文并重的。毕竟该拿的功名都拿到手了,既然没有入仕为官,那么平日里除了研究研究学问,四处游学以外,还真就没别的事情可做了------
  待到那艘江西的船舸靠岸后,张复亨笑着迎了上去,恭恭敬敬地团团揖了个小半圈,向众人行起了晚辈之礼。
  “晚辈张复亨,见过诸位前辈------”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