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60章 朱元璋说美人赋 下

  朱元璋见他额头直冒汗,心中不禁暗暗冷笑,接着便出声道:“怎么?到了朕这儿就没话说了?还是你不善言谈,单只专攻于笔墨?”
  “------”
  御史李永锋咬了咬牙,鼓起了勇气拱手道:“回禀陛下,臣虽不善言谈,有些话却不得不说,辛未科进士,原翰林院检讨李谦公然违反律令,此乃藐视朝廷法度之举,其风不可长之------”
  朱元璋嘴角噙着一丝微微的冷笑,饶有兴趣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打量着他,似乎是在看一场非常有趣的表演般,静静地听完了他的长篇大论。
  然而当他好容易才陈述完毕,又总结了一番后,正打算来一句“恳请陛下圣裁”时,朱元璋却是开了口,截断了他后面的话。
  “李御史------”
  “臣在!”
  “朕近日看了一篇辞赋,却始终不解其意------”朱元璋扫了他一眼,声音平静地说道:“你,可否为朕解惑?”
  朱元璋虽然出身低微,却压根就不是个文盲。相反,他自学成才,无论是诗词还是文赋都有所涉猎,欣赏的水平还是有的,只是比不上文人们更会舞文弄墨罢了。
  李御史闻听此言,心下不觉暗暗感到奇怪。翰林院和国子监里有那么多饱学鸿儒,大能之辈,陛下为何独独向自己这么一个荐举出身的御史请教?
  “敢问陛下看的是何人所作之赋,此赋何名?”
  “司马相如,美人赋。”
  “美人------”李永锋登时呆立当场。
  朱元璋高坐殿上,神情默然,不怒自威的目光直直注视了他半晌,直到盯得这位垂首而立的御史头皮发麻,几欲跪倒在地时,才随意地摆了摆手。
  “既无法为朕解惑,你便下去吧。”
  ------
  ------
  待到出得殿外时,李永锋才发觉,自己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。虽则头顶是艳阳高照,可乾清宫里放置了好几台冰鉴,根本就不会出现热汗。
  无疑,李御史这是让皇帝给吓的不轻!
  这会儿可不比唐宋,国朝虽然优待士大夫,给予减免赋役等特权,却没有什么不杀文人士大夫及言事官的说法。在朱元璋这位铁腕君主的统治下,言官也是不敢胡乱说话的,以言治罪、以言杀头的事情简直就是家常便饭,最为著名的就是廷杖制度------
  别看历史上的大明朝,曾有好几位皇帝被科道官员指着鼻子骂过,这在洪武一朝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,谁敢指着朱元璋的鼻子骂一个试试?脑袋还要不要了?
  国朝初建时,朱元璋曾说过,“国家立三大府,中书总政事,都督掌军旅,御史掌纠察。朝廷纪纲尽系于此,而台之任尤清要”。
  这便是“三大府”的由来,初时职权颇重。但很快,老朱就反悔了------堂堂天子,岂能让大臣手握重臣,这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。
  所以,老朱开始在君主集权的路上越走越远------
  洪武十三年,中书省的头头,即宰相胡惟庸被查出了有谋逆之心,趁着大案株连之际,中书省也被顺势废除了。同时,为防止军权的过分集中,大都督府也被一分为五,是为中、左、右、前、后五军都督府。
  三大府一下就干掉了两个,那么,独独御史台得以保留?
 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  表面上看,御史台只是改成了“都察院”,班底都还在。实际上,狡猾的朱八八早已玩了一出釜底抽薪之计,分出了十三道监察御史来与都察院相抗衡。表面上看,十三道仍属都察院管辖,实则由皇权所直接统属。
  在如此强大的君主集权统治下,皇权可谓是达到了最高峰,言官又岂敢和天子对着干?至少,朱元璋还在位时,是没几个人敢忤逆圣意的。
  因此,乍一听到《美人赋》,李御史便全都明白了。
  这根本就是一种变相的袒护!
  美人赋说的是什么?
  这篇辞赋,大抵说的便是司马相如样貌俊俏,举止文雅不凡,游说梁国时,很受梁王的喜欢,这时却有人进献谗言,诽谤他好色。
  而司马相如则回应说,他年轻时的住所隔壁,就住了个大美女,因见他长得俊俏又有才华,有心想要自荐枕席,与他共度良宵。结果企盼了三年,司马相如都没有答应------大王你看,我司马相如要真是那等好色之徒,又怎会白白错过这么好的一次机会?
  所以结论就是,司马相如并不好色------
  而眼下,李谦的情况恰恰就是如此,那句“柳如烟,不过尔尔”早已传遍了江浙一带。那么,朱元璋特意点出了这篇辞赋,意思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  因此便可以认定,李谦也是不好色的?
  至少朱元璋是这么认为的。在他看来,李谦在青楼闹事是真,不好色也不假,所以你们就别跑来我这儿瞎搅和了!
  当然,也只有朱元璋这样的皇帝,才能压得住满朝官员的弹劾了,换了别人恐怕早就慌了神,想不向臣子们妥协都难。
  “这下可好,事情让自己给办砸了!”
  李御史无奈地摇了摇头,之后便垂头丧气地出了宫城,径直往户部衙门行去。
  ------
  “这个李谦,祸事倒是越惹越大了------”
  殿内,李御史离开之后,朱元璋身子后靠着椅背沉吟良久,徒然间又喃喃自语道:“也罢,朕便再饶了你这一回,下不为例!”
  “传旨,宣锦衣卫指挥使蒋瓛见驾。”
  “是!”
  宦官领命而去,朱元璋便让宫人侍候着换下了袍服,摘下了翼善冠,只着一身宽松的便袍,头系一条黄色的抹额,斜躺在了东阁的软塌上小憩。
  ------
  ------
  香皂生意,可以说是完全由李谦来主导的,尽管他并不打算参与生意的运营------当然,就连制作香皂这一环,他都没想过要插手其中。毕竟,一个人的制作量还远远达不到市场的供货需求,雇佣人手也就成了必不可少的生产手段。
  至于分成问题,他原本的打算,是采用简单粗暴的五五分成协议。不料当场提出后,杨清却是连连摇头,直言不敢占他那么大的便宜------
  一个不懂得让利的商贾,是做不成大买卖的,小聪明可不等于大智慧。太过精明,处处喜欢占人便宜的人,永远都无法成为豪商巨贾。
  显然,杨清是个很有远见的商人。
  他心中十分清楚,李谦手中的秘方才是香皂生意的关键,此外更重要的是其身份地位。哪怕是已经得到了完整的秘方,他一个小小商贾,都是不敢对李谦耍什么心眼的。
  因此,杨清的提议是三七分,李谦占大头。
  李谦对此有些不以为然。
  毕竟他是要做甩手掌柜的人,所有的事情都让对方一手包办,自己还分那么大的利润,难保不会造成俩人间的嫌隙------眼前或许不会,将来的事情却是谁都说不准的。
  亲兄弟,明算帐。前世,李谦就见过太多由于分利不均而反目成仇的例子,所以才想着尽量去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。
  平心而论,杨清这样的朋友还是不错的,除了有点臭屁,长得太帅以外,似乎也没什么别的缺点了?因此,李谦并不希望俩人的关系恶化。
  结果俩人推来推去,谁都不愿占谁便宜,半天都没能将事情给定下来。正当他们相持不下时,沈天佑终于开口道:“我说,你们谁都不愿要这两成利,不若让给我如何?”
  俩人闻言皆是一愣,随即李谦心中一动,立马点了点头。
  “那就这么定了!”
  “啊?”这回轮到沈天佑愕然了,他原本也就随口那么一说,其实玩笑的成分居多,并没想过李谦真会答应此事。
  杨清也是呆呆望着李谦,没想到对方真会如此干脆,两成利说送就送,竟是半点迟疑也无。目光转到沈天佑身上时,他才恍然大悟,这是双赢的局面啊!
  心中不禁感到有些奇怪。
  按说,李谦应该是属于那种五谷不分,一心只知埋头苦读圣贤书的读书人才对------怎么看起来,似乎比自己更有生意头脑?
  别看沈天佑和这桩生意扯不上半点关系,实际上,多了沈家这么一层关系,对他们的生意开展也是如虎添翼的------这年代,经商更讲究门路关系,后台越硬,做起事来就越是顺利,任何商贾都不会拒绝官方背景。官商官商,真正的大买卖,背后是不可能会没有权力支持的。
  这下可好,沈天佑直接让他们俩人给拖下水了。
  一位致仕的部堂高官,在地方上的能量自不必说。即便是在京城,报出沈部堂的名号,都能省却不少麻烦。可以说,李谦只这一招,就已经算是提前将销售路子给铺到了金陵------
  随即“三巨头”立契为证,香皂生意,也正式迈出了无比坚实的第一步。
  生意谈成,接下来自然是要喝酒庆祝的,几人商量一番,便将地点选在了西子湖畔。原因无他,只因那里有着闻名于世的西湖船娘------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