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61章 泛舟西湖

  西湖,自然是位于杭州城的西面,这一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。
  西子湖畔,素来便是歌舞升平,一派繁华的热闹景象。若说秦淮河畔是金陵城的金粉胜地,那么相对应的,西湖一带,则可称之为绝佳的风花问月之所了。
  当然了,论繁华程度,杭州自是无法与帝都相媲美的,加上元末以来官府对西湖的疏于治理,富豪贵族们则沿湖围田,致使西湖日渐荒芜,早已不似南宋时那般繁华了。而此时又是立国之初,朝廷自然还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就能做到让天下各州府恢复往日的繁华盛景。
  好在,还有西湖船娘。
  正是由于这么一个特殊群体的存在,才使得西子湖畔没有彻底走向衰落,为世人所遗忘。尽管目前已经让柳翠巷这么一个后来者居上,却仍在文人士子心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  试问,哪个来到杭州的男人,不想见识见识闻名于世的西湖船娘?
  这就是品牌效应!
  西湖有山有水,有好风景,分别为一山二塔三岛三堤及西湖十景。
  十景形成于南宋时期,基本围绕西湖而分布。分别是苏堤春晓,曲院风荷,平湖秋月,断桥残雪,花港观鱼,柳浪闻莺等。
  北宋时,汴京本就有八景闻名遐迩,迁都临安后,又仿照八景排出了这钱塘十景------国破家亡之际仍有如此雅兴,南宋的统治阶层,当真是把“人生得意须尽欢”的境界给演绎得淋漓尽致。也无怪会有“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”这样的诗句,被作为经典流传至后世。
  杭州的衙门官署等建筑,大都聚集在了西城一带,因此从钱塘县衙去往西湖,路途其实并不远,哪怕是优哉游哉地漫步而行,都能在半个时辰之内到达,有了车子就更是快速了。
  自打那日遇袭后,李谦便吩咐杨清,过来找自己时最好乘上车子,然后再带上几个保镖以防不测------这倒不是说他有多关心对方,纯粹只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而已------
  出了清波门便是柳浪闻莺,这里曾是南宋最大的御花园,可惜如今早已破败不堪,亭台楼阁几乎尽毁,园区处处残破,不复当年盛景。
  因此,李谦等人并未打算流连于此,而是径直在湖边雇了艘小船,打算泛舟西湖之上,以青山绿水来下酒,当然------还少不了西湖美船娘的侑酒作陪。
  午后的天气还算不错,站在西湖边上,便能感受到阵阵微风拂面而过。明天便是端午节了,所以此时的西子湖畔,倒也着实聚集了不少年轻的男女。
  这种时候,泛舟西湖之上,其实比在任何一家酒楼的雅间里还要惬意得多。毕竟在船上喝酒,享受的可是大自然的新鲜空气,远非这年代的“空调房”所能比的。
  命护卫随从们将早就准备好的冰块,以及美酒佳酿等物搬到船上,杨清则去了附近的一艘画舫船上,点了三位姿色不俗的姑娘随行,之后小船便划入了西湖深处。
  湖心处,便是被誉为“西湖第一胜境”的三潭印月。
  此时虽是五月初,未到荷花花期,荷花也大都含苞待放,只偶尔开出三两朵,临岸的荷叶却已十分茂盛,堪堪可遮美人腰。
  画舫不大,因此当船划入莲叶深处时,船身一半都已隐于其中,远处是难以窥得船上境况的------也就是说,哪怕在此间胡作非为,都丝毫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。
  既然是喝酒庆祝,李谦倒也放开了许多,并未矫情地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做派来。
  几人坐在舱中,远处是湖光山色,身旁则是美人相陪,实可谓佐酒饮宴最佳配置,此情此景,当浮一大白。
  李谦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规矩,却也不似杨清和沈天佑俩人般饥渴难耐,见了美女就走不动道儿,没多久都把手伸到人姑娘的衣角下了------席间喝得尽兴时,他倒也在身旁姑娘的身上揩点儿油,搂搂腰肢,摸摸臀儿什么的,总之一切都处在正常能接受的范围。
  毕竟,喝花酒就要讲究这么个调调,装成个圣人柳下惠似的,未免太扫人兴致。这船上可没人会喜欢中规中矩、古板无趣的男人,作为朋友的杨清俩人不喜欢,身旁的美船娘也不会喜欢------不偷腥的猫儿可没见过,太虚伪!
  逢场作戏罢了,占便宜的本来就是自己,何乐而不为?
  明朝是个很奇怪的朝代,士大夫人人高喊着礼教的口号,私底下却是狎妓之风盛行------说白了,那就是一群衣冠禽兽而已。
  玩乐归玩乐,李谦倒还不至于真就在此解决生理问题,把人姑娘给当场按倒在地------或者是桌子上,剑及履及一番------咳,不是他不想,当然也不是身子虚的问题,最主要是怕得病。
  尽管在这会儿,花柳这种绝症还不如几百年后的清朝普及,却也是存在的。
  在这方面,李谦确实不敢粗心大意,一旦中了标,这辈子可就毁了------好不容易重活一世,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的享受人生呢,岂敢自寻死路?
  花柳在明朝的确不算常见病,只听说过清朝某位皇帝嫖了一身病,何曾听过明朝有这案例?哪怕是荒淫如武宗正德皇帝,都不是因为这种病死的------
 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  李谦看上去还好些,毕竟酒的度数不高,还不至于能轻易就放倒他。观之杨清与沈天佑则不然,俩人此时都已是面色潮红,醉眼惺忪之态,显然有些喝高了。
  李谦见此不由向他们投去两道鄙夷的眼神,然后自个儿又举杯小饮了一口,挟一著菜送入口中,细嚼慢咽着,不想瞥眼却是瞧见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。
  杨清的咸猪手,不知何时竟是已经探入了身旁少女略微敞开的前襟里,------嗯,此处不可描述!
  看来这货是真的喝高了,酒能乱性这话不假,也不知道避讳着些------
  李谦心中暗自鄙夷道。
  正当此时,身旁的姑娘却是娇滴滴地薄嗔道:“小官人可是对奴家不甚满意?”
  “啊?”李谦闻言不禁一愣,一时还没能回过神来。
  “公子说是让奴家前来作陪,实则都没肯让人家伺候,奴家都快成了摆设了------”
  “呃------”
  李谦不觉为之语滞,心说还有求着让男人吃豆腐的,所谓的礼教盛行,在这些风尘女子身上根本就看不到一点儿影子------不过,面对着人家的幽怨眼神,他倒是感到有些尴尬了。看来,自己在这方面还是表现得太保守了些啊------
  我呸!装什么正人君子?
  当下,李谦便看着她坏笑道:“那么,姑娘打算如何个伺候法呢?”
  身旁的美貌船娘闻言,冲他娇媚地一笑,径自举杯满饮了一大口酒,却含而不吞,身子已然向他贴了过来------
  李谦眼皮子猛的一跳,忙将身子往后微微一仰,躲过了对方的红唇攻势。
  没办法,他怕脏啊------
  天知道,这些女人都和多少人接过吻了,以前的自己虽然滥情了些,时不时也在酒吧夜场里勾搭个少女少妇,玩玩419什么的------但是,现在自己已经决定要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了!
  毕竟,这副身子可还清白如玉呢------
  “咳咳------要不,你弹个曲儿,或是吹箫给我听吧。”
  “吹箫?敢情公子喜欢这个呀?”女子见他举止如情窦初开的少年般,反倒是有些见猎心喜之感了,登时便媚笑着眨了眨眼,故意曲解了他的话。
  李谦那个汗啊,真当我是初哥了不成?要不是这年代的医疗水平跟不上,也没有小雨伞这玩意儿,看老子不弄得你欲仙欲死------
  抬头望一眼天色,李谦打个哈哈道:“哎呀,时辰不早了!瞧我这记性,差点就把家里的事儿给忘了,灶上可还煲着锅汤呢------”
  “------都这么长时间了,怕是已经烧干了吧?”这借口实在太过拙劣,摆明了是在睁眼说瞎话,女子满脸幽怨地望着他。
  “不会不会,我用蜡烛烧的,算算时间,刚刚好!”
  “------”
  李谦不理会她的反应,径直便站了起来,向舱内的两位好友告辞道:“杨兄,沈兄,我待会儿还有事,这就先回去了,你们尽兴就好。”
  杨清俩人自是出言挽留,奈何他们早已喝了个七荤八素,这会儿都有些神志不清了。因此,见对方执意要走后,他们倒也懒得再去强留,眼下最重要的是先给自己灭灭火------
  李谦确实是不太愿意现场欣赏一出活春宫,加上身边还坐着个“虎视眈眈”的美娇娘------相信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,都不敢保证,自己在此种双重刺激下还能把持得住,索性不如先行离开的好。
  迈步出了船舱,并贴心地为里面的“狗男女”们拉上了舱帘儿,李谦才让人划船送自己靠岸。
  明天是端午节,李谦这位西席先生,自然也是可以不上课的。这年代虽没有寒暑两季,周末双休这样的健全休假制度,但每逢重大节日时,学塾都还是会放假的。因此他并未打算回县衙,而是想回到自己在西湖边上的住所里小住一日,毕竟那里还住着一对可爱的丫鬟呢。
  夏日的天气真就像女人的脸一样,说变就变,让人措手不及------方才还是艳阳高照,晴空万里,不想才刚走出没多远,就突然阴云汇聚,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。
  轰隆------
  一声惊雷响彻耳边,随后便是阵阵电闪雷鸣,李谦看得出这场雨来得不会太小,忙加快了脚步匆匆前行,最后一看来不及了,便又改为了奔跑------
  然而暴雨总是令人猝不及防的,从艳阳高照到大雨倾盆,往往只需要很短的时间。最终,李谦还是被淋成了落汤鸡------
  心情恼怒之下,不禁恨恨地骂起了杨清和沈天佑。
  两个混账王八蛋!若不是他们,老子又怎会淋上这么一场雨?哼哼,杨清啊杨清,这事儿没完!少于二十两免谈------还有沈天佑,不知沈溍那老头知晓今日之事后,会打他多少板子呢?唔------要不就让小祝上门去告个黑状?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