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63章 雨夜,殊途 下

  屋内一灯如豆,屋外大雨滂沱。
  柳如烟请了男子坐下后,浅笑着取来一方白帕,上前就要为他擦干脸上的雨水。男子却是伸手接过,冲他温和地一笑道:“我自己来。”
  柳如烟略微一怔,而后才点点头道:“好,我去给你打盆热水。”
  男子却是摇了摇头,拒绝道:“不用了,我还有些事要和你说说。”
  “时辰不还早着呢吗?”
  柳如烟笑了笑,旋即又说道:“对了,你不是一向都喜欢收集画松的图吗?我听说城里一书生绘画功夫了得,便吩咐柳儿去请他给我画了一幅,虽不是什么名家的手笔,想来你也是喜欢的,我这便取来给你看看。”
  这下男子倒是不好拒绝了,他也的确是很喜欢松树的。
  松乃“岁寒三友”之一,它四季常青,历严冬而仍不衰,寓意着一个人坚韧不屈,不被困难所打倒的品格,象征着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。
  他常常以此来自勉之。
  待到柳如烟取来画作,男子认真看了一会后,不禁轻轻点头道:“确实不错。”
  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  “其实------无须这么麻烦的,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------”
  他抬头看向了她,目光一如以往般温和,轻笑道:“这画我就收下了,谢字应该不用说了吧?嗯------以后,你也不要再去做这些琐事了。”
  “------好。”
  柳如烟脸色一黯,转而又是强扯出一抹笑容道:“近来我新学了首曲子,弹给你听听吧?”说着她便径直起身,向一边摆放着的琴案走去。
  “不用了!”
  男子再次出言拒绝,柳如烟的脚步不由一滞,转身看向了他。
  话出口,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重了些,便又放缓了声调道:“如烟,我今夜过来确实是有要事,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好吗?”
  柳如烟静静地注视了他半晌,最终只能是无声地点了点头,心下轻轻的一叹。你几时过来,不是因为有“要事”呢?
  “说吧,少主需要我做些什么?”
  “------”
  男子沉默许久,一时竟是不知该如何开口了。
  他姓潘,单名一个宁字,乃是元末起义军首领张士诚的后人,母为隆安公主,父亲正是吴王张士诚的女婿——潘元绍。
  当时,占据应天府(金陵)而自立为王的朱元璋野心勃勃,欲一统江南之地。在击败了陈友谅,吞并其大军后,终于将目光锁定了偏居东吴的张士诚。
  元至正二十六年,朱元璋命徐达率二十万大军讨伐张士诚,短短几个月便大败东吴兵,诸多将领兵败而降,六万精兵也尽降于朱元璋的西吴军。杭州、湖州等地的相继陷落,致使平江(苏州)成为一座孤城,张士诚孤立无援,只好命女婿潘元绍迎战。
  当时,人人皆知苏州不保,大难临头之际,潘元绍家中七个小妾纷纷自尽全节,不料此时潘元绍竟是投降了------张九四终究不敌朱八八,苏州城破只在旦夕之间。
  城陷之际,潘元绍曾以劝降的名义回来密劝张士诚,私底下告诉他自己是诈降,让其隐忍数日,以待时机------怎奈语泄被杀,盛怒之下的朱元璋令人投其首于溷厕中,其妻子隆安公主,闻讯后也自刎于盘门薪桥------没有人知道的是,潘家尚余一幼子,早已让隆安公主提前遣人送出了城,正是如今的潘宁。
  流亡多年的潘宁,在几个老奴和潘家心腹护卫的保护下,逐渐长大成人。身怀国仇家恨的他,苦心经营多年,终于建立起了一股不大的势力,秘密活动于浙江一带。
  沉吟良久,他才艰难地开口道:“如烟,为兄有件事情,需要你的帮忙。”
  柳如烟看向他,声音略带沙哑地提醒道:“我不是你妹妹!”
  “可我一直都将你当成了自己的妹妹,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,你难道还不清楚这一点吗?”
  “我------”
  柳如烟登时为之语滞,平复了一阵情绪后,才再次出声道:“说吧,大哥今夜过来,究竟有何事要交代小妹去办?”
  “大哥”和“小妹”的字眼,她咬得很重,潘宁却也只能装作听不出来,故作轻松地笑道:“如烟,大哥为你找个好归宿,你意下如何?”
  轰隆隆------
  一道惊雷落下,屋外银光乍现,电光火石间,昏暗的房间也随之变得亮如白昼,映照出相对而立的一对璧人俊美的面庞,随即又瞬间恢复了原本的昏黑一片。
  “你------”
  柳如烟瞪大了眼睛望向他,满脸的不敢置信,眼眶却是瞬间变得通红,原本清澈灵动的眸子,此时也覆盖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。“你说什么?”
  “我------”
  潘宁见之有些不忍,偏过了头去不敢再看她,负手立于房中,目光望着桌上的烛火,咬了咬牙,满脸痛苦地说道:“南城赵家,你觉得如何?赵员外财力背景皆是不俗,在朝中还有傅家的关系,若能将此人拉拢到咱们教中,大业大有可为,所以------”
  “所以,你就要将我给送出去?”柳如烟质问道。
  “------是。”潘宁无比纠结地看向了她,随即又心虚地移开目光道:“如烟,为兄也不想如此,可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了------”
  “你无耻!”柳如烟怒声反驳,腔调中带着难以抑制的微颤,“你手上不是有他的把柄么?为何不用?当初你让我做这楼里的‘清倌人’时,又是如何向我许诺的?”
  他微微仰起了头,望着屋顶轻叹道:“如烟,是为兄对不起你。”
  屋内陷入了一阵久久的沉寂,良久,只听潘宁低声解释道:“你应该能明白的,赵员外乃是本地豪绅,哪怕是咱们手中握有他的把柄,也是难以将其降服的,毕竟------咱们的实力还远远不够呀!”
  “近日,我一直在暗中与他接触,多次商谈,他都未肯答应合作,真要逼急了的话,他怕会和咱们鱼死网破------最终,他提起了你------”
 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,柳如烟也能听得清楚明白,却仍是不死心地问道:“为什么偏偏是我?”
  “我和他打过商量,楼里的所有女子都可任他挑选,可是------”
  “可是他不肯妥协?”柳如烟惨然一笑,目光紧紧地盯着他问道:“所以你就答应了,对吗?”
  “------是。”
  “你觉得他这样的一方豪绅,会将我这么一个青楼女子放在心上?归宿?哈哈哈------你不觉得这话听来,只会让人觉得可笑么?”
  “唉------”他沉沉的一叹,目光迎上了柳如烟,神情无比认真地道:“你大可放心,无论将来如何,我都仍会待你如初,大业成就之时,我会------”
  “封我为后?我不稀罕!”
  柳如烟哽咽着打断了他的话,目光满是嘲讽地看着他,眼角的泪水早已无声滑落,“大业?你眼中就只有你的大业,何曾在乎过我的一丁点感受?!!也罢,我柳如烟的命是你给的,即便你要拿去,我也会心甘情愿地奉上!说吧,你打算怎么做?我,依言就是------”
  伴随着第二道电光火蛇的划过,房间再次有一瞬间的透亮,柳如烟能够清晰地看见,他开口说话的同时,那火光映照下的深邃眸子里,分明跳动着两道精明的神采------
  目光如炬!
  但她又能如何?即便是明知自己早已深陷在对方所编织的谎言里,也只能心甘情愿,犹如飞蛾扑火般一往无前,哪怕是粉身碎骨,也无怨无悔,只为那瞬间的美丽绽放------
  ------
  ------
  柳儿是在大半个时辰后回来的,当她靠近房间时,只听里面传来一阵阵急促而悲愤慷慨的琴音,这是之前从未听到自家小姐弹过的。
  一曲广陵散!
  小姐其实琴艺平平,跟此道大家相比,肯定是有很多不如的地方。但此时,琴艺似乎早已成了最为次要的东西,琴音中所蕴含的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,早已让人不自觉地忽略掉了某些瑕疵。
  很奇怪,琴音虽被这暴风雨给掩盖,却依然能传出很远,渗入人心才对。可周围的房间里,竟是无一人出来抱怨,说是柳如烟打扰到了她们的休息------
  或许是她们没这胆子,也可能是她们听了这琴声,也不由得为之动容吧?
  琴声铮铮,时缓时急,内含矛戈纵横之声,惊天地,泣鬼神,哀婉凄然,如泣如诉,宛若杜鹃啼血,又如仙乐自天外飘来,挟带着一种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气势!
  士为知己者死------
  真的是这样吗?
  端坐在琴案后方的柳如烟并不认同这一点,那人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知己?自己近年来为他所做的一切,究竟又是为了什么?
  柳如烟不知道,至少目前还没能想明白,以后可能也仍旧想不明白,或者------可以说是她从来就不愿想明白这一点,她只知道,自己的命是那人给的,如今纵然是对方立刻就要拿回去,她也毫无怨言,何况是这区区一副身子?
  此刻的她心乱如麻,似乎想了很多,又好像完全放空了自己,什么都没去想,只是脑海中不断闪过的一个个念头罢了------
  嘣——
  琴音戛然而止,琴弦------断了。
  泪水,如同断线的珠子般飘落,嗓子里却不发出一丝声响,哪怕是食指上传来的那一阵剧痛,都没能让她哼上一声。
  几滴鲜血缓缓滴落,然后速度逐渐加快,发出十分轻微的“滴答”之声,瞬间就染红了琴弦及下方光滑面上的一小块。
  窗外的风雨仍未停歇,丫鬟柳儿忍不住推门而入的声响,看到自家小姐状况后的惊呼声,低声询问与安慰之声------全都掩盖在了这方天地的狂风暴雨,电闪雷鸣中。
  杭州古城,夜雨倾盆。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