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65章 杭州士林无人乎?

  今日的钱塘江畔,最热闹的地方有两处。其一是水面上的龙舟竞渡,这会儿划龙船比赛正进行得如火如荼,其二则是诗会现场。
  一边是老百姓们凑热闹的地方,另一边,则是些稍通文墨的读书人聚集地。
  此刻,诗会这边被围成了好几个小圈子,以一张供人写诗词的文案为中心,边上的青衫文士正在谈论某位才子刚刚作出来的诗词。
  如此盛大场面,正是在士林中扬名的大好机会,文人们通常都会大发骚性------咳,诗性,各种诗词新作不断出炉,场面喧喧嚷嚷的好不热闹。
  此刻,青枫诗社一干生员护拥着的一张文案后,苏赫正在挥洒笔墨,很快又是一首新词问世。在此之前,他和赵鹏都已经各自做有两三首诗词了。
  在这样的节日里,若是换了一般的学子,能有首拿得出手的诗词便算是不错了。这俩人完全就是碾压式的存在,寻常人连与之攀比的心思都没有。
  苏赫果然不愧其“小东坡”之名,今日所作诗词,无一首流于平庸,每首皆是备受赞誉的佳作。而赵鹏虽也还有几分诗才,与他相比却不免逊色了许多,真正受到众人发自内心赞赏的,也只有第一首而已,后面的那两首则有用来凑数之嫌。
  不过俩人毕竟关系亲密,相交莫逆------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,因此赵鹏从头至尾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容,不时还出言捧上苏赫两句。
  现场的气氛看上去其乐融融,毫无半点文人相轻的味道,一派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谐景象。
  然而就在这时,远处的一张文案边走出人,径直往苏赫这边而来。与此同时,他们身后的一干江西士人,也纷纷自发地凑成了三两人一组,目标明确,朝四周的几个小圈子靠了过去。
  “原来是小东坡在此,在下张复亨,早闻苏子阳之名,今日特来请教。”
  “唔?”
  被人围在中间吹捧着的苏赫,初闻此言不禁一愣,旋即便反应了过来,心说这是“踢馆子”的人来了。他神色平静地上前两步,向张复亨拱了拱手,哂然笑道:“原来是张公子,久仰、久仰!”
  久仰倒是套话,但他的确听说过张复亨,也知晓此人诗才不错,与自己应该是不相上下的------当然,苏赫是绝不会承认,自己曾拿对方当枪使,算计过李谦的。
  “今日端阳佳节,在下恰好有拙作一首,望子阳兄赐教!”
  多余的话自不必说,苏赫开口便是挑战的言辞,话虽说得客气无比,但在场的文人都听出了几分挑衅的味道。
  这种关头,苏赫当然也不会怯场,便作诗邀请道:“赐教不敢当,请!”
  张复亨几步便来到了案牍后,朝周围拱一拱手,脸上始终挂着微笑,举止彬彬有礼,让人挑不出任何不妥之处。
  “诸位,张某今日就献丑一回------”
  同样的场景,在周围的各个小圈子里上演,每一张文案后都站了一位江西士人。他们,正式向浙江士林发起了挑战。
  以诗会友。
  ------
  ------
  桃花庵,二层小楼上传出了杳杳琴音,伴随着女子的悦耳清唱之声。
  “------今日斗酒会,明旦沟水头。躞蹀御沟上,沟水东西流。凄凄复凄凄,嫁娶不须啼。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------”
  李谦弹的是《白头吟》,一首汉乐府民歌,相传为汉代才女卓文君所作。弹这首曲子,倒是没有什么深意,纯粹就是因为有名,子衿又恰好会唱而已。
  不知是不是先入为主的原因,他以前很难听进去一些古琴曲,就觉得其中一两首听来觉得还行,却是真不认为它们比现代歌曲好听------许是受了西化的原因,审美观才会与古人差异如此之大。
  不过自打与这副身体融合后,李谦突然觉得,平心静气来听古琴曲的话,会发现其实古琴曲还不错,心里也不像原先那样会有些排斥了。
  难道这就是“耐看型”?初看不觉得惊艳,往后则越看越有味道?
  李谦想不明白,但他却从琴曲中有了些收获。他发现,许多以前听过的中国风音乐,在旋律上其实是有些传承的,听得多了的话,会发现两者之间也有很多相似之处。
  当然了,他不是这方面的行家,也说不出太多所以然来,完全只是个人的一种感觉而已,便也没有太过去在意这些。
  终归只是用来娱乐消遣的东西------
  “凄凄复凄凄,嫁娶不须啼。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竹竿何袅袅,鱼尾何簁簁!男儿重意气,何用钱刀为——”
  一曲奏罢,李谦抬眼却发现,两个小丫头赫然红了眼眶,眼中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,神情也有些哀婉凄苦之意,不由一阵讶然。
  “呃,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  “少爷,我没事------”子衿眨了眨眼,声音略有些沙哑地解释道:“就是觉得------觉得卓文君所托非人,若非她才华横溢,作出这首白头吟,咱们这些后人也就听不到如此佳话了。”
  “唔------”李谦略一沉吟,失笑道:“所以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对吧?”
  “扑哧------”
  子佩沉不住笑出声来,一边用手背擦拭着眼角溢出的几滴泪水,一边嘻笑道:“少爷你这不是在骂自己吗?”
  李谦见之心中颇为纳罕,心说女人好像都是能边哭边笑的,从古至今都不见有什么的变化,在每一个女人身上也都能体形出来------莫非,这是一项天生的“技能”?
  正当此时,门房来报,说是杨清派了人来找他。
  李谦其实也已经派了人去给杨清报信了,可能是自己的人还没到时,到达江边的杨清就早早遣人找了过来。目光一扫俩丫鬟,见她们脸上都有些不乐意,便摇摇头,对门房道:“就说我风寒未愈,今天就不过去了。”
  “好了,这回你们该高兴了吧?”打发了门房后,李谦看着俩人笑道:“今日少爷我心情还算不错,就再给你们弹一首曲子,保准你们听都没听过!”
  二楼的长廊上,再次传出了悠扬悦耳的琴音。这一次,李谦弹的是首带有古风的现代纯音乐,曲名为——
  雨碎江南。
  ------
  ------
  与桃花庵里一派和谐景象不同的是,此时的钱塘江畔,早已起了不小的争执。
  文人之争,当然不似市井小民那般动辄大打出手,出口成脏------成脏不至于,有才华的读书人,骂人确实是可以出口成章的,所谓“嬉笑怒骂,皆成文章”便是如此。
  当然,这只是很多读书人在心里对自己形象的一个认定,旁人认不认可就不好说了。不过,至少他们在当众嘲讽谩骂他人时,也的确是很文雅很有风度的,极少会口出粗鄙之语------比方说“狂妄小子”,“竖子”,“跳梁小丑”等词汇。
  然而若是争得面红耳赤,胸中激愤难平时,也真就有打起来的可能------年轻气盛的文人们,因为争论而引起的拳脚相加,倒也不会让人觉得有多奇怪。
  眼下,诗会现场便是如此。
  江西士人已经彻底激怒了不少杭州文人,场面十分混乱,简直就如同一锅烧开的沸水般,随时都可能会突然炸开。
  啪------
  赵鹏猛地一拍桌子,指着面前的张复亨三人,怒声道:“张复亨,你们不要目中无人,别忘了这可是杭州地界,我告诉你们!”
  “哦?赵公子这是在出言威胁咯?”张复亨俨然不惧,冷笑以对,“初至杭州时,我便听闻赵家公子张扬跋扈,气量狭小------今日一见,才知传言不虚!呵呵,技不如人就算了,奈何还输不起,可悲,实在是可悲呀!莫非杭州士林中,全是此等货色?”
  “你------”赵鹏双拳紧握,额头上青筋根根凸起,若不是有苏赫在一旁拉着,他早就扑上去将对方狠揍一顿了。
  苏赫的脸色也有些难堪,原本在他看来,纵是张复亨有几分诗才,也是不如自己的,谁知------张复亨三人个个出手皆是佳作,隐隐都能胜过自己一筹,可见对方今日是有备而来,不知为此提前准备了多久了。
  反观自己等人,皆是仓促应战,即便能临时做出几首不错的诗词来应对,又有何用处?有心算无心之下,己方落败也就成了必然之事------
  不止是他们这里,苏赫等人早就发现,周围那几场比拼的结果应该也不乐观,因为那另外几处此时也已经起了争执,想来情况都是差不多的。
  此刻,不少人心中甚至在想,若是今日李仲卿也在场就好了!
  江西与浙江士林之争,毕竟关乎着所有文人的脸面问题,今日若是压不住江西众人的嚣张气焰,杭州一众士人都会觉得脸上无光,以后还如何好意思在文坛上混?因此只要是杭州士人,是谁都不重要,能胜过对方就好。
  当然,青枫诗社的大多数人想法有些不同,毕竟他们和李谦有仇。若非此人,先前自己等人又怎会输给停云诗社?
  张复亨眼见杭州士子同仇敌忾,却仍不罢休,又是出言嘲讽道:“你还想动手不成?嘿嘿,文斗不成要改武斗了?杭州士子,难道真就这么输不起?”
  事情进展到现在,可以说是胜负已分了。别看杭州也是文风鼎盛,和江西不相上下,可真要论起诗词方面的才华来,也确实是有些相形见绌的。
  这可不是朝廷取士,诗词也不是八股时文,诗才了得的人未必就能高中皇榜。别说现在了,就是在王安石变法之前,诗赋一科还在科举的取士范围内时,都有不少后世闻名的诗人曾数次落榜------
  所以说,进士和举人老爷们所作的诗词,也不见得就真比一个生员做得还好------尽管大多数时候会是这样,但功名在这里并不占据太多优势。或许一个多年科举不第的隐士狂生,就有惊人诗才呢?这可是有先例的!
  此次江西过来的全是诗才惊人之辈,因此胜过杭州士子也是十拿九稳之事,张复亨并不担心自己等人会输。他目光一扫周围众人,唇角一勾,扬声喊出了一句非常拉仇恨的话。
  “杭州士林无人乎?”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