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66章 盛名之下无虚士

  杭州士林无人乎?
  此言一出,全场瞬间一片寂静,然后立马就炸开了。在场的士人纷纷反唇相讥,场面变得越发混乱了起来,若非知府大人还在现场,怕是他们早就冲上去揍人了。
  杭州乃是浙江首府,代表的可是全省文人的脸面!若是今日让人把脸给踩在脚底下,他们仍无动于衷的话,就不配穿这身青衫、做文士打扮了。
  “狂妄!此子狂妄!我周华与此人势不两立------”
  “恃才傲物之辈耳,可敢与我比试文章?”
  “黄口小儿,不知天高地厚,安敢口出如此狂言?”
  “通判家的公子便了不起么?仗着几分诗才便目中无人,殊不知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------”
  “------”
  见到不少人跃跃欲试的模样,张复亨身后的周忱忽然跨前一步,指着对面的一众士子高声问道:“何人出来一战?”
  出来一战?
  嘈杂之声戛然而止,呐喊助威没问题,但关键时刻,可没人愿意当这出头鸟------打架倒是没问题,关键他们都能听得明白,对方说的是比拼诗词。
  这就让人很为难了,方才他们可都看得清清楚楚,此三人诗战群雄时的气势,其中诗词做得最好的,就是眼前这周忱!便是连素有“小东坡”之称的苏子阳都败下了阵来,自己上去那不是找虐么?
  比啥都行,就是不能和他比诗词!
  张复亨一见眼前这架势,登时心中大定,心中的自豪感更是在火速攀升着------他同样跨前一步,手指头随意点出了几人。
  “你,要当众赋诗一首么?”
  “你呢?可敢一战?”
  “还是你来------”
  被点到之人纷纷下意识地往后退出一步,正是腹中无墨,心下发虚的表现。张复亨目光一扫,却见人群中有一年龄约莫二十出头的男子,神情淡然,看着他的目光总充满了戏谑,如同在看耍猴儿一般------
  是的,就是这种感觉。张复亨忽然觉得,自己在对方眼中俨然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般,自个儿蹦达的欢,实则人都不曾拿过正眼瞧你------
  有些恼羞成怒地指着那人,他正要出言挑衅,杨清却是从男子的身后站了出来。
  “张公子,我劝你莫要小觑天下英雄!”
  “英雄?难不成我说错了?这杭州地界还有能人?”张复亨嗤笑一声,不屑地看着杨清道:“还是说,你打算与我比一比诗词?”
  “我不会作诗,也不打算与你比试。”杨清十分坦诚地道:“不过,这杭州城里却有一人,所作诗词皆是上等,比你那矫揉造作的诗句不知要好上多少倍!”
  “你说的是何人?”
  张复亨咬牙切齿,其实早已明白对方所指何人。他自然是认得杨清的,当日曾在怡然居有过一面之缘,知道对方便是李谦的好友。
  眼下,杨清说的不是李谦又会是谁?
  他承认,自己做不出沁园春和桃花庵歌这样的佳作,却不认为那就是李谦的正常水准,而是超常发挥之作。那么他李谦能灵感爆发,做出一首好词,再灵感爆发,又做出一首好诗,第三次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么?
  还是那句话,倘若李谦真有如此惊人之诗才,又岂会在之前不显声名,反而恰恰是在这两个月里,接连有佳作问世呢?如果他真有如此才华,又怎会在怡然居拒绝了自己的挑战?
  也正是因为前后反差太大,才难以令人信服。这其实也是众多士人心中的疑惑,只是目前还没人能找出原因罢了------又有谁能发挥出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猜出此李谦不是彼李谦呢?
  “我说的那人------”杨清不屑地瞥了他一眼,轻笑道:“正是李谦,李仲卿!”
  此言一出,立马就得到了不少人的随声附和,众多士子纷纷出言表示赞同。这个赞一句,“李仲卿才华横溢,诗才盖世”,那个嘲讽张复亨一句,“萤火之光,安敢与皓月争辉”,场面一时间又变得喧闹无比。杭州一众士人顿觉李谦的存在,实乃士林之福------
  “呵,李仲卿?他既是诗才了得,为何今日却做了那缩头乌龟?”
  张复亨冷笑连连,说的也确实是心里话。他本想今日当众挑战李谦,却发现对方压根儿就没到场,心中便更加认定李谦这是在逃避这样的场合,因为其手上没有佳作!
  否则的话,这么难得的露脸机会,谁肯轻易错过?
  “缩头乌龟?哈哈------”
  杨清大笑出声,指着他道:“我仲卿兄还会怕了尔等不成?似‘江山如此多1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’,‘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’这等佳句,试问你们谁能做得出来?说出来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,就凭你肚子里那点墨水,也配与他比试?”
  “呵呵------”
  张复亨气极反笑,语带嘲讽地道:“若有真才实学,还怕与人比试?当日我便提出要与李仲卿比试诗词,奈何他不肯应战,今日他又‘恰巧’不在,这不是心虚又是什么?要不,你便代他应下这场比试,说个时间,改日我再登门请教如何?”
  “此事我可做不了主。”杨清摇了摇头,笑道:“你若是真想得蒙仲卿兄赐教,还是有些诚意为好,否则他可没那闲心教你------至于今日他为何不在,也只不过是昨夜淋了场雨,偶感风寒罢了!若非如此,又岂会容你在此嚣张?”
  “请教”二字,本是文人们的自谦之语,其实心里并不认为对方能有资格指教自己------杨清却是刻意曲解其意,用来嘲讽了张复亨一番,更是让他恼羞成怒。
  张复亨还待再和他争论一番,身旁的周忱却是有些不耐烦了,抢先开了口道:“多说无益,今日你们杭州士林无人应战,那便算是输了!至于那李仲卿------在我看来,也只是盛名虚士罢了!呵,偶感风寒这种拙劣的借口,今后还是不要再用了!”
  “盛名虚士?”先前那位年轻的男子终于站了出来,目光平静地注视着周忱道:“你是说,李仲卿名不副实,浪得虚名?”
  男子正是于仁。
  他此刻的心神都在前方的三人身上,所以浑然未觉自己站出来后,身后杨清唇角那隐隐勾起的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。
  “难道不是?”周忱眼都没抬,声音平静地道:“若是他今日在场,我倒是想向他请教一二!可惜啊,他染了风寒------”话语里的嘲讽之意甚浓。
  “跳梁小丑,也敢在此大放厥词?便是李谦当日随手所作,题在画上赠予我之诗词,都比你好上千倍万倍!”
  于仁性子淡泊,平日里更是深居简出,极少与人有意气之争,今日也只是和好友出来凑凑热闹而已,谁想竟是生了这等事情。以他的休养品性,也断然不屑于参与到此事中来,因此一直都在冷眼旁观,可对方接二连三出言诽谤李谦,就委实让他感到有些气愤了。
  难道说,如今的的士人,都是如此目中无人的么?
  “哦?那你便拿出来让众人瞧瞧!”
  “有何不可?我于仁自认才学平平,写诗写词也只是为了陶冶性情!也许所作诗词比之许多人都不如,可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等做派!今日这诗不是我的,但也要教你们明白,什么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!”
  “好!”不少人鼓起掌来。
  “哼!”周忱冷哼一声道:“那你就写啊!”
  于仁身旁的好友却是适时拉了他一把,示意他别太冲动。
  但凡有些名望的才子,都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,今日对方才学出众者甚多,李谦的一首诗词或许能胜过其中几人,但谁又能保证,来的江西士人中没有比他诗才更好的?
  若是因为于仁的一时冲动,导致损了李谦的名声,而那李谦气量又不大的话,怕是也会对他的擅作主张有所不满,进而心怀怨恨的。
  “无妨------”
  于仁却是对他摇了摇头,显然对于李谦那首诗很有信心,径直便来到书案后站定。他抬眼淡淡地瞥了周忱等人一眼,便将手中毛笔蘸满了墨汁,抽起纸张,“唰唰”写下了三个大字——
  迎客松!
  他自然不知道这诗原本的名字,因此李谦只是随手一改,题在画上送给他后,他也没觉得有何不妥之处,毕竟原作之人如今尚未出生------
  手中的狼毫一刻不停,行云流水般写了下去。一群已经着急上火面红耳赤的人围了过来,包括面色平静,看似心中笃定,实则有些忐忑不安的张复亨三人。
  只消片刻功夫,宣纸上的诗作便跃然纸上,周围已经有人小声地跟着吟诵了出来。
  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!
  “这------这怎么可能?”
  张复亨“噔噔噔”向后退出了几步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而与他同行的另外俩人,此时的脸色也非常难看,阴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一般。
  反观杭州士子,则是一片击节赞叹之声,终于有了扬眉吐气之感。当然,这其中也有人不太高兴,便是以苏赫与赵鹏为首的一干青枫诗社成员了。
  一身男装打扮的林秋芸站在人群中,脸上同样也露出了喜悦之色,只是眉眼间却隐隐透出几分忧虑,方才杨清的话她可听得清清楚楚。
  李谦生病了,染了风寒。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