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67章 怎落笔都不对

  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------”
  贵宾席上,知府大人手上拿着一张笺纸,轻声念了一遍这首据说是李谦的诗作,不由连连点头,对身旁的沈溍笑道:“李检讨果是大才之人,无怪部堂大人会如此盛赞!”
  杭州知府名为姚春,四十出头的年纪,身材很胖,脸部许是因为肉多的缘故,看上去倒是满脸的福相,人也显得十分和蔼。他同样只是举人的出身,这在洪武一朝实属正常,新登科的进士还没多少人爬上来呢,地方官的出身普遍不高。
  姚知府为官多年,与人打交道的本事自然不弱,和沈溍也是能聊上几句闲话的。尽管此前他与沈溍并无交情,甚至是都没见过几面,只在沈溍回乡省亲时,上赶着巴结了一回而已。
  事实上,诗会那边发生的事情,贵宾席上的一众官员及沈溍等地位超然的乡宦,并一干名士早已知晓,却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装聋作哑,只遣了身边的心腹随从前去打听消息。
  依着他们这些人的身份,都是不能轻易出面此事的,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考虑,都在衡量着利弊得失,心里的小算盘打得那叫一个“劈啪响”。
  本来嘛,这确实也算不得太大的事情,至少对于官员们来说,都与己身没有太大的关系。因为按照朝廷的规定,地方官是不可能会在本籍任职的,正常任期三年,任满时基本都会调离------所以说,官老爷们是不需要关心这种问题的,只要不演变成群体性斗殴事件就好。
  而乡宦和名士们,虽是杭州本府人氏,却也不好随便出面干预。原因当然还是爱惜羽毛,半辈子才堪堪攒起来的那点声望,可不能轻易受损。因此他们对待此事也是慎之又慎,在没把握能力压江西群雄的时候,决计不肯轻易出手。
  什么?杭州士林被打脸?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不过就是场小小的诗词比拼罢了,哪怕是这回被压了一头又如何?最终到底是哪省的文风最盛,看的还不是进士的名额?殿试前三鼎甲之人的籍贯?
  所以尽管此次江西挑起来的争端不小,在这些顶尖名士们眼里,也仍然只是过家家的游戏,小打小闹罢了。别看江西过来的那二十多人也被称为“名宿大儒”,说白了也就在其家乡本地有些名气罢了,出了本省谁还认得他们?
  只有贵宾席上坐着的这一小撮人,才是真正的地位超然,他们才是当之无愧的鸿儒!这无关才学,只看个人声望。
  沈溍倒是没能料到,李谦不在场,却依然凭着一首“迎客松”来力压群雄,可谓为杭州士林挣回了不少面子。他此时的心情也很不错,便也笑着点头回应道:“可不止我如此盛赞,便是连当今圣上,都对李谦小友颇为赞赏,这不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么?”
  姚知府笑着连连点头,眼中却是闪过一抹讶异之色,因为沈溍高兴之下,称呼的变化让他听出了些不一样的东西来,尽管他一直都知道,沈溍对李谦之才甚为喜爱。
  要知道,像沈溍这样的部堂高官,哪怕是如今已经致仕,其地位和能量都是不可小觑的。可他居然对一个年轻人如此推崇备至,达到了以平辈论交的程度------
  牧守一方的姚知府,这一刻突然觉得,自己的耳目这是闭塞到了何等地步?
  同时也在深深懊悔,因为之前他曾应赵家所请,上了一封弹劾李谦的折子------反正大家都在干这事儿,身为杭州知府,姚春觉得多自己一个不多,少自己一个也不少嘛!当然,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赵家送来的那份厚礼实在让他无法拒绝------
  好在弹劾的官员众多,自己这小小的杭州知府掺杂在里面,倒也不算太过显眼。当下,他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,指着李谦那首诗道:“我倒是很喜欢这首诗的后两句,‘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’,一下就将我辈文人的气节给体现出来了!啧,淋漓尽致,淋漓尽致呐!”
  沈溍闻言,也是低头看着手上的诗文笑道:“确实不错!此诗虽稍显直白,难得的是没有任何华丽辞藻的堆砌,更无半分矫揉造作之嫌疑,仅只用了短短几句质朴之语,便能拔高其立意------这李谦的诗才,就连老夫都自愧弗如呀!”
  “正是如此!这词选得倒也十分之妙,放在今日端阳节上,可谓应时应景,让人难以置信,这竟是此前就已题在画上,赠予好友之诗------”
  “哈哈------”
  沈溍一想也觉有趣,登时便忍不住放声大笑,爽朗的笑声引得周围席上之人纷纷侧目。他却也不以为意,只顾着与姚知府的品评。
  “此诗借物喻人,的确应时应景,将屈大夫等我辈先烈的气节展现得淋漓尽致,也就难怪------江西的那些士人都不再动笔写诗了。如此诗作,怕是也只有‘人生自古谁无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’这等佳句,才能胜其一筹了吧?”
  说着他目光望向了远处的诗会现场,笑容微微转冷,语气略带讥讽地道:“就凭那些人,还做不出此等诗词来!”
  不止是他们这里,整个贵宾席上,包括下方文人们汇集的地方,都在品评着李谦这首诗作。这一次,无一例外的,杭州士子们都选择了对其大加褒奖,原因不言自明。
  而此刻的诗会现场,也正如沈溍所说的那帮,江西的名宿大儒们大多数都在抓耳挠腮,苦思冥想,就是写不出更好的诗词来------隐隐有种“怎落笔都不对之感”。
  “唉------老夫自愧不如,自愧不如啊!”
  一位年约五旬,发须皆白的老者率先搁下了手中的毛笔,喟然一叹道:“此子诗才盖世,天赋妖孽,实不是我等可与之相比的!”
  此话一出,立即引得不少人点头附和,纷纷紧随其后地陆续搁下了笔------没办法,他们已经坐在这儿想了有大半个时辰了,奈何心中总是感到一阵心烦气躁,脑海中一丁点的灵感都没有。
  平和的心境已失,便是连一首最为普通的诗词,都是难以再做出来的------实在是拿不出手啊!有此珠玉在前,谁还愿再强逼着自己写出些不堪入目的诗词来,贻笑大方?
  所以他们一致认为,今日是别想再扳回一城了,不如早早离去更好,也免得再待在这儿丢人现眼------虽然心有不甘,可他们又能怎么办呢?他们也很绝望啊!
  技不如人已是事实,何苦再挣扎着做些无用之功呢?
  眼看众人纷纷起身离开,张复亨就有些不大乐意了,忙追上去挽留道:“诸位前辈,诸位前辈请留步!且听晚辈一言------”
  众人停下,默然看着他。
  “如今咱们出师未捷,前辈们为何急着离去呢?晚辈倒是觉得,咱们还有机会!”张复亨说着朝他们拱了拱手,一脸正色道:“自古文无第一,谁又敢断言,他李仲卿这诗就一定比咱们的好呢?还请诸位前辈再多加思索一番,做出几首水平与他相当的诗词来------呵呵,到时------”
  “到时咱们大可一致认定,这首迎客松,比咱们的诗词中某一首还要略逊一筹!”紧随其后的周忱二人接过了他的话头,实际上,这也是他们三人商量出来的结果,“再不济,也可说是不相上下嘛!如此,咱们回去也能有个交代不是?”
  “不成!”
  先前的老者立即出声拒绝,看着三人冷笑道:“我辈文人,岂能做出那等无耻之事?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,什么‘水平相当的诗词’?分明是牵强附会,邯郸学步,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揉造作!试问诸位,谁还能做出可媲美此诗的佳作来?哼,老夫奉劝尔等一句,莫要画虎不成反类犬,止增笑耳!”
  老者在江西士林中显然很有威望,在他丢下这么一句话离开后,众人纷纷景从。
  张复亨虽是心有不甘,却也是徒呼奈何,因为就连原本被他说服了的周忱俩人,也只是略一犹豫,便跟在众人身后离去了。
  ------
  ------
  经过验证,李谦终于得出结论,古人的审美观确实是和现代人有些许差异的。当然,这并不包括某些方面------譬如男人看女人的眼光,这点就比较一致。
  古今音阶,大体上也是共通的,所以依着李谦今世的乐理知识,弹出一首后世才会有的曲子也不算太难,尽管第一次尝试还有些生疏之感。
  一曲《雨碎江南》弹完后,李谦问过子衿子佩俩人感受,她们犹豫了下,只嗫嚅着给出了个“不错”的评语。
  对此,李谦也只是感到略有些失望。
  因为他明白,那样的旋律,这个年代的人初听时会不习惯很正常,且他用的只是单调的瑶琴来弹,因此瑕疵也不会少。心中只想着,以后可以买几个歌妓什么的,用上二胡和箫,外加笛子等进行合奏,看看能否找回那段最完美的旋律。
  当然了,这件事他其实也不会太放心上,纯粹是闲暇时的瞎想而已。若说要在这个时代推广现代歌曲,就真有些异想天开了,即便是真能取得成效,李谦也不会去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。
  两个丫鬟已经让李谦打发去睡觉了,他自己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躺在院子里,正在悠然小憩。不知过了多久,派出去的那名下人便回来了,且还带来了一条略带震撼性的新闻——
  自己今天又做了首诗,出名了!
  李谦挠了挠头,有些没搞清楚状况,小厮则一脸激动地向他详细讲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------他真没法不激动,自家少主人实在是太牛气了!
  人躺在家里都能诗战群雄,试问天下还有谁?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