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70章 接二连三登门的客人

  李谦自然不难猜出,杨清就是那推波助澜之人。
  从下人回报的现场情形,以及端午诗会过后,杨清迟迟不来看望自己这个病中的好友,就能看出他是有些心虚的。
  两相一结合,真相也就显而易见了。
  这事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杨清确实是触犯了李谦心中的禁忌,因此他才想决定敲打一番,免得日后他再得寸进尺,做出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来。
  当然,他同样也清楚对方没有起什么坏心眼,所以才能如此轻易地揭过去,没给俩人之间造成什么难以消除的隔阂。
  今日注定不得消停,刚打发走了杨清没多久,上门来探望的人又来了。
  来人是吴老书办和他的外甥荣荣。
  这段时日里,老吴着实费了不少口舌,才算是堪堪说动了自己的妹妹,答应了他推荐小荣入公门的提议。过程当然也不会太简单,他是在搬出了李谦这么个靠山后,才得以解决------尽管这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,他连山头都还没拜呢,就已经扯起了李师爷的大旗唬人,将来如何发展犹未可知。
  所以,他在听说李师爷染了风寒的事情后,就一直想着过来探望探望,顺带着拉上自己的外甥“拜山头”------这不,县里忙完了端午节一应诸事,他便打听清楚了李谦的住址,今日带着礼物上门来了!
  李谦对这舅甥俩的印象不错,毕竟也是帮过自己一回的人,礼仪周到的接待还是很有必要的------很奇怪,人总是习惯于对外人更有礼貌些,关系亲近的人之间,反而少了那许多的客套。
  君不见,大多数人在父母面前说话时都表现得很不耐烦;在损友面前都是互相爆粗口,你一拳我一脚,似乎不打两拳不关系就不够铁一般;在妻子面前大都不会顾及形象,怎么舒服就怎么来------咳咳,别想歪了!说的只是当面抠脚丫子,挖鼻孔,被窝里放屁等不太文雅的习惯而已。
  当老吴提出想让自己帮忙,举荐荣荣进入衙门,做个白衣书办的请求后,李谦沉吟片刻,目光看向了小荣。
  “你当真要入公门?虽说做了这书吏,你也依然可以应试科举,但衙门事务繁杂,总归会让人分了心,于你将来举业不利------”顿一顿,他继续说道:“其实你本身画功了得,若是加以习练,假以时日,当个宫廷画师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。这方面,我倒是可以帮上点小忙,想来也不算什么难事。”
  甥舅俩闻言皆是惊愕无比,压根就没想过李谦愿意帮他们这么大的忙。虽说无亲无故的,李谦不会为他们花钱打点疏通关系,但有他这么一位两榜进士的说项,只需一封书信送到金陵给他的那些同年旧友,便能省却中间不少麻烦,不可谓份量不足。
  老吴登时就有些犹豫了,如果是因为自己的一时短见而毁了亲外甥的前程,恐怕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  其实不止是他,荣荣初听这话时,同样也面现犹豫之色,但他很快就做好了决定,毅然向李谦拱手道:“承蒙师爷抬爱,好意荣荣心领了!宫廷画师的前程好是好,只是我们家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打点疏通上下关系------再者,小荣已是七尺男儿之身,又如何忍心为了自己个人的前程之事,再去拖累父母双亲?”
  “好,有志气!”
  李谦听了这话,一时也是觉得提气无比,再看向对方时,目光中都不觉带上了几分欣赏之色。他其实也就随口那么一问,若是对方真有当画师的打算,帮这点儿小忙也不算什么------不过说实话,刚才那番话也不无试探之意,眼下自己可正缺人手呢!
  宋忠那个王八蛋,拿了个惊天大案来坑人,硬是用一道密旨把自己给拉上了贼船,不用心帮忙还真不行,指不定要掉脑袋------老朱可不是好相与之人,锦衣卫的鹰犬们也都不是什么善茬儿,没一个是易与之辈!
  忠诚才是作为下属最重要的品行,一个人不容易受到诱惑,那么忠诚度还是比较高的------前提是诱惑不能太大,超出了这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范围!
  至于个人能力的问题,倒是无须考虑太多,只要不是个只知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的书呆子就行。
  只要具备了这一点,读过书的人反而能把事情给办得更好,这就是读书人的优势了。智力超群的文人一旦玩起手段来,可比那些只懂得蛮干的粗人强太多了,他们才是真正的阴谋家!
  仅只通过初步的接触,李谦就能看得出来,荣荣是个才思敏捷的读书人,尽管他八股文写的可能不算好,其他方面却是没有太大的缺陷------嗯,这个小弟可以收!
  沉吟片刻,李谦轻轻颌首道:“此事就交给我吧!不过,我不打算让你做这县衙的书办------”
  老吴闻言心中一惊,隐隐有些失望,却仍是强笑道:“师爷肯帮忙就是抬爱我们甥舅俩了,若是举荐小荣做这白衣书办有些为难,便先让他当个白役也行------”
  荣荣心中也是一沉,再听了舅舅的话后,不禁感到更是失落了。
  白役就确实让他感到有些委屈了,像他这样过了县试府试二级考的童生,可比许多只能识文断字的人要强太多,将来即便真连秀才都考不上,做个蒙学先生也还是不成问题的。让他屈身做个小小的县衙白役,顶了天也就是给捕快们充当帮手而已,都是些粗人才会干的活计。
  不过他也知道,在每一个衙门里,即便只是个小小书办的位置,都会有许多豪强大户在盯着,随时准备着将他们宗族里的子侄给安插进去,这样以后办事时也能方便许多。
  “呃------你们误会了!”李谦听了老吴的话不禁一阵愕然,转而有些尴尬地笑道:“也是我没把话说清楚,见谅见谅!我是说,我打算举荐小荣当师爷。”
  “------”
  话音一落,俩人皆像是在做梦一般,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  师爷?
  我的天,是我们没听错,还是李师爷一时口误?
  居然是师爷!
  “魂归来兮------”
  李谦颇不正经地伸手对俩人招了招,待到他们回过神来后,才笑道:“你们尽可放心!旁人我不敢说,咱们的县尊大人,是一定会同意此事的!”
  甥舅俩仍然处于震惊中,呆怔了片刻后,才算是反应过来自己该表达谢意了,当即便忙不迭地向李谦鞠躬道谢------
  李谦伸手搀起这个,那个又拜了下来,扶起那个这个又拜了一拜,弄得他都觉得累得慌,最后俩手同时把人一搀,肃容说了句“你们再这样客气,我可就反悔了”,才算是结束了这种拜来拜去的局面。
  ------
  ------
  今日的桃花庵,可谓是“宾客云集”,接二连三登门拜访的客人,都快把李谦的门槛给踏破了------这不禁让他感慨不已,心道这要全是登门提亲的媒人,那才叫一个酸爽------
  然而这一回登门的人,李谦就真不好怠慢了,因为来人正是知县王伦。
  堂堂的一县之尊,方圆百里之侯,亲自登门拜访自己,也算得上是“一顾茅庐”了,李谦不亲自出迎都不行------为了表示敬重,李谦甚至还亲自将对方引领到了正堂,并请他上座。俩人好一番的互相辞让,最终还是东西昭穆而坐。
  “怎劳东翁亲自登门?”
  “应该的,应该的------”王知县也跟着客气了一句,看着他笑道:“先生病体未愈,本县早该过来探望才是,无奈诸事缠身,还望先生见谅!”
  李谦可没功夫一直跟他客套下去,因此只随口接了一句套话,便直言道:“正好我也有事想找东翁商量,不想您却是心有灵犀般,亲自过来了!”
  “------”
  王知县脸颊狠狠抽了抽,敢情自己成了主动送到砧板上的肉了------转念一想,这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,李谦有事相求于自己,那么自己请他帮忙出谋划策,也就是理所当然之事了。
  “先生但说无妨!”
  “嗯,我想向东翁举荐个人------”
  “没问题!”
  “------”
  这回换李谦郁闷了,心说我话都还没说完呢,你这迫不及待答应的感觉是肿么回事?
  “咳,呵呵------”
  王知县略有些尴尬地笑笑,打着官腔道:“能得先生举荐之人,定然是德才兼备,身世清白,本县用之有何不可?”
  “东翁果然是任人唯贤,颇为古圣先贤之风!在下深感钦佩------”李谦一见他如此爽快,便也打了个哈哈,送上几句奉承之语。
  两榜进士的马屁非同凡响,那可是连当今圣上都无比受用的,王知县自然也不例外。不成想,李谦竟是忽然话锋一转,正色道:“不过在下觉得,此人智计无双,堪为大用,东翁应将其奉为上宾,入幕辅佐才是!”
  “------”
  这话可没法接,因为按照王知县原本的打算,是要让李谦来给他当谋士的。如今虽说同样是得了一谋士,可问题是他连那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,甚至是面都没见过,焉能不问根底就将自己的全副身家都压上去?
  这就不是卧龙与凤雏的区别了!
  两者皆不常有,得一可安------县衙!如今他可就只见到了李谦这么一个,又哪肯轻易丢了眼前这西瓜,跑去捡那芝麻?
  然而再看向李谦那一脸笃定的笑容时,王知县只觉得脑海中灵光一闪,像是突然间开悟了一般,猛地一拍扶手道:“好!本县答应了!”
  “------东翁,你悟了!”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