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71章 案中有案

  王知县走了,强颜欢笑而来,离开时倒也算不上满面春风。因为李谦并未当面答应,帮他解决眼下所遇到的问题,只说让他到时候找荣师爷商量就好。
  他并不认为,李谦举荐给他的那位荣师爷能有多大的能耐,却也别无他法,只能是黯然离开------
 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李谦不由深深皱起了眉头。
  这任务有点难------
  经过王知县倒苦水般的叙述,李谦倒是也了解到了这位百里侯眼下所面临的两难局面,正是上前一步要剥皮,退后一步估计也很悬------谁都猜不到,对手接下来会再向他使出什么阴招。
  所谓的“机构缺钱停止运转”,在李谦听来就如同儿戏了。
  事实上,县衙和后世的职场并无太大的区别,本质上都是为了利益而进行勾心斗角的“小江湖”。他是经历过职场的人,且还曾是此道的精英人士,处于这条食物链中中等偏上的生物,自然能看出这里边所潜藏的猫腻。
  损公肥私的事情人人都在干,并且乐此不疲,但若说掏自己的腰包来顶县衙账目亏空这种事情,就只能当成笑话来听听了,这种鬼话连王知县------咳,连三岁小孩都哄骗不了!
  任谁都不会相信,只这短短三个月的时间,一个县衙能亏空整整一千五百两银子,真当这只是个数字了?至少,以王知县堂堂举人的身份,都无法在短期内筹出那么大笔银子!
  听说过穷酸秀才,独独就没听过举人家也会穷的------而就连他这样的殷实之家,一时都拿不出那么多钱来,为何县衙就能花掉这么多?这显然不合常理。
  所以就连王知县都不相信此事,尽管他有些后知后觉,反应总是慢人半拍------一拍?嗯,一拍已经很多了,几拍绝不可能!他心里十分清楚明白,自己这是被人下了套,那笔钱也决计不会是亏空了,而是让那张司户给贪墨了!至于分赃的人有多少,就不得而知了。
  不过,机构停止运转却也真会发生,只要他这位大老爷不肯下水,这就是无可避免的事情。
  可以预见,在这之后,将会有一堆乱七八糟的“公务”上线------继而一股脑儿的涌向钱塘县衙,砸到他这位光杆县令的头上,先砸他个七荤八素,找不着北再说------这样他一个处理不好就必然会出错,轻则丢官罢职,重则性命不保!
  而这也是在人家计划之中的。
  所以,王知县就只能是巴巴的跑来求助李谦,请他出手帮自己破这一局了------
  平心而论,李谦对这位县尊老爷的印象不错,尽管对方耿直得可爱,却真就是位难得的,想为一方谋些福祉的好官、清官!他当然也知道,之所以正直清廉,也是因为王知县初入官场,还没有真正受到官僚制度的腐化而已。
  李谦甚至可以肯定,假设没有自己这么个穿越者的存在,又没有另外的高人为他破了这一局的话,他将彻底走向贪官的路线,这一生都无法再回头------不是每一个县令都能成为“海清天”的。在前有诱惑,后有威胁之下,人们本能的会选择自保,选择与官僚集团同流合污,此外别无他途。
  但他毕竟对县衙不太熟悉,即便是有宋忠收集到的一些情报,也还是不够的。
  锦衣卫只是个特务机构,非但不是神,比之后世的特务系统都远远不如,自己又如何能全指望着他们替自己摸清具体情况,进而帮王知县抓权?
  没错,这就是李谦接到密旨后,宋忠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。
  前任检校死亡一事,宋忠经过多方调查,已经将其确认为谋杀案,目前正在追查杀人凶手。但很明显,这应该是属于雇凶杀人,因为普通人若是没有深仇大恨,是不会冒死杀官的。所以这名杀人的凶手,其实只是此案中的一道线索而已,若能抓住他,便有可能顺藤摸瓜,牵出幕后主使之人。
  这是一个案中案。
  即便是目前还没能查到什么有用的证据,宋忠也能凭着自己的经验来断定,他的前任一定是查到了某些要命的东西,才会遭此毒手。再透过各方汇集上来的情报,以及自己发现的一些蛛丝马迹,再结合张通判透露给他的消息,他的目光很快就锁定了杭州官场------
  李谦作为一个打下手的,自然不会知道太多。
  宋忠也只是告诉他,锦衣卫死了人,就必须有人来顶罪,哪怕那人真是意外身亡,都会有人倒霉------尽管这在逻辑上有些说不通,却是铁一般的事实,因为锦衣卫代表着天子威严!
  很不幸,前任的钱塘县令成了替罪羊。
  这当然也有理由,尸体被发现的时间是清晨,地点为城北上塘河------这也是后来宋忠初到杭州时,为何会特意绕远路的原因。
  尸体被打捞上来后,经过仁和县的仵作尸检,确认死者系意外溺水身亡,死亡时间为三个时辰前,也就是前夜的后半夜,死亡地点应在河流上游。随后经连日查证,终于能够确定,人是死在了钱塘县衙管辖的范围内------
  这黑锅来得莫名其妙,上一任的钱塘县令,本来还在等着看自己那位老对头的乐子呢,不成想祸从天降,一番兜兜转转后居然降临在了自己的头上------向来警觉的他,隐隐已经嗅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,直觉自己这是让人给算计了。
  那位县令二话不说,点齐自己的人马展开了浩浩荡荡的调查,但结果让他失望了。他手底下的仵作也认定,那位检校的确死于他的辖区,就连尸检结果都惊人的一致。
  意外身亡!
  死者的身份太过特殊,因此这桩案子从头到尾都不需要呈报按察使司,卷宗直接就呈送到了京城。
  不出意外的,皇帝龙颜大怒,钱塘县令因渎职罪被罢官免职,永不录用。
 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霸道无比的朱元璋认为仁和县令也有连带责任------没把河堤建好,致使上差落水身亡?总之,他对仁和县令也做出了处分:罚俸一年,留用,以观后效------
  这之后,京里又派来了浙江道的监察御史,着手三查此案------十三道监察御史既是京官,也是地方官。他们常驻于京师,有事带印出巡,事毕回京缴印。
  浙江道御史耗费数日全力追查,却始终查不出另外的结果,心里说不害怕是假的。正愁眉不展之际,一个人的出现,让他看到了转移皇帝目光的希望。
  李谦致仕还乡了!
  回到杭州后,李大官人不大不小地闹出了几次事情,按台大人成功抓住机会上奏,言语间却丝毫没有贬损之意,只是非常客观地陈述了相关事实------最终回京复命时,他也只被罚了半年的俸禄而已,当真是险之又险。
  案子查到这里也就算是结了,至少表面上不得不结。
  朱元璋再是霸道,都不能连着推翻三位官员的调查结果,再派人来个四查------他表面上确实没查,私底下却派来了锦衣卫------所以巡按御史前脚刚走,宋忠后脚就来到了杭州,秘密调查起了这桩案子。
  事实上,朱元璋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这是意外,心里早就认定了这里面有阴谋!
  在这一点上,老朱其实非常的曹操。他不但对地方官心存怀疑,就连京官也不大信任,当派出的巡按御史都无法给他一个真相后,他终于动用了天子近军——锦衣卫。
  宋忠的办事能力可真不是盖的,作为锦衣卫前任指挥使的心腹,尽管他当年还只是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小伙子,官职也不高,却深得毛骧的信任,还因此学到了不少本事。磨剑十年,如今终于得以展露锋芒,他怎可能不尽心尽力?
  经过仔仔细细的分析后,宋忠十分敏锐地察觉到,此案看似有两位官员成了牺牲品,实则不然。
  真正的替罪羊只有一个,正是原钱塘县令!而另一位县令只是被罚了俸禄而已,目前还在留职任用着呢,仕途并未受到任何影响------
  这么一番分析下来,宋忠立即就着手调查了这俩人,最终发现钱塘县令这替罪羊当得并不冤。因为他在任期间,和杭州知府的关系很糟糕,甚至还和顶头上司对着干过------
  要说这钱塘县可能是风水不太好,前任刚因为此事背了个黑锅,这一任县令依然是个倔脾气。
  尽管王知县不曾和知府大人顶过牛,上任之初却是大放豪言壮语,说是做了这一方父母官,就一定会为百姓们谋福减负,总之就是诸如“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种红薯”之类的话------当然,这会儿还没几个人知道什么是红薯。
  若单单只是如此,当然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,关键是他王伦还对当今天子特别崇拜,将圣上惩治贪官那一套剥皮塞草的法度奉为圣典,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出他对贪官污吏的深恶痛绝------
  这可就触及到不少人的痛脚了,他又哪里还能有好日子过?
  不可否认的是,锦衣卫在京师是个庞然大物,到了杭州就成了一条过江之龙,未必能斗得过本地的地头蛇。别看他们搜集情报能力不弱,其实到了地方上,如果借助不到本地官府的势力,那点儿人手还真不够看的。
  既然王知县和杭州官场是对立的,那么便是可用之人,分化拉拢也就很有必要了。
  只不过这人是个“新警察”,斗争经验太过欠缺,远比不上张通判这样的官油子。是以宋忠对他的能力并不抱什么希望,才决定让李谦这位“老司机”去带带他-------
  这样的任务对李谦来说,倒也确实没什么安全方面的隐患,可难度却真不算太低。奈何圣命难违,他不得不满心憋屈地领下锦衣卫的任务,和猪队友王知县组团了。
  不指望能带他超神,先把手底下那帮胥吏给驯服,整合起来为己方所用再说!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