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73章 贪污有理?

  钱塘县衙,二堂。
  堂上的王知县仍在滔滔不绝,堂下众属官胥吏昏昏欲睡,心中有如万马奔腾,甚至还暗暗画起了小圈圈,问候王知县十八代祖宗------他们不怕责骂,就怕听到这位县老爷的长篇大论。
  王伦终究只是个书生,很多脏话他真没法在大庭广众下骂出口,那样有失他圣人门徒的身份。于是乎,他就只好说上一堆大道理,好发泄发泄自己心中的闷气。
  爽了自己,苦了一众属官属吏。
  不过老实说,令堂尊大动肝火的人是张富,其他人纯粹是受了牵累,说不埋怨他是假的。只是人人皆知他是府台大人落在县衙的棋子,因此对他的不满也只能是放在肚子里,没人会傻到与他为敌。
  约莫有一个时辰后,县老爷终于训完了话,众人心中也是暗暗松了口气,心说就让你再摆几天官架子吧,以后可就没这机会了。
  排衙升座的仪式程序化地进行了一遍,早堂便结束了。待得王知县离开后,一众官吏也陆陆续续散去,堂内顿时只剩下了张富和他的下属罗典吏,并一干散堂后才从门外进来的心腹狗腿子。
  罗典吏今年四十来岁,这刀笔吏一干就是二十年,算是县衙里的老人了,现在主要负责的是粮科。张富这么个年轻的后辈压在他头上,他也从未表露过一丝一毫的不满,平日里倒是配合着张富办成了不少事,深为对方所倚重。
  他看看周围,然后凑近了张司户身前小声问道:“大人,堂尊这是要对咱们户房动手了?”在大明朝,“大人”可不算是什么尊贵的称呼,哪怕是他们这样的小吏,下级称呼上级都是可以用的。
  张司户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目光又扫了眼一众心腹下属,见众人脸色都不大好看,不由笑道:“慌什么?真当堂尊敢动咱们户房了?别看他说得起劲儿,实则拿咱们一点办法都没有,否则为何不寻个由头打咱们板子?”
  “那倒也是------”众人纷纷点头,随即有人问道:“要是堂尊盘账怎么办?”
  “盘账?”
  张司户嗤笑一声,满脸不屑道:“他能找到谁帮他盘账?那个毛头小师爷?能济事么?我户房的账若是这么好查,咱们阖县胥吏的脑袋都不知掉了几回了!哼哼,纵是他真能查出问题又如何?逼急了我,他这县老爷可就麻烦大了!整整一千五百两呢,他有几条命够填的?到时------咱们这钱塘县衙怕是又要多一具皮囊了,啧啧------”
  一众下属闻言,禁不住齐齐打了个寒噤。
  真要照着当今皇上的标准来,他们这些小吏也是一个都跑不了的。不过很显然,案发的可能性不大,如今朝廷消停了几年,贪污腐败之事又旧态复发了,天下各府州县的衙门里都存在着同样的情况,只是没人会傻傻地去揭开这个盖子罢了。
  事实上,地方上的贪腐之事向来都是禁之不绝的,很多时候并非是官员直接插手去捞银子,而是这些胥吏们上下其手,最后再“孝敬”他们一点,大头都让底下人给分了。
  而这些胥吏们又都是地头蛇,早就干熟了这些事情,自是不可能轻易让朝廷给查出猫腻来。且朝廷派来的那些县官一般都来自外地,很多还是初入仕途的读书人,并无为官经验,让他们这些本乡本土的小吏合起伙来一整,把柄落下后,当然也就毫无还手之力了,最终只能是选择与他们同流合污一途。
  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,大明朝的官俸还不高。俸禄以实物下发,七品官一年俸米为九十石,一年十二个月,月俸则是七石半。
  江南一带,商人家庭很多,耕种土地的百姓反而比较少,很多家庭甚至是买米来吃的,这就导致了米价比别的地方都高。若是按照大米当前的市价来算的话,七石多的米似乎也有五六两银子。
  关键是官员一般都有妻有妾有家仆随从,自然不可能将俸米全给换成钱。再有一个就是,粮商卖米是近一两银子,收的话可就没那么多了,很多时候这些商贾还欺负外地的官员不懂行,折银时算的就更少了,这就导致了官员们只能贱卖俸米------
  或许,这也是士大夫们都喜欢贬低商贾的原因吧?
  谁让他们都是奸商呢!
  这么一番折算下来,七品官的年俸能有个三四十两就算是不错的了,那么一大家子人要吃要喝,不捞点外快能活?
  十年寒窗,一朝金榜题名为的是什么?
  为的就是能当官走上仕途,可如果当官的生活过得太清贫的话,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又是为的什么呢?就为了越活越回去?唔?
  既然手中已经有了权力,为何不捞一点油水呢?
  那不是傻么,不捞白不捞啊!
  所以清官总是少数,贪官则越抓越多,似乎总也抓不完似的。但是说实在话,只有那些浸淫官场多年的官油子,才钻研出了各种捞钱的手段,刚刚步入仕途的官员,能得下边人的一点小小孝敬就不错了。
  当官的贪污,有他贪污的理由,那么吏员呢?
  吏员贪污就更是理由充足了。
  衙门里的经制正役是不多的,真正有俸禄可领的经制吏,每房只有一司吏两典吏这么三个名额,其下的书办帮差等人都是非经制吏,朝廷根本就不管他们的工资,只管饭食,相当于临时工。可就是这么一群临时工,人数却远超正式工,那么他们的工资从哪里来呢?
  当然是靠他们自己,靠着衙门里的一些陋规常例!
  结果这些人肆意利用其手中的职权,为自己牟取灰色收入,能捞到的油水往往比经制吏的俸禄还要多得多,何乐而不为?
  张司户自认假账做得没问题,根本就不惧怕查账。因此当他领着一干下属回了户房,看到荣师爷带人来搬账本时,也未表露出任何情绪。
  县老爷要查账,自己一个小小的户房司吏还真没法阻拦,索性就让他查个够吧!
  ------
  ------
  许杰在三班首领中,算是十分年轻的,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便能成为一班首领,这在天底下任何一个衙门里都是极为少见的。普通人论资排辈,怎么着也得年近四十才能爬上去。
  所以在不明真相的街坊邻居眼中,许杰就是他们孩子的榜样,常常以“别人家的孩子”这样的口吻来对自家孩子进行说教,一开口通常都是“你看那许老二家的小子,和你一样年纪,结果人家现在都成了六扇门里的捕头了------”
  六扇门,是民间对于州县衙门的俗称。
  许杰的得势倒也不是什么秘密,整个钱塘县衙里,几乎人人都知道他是前任知县的心腹。若非是那桩杀人案整垮了县老爷,如今的许杰,恐怕已经成功顶替王捕头,成为名义上的快班首领,实际上的三班首领了。
  这几个月里,对于许杰来说是特别难熬的。
  县衙就是个小江湖,同样会有派系之争,更少不了人与人之间的明争暗斗,勾心斗角。
  前任堂尊人走茶凉,他所任用的几位心腹下属也被逐渐铲除,清理出了衙门,唯独许杰平时为人比较低调,加上他与刑房的人关系较好,又确实有几分真本事,才没人敢轻易动他。
  一朝天子一朝臣。
  王知县上任之初,他倒也曾想过要为对方效力,可经过一阵子的观察后,他也只能是无奈摇头。这位县老爷,正直是正直,就是没啥能力,根本就压不住那帮牛鬼蛇神------
  对此,许杰也只能表示无能为力了。单靠他一个人可斗不过那帮人,最终的结果只会是招人记恨,被扫地出门。
  领着几名下属在街上游荡,就当是巡逻了,他这些日子也大抵都是这样过来的。
  一边向前走着,街边不时会有人和他打招呼,许杰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。不经意间,前方却是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。
  白衣皂巾,公门中人。那人正是刑房书办老吴。
  对于文吏们来说,这样的装扮也是可以显示身份的。所以哪怕他们告假不去衙门里办公,也不愿轻易换下这一身白衣。
  “许班头,忙着呢?”老吴看着他笑笑,率先开口打起了招呼。
  “吴书办,你今儿个不是告了假么,怎的出现在这儿?”
  许杰和老吴的关系不算太熟稔,却也谈不上互相看不对眼,只属于那种很普通的同事关系------一个小小的书办,还不值得他屈尊去刻意结交。
  “原本是告了假,这不,有人邀我到这聚福楼喝茶吃早饭,我能不过来么?”
  “哦?那倒是件稀奇事儿。”许杰语气里带了几分调侃的意味,不是他看不起书办,而是书办体面是体面,会不会受人巴结,也得看其手中是否有权力的。
  若是户房的书办,又是司吏典吏们的心腹之人,那自然就比较受待见了。没办法,户房能管的事情太多太多,和老百姓们大都息息相关,平时不奉承巴结着都不行。
  刑房则属于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那一类。
  到衙门里打官司的老百姓可不多,真要摊上了这种麻烦事,他们刑房的油水就比较足了------当然,若是书办再进一级,成了正儿八经的经制吏,那可就大大的不一样了,平时也都是受人供着的,百姓们总归看的还是“权力”二字。
  “不稀奇,不稀奇------”老吴意味深长地冲他笑笑,小小地卖了个关子,“那人还让我下来,邀请许班头上去。不知许班头可有闲暇?”
  许杰闻言眉头一皱,狐疑地望了他一眼,面色渐显凝重。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