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77章 偶遇

  小荣应声退下后,小祝也跟着站了起来,却并不动身。
  李谦抬眼就见他一脸犹豫之色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不禁奇道:“怎么?你还有事儿?”
  “有------”
  “有话快说!”
  “小祝不才,自知天资愚笨,只求师爷大发慈悲,收我为徒!”他说着便推金山倒玉柱,面朝李谦跪倒在地,隆而重之地拜了三拜,“恳请先生成全!”
  “哟嗬!你这些话都从哪儿学来的?”李谦颇为意外地看着他道:“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待呐!”
  “嘿嘿------”小祝闻言挠了挠头,面有得色,“是荣师爷教的。”
  “那你拜他为师就好了,我可没那么多功夫教徒弟------唔,你刚才也看到了,脾气也不怎么好,气急了也是会动手打骂的。”
  “不碍事儿!”小祝心中直乐,只道师傅他老人家这是同意了,赶忙又扣个响头道:“多谢先生成全!弟子今后一定任打任罚,任劳任怨!先生说什么我就干什么,指东我绝不往西------”
  “------”李谦额头直冒黑线,飞起一脚就踹到了他的屁股上。“滚!赶紧给我滚!我何时说过要收你为徒了?”
  望着他慌慌张张跑远的身影,李谦轻叹一声,忽而又摇头失笑。
  “这小子,倒是机灵得很!”
  ------
  ------
  李谦是个非常谨慎的人,所以自从昨天报复过赵鹏后,他心中就更是提起了几分小心,这两天出行时,坚决不走胡同小巷,宁愿绕远路都要走大街道------
  进入仲夏后的杭州城,天气格外炎热,这还没到晌午时分,头顶的太阳却是炽烈无比,火辣辣的照得人浑身发烫。
  才刚从酒楼里出来不久,没走上一会就已经汗流浃背,李谦不停摇动着手中的折扇,却仍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凉快,心情顿时就有些不美丽了。
  瞧这事儿办的------
  拿着塾师的工资,干着师爷的活计,自己究竟图个啥?在家躺着享受人生多好!
  春困夏乏,在这闷热的大夏天里,走在街上的行人也不多,街边摊贩的吆喝叫卖之声同样显得有气无力,人人脸上皆是一副“生无可恋”的表情。
  “肉包子!新鲜出炉的肉包子------”
  卖包子的小贩没精打采地坐在摊位后边的杌子上,目光扫过寥寥几个过往的行人,蔫蔫地喊了俩嗓子便收了声,探身从摊位下方取出个装银钱的木匣子,手拨拉着里边那几十枚铜钱,百无聊赖地数起了第三遍------他今天的生意不太好。
  “你这包子怎么卖的?”
 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男子精神一振,忙起身看着来人笑道:“三文钱一个,小娘子要几个?”
  “你家包子怎么这么贵?我们那儿可才卖两文!”豆蔻之龄的少女撇了撇嘴,却没挪动步子离开。
  “嗨,我们这儿的肉包子就这个价钱------”小贩说着翘起大拇指点了点边上的摊位,“不信你大可问问王大娘,这地儿租子可不便宜,我们家的包子做得最厚道不过了,皮薄馅儿多,保你一顿吃三个都还嫌少!”
  “是啊是啊,这儿的包子都卖这个价,二狗家的包子卖的也地道!”旁边的大娘笑着开口帮腔道:“姑娘可以买俩回去试试,味道确实不错------”
  “一顿三个?你当这是在养猪呢?”
  蛮不讲理是女人的天性,少女的关注点显然放在了“一顿三个”这样的字眼上,负气地跺了跺脚,作势就要离开。
  这下小贩可就急了,忙大开了盖子挽留道:“小娘子你别走呀,你闻闻看,这味道多正宗------我算你便宜点,五文钱两个怎么样?”
  少女鼻翼翕动,嗅了嗅身后飘来的香味,扭头往大蒸笼里瞧了一眼,当即爽利地点点头道:“好,那我要五个,十二文卖不卖?”
  “------好好好,十二文就十二文,我这就给你包起来!”小贩飞快地瞥了一眼她手上提着的精致匣子,心说,我这的包子才卖三文钱一个你还嫌贵,广福楼的点心怎么就舍得买呢?
  路过的李谦恰好瞧见了这寻常的一幕,且还认出了这少女正是柳如烟的贴身丫鬟,但他没想过要打招呼,便檫身走了过去,心里还在盘算着过几天要不要找王知县谈谈加薪的问题------
  小贩娴熟地包好了几个包子,正要盖上盖子时,才发现笼子里的包子似乎少了两个------纳闷地抬头望了望周围,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正飞快地跑远,全身脏兮兮的像个小乞丐。
  “小叫花子敢偷我包子,你给我站住!”他扯着嗓子吼了一声,人已经匆匆追了出去。
  “哎,你的包子还卖不卖了------”柳儿急得一跺脚。
  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,又如何跑得过一名精壮汉子?
  很快的,小贩追上了小女孩,一手拽着她的胳膊,一手抢过她紧紧捂在胸前的包子。
  “小叫花子,谁给你的胆儿偷我包子?”汉子一看包子已经脏了,登时气就不打一处来,随手就将两个包子往身后扔了出去,“大黄,便宜你了!”
  紧随而来的一条土狗“汪汪”叫了两声,便飞快地扭身扑了出去。
  听到动静,转身望向这边的李谦见此一幕,眉头轻轻一皱。
  “我呸!有爹生没娘养的小混账,还学人偷东西来了!偷东西还不长点眼神,跑这衙门左近来偷,看我不带你去见官------”
  小贩越说越气,抬手就要朝小女孩脸上打去,李谦见状张口就要喝止,前方的柳儿却已经抢先娇喝出声了。
  “住手!”她紧走几步,很快就来到了俩人身前,指着一脸愕然的小贩怒声道:“放开她,不然你的包子我不买了!”
  周边的人这时也都围了上来,对着啼哭出声的小女孩指指点点,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。
  “偷人东西就是不对,我看没必要护着她,就应该送官法办!”
  “可不是?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,不带回去好生管教着,却放她出来作恶,指不定哪天就让人打断了腿脚------”
  “都少说两句吧,看着挺可怜的一个娃儿------”
  “------”
  “那------成吧,我就好心放过她这一回。”本来那俩包子就算是亏了,再少卖上几个就更是得不偿失,所以小贩一听柳儿的话,立马就松了手,临了却仍是狠狠瞪了一眼那偷东西的小女娃,不耐烦地挥挥手道:“走走走,赶紧走!下回要再让我逮着,可就没这等好事了!”
  围观的人一见没热闹可看了,便纷纷散去。
  柳儿掏钱付了账后,拉起小女孩的一只小手,将自己手里拎着的包子全给了她,给她擦擦脸上的泪水。脏兮兮的小脸登时染了柳儿一手的泥垢,她却浑不在意,只温声笑道:“姐姐送你吃的,赶紧回去吧,不然待会儿那坏人又要欺负你了。”
  “谢------谢谢姐姐。”小女孩抽噎着向她鞠躬道谢,瘦得皮包骨的身子,以及那被泪水擦洗过一遍的小脸蜡黄蜡黄的,看得人心疼不已。
  柳儿的眼眶不知何时已经红了,眸子里蒙着一层雾气,却紧咬着唇点点头道:“嗯,快回去吧,别让家人等急了------”她低下了头,声音微不可闻地喃喃道:“只可惜------你年纪还太小,干不了活儿,妈妈是决计不会答应收留的------”
  “回去?你怎么知道她有家可回?”李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待得她扭头看来后,又笑着拱了拱手,“柳儿姑娘,好久不见。”
  “哼!”
  柳儿一见是他,立即又别过头去不再多看他一眼,嘴里哼哼道:“怎么哪都有你?本姑娘不认识你,赶紧给我滚开!”
  堂堂两榜进士,七品官身的致仕乡宦,头一回让人用上“滚”这样的字眼儿,李谦心里说不气闷是假的,何况对方还只是个小丫头。不过他也知道,自己得罪了人家,没好脸色给自己也是正常的。
  “怎么?你气恼了对吧?”柳儿不屑地瞥他一眼,“李大官人,李大老爷,要不要抓我去见官,治一个冒犯士人之罪?”
  “------”好男不跟女斗,李谦决定不理会她的无理取闹,目光看向了一旁怯怯站着的小女孩,出声问道:“小妹妹,你家住哪儿?”
  “我不要回去!”小女孩闻言立即就躲到了柳儿身侧,抱着她的大腿泣道:“姐姐姐姐,我不要回去,求求你别送我回去。”
  “你干什么?!!”她柳眉倒竖,杏眼圆睁,母鸡护崽似的将小女孩护在了身后,怒瞪着李谦道:“进士就了不起么?瞧把你能的,连个小女孩都不放过!”
  “------”
  李谦觉得,这不是意料中的聊天方式,自己打开的方式一定错了------抬眼就见远处走来一队巡城的差役,领头之人正是许杰,李谦便向他招了招手。
  许杰一见李师爷喊他,忙领着一群狗腿子上前见礼,却见李谦手指向了边上的包子摊。
  “这家摊位的东西不干净,你查查去。”
  “------是。”
  许杰一时搞不清楚状况,却也只能是领命而去,远远的就冲摊位上那小贩严声喝斥了起来。
  “你------对,就是你!没记错的话,你是叫孙二狗吧?站好了别动!眼下,有人向我举告,说你这做的是黑心买卖,包子的馅料不大干净,吃坏了人家肚子,你说这事儿------它该怎么办呐?唔?”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看到有人问我小贩错在哪里,我就上来补个解释吧。写这个情节,不是要强调小贩是错的,而是故事需要。我自己都不认为偷东西是对的,这一点,从围观群众的几句议论里就能看得出来。至于猪脚的处理方式,他并不完全是站在对错的角度上来处理这件事情的,而且这里也还会有个小转折,只是还没写到而已。)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