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82章 烈日西斜,暗潮初起 下

  许杰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,心说这李家的主仆关系也未免太好了吧------简直是好得有点过分!主子不愿委屈了下人,下人又不忍心让少主人为难,他们这是在唱大戏么?
  不过心里腹诽归腹诽,他还是能够看得出来,这对丫鬟在李谦心中的份量绝对不轻,否则李谦也不至于当面对她们许下如此承诺了。
  他是公门中人,更加清楚除贱为良的难度。
  士农工商,依次往下排列,商贾在此为最末等,但贱民和弃民不在此列,是要排在商人下边的。一旦落入贱籍,那便是万劫不复,世世代代为奴为婢,难以翻身。
  贱籍,顾名思义,便是身份最下贱低等之民所该拥有的身份。
  这些人,可统称之为“贱民”。
  贱民身份世代承袭,不得读书识字,不许务农做工,自然而然也就没资格参加科举,入仕为官。他们男的从事捕蛙、卖汤及青楼龟公等“贱业”;女的则做媒婆,卖珠等活计,此外还可做肉体生意。
  不过若是往细了去分的话,贱民也是分三六九等的。
  只有那些犯下重罪之人的家属,或是由于战败受到牵连,胜利者因愤怒于对手的顽固抵抗,从而将阖城之人打入贱籍,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永世不得翻身的。
  他们是贱民中的贱民,是堕民,是丐户!
  即便是改朝换代后,他们的身份也仍然无法改变!从古至今,哪一位开国皇帝坐了江山,都不会赦免前朝遗留下来的贱民,因为他们已经“脏”了。
  而再往上,才是如子衿子佩这般被家人给卖到牙行,一纸契书签下,从此落入贱籍,供大户人家驱使奴役的下人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们就是主家的私有财产,可以肆意买卖送人,完全不再具备人身自由的权力。
  但像他们这样的人,只要碰上比较心善的主家,最终的命运大体上也不会太过凄惨。
  只是贱籍终究是贱籍,他们想要弃贱从良也是十分困难的,比商贾更易户籍还要难上千倍万倍。
  普通的青楼女子想要赎身落籍,尚且需要经过教坊司允准,且落的还不是其本人的户籍,而只是后代得以随父入籍。否则的话,她们为何只能嫁予人做妾,而不能成为正室原配?
  正是由于其本人户籍难以更易所致------国朝律例规定,良贱不得通婚!此外还有一条,民年四十以上无子者,方听另娶,违者笞四十。
  所以许多所谓的“妾”,其实都是非法的。依着朝廷法度,也只有世子郡王选婚之后,二十五岁嫡配无所出,方可于良家女内选娶二人------最多可选足四妾。再往下则是镇国将军、辅国将军等龙子龙孙,能纳小妾的数量也是越来越少。
  换言之,民间以及官场上存在的“三妻四妾”现象,其实都不合法。亲王世子和郡王才最多四个合法的侧室,你算老几?也能妻妾成群?
  可这样的事情又是真实存在着的------那么为何朝廷对此选择了无视?为何生性好杀如朱八八,都没因为这个而大杀特杀呢?
  很简单,这仍然是在睁只眼闭只眼,而且事情搬到台面上也能说得通。那些妾室,其实户籍和婢女丫鬟们是一样一样的,所谓的“婚书”,无非就是一纸卖身契而已。
  因此,青楼女子纵然是赎了身,从了良,嫁人做了妾,地位的高低也完全取决于其在男方心中的受宠程度。若是不受宠了,甚至可以被随意与人互换,或转卖赠送他人,地位与普通的丫鬟一般无二。
  由此可见,真正意义上的“除贱为良”,其难度有多高。
  但李谦却对此不甚在意,或者说,他并不认为这对自己来说难度很高。
  只要办好了锦衣卫交付下来的这件差事,到时老朱一高兴,龙颜大悦,然后悦了再悦,又悦,还悦,更加悦时------自己想要换回两个良籍还不简单?顺嘴一提的事儿!
  只是这样的原因,却是不好明说的。
  事关重大,朱元璋下给自己的是密旨,宋忠执行的也是秘密差事。这种事情眼下还不适宜声张,对于任何人都必须严格保密才行。
  就当是自己给俩丫头准备的一个惊喜好了。
  傻妞的情况与子衿姐妹俩不同,她原本就属于良籍,过户到父亲李经纶名下为养女还是比较简单的,只需她的长兄立契为凭,再经由他们宗族的族长同意,然后到县衙户房改过户籍就行------当然,这事还得知会父亲一声,否则依着老头子那暴躁的脾气,还不得立马就赶到城里来把自己给撕了?
  唯一的小麻烦,便是两家分属钱塘、仁和两县,所以要先后到这两处衙门报道才行。
  钱塘县自不必说,此等区区小事,李师爷既然开了口,又有许班头亲自帮忙张罗、跑前跑后,户房还真不敢不给这个面子。事实上,这事也无须经过户房司吏,典吏就有权盖章确认了。
  仁和县的话,其实更加简单,那边户房的人还犯不着得罪李家。
  因此,在征求过傻妞最后的意见后,李谦便认下了这个妹妹------当然,也是免不了一番谆谆告诫的。
  “傻妞啊------这名字不太好听,本来我想给你改改,不过此事还是由父亲做主好了。”
  话落李谦便扳起了脸,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,叮嘱道:“从今往后,你可就是我们李家的三小姐了。李家家大业大,不会让你受到外人欺负,但咱们可得事先说好了------”
  “成了李家的人,就要遵守我李家的家规,犯了错也是要挨罚的!此前你偷了人东西,也算是情有可原,二哥就不与追究了,但是------错就是错了,同样的错误,今后不允许你再犯第二遍,听明白了吗?”
  “听------听明白了。”眼见他肃容正声,严厉告诫,傻妞眼中立时又浮现出了几分怯意。
  “------明白了就好。”李谦本就没打算对她进行一番严厉教诲,因此即便是看出了她在装可怜,也没忍心言语苛责,只淡淡地补充了一句。“那天你偷了人家包子,改日我会抽空,亲自带着你登门,给人赔礼道歉的。”
  后半句话,其实是说给边上的许杰听的,李谦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去给那小贩道歉。不是他自持身份放不下架子,而是他认为小贩也错了。
  从律法上来讲,小贩或许没错,但从道德标准来衡量,李谦认为他错了。当然,李谦同样知道自己当日的做法也有些欠妥之处,但从其他方面补偿对方就好了,这个错自己不能认。
  那小贩谋生的地方本就属于钱塘县管辖,自己当着许杰的面说出要道歉的话,相信他会明白该怎么做的。日后,只要那帮衙役偶尔给小贩行个方便,就是对他最好的补偿了------
  刚打发走了许杰,没多久小祝又上门来了,并带来了他们这几天查账的收获。
  李谦看过了他们查出来的问题后,脸上并未波澜,只是轻轻一叹道:“这户房还真是富得流油啊,张富屁股底下的烂账可真不少------不用刻意挑他的大错,单单揪出他一个人独吞的那些,就足够他喝一壶的!户房,也该换个人了!”
  ------
  ------
  司吏房是个套间,外间有直属书办坐镇,负责上传下达,里间才是一房司吏的办公会客之所。
  户房不比其他房,作为县衙的大管家,每一任掌案司吏都富得流油,因此户房的摆设器用也是极尽豪奢。一水的花梨木桌椅几案,案头清供皆是名品,墙上挂的全是前人字画,元四家在这里根本排不上号,得宋四家才行------
  此时,张司户正坐在自己的宽大太师椅上,手上捧着热气腾腾的香茗,边上则摆放着一台往外正冒着冷气的冰鉴,实可谓是“冰火两重天”。
  其实,他任这户房掌案的时间不长,这里边的一应器具都是前任司吏添置的。老上司倒台后,时任典吏的张富得以递补司吏一职,并顺理成章地接手了这一切,当真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。
  整个县衙里,人人皆知张富是小人一个,帮着县老爷算计自己的上司不说,接任了户房司户后又迅速倒戈,狠狠地坑了前任县老爷一把------那桩命案中,负责尸检的仵作就是他买通的。
  现在,又轮到现任大老爷王知县倒霉了------这没办法,众人皆醒他独醉,谁让他不知道张富是个两面三刀、卖主求荣的二五仔呢?
  张司户这会儿的心情十分不错,因为就在刚才,账册已经被还了回来,果然不出所料,他们没能查出什么东西来------这东郭县令也不想想,出自我张某人的账册,它能不平么?
  一名心腹之人掀帘入内,径直禀报道:“司户大人,小荣师爷去了钱科房。”
  “钱科?”张司户闻言愣了愣,随即哈哈大笑,“看不出来,这小书生还有几分本事嘛,不过还是太嫩了些------他真以为,拉拢钱典吏就能济事了?”
  那名书办也附和着笑了两声,奉承道:“可不是?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就敢跟您斗法!就凭他?也配?”
  对此,张富显然也很是受用,他确实不太将荣荣这么一个白面书生放在心上。
  亏得堂尊还将此人引为知己,倚其为心腹,殊不知------他们的一切行为都是瞎子点灯,白费蜡!
  当张富在自己的司户房里自鸣得意时,小荣已经抬步进了钱科房,而请了病假在家的李谦,则懒洋洋地躺在后院里的摇椅上睡午觉。
  西斜的太阳堪堪照到了他的脚上,片刻,感受到几分灼热的他不满地翻了个身,带动起椅子晃悠了几下,人复又进入夏眠状态------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