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95章 月似当时,人似当时否?

  房间里,柳如烟正在练琴。
  琴音很乱,一如她此刻的心情,毫无章法可言,似乎只是纯粹在发泄而已。
  “小姐,小姐------”
  柳儿的声音自门外传来,紧接着便一把推开了房门,手中高高举着一卷宣纸,雀跃道: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
  不待柳如烟回答,她便已经兴奋地给出了答案:“是李公子所作的一首词!”
  柳如烟闻言不禁一愣,蹙眉道:“哪位李公子?”
  嗓音听起来有些沙哑,面容也较之以往清减了不少,双眸亦不复往日之清澈灵动,脸色看上去十分的苍白憔悴,让人禁不住为她感到心疼。
  作为贴身的丫鬟,柳儿自然看得出自家小姐的日渐憔悴,对此却有些无可奈何,即便是有心安慰,也不知该从何劝起。因为,无论再追问上多少次,小姐都不会将她的秘密向自己透露分毫。
  “噢,就是那个登徒子嘛!”她笑着答道。
  “------”柳如烟愕然片刻,才摇摇头道:“怎么可能?”
  “本来是不可能,可不还有我在呢吗?”柳儿邀功道:“小姐,你可不知道人家有多厉害,便是连进士老爷的词儿,都能为你讨来呢!”
  说着她便将纸张向柳如烟递了过来,一努嘴道:“喏!鬓云松令,小姐你快看看写得如何。”
  “若真是出自李公子之手,又岂有不好之理?”话虽如此,柳如烟仍是接过词作,低下头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。
  “那可未必!”柳儿撇嘴道:“他答应得那么痛快,又是临场所作,谁晓得能写出几分水准?指不定呀,人就是随手那么一写,用来搪塞我这小丫头罢了!”
  “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------”
  柳如烟本想说她两句,不料话到嘴边却是嘎然而止。她的目光怔怔地落在纸上,口中情不自禁地吟诵出声:“肠断月明红豆蔻------月似当时,人似当时否?”
  “我这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?再者说了,他算得哪门子的君子了?”柳儿愤愤道:“小姐您可不知道,若不是人家死乞白赖地缠着他,赖着他,他又哪会轻易------”话至一半,她才发现了自家小姐的异样,不由轻声唤了一句,“小姐?”
  “月似当时,人似当时否------”柳如烟并未做出回应,只低声呢喃,反反复复轻吟着这一句,思绪早已不知飘向了何处。
  “小姐小姐!”
  “------”
  柳如烟仍然没有任何的回应,神情怅然若失,微微泛红的双眸中水气氤氲,仿若魔怔了一般不断重复着那一句词,念着念着,泪水却是悄然从眼角滑落了下来------
  ------
  ------
  六月的天热得邪性,李谦为了避免中暑,便心安理得地躲在了家里继续偷懒。为此,他特地向王知县多请了十天八天的病假,理由是再一次不慎染了风寒------
  且不去管王知县会不会气得跳起脚来骂娘,反正李谦自己的小日子过得很舒坦,每日都躺在树荫底下静看日出日落,花谢花开。
  这期间,倒是听说外边的花魁大赛又选出来了四大行首,分别是上一届的花魁海棠红,春风一笑楼的头牌清倌人柳如烟,余下两位的花名李谦给忘记了------
  不得不说,纳兰兄的词作很有魅力,非但能让先前并不在状态的柳如烟得以重新振作,一举夺得花榜前四,且一经传唱,便在杭州府境内迅速传播了开来,士林中的反响也是十分之热烈。
  所带来的,自然是李谦的再一次名声大噪,才名远播。
  不过李谦倒是从杨清口中得知,柳如烟当日弹唱完词曲后,情绪瞬间就失控了------
  从这反应上看,莫不是此词正好对应了柳如烟当下的心境,才会使她触动如此之深,感同身受?
  再一联想到,此前柳如烟的状态不佳,李谦很快便脑补出了一个完整的三流剧情------
  无非是佳人心有所属,却所托非人,最终惨遭负心汉抛弃这样的狗血剧情罢了------尽管这很有可能便是柳如烟的真实经历,李谦也并无太多感慨唏嘘,毕竟事不关己。
  当然,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前世看过了太多类似的剧情,一颗心早已被套路得有些麻木了。
  反正,他自己的小日子起码还算过得舒心安逸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说,每日还能躺着数钱,一天下来就是大大几百两的股东分红,这便足够了。
  世事当然也不会尽如人意,偶尔也有那么几回闹心的时候,比方说眼前正为了一只小小的风筝而争得面红耳赤,看似准备大打出手,展开一场撕逼大战的两个小丫头。
  “二哥,这纸鸢明明是我先捡到的,子佩姐姐她欺负人------”
  “胡说!明明是我先看到的!只不过在落地时,恰好就落到了你的脚边儿,才让你抢先一步捡到而已。”子佩寸步不让,据理力争道。
  “哼!谁先捡到算谁的!”
  “应该是谁先看到算谁的!”
  “------”
  俩人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吵得李谦一个头两个大,直想一人甩上俩耳光,然后让她们面壁思过去------
  当然,这也仅仅只能是想想而已,自己还真就不忍心辣手摧花------
  毕竟再怎么说,那也还算是两朵祖国的花朵,一朵现在的,一朵未来的------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名贵品种,也确实不能就这么把叶子给打掉了------
  无怪人常说,清官难断家务事。李谦如今可算是明白了,这哪是什么“难断”呀,根本就是断无可断!
  这俩大小丫头,就没一个是能让人省心的,三天两头的就在那闹,颇有些“一山不容二虎”之势,一刻都不让人消停。
  有些无奈地揉着眉心,李谦问道:“哪来的风筝?”
  “二哥,是天上掉下来的。”
  “------”李谦心说,你才从天上掉下来的呢!不对不对,是路边捡来的------
  “嗯,傻妞啊,这风筝就让给子佩姐姐好不好,二哥再让人出去多买几个回来------”
  李谦的话还没说完,子佩就已经兴奋地拍了下手,反观傻妞,却是很不不乐意地撅起了小嘴。
  “哼!二哥你偏心,这纸鸢明明就是人家先捡到的,凭什么要让给子佩姐姐?难道不该是年纪大的,要让着年纪小的吗?人家还只是个孩子呀!”
  “------”
  李谦有些无言以对,他惊讶地发现,自己竟然被这小丫头给说服了!不过仔细一想,为何这话听起来如此熟悉?
  “不许学我的口气说话!什么‘人家还只是个孩子’,我的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!”李谦板起脸道。
  “可二哥当时指的不就是我吗?”
  “------”李谦觉得自己的对象搞错了,应该和年纪稍长些的子佩讲道理才对。
  “子佩呀,你就让她这一回好不好?少爷回头一定再给你买个精致漂亮的风筝------”
  同样是话音未落,子佩便嘟起了小嘴来,就连眼眶都有些微微泛红,作泫然欲泣貌。
  李谦忽然发现自己蠢得可以,子佩今年也才十三啊,能有多懂事?
  李谦看看俩人,决定给他们讲个小小的故事,寓教于乐。
  故事自然是孔融让梨,可惜最终所能起到的,却是反效果------
  “哼,风筝归我了!没听二哥说吗,孔融主动把最大的梨让给了其他的兄弟姐妹------”
  “凭什么归你?孔融也不是众兄弟里边,年纪最小的呀------”
  “就该归我!”
  “该归我才对!”
  “我的,我先捡到的!”
  “还是我先看到的呢!”
  “------”
  李谦:≥﹏≤
  教育失败,李谦只好采取最简单粗暴的方式,来终止争端。
  于是乎,风筝归他了------
  打发走了两个不安分的小丫头后,李谦瞬间觉得世界安静了好多。当下便随手将风筝给搁在了一边,身子重新躺下正打算继续夏眠,却又忽然坐了起来。
  风筝上,好像题有诗词?
  拿过来一看,我的乖乖,不得了------居然是鬓云松令!
  没错,正是自己之前抄下来的那一首——枕函香!
  入眼便是一行清秀的小楷,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子秀气,鼻尖嗅到的则是淡雅的墨香。
  再看看风筝的模样,可以确定,她的主人应该是位女子无疑。
  只是,这女人会是谁呢?风筝断线,究竟是个意外,还是她有意而为之呢?
  ------
  ------
  香皂生意的火爆场面,令杨清更加坚定了信心,很快便开始张罗起了开分店的事情。
  他迅速在府城周边铺开了销售渠道,以确保杭州府下辖的每一个县城,都必须有一家经营香皂生意的铺子。
  生意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,银子正在大把大把的捞,可突然间,问题就出现了。
  一天之内,他接到了六家店铺掌柜的紧急口信,说是有许多客人在使用香皂时,出现了不适症状,正围在铺子门前讨要个说法,并扬言店家若不赶紧给出个交代的话,他们就要去告官,让官府来惩治无良商贩云云。
  这下杨清可就慌了神了,他一面吩咐人火速赶往各县,一面让人备车,匆匆赶去了桃花庵。
  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