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098章 小侄冤枉!

  李谦百无聊赖地站在门洞前等候,正琢磨着臬台大人如此偏袒自己,是否有着更为深层的用意时,肩膀却是让人猛地撞了一下,身子登时便踉跄着向一旁倒去。
  那人倒是眼明手快,猛然伸出手来拽了他一把,便让他重新站稳了脚跟。末了,对方还拍拍他的肩膀,似笑非笑地道:“读书人就是弱不禁风。”
  此人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纪,一张标准的国字脸型,身材略壮,身上同样穿着豸补公服,自是臬司的属官无疑。他说完了这句略带轻蔑的话后,便满不在乎地拍了拍手掌,随即大摇大摆地离开,从头到尾连一句赔礼道歉的话,都不曾对李谦说过。
  门边站着的那名差役见此一幕,倒是压低了声音为李谦打抱不平起来。
  “李大人用不着与他一般见识,此人是从京里调来的上差,牛气得很!平日里,便是连我们大宪,都没让他放在眼里过。”
  李谦眉头轻蹙,面色略显凝重地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,轻声道:“原来如此!怪不得如此蛮横无礼,飞扬跋扈!”转而,看向差役问道:“我突然有些内急,你们茅房在哪里?”
  差役瞥他一眼,心说这人忒也不懂规矩,胆儿也挺肥!哪见过有人会在等候臬司大宪接见的当口,还急着先跑去解手的?
  当下,只好随手给李谦指了个方向,却再也不愿多看他一眼了------不懂规矩的人,自己犯不着对他那么客气。
  李谦前脚刚离开,先前进去通禀的小吏后脚便出来了,打眼一瞧没发现李谦的身影,不由疑惑道:“李检讨呢?”
  “如厕去了。”
  “------”小吏对此颇为无奈,只好站在原地等候。
  片刻后,才见李谦一脸舒坦地出现在拐角处,他强扯出个笑容迎了上去,随意地拱一拱手道:“李大人,大宪让你进去。”
  李谦只是微微颌首,便随他步入了后衙。
  ------
  ------
  浙江现任的按察使名为陶晟,父亲陶安是前朝的举人,曾任明道书院山长一职,后来投奔了朱元璋,成为幕府之官,其间多次献有良策。后来得授翰林学士,洪武初年又转官江西,任行省参政一职,卒于任上。朱元璋得知消息后,亲致祭文,遣使吊唁,追封其为“姑孰郡公”。
  可以说,这是一个相当有背景的人,名副其实的官宦之后。
  而他本人,又是手握大权的臬台,掌一省刑名按劾之事,职权包括“纠官邪,戢奸暴,平狱讼,雪冤抑,以振扬风纪,而澄清其吏治。大者暨都、布二司会议,告抚、按,以听于部、院”。别看臬台品级不如藩台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其权力是隐隐凌驾于布政使之上的。
 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物,本应给人以“铁面无私”之感才对,却偏偏生就了一副宽厚老者相,不得不让人慨叹造物主之神奇------
  这便是李谦对陶晟的第一印象。
  年近五旬,身材微胖,脸部轮廓不甚明显,略显发福,面相和蔼可亲,脸上甚至还挂着温和的笑意,看着不像是一位凶神恶煞的“铁面判官”,倒像是手掌财权的“财神爷”。
  俩人乍一相见,李谦便赶紧拱手作揖,在门口向他遥遥行了一礼,长揖到地,唱个肥喏道:“拜见臬台大人。”秀才便可见官不跪,李谦是进士,因此即便是面对一省大宪,也无须行下跪之礼。
  “不必多礼,看座!”
  端坐于案后的陶晟爽朗一笑,仔细端详了他片刻,出声赞道:“不愧是远近闻名的第一才子,果真一表人才,难怪就连圣上都对你如此喜爱。”
  李谦不知他口中的“第一才子”,指的究竟是多大的范围。毕竟,自己曾是一省的乡试魁首,便是称为“浙江第一才子”都不算过分------嗯,就当他在夸奖自己,所指范围是整个大明朝好了。
  于是,李谦立马谦虚道:“大人谬赞了,晚辈愧不敢当------”
  “呵呵,你小子倒是谦虚得很!”陶晟笑着指了指他,说道:“老夫似你这般年纪时,还只是个国子监生,哪能有你这般成就?”摇了摇头,继续道:“说起来,你都还没我家那几个不争气的小子年纪大呢,瞧瞧他们现在是个什么德性?”
  “大器晚成之人不是没有,譬如苏老泉,年二十七始发愤读书------”
  “莫要再拿这些话来安慰老夫,”陶晟摆摆手打断道:“苏老泉的故事,都快让你们这些人给讲烂了!可这世间,又有几个苏老泉?”
  “呃------”李谦让他的话一堵,只好识趣地闭了口,不再和他讨论这个问题。
  “呵,老夫说话是直了些,你莫要介怀------想来,我年纪应该也与令尊相差无几,便唤你一声贤侄,可否?”
  看着那张笑呵呵的老脸,李谦脑海中只浮现出了三个字——笑面虎。
  不过在面上,还得装成受宠若惊的样子,面露惶恐地摇头摆手道:“不可不可!大人莫要折煞了晚辈,晚辈当不起大人如此称呼------”
  “单论辈分,你便是我的子侄辈,有何当不起的?”陶晟眉头一蹙,略微有些不悦地看着他,“莫不是你觉得,老夫才学不足,当不得你的叔伯?”
  “晚辈岂敢------”
  “那就好。”陶晟轻轻一哼,转而问道:“桃李村张家兄弟的举告,贤侄想必也听说了吧?”
  “听说了------”李谦见他入了主题,便如实答道:“他们告到钱塘县衙时,小侄就已经知晓此事。”
  “那么------”陶晟话音一顿,眼神颇为玩味地看向他道:“你对此可有自辩之词?”
  “小侄冤枉!”
  “------”陶晟倒是没想到,他竟喊冤喊得如此直白,神情略微一滞,随即问道:“还有呢?此中详细经过,贤侄可否一一道来?”
  李谦便将自己遇见傻妞的经过向他说了一遍,前面的过程叙述得不可谓不详细,只是关于将傻妞带回桃花庵之后,发生的事情却是一笔带过,语焉不详。
  经验老道的陶晟自然捕捉到了这一点,他微微眯起了眼睛,追问道:“为何你对那日之后的事情不愿多提?”
  “这个嘛------”李谦吞吞吐吐了半天,最终干咳一声,一脸无辜地看着他道:“陶伯伯,小侄确实是冤枉的,张家兄弟完全就是在血口喷人!”
  “------”陶晟倒是没想到,他这会儿居然开始顺着杆子往上爬,忽然就和自己套起了近乎。
  “伯父不妨仔细想想,”李谦一脸愤慨地自辩道:“小侄身为圣人门徒,学的乃是孔孟之道,岂会有此禽兽之行?若说这是事实真相,岂不辱没了我这两榜进士,天子门生的名头?”
  陶晟心说,难道读书人干的龌龊事还少了?却听李谦继续道:“再者,真若如他们所言,为何不见傻妞本人到县衙去举告?”
  “本宪也曾查问过他们二人,”陶晟缓缓说道:“二人的说法与状子里如出一辙,倒也合乎情理------我且来问你,其妹年方八岁,你当真与她行了那周公之礼?”
  李谦眉头一跳,继而瞪大了眼睛道:“伯父可莫要冤枉小侄!”
  陶晟瞥他一眼,冷哼道:“冤枉?你当真以为,老夫这按察使是白当的?在老夫面前,你若肯从实招来,此事或有转圜之机,若是你连我都要瞒着,老夫纵是想要救你,也是有心无力。”
  “伯父莫要诳我,我这能算多大的事儿?其他人干得还少了?”
  “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么?”陶晟狠狠瞪他一眼,说道:“试想,买良人为婢者何止你一人?为何独独是你让人举告到了衙门?傻小子,你这是让人给算计了!”
  李谦“瞿然一惊”,瞪眼道:“哪个胆小鼠辈,安敢躲在背后算计于我?”
  “哼哼,这回你该明白了吧?”陶晟好整以暇地望他一眼,“事到如今,你还不肯跟我说实话么?”
  “明白了------”李谦面色变幻不定,最终一脸忐忑地看向他道:“伯父当真能保我平安无事?”
  “这有何难?”
  “伯父莫不是在说大话吧?”李谦一脸怀疑地看着他道:“小侄虽不曾熟读国朝律例,《大明律》却也是看过一些的,傻妞现年才八岁------”
  “如此说来,”陶晟眉梢一扬,目光直盯着他道:“你确与那女子行过周1公之礼?”
  “伯父莫要冤枉小侄!”
  “你还要狡辩不成?”
  “小侄冤枉------”李谦再次喊起了冤,“小侄冤枉得紧,比窦家的鹅还冤!”
  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窦娥就窦娥,什么窦家的鹅?”陶晟心说这小子不学无术,也不知怎么考上的进士,竟还差点成了状元,京里那帮人都瞎了不成?“你若还不说实话,今日便先回去吧,等来日过堂时,本宪再详加审问便是!只怕到了那时,哼哼------”
  “伯父不是说过要救小侄么?”
  “你连实情都未吐露分毫,老夫如何救你?”
  “伯父真有办法?”
  “办法总归还是有的,老夫就再问一句,你能否对我直言相告?”
  “小侄冤枉!”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