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102章 清酒红人脸,钱帛动人心

  诬告李谦压良为贱,奸污幼女的必是赵家无疑。
 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,他才会反过来栽赃赵家,意思不言自明,你撤诉,我也撤诉,民不举官不究,两案便可同时平息,双方皆大欢喜,达成共赢局面。
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  臬司衙门让人过来传话,桃李村张家的案子明日一早提审,告知李谦必须准时到场,接受臬台大人的审讯。
  打发走了来人后,李谦回到内书房,一进门便冷声道:“陶晟这是什么意思?!!赵家父子涉嫌杀人一案,如今正在钱塘县衙里等候审问------都这个时候了,陶晟不可能对此毫无所知,可他为何还不罢手?难不成,宁愿牺牲一个赵家,他也要想方设法的整死我么?”
  屋内的宋忠并不急着答话,只是坐在那里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半晌才道:“或许,我们先前猜错了一点。”
  “唔?”
  “诬陷你的人虽是桃李村张家兄弟,可咱们谁都明白,此事并非出自这二人的本意,他们充其量只是颗受人任意摆布的棋子!而那幕后主使之人,必然是与你那门生意有所冲突的赵家,至于下令查封你铺子的县主簿王安------呵,他顶多是个帮凶。”
  简单分析了一遍各方所站的立场,宋忠看着他道:“可陶晟呢?他这位臬司大人,一省大宪,当真只在此案中扮演了一个帮凶而已么?”
  “你的意思是------”李谦听了这话,眯起眼睛道:“陶晟不只是帮凶,或者说,此前他确实是个帮凶,但事情走到这一步时,他突然又临时改了主意?”
  “聪明!”宋忠随口赞了一声,紧接着又道:“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断,但细细分析下来,应该也八九不离十了。”
  “可他图的什么?”李谦疑惑道。
  “你是个读书人,竟还不知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的道理?”宋忠笑道:“你想想,赵家为何要对付你?”
  “香皂生意!”
  李谦一点就透,恍然道:“因此据你推断,陶晟,极有可能也是冲着我手里的香皂方子而来?”
  “不错!除此之外,你觉得还有别的可能?”宋忠轻笑道。
  李谦微微点头,却又很快摇头,表示否定道:“你的推断虽有道理,可当赵家父子涉嫌杀人后,陶晟就该放手了才是------”
  “牺牲了赵家,对陶晟没有任何好处,相反,还会因此而得罪京里那位大人物------要知道,傅侍郎的兄长,可是百日平定云贵的征南将军傅友德,去年论功行赏时,更是被圣上晋封为颖国公,傅家风光一时无两------”
  李谦说得其实没错,大明朝立国之初,朱元璋曾列爵五等以封功臣外戚,仿前朝旧制,分别定为公侯伯子男。后又革除子爵与男爵,只留公、侯、伯三等,世袭国公之爵便是勋臣的最高封爵了。
  再往上的郡王和亲王爵位,则只封朱氏子孙,不予外姓之人。
  异姓而获封王爵者,如早年暴病死于军中的开平王常遇春,或是前几年病逝的中山王徐达,其王爵都是死后才追封的,生前只能是国公,子孙也只能承袭他们的公爵,而非被追赠的王爵。
  而在受封公爵之前,傅友德原本就是世袭罔替的颍川侯了。
  可以这么说,傅家就属于能横行京城,学螃蟹走路的那一小撮权贵勋臣。但凡能和他们家沾上点关系的人,旁人都不敢轻易开罪。
  打从去年开始,傅友德晋封了国公之爵后,所有那些站在他们羽翼下的人,就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。而作为他的亲生弟弟傅友文,这两年更是得以在官场上一路高升,官至户部侍郎。
  这也就是为什么,赵家这样一个小小的士绅之家,都能横行于杭州府乃至整个浙江,行事无所忌惮的原因。粮长虽然颇有权势,却还上不得什么台面,他们赵家的真正凭仗,其实是颖国公傅友德!
  一个世袭公爵,显然不是陶晟已逝父亲那“姑孰郡公”的封号,所能与之相比的。真要掐起架来,一个最低等的伯爵,就足够玩死整个陶家了------
  宋忠对于京中的势力关系,自然比他还要更加清楚,因此并不反驳李谦的这番话。不过待他说完后,却是忽然出声问道:“那么,若是赵家父子在此案中安然无恙呢?”
  “怎么可------”
  李谦话到一半,整个人突然就愣住了。此前,他确实没有认真去想过这一点,也没那个必要。
  在他看来,只要栽赃陷害,再让人捉了赵家父子,双方的这场较量便只能是低调收场,赵员外深陷囵圄,自是不可能会选择和自己拼个鱼死网破的。
  有钱有地位的人,往往比小老百姓还要更加惜命,当他们寻求外头帮助的一切通道,都被自己给一一切断后,会为此心生恐惧,进而选择与自己握手言和也是人之常情------再大的恩怨要解决,也得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,才能去考虑。
  但现在的问题是,局势已经不再由赵家来掌控了。双方博弈,棋到中局却是换了对手,陶晟上场了------
  李谦很想开口骂娘,这算什么破事儿?
  好容易才搞定了一个赵家,自己所面临的麻烦却没得到有效解决,反而突然就跳出来个按察使,成心要和自己过不去。
  经过这么一分析,自己还真就动不了赵家,原本也真没打算弄死赵员外,或者说是把握不大。
  假的毕竟是假的,栽赃陷害这种事情,只是作为和赵家谈判的一个筹码而存在,真要给他定下杀人的罪名,将来一旦让人翻案,可就不大好收场了。
  而且,最为关键的是,单凭一个钱塘县衙,自己根本就无法坐实赵家的罪名,哪怕是暂时的都不行!
  可以想见,在京中傅家的强大背景下,再加上陶晟这位臬台大人的威压,无论是藩司还是知府衙门,都不可能会放任此事不管,真要公开审理此案的话,王知县所要面临的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。
  想明白了其中关节后,李谦不由轻叹一声,随即看向宋忠,抱怨道:“你这出的是什么馊主意!”
  “这主意不好么?”
  宋忠哂然一笑道:“你若觉得不好,为何昨夜听完后便遵照执行了?呵,尸身是我的人送的,这没错,可将其丢进赵家庄园的,却是你安排的人!”
  李谦无奈,这话他真没法反驳。
  其实向他支这么一招的,并非宋忠一人,此前许杰便提过一次。只不过尸体不大好弄,杭州境内虽然每天都会死人,但乞丐的尸体确实不太好找,所以自己才会这么一直拖着,任由赵家使尽手段来对付自己。
  但宋忠就不同了。
  此人出身锦衣卫这样的特务组织,行事不可谓不狠辣,当时只说尸体的事情他来负责,并未告诉李谦他的真正打算。
  后来还是听了许杰的回报,李谦才知道,那个乞丐并非自然死亡,而是让锦衣卫的人给直接杀掉的!
  为此,他还曾当面质问过宋忠,为何行事如此狠辣,如此的不择手段。当时对方却只是笑笑,而后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。
  “义不理财,慈不掌兵。我没让手下的人杀人,只是告诉他们我需要一具乞丐的尸身,至于他们要如何行事,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,我无须过问,他们也无须再向我禀报,结果让我满意就行。”
  李谦作为一个现代人,受过无数类似于“人人平等”的教育,对此自然感到于心不忍,也很难理解他们这些古人、上位者的行事作风。
  可错已铸成,人死不能复生,再多的不安和愧疚都没有用了,他也只能无奈地选择了接受这既定的事实,内心深处,却是暗暗对宋忠提起了几分警惕。
  锦衣卫终非善类,那里边全是虎狼之辈,待到杭州事了,自己便可与他们划清界限了。
  宋忠见他脸色微沉,心知他心结未解,便转过话头道:“明日臬司开衙问案,你打算如何应对?”
  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!”李谦眉梢一扬,冷笑道:“单凭案子本身,他陶晟还奈何不了我!如若对我用强,岂非取死之道?”
  这一刻,他恍如一柄铮然出鞘的利剑,周身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冷冽气势,便是连宋忠都感到有些讶然。
  确实,真要论起底牌来,陶晟是奈何不得李谦的。
  可以说,现在的李谦身负秘密皇差,真要逼急了他,亮出密旨足可自保了,只是那终究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局面。
  但宋忠对此也无可奈何,眼下的查案进度还不够深入,没法亮明自己的身份来保全李谦,锦衣卫------毕竟是实存名亡了。纵然自己身怀密旨,也无法明着去插手地方上的案子,至少目前还不行。
  他沉默片刻,然后上前拍拍李谦的肩膀,意味深长地道:“现在的你,才更像是个做大事的人!”
  ------
  ------
  (PS:赵家的背景写到这里,才算是真正展露了全貌。很多人看了前面,对于一些冲突剧情各种不理解,我也不好一一去解释,耐心追读下来的,自然会有个合理的解释,傅家的设定,也是在开书前,打大纲时就定下来了的。长篇小说,不可能所有的东西都能一股脑的交代完,剧情也是一步步依次递进的,如果一上来个反派就揭露了他所有的底牌,那么故事的发展也就毫无悬念可言了。)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