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104章 罪证确凿?

  赵员外父子二人,自打被押到了钱塘县衙后,便再也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,却也没有被投入大牢,而是住在了寅宾馆中。
  只不过,任傻子都能看得明白,他们现在是被软禁了。
  拘人回衙的虽是许杰,但若说没和王知县通过气,这显然是难以办到的。没有主印官的允许,县衙三班又哪有那么大的权力,扣押一位粮长?
  王知县扣人的理由,自然是听候审讯,但他心里同样也很清楚,这根本就是出于李谦的设计------也就是说,赵粮长的杀人罪名是难以被坐实的,除非自己想要屈打成招。
 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,很显然,眼下事情的发展,早就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,任谁都不知道最终会演变为何种局面------
  总的来说,李谦原本的打算就不是致赵家于死地,所以并不会出现什么所谓的人证物证俱在,令犯人难以翻案的局面。
  如同赵家诬告他压良为贱的案子一样,双方都并未经过多么周密的布局,而仅仅只是通过这样一种手段来打击对手而已------他们之间的仇怨,还远未达到将对方给人道毁灭的程度,否则就无须再玩弄什么心计了,花钱雇些亡命之徒来下手刺杀岂不更好?
  也正因如此,王知县才会默许他的这般做法,否则哪还会由着他胡来?
  所以说,李谦的案子可以审,那是因为罪不至死,而赵家杀人一案却不太好审,诬他杀人也只是想要胁迫他妥协而已。
  可让人无奈的是,陶晟看穿了李谦的打算。
  在他的授意之下,杭州府推官亲自来了一趟钱塘县衙,勒令王知县尽快开堂审问,限期破案。理由很简单,既然你都当场抓获了杀人掩尸,那么这桩命案审理起来应该也没什么困难才对,为何拖而不决?
  王知县当然明白,推官虽隶属于府衙,实则专理刑名,在司法方面,他的真正顶头上司不是知府姚春,而是按察使陶晟!
  换言之,他的到来,代表的可不是府衙,而是臬司衙门。
  但令人奇怪的是,这位府推官只是过问了一下,并反复嘱咐王伦“人命关天,此案要慎之又慎”之类的话,随后便拍拍屁股离开了,似乎并无亲自插手此案的意思。
  起先王知县还想不明白,经过小荣师爷的指点迷津后,他才知道对方其实是不太敢接下这烫手的山芋。
  原因很简单,李谦并无后手只是陶晟的猜测,尽管这个可能性非常大,但他终究是不敢冒险让下属揽下这桩案子的。否则一旦对方拿出人证物证,这案子便很有可能会在自己手里坐实为铁案------
  真若如此的话,他可不好向京城方面交代。
  到时,颖国公府为了能够挽回些许颜面,难说不会追究他的主要责任。
  总之就一句话,谁亲手审死了赵家员外,谁将来便要跟着李谦一起倒大霉。丢官罢职绝对是最轻的惩罚,以命抵命才是题中应有之义!当然,更大的可能是傅家在京中设法保住了赵员外的小命,反手还要再弄死你才肯罢休。
  而就在推官大人走后不久,府里的行文就到了,紧接着布政使司也行文而至------
  几个衙门之间,相隔大都不远,王伦心说你们这些上司究竟是有多闲,还要特地行文下发,派个人过来口头传达不就得了?
  还真别说,口头传达确实不行!
  一旦事情有变,将来被上头追究责任时,这些东西才是他们的保命符------
  府衙与藩司的态度基本一致,行文的大体内容也都是在诘问王知县,眼下已是六月,为何夏税迟迟没有收讫?
  意思不言而喻,官府不能亲自插手收税之事,可眼下你竟把一区粮长都给捉了待审,还如何能按时完税?到时朝廷追究下来,谁来背负这个责任?
  王知县心中一阵阵的发苦,心说这还用问么,这黑锅我不背谁背?
  官场上有句老话,三生不幸,知县附郭;三生作恶,附郭省城;恶贯满盈,附郭京城。
  大意就是,身为一县之首的父母之官,本该是天高皇帝远,威风八面,震慑百里辖境才是,可一旦你运气不好的话,不幸在附郭县(首县)当知县,那便什么威风都没有了,时时刻刻都要受到上级衙门的督促,致使手中权力近乎于无。
  附郭府城本就够难受的了,上头有个知府衙门管着,可若是附郭省城的话,那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,因为除了府衙以外,你还要受到行省三大宪的管制。至于附郭京城,那就只能用“呵呵”来表示无奈了------
  王知县很“幸运”,非常荣幸地当上了杭州府城,乃至浙江省城的首县知县之一!一有个风吹草动,各方衙门的意思便纷纷传达了过来,让人顿感压力重重。
  许是“三生作恶”所致------
  签押房里,王知县坐在书案后方,一手撑着脑袋,拇指不停地揉着侧边太阳穴,时不时无奈地轻轻一叹,复又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。
  坐在边上的小荣几次欲言又止,最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唤道:“东翁------”
  王知县精神一振,腰板儿一挺,瞪大了眼睛直直注视他道:“先生何以教我?”
  “咳咳------东翁怕是误会了,学生只是想要问问您的意思,您看------今日还要不要开衙问案?”
  “先生觉得哪样更好?”这一刻,病急乱投医的王知县不自觉地改变了以往对于荣荣的称呼,开始改口称其为‘先生’了。
  “这个------咱们似乎没得选吧?”小荣苦笑道:“若是拂逆了上头的意思,东翁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大好过呀------”
  “那么先生的意思是,这案子,咱们现在就审?”
  王知县蹙眉思索片刻,却又摇头道:“不妥!若是今日舍了李先生,来日王主簿他们抢班夺权时,谁还能为本县献上良策?本县看得出来,王主簿他们也在此事上使了力气,一旦他们奸计得逞,接下来,怕是就要开始与本县争权了!”
  王知县都能察觉到的事情,没道理小荣还察觉不到,事实上,近日的钱塘县衙里可谓是暗潮汹涌,王主簿等人的势力已经在蠢蠢欲动,准备再一次的抢班夺权了。
  只是小荣对此也有些无可奈何。
  没办法,王伦这样的县老爷,平日里做人实在是太失败了!
  他在这杭州官场上待的时间不长,却愣是得罪了不少上司,混成了如今这般姥姥不疼,舅舅不爱的孤立无援之境,想要翻盘谈何容易?
  而眼下,先生摊上了官司,小荣深心里当然也希望能帮上他的忙,可各方衙门的态度却不能无视,否则王知县今后将很难再在杭州官场立足------
  既然王伦自己做下了决定,他也不好再多劝,否则自己便是自私自利,忘恩负义的小人一个了。当下,他只好点点头道:“既如此,便依东翁的意思吧,这案子------咱们今日就不审了。”
  “审!为何不审?”
  一道苍老的声音出现在门外,屋内俩人循声望去,却见一年约五旬的老儒生出现在了门口,身后跟着户房书办祝振东,以及一名应在而立之年的书生,想来他要么是这老儒生的儿子,要么便是子侄一类的小辈。
  那人见了端坐案后的王知县后,立即便拱手揖了一礼,口中道:“老朽李经纶,拜见老父母。”
  王知县闻言不禁愣了愣,继而瞪大了眼睛。
  ------
  ------
  臬司衙门里,审讯仍在继续。
  许是觉得,傻妞的口供即便是真问出来了用处也不会太大,之后陶晟便改了主意,直接下令让人将她带了下去,让稳婆查验身子去了。
  其实结果都一样,陶晟想要套出傻妞的供词,也不过是为了能多增加一分断案的力度,以免将来会被御史参劾而已。
  约莫一刻钟后,查验结果出来了,傻妞确实已非处子之身。
  “什么?!!”
  李谦根本就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略微一征之后,突然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双目发红地上前一把揪住了稳婆,目光直盯着对方狠声道:“说!你在下边究竟对她做了什么?!!”
  李谦敢断定,傻妞这么一个八岁大的姑娘,绝不会这么早就破了身子。所以在他想来,极有可能是陶晟为了坐实自己的罪名,而选择向傻妞下手------
  那老媪被他抓住,再面对他像是要生撕了自己一般的表情,以及那双冷得渗人的眼睛时,说不害怕是假的!她哆哆嗦嗦地道:“高------高祖大人,他要当堂行凶,您快救救老身------”
  桃李村张氏兄弟,此时也让李谦的举动给吓坏了。
  他们又哪能想到,这个读书人会有如此凶残暴戾,不计后果的一面?要知道,这可是在臬司衙门的公堂之上啊,他当真就连臬台大人的官威都不惧了么?
  啪!
  高坐大案后方的陶晟一拍惊堂木,冷喝道:“李谦!还敢说你无罪,此举岂非做贼心虚?来啊,给我拉开他!”
  两名差役立即上前,一左一右分别扣住了李谦的双肩,让他动弹不得的同时,却也没敢强令他当堂跪下,毕竟两榜进士的身份还摆在那儿。
  李谦目光微微眯起,抬头冷冷地盯着陶晟道:“陶晟,我告诉你,假的终究是假的,哪怕做得再像,它也成不了真!你当真以为,我的案子会惊动不了京师?”
  “李谦,你这是在威胁本宪?”
  陶晟冷声斥道:“本宪办案,素来讲究公正二字!如今,你压良为贱,奸污幼女罪证确凿,还敢出言狡辩,莫不是觉得,本宪办不了你?”
  “那你便试试!”
  
99uu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