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uu优优 > 大明小官人 > 第105章 好大一个坑!

  堂上,双方剑拔弩张,已是水火不容之势。
  被告李谦,一怒之下便顶撞主审之官,直呼其名,这一幕也着实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------放眼整个浙江,怕是还没有哪个进士,敢如他这般当堂言语冲撞按司主官的。这位年轻的进士该是何等的气魄,才能摆出这要和臬台大人死磕到底的架势?
  转眼之间,一场堂审的大戏突然就演变成了俩人的对台戏,堂上众人大气都不敢出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互相较量。
  “那你便试试。”李谦目光直直地与陶晟对视着,神情倨傲,俨然一副‘你奈我何’的滚刀肉作派。
  “放肆!公堂之上,岂容你这目无王法之人猖狂?”陶晟这回也是动了真怒,惊堂木拍得不可谓不重,只不过,说出来的话却略显份量不足,颇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。“真当本宪这堂上三木全是摆设不成?”
  “大人此欲刑求耶?”李谦浑然不惧,再次出言顶撞。
  “------”
  陶晟沉默了,不是他不想对李谦用刑,而是这刑压根儿就没法上------国朝优待有功名在身的士人,如果李谦只是个小小的秀才还好说,他这堂堂的臬司主官,只需一纸行文递到学政衙门,便可夺了他的功名,照打不误。
  但是,两榜进士都是有资格做官的人,根本就不归一省学宪来管。甭说是进士了,哪怕是那些拥有半个官身的举人,学政衙门都是无权革除他们功名的。
  更为棘手的是,李谦回乡才不过短短几月,竟已是名声大噪,在士林中养出了不小的名望------纵是如今被赵家给泼了污水,因为这场官司而受到许多读书人的言论指责,但对此表示质疑,进而出言维护他的士人也绝对不在少数。
  谁让他曾以一诗挫败过江西文人,为浙江士林挣回了颜面呢?
  因此,哪怕是真坐实了他的罪行,陶晟都是不敢轻易对其用刑的。那样一来,无疑会惹怒整个浙江士林,继而群起抗议------
  刑不上士大夫,可不光只是嘴上说说而已,也只有当今天子才有廷杖士大夫的权力!
  沉吟片刻,他再次一拍醒目道:“李谦,本官再问你一遍,桃李村张氏兄弟指控你的罪行,你认还是不认?”
  “不认!”李谦的回答言简意赅,连那些多余的词汇都全给省去了,他和这位臬台已经没啥话好说了。
  陶晟厉声道:“刁顽之徒!现在人证物证俱在,你还有何话可说?”
  李谦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语气不无讥讽地道:“能说的话倒是不少,我也有心自辩一二,却不知臬台大人愿不愿听呢?”
  “说!”陶晟轻拍醒目道:“铁证如山,倒要看你如何狡辩!”
  “呵,”李谦冷笑不已,自己还没开口说呢,他就已经提前定义为狡辩之词了,这些地方官们断案的法子还真是无比‘高明’呢。
  “那就先从压良为贱一条说起吧。”清了清嗓子,李谦问道:“不知大人可还记得,我曾说过,契书可不只一份?”
  陶晟闻言略一思索,便只是轻轻点头,算是承认了他刚才说过这话。
  “那么问题来了,这契书究竟有几份呢?”
  李谦向他卖了个关子,随后便慢悠悠地探手入怀,取出了提前装在前襟内的两份契书来,双手奉上道:“其实总共有三份!大人可要看清楚了,这可不是卖身契中的卖为义女,而是有桃李村张氏族长见证的过房为李家养女,其中一份便是张家族长亲自所立,另一份,则是家父同意收傻妞为养女的文契。”
  哗------
  满堂哗然,任谁都不会想到,李谦居然还特意留有这么一手------而陶晟,对此只略微感到有些讶然,随即又恢复了原有的镇定神色。
  事实上,他早就看出此人狡猾奸诈,因此对于李谦当日的话并未全信。
  也正因此,才会私下交代了那名稳婆,让她不管查验结果如何,都要说傻妞已然破了身子------这样的诬陷手段固然不够高明,但他本就没打算真正定下李谦的罪名,纯粹只是想诈他一诈而已。
  当然,他也确实没料到,李谦居然真就收了个养妹,而不是像寻常的大户之家那般,只用了买卖义男义女的简单形式来收养仆役。
  简单点来说就是,李谦的程序走得十分健全,不但经过了他父亲的书面认可,且还有女方族长的权威见证,并兼之在衙门户房里盖了公章,做了户籍更易------
  这样一来,李谦确实就算不上是压良为贱了。
  要知道,这年代可不单要讲国朝法度,宗族法度同样也具有其权威性。很多时候,一族之长即便是对族中犯了族规的人员动用私刑,地方官府都是难以插上手的。否则,便不会有将与人通1奸的妇人给浸猪笼的做法了。
  其实在大明朝,犯了奸罪的妇女也是罪不至死的。《大明律》中对于此条就有明确规定,凡和1奸、杖八十。有夫、杖九十。刁奸、杖一百------强奸者,妇女不坐。
  所以说,一位宗族的族长,确实是可以决定族中女子去留的,而且张氏兄弟也确实曾亲手立下过书契,哪怕他们口口声声说这是李谦的逼迫,此时都不再管用了------除非,陶晟能再一次的证明,张氏族长也受了李谦的胁迫。
  问题是,他又不是神机妙算、料事如神的诸葛武侯,哪能算到李谦会有此一招?
  “怎么样?陶大人莫不是觉得,这两份书契也是我伪造的?”李谦目光中满是笑意,揶揄了他一句,接着又正色道:“说完了第一条,咱们便再来说说这第二条吧!”
  “首先,我想请问臬台大人,如何能证明那稳婆的话全是真话,而不是被他人或收买或胁迫,出堂做了伪证?”李谦意有所指地看着陶晟,微微眯起眼睛道:“再有便是,纵然傻妞当真已不是处子之身,大人又如何能证明,这一定就是我李某人所为!唔?”
  “放肆!你这是在指责本宪是非不分,颠倒黑白么?”
  “岂敢岂敢------”李谦笑着拱拱手道:“大人明察秋毫,明镜高悬,又哪是寻常宵小之辈能轻易蒙骗的?”
  李谦这话看似恭维,陶晟却听得出,他这是话里有话,明着赞自己心如明镜,实则是在讽刺自己便是那自欺欺人的幕后主使者。
  强压着心中的怒气,陶晟沉声道:“你这番自辩之词,看似有理有据,实则却全是空口白话,既无法自证清白,也无法证明稳婆便是诬陷于你------”说着音量逐渐增高道:“那么,本宪是否可以认为,你是在诬告证人?!!”
  “呵,大人偏要如此认定,在下也无话可说。”
  李谦心说这倒是小罪了,当即便摇头笑道:“不过,在此之前,我是不是可以提出------”话音一顿,李谦目光微凝,看着陶晟一字一顿道:“临时再找来三名稳婆,验证傻妞是否已被破了身?”
  话音落下,陶晟的瞳孔瞬间张大,看着李谦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  是的,直到这一刻,他才明白李谦为何如此笃定了。当日他在自己面前的所有表演,一切的一切,现在看来都是在反过来给自己挖坑------
  好大的一个坑!
  什么语焉不详,言语躲闪,不敢正面回答,让人只以为他那是心虚的表现,进而便下意识地认定这是事实。
  可真正的事实却是,他李谦根本就没碰过那小姑娘!
  这就很麻烦了,因为陶晟也担心会出现自己无法完全掌控的局面,所以也没敢指使稳婆,告诉她如果发现对方是完璧之身,就用利物破了小姑娘的身子------时间太短自然是无法迅速恢复过来的,到时有心人只要瞧上一眼,便能看出傻妞身上发生的异样。
  真要那样行事的话,李谦可不是傻子,一旦当众提议再找其他的稳婆来查验,事情则必然会败露。
  不过他一直高坐堂上,又哪有机会和稳婆通气,自然也不清楚张氏幼女是否已被李谦破了身------当时在他看来,这并不重要,反正稳婆的证词必然是按着自己的意思来说的。
 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,真假一验便知,无论自己有没有让人在此事上动手脚,都难以逃过多名稳婆的查验。
  陶晟绝对相信,只要自己答应了李谦的这个提议,他立马就会设法找来一名可靠的女子,当场监督稳婆们的查验,再也不会给予自己作假的机会。
  而他的提议,其实是合情合理的。
  不知不觉间,局面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陶晟发现自己这位主审官员,竟是不慎陷入了深深的被动地位------
  轻咳了声,陶晟恢复镇定道:“你的提议,也无任何不妥之处,不过今日天色已晚,此案延后再审,退堂!”
  李谦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只是冷笑,心说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真不小,晌午未到,也好意思说天色晚?
  一挥袍袖,瞥了一眼边上的张氏兄弟二人,李谦便转身离开。
  正当要去接回傻妞时,身后却是追上来一名小吏,说是大宪有请,让他到后衙一晤。
  ------
  ------
  友情推荐:一袖姐姐的新书《奋斗在晚明》
  
99uu娱乐